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木莲紧抿着嘴,眼神不再含着眷恋,怒气冲冲,她剐了眼来者,怒不可竭,“有何事!大师兄的事是你能管的吗?还不去练习场地,难不成等着下山后给门派丢脸吗!”
      
      男修一言不发,眼里同样愤恨。
      
      孟舒眉同萧时梁走了,一路上,被不少清净峰弟子注意到。
      
      其中不乏对萧时梁心存期待的女修,孟舒眉走在那里,就像个人形木桩,不停地被眼神攻击,一支支飞箭扫射过来,往孟舒眉身上插。
      
      她有意识地离萧时梁一米至两米的距离,好像他们只是正好走的一条路,而不是一起去哪里。
      
      这条回廊漫长悠远,让她不禁忆起第一次见到萧时梁,孟舒眉看楞了这人的长相,说话不卑不亢,长相如晓风月华,比起那一次,这一次的他。
      
      更加冷淡了。
      
      这副诡异的宁静,让她心中忧虑,小芳姐姐会找她做什么?
      
      芳岐之前说过,有事找她就会给她传声玉佩,可是她把那玩意儿给了萧时梁,那芳岐是如何知道她的传声联系方式的?又或者是随口一说,结果发现根本没找她要联系,索性就找了萧时梁过来寻她。
      
      那真的太巧合了,她到了练武场,结果萧时梁也在。
      
      根据孟舒眉多年的小说经验,男主角会不会觉得是她故意去蹲他的?!然后更加嫌弃恶毒女配,这就对了,加上被最讨厌的女人轻薄了,怎么说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可、可她也算萧时梁的半个救命恩人了呀。
      
      “你在看哪里!”
      
      孟舒眉脚步一顿,额头上忽然贴上一张温热的手,手上的温度和额头相碰,烫的孟舒眉心脏不可抑制地跳动。
      
      她掀起眼睫,茶色的瞳仁直直地盯着萧时梁看。
      
      萧时梁一手握拳,放置唇边咳了一声,“走路不要走神。”
      
      孟舒眉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目光从萧时梁的俊脸上移到别处,耳朵爬了些许薄红,原来是怕她撞到廊柱啊。
      
      她低垂着脑袋,心里辗转反侧,萧时梁这个人,竟然也会这样对她。
      
      “师兄。”孟舒眉嗓音清甜,落日下的容色姝丽,她见萧时梁再次转过身来,“师兄刚刚谢谢你。”
      
      她说完后,不忘偷偷观察萧时梁的表情,对,自然点,现在的萧时梁还是正常的,说不定清醒后就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忘掉了。
      
      “嗯,走吧。”
      
      萧时梁的语气温润了不少,眼神有丝慌乱。
      
      刚刚他也失态了,幸好没人注意到。
      
      那天醒来后的萧时梁,脑袋浑浑噩噩,依稀记得几个片段,仰躺在大殿地板上,让脑子放空,眼神溃散,但记得最后清醒的那一刻,有股浓重的情感积聚在胸口。
      
      是多年来不曾有过的。
      
      这一次心里没有平静,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在躁动,在挣扎,想要破土而出,在宣泄他的不满,萧时梁抚上心口,心脏前传来所未有的跃动速度。
      
      真的好快,是他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入魔后,他又做了什么事情,可这一次身边没有鲜血,没有倒地血流而亡的弟子,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但芳岐经常煮鸡汤的罐子又说明,昨晚的确有人来过。
      
      他想去回忆,想将这次特别的经历记起来,他总觉得很重要。
      
      于是等身体能活动后,他就换洗了衣服,拿起殿内遗落的装着枸杞鸡汤的罐子,下了蛟川殿,直奔芳岐的院子。
      
      芳岐见到他,首先是板起脸。
      
      还没等他开问,芳岐就冲了过来一拳敲在萧时梁头上,“你这小子,又没吃我做的饭!瞧不起你姑姑我是吧!”
      
      “没有小姑姑。”萧时梁面露赧色,“我刚醒。”
      
      芳岐这才拉着他过来,坐在椅子上给他检查身体,把把脉,并用灵力查看了下,筋脉并无受损痕迹,舒了口气。
      
      “哎对了,把眼睛给我看看。”
      
      萧时梁乖乖地睁大眼睛,任凭芳岐在他的眼球上,用一个发着光的小灯照来照去。
      
      芳岐嗯了两声,心里踏实了。
      
      “这次炼制的丹药效果不错,我费了不少时间。”芳岐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大袋,扔在桌子上,“这些你收好了,预感不对了就提早吃一颗,能抑制你体内的恶咒。”
      
      萧时梁也感觉自己这次醒来后,身体舒服了很多,不像之前的几次,仿佛鬼压床。
      
      其中的缘由他大致也能猜到,丹药自然是有病的时候吃,才能发挥出最好的效果,而这一回他醒来后,没有看到尸身,更没有看到黑色的丹药盒,他确定这回他是在意识昏沉的时候吃下的。
      
      他想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一次......我还有对送药的人出手吗?”
      
      “哈?这我哪能知道?”
      
      萧时梁敛下眼里的落寞,闷闷的。
      
      “那个人,还活着吗?”
      
      芳岐沉思良久,拍了拍他的头,安慰道:“你也确实应该好好谢谢人家,这回给你送药的,是个小姑娘,而且还能送他手中逃出来,实属不易,找个机会报答一下人家。”
      
      “那、那、那人......”
      
      “萧时梁你偷你恩人的东西做什么!”
      
      “???”
      
      他的话堵在喉咙,疑惑地看着芳岐从地上捡起一枚东西——传声玉佩。
      
      这是,他准备还给倾城的。
      
      难道倾城就是他的恩人,果然也只有倾城,他才不忍下手,想着心情愈加明朗清澈。
      
      “我这就去还,小姑姑别生气。”
      
      芳岐本来就没动怒,就想活跃下气氛,她这个侄儿太过冷淡,做什么事情、对什么人都这样。
      
      “嗯,这才是乖孩子。”芳岐又想起了什么,说道:“既然要报答小姑娘,你就把她带过来一起吃个饭吧,我亲自下厨款待!”
      
      “......”
      
      萧时梁想到芳岐的做菜水平,额头青筋暴突,“倾城的身子骨不大好,恐难以消受小姑姑的恩待。”
      
      “你说温瑾的大徒弟?”
      
      萧时梁冷然地点头。
      
      “搞错了吧,我说的是他的小徒弟,叫孟舒眉。”芳岐说完头也不回的又去自己的木棚下捣药。
      
      咚咚咚地声音好像敲在了萧时梁的心头,震得他半天回不过神来,一下比一下更重,怎么是她?
      
      这份冲击把他之前的思绪尽数打乱,他克制不住的情感,强烈又特殊的情感,怎么会是她带来的?
      
      他很想再仔细问清楚,到底是不是孟舒眉。
      
      脚步刚迈出去一步,脑子里就窜上一阵阵的疼痛,他捂住脑袋倒在椅子上,痛意苦涩,翻滚,使他临近崩溃边缘。
      
      记忆正在复苏,他把束紧的发带揪下,抓在手心,皱巴巴的,长发散落,唇齿紧咬,嫣红水润。
      
      他的记忆点停留在一点温润的唇瓣上,很是温柔,但他咬了那张唇,狠狠地咬出了血。
      
      他眼角染上艳丽的色泽,他想他一定很喜欢那味道,所以才会在最后一刻,对着孟舒眉大吼大叫,生怕留不下印象。
      
      还有晶亮的大眼睛入迷地看着他,轻齿对他说,我们来日方长啊。
      
      心脏传来异样的感觉,应该是讨厌的,所以才会不停地重复这两个画面,孟舒眉真让他糟心。
      
      芳岐见他怔然,跑过来担忧地问:“小萧子你不会得知小眉眉是你的救命恩人,激动得傻了吧!”
      
      萧时梁条件反射地怒斥:“不会!我要回去了!”
      
      激动、和傻根本不可能会存在他萧时梁的身上。
      
      “行吧,那你别忘了请小眉眉来家吃饭啊。”芳岐冲着萧时梁的背影大声叮嘱道,转身落寞,“孤寡老人真是悲哀,一个两个都不记得我。”
      
      *
      
      记忆回笼,萧时梁选择性地遗忘关于那晚的事情,自己仍然是清净峰的大师兄,而她不过是微不足道且恶闻在外的一个师妹。
      
      他要在意的是倾城才对。
      
      孟舒眉自若地跟着萧时梁进了芳岐的院子,彼时芳岐正在后院的厨房里捣鼓晚饭。
      
      从后院里飘出来诡异的气味,冲得孟舒眉捂住口鼻,生怕昏倒过去,青白色的炊烟从后面缓缓升起,一个清脆的女声也随之传出来。
      
      “小萧子你带着眉眉来啦,赶紧过来帮帮我!”
      
      芳岐在厨房急得团团转,油盐不分,酱油和醋还给倒翻了,台面乱七八糟,她手忙脚乱地擦拭整理,来不及翻炒蔬菜,焦了好几盘了。
      
      好不容易在萧时梁的帮助下,做了一桌菜,但这、看着、依旧难以下咽!
      
      “你们先等等我啊。”芳岐噔噔噔地跑了进去。
      
      他们在前院的一张小木圆桌上吃饭,凉风习习,两个人相对无言。
      
      孟舒眉想起自己刚刚流血的手,赶紧随手包扎了一下。
      
      不一会儿,芳岐回来终于打破了这份宁静,她豪气地将一坛酒摆在桌子上,“喝!”
      
      孟舒眉被吓到,连忙摆手想拒绝,就被芳岐按住了肩膀。
      
      “先别急着拒绝我。”芳岐娇小的个子,力气一点儿不小,“这是我酿制多年的药酒,不会醉的。”
      
      世界上如果真的有谎言榜,那这句“不会醉的。”定是其中之一。
      
      孟舒眉被芳岐灌了好几碗酒,眼睛都迷迷散散,神识不清,但准确说也不是芳岐一人灌的,还有萧时梁的份。
      
      “来小萧子,给你的恩人满上!”
      
      萧时梁不乐意地又给孟舒眉倒了一碗,“小姑姑,我看她不行了。”
      
      孟舒眉头东倒西歪,差点就撞上来倒酒的萧时梁,她这人不懂拒绝,抵挡不住热情好客,知道这是在感谢她救了萧时梁,也就温顺地应下了这份感谢。
      
      她眸眼清喜,嘴唇水亮,身体东扭西扭,热得她整个人身体升温,脸颊绯红,眼前人影重叠,她晃晃头,好多好多个萧时梁啊。
      
      萧时梁轻抿一口酒,这种酒度数深,也就像芳岐这样的老酒鬼才会觉得不会醉。
      
      “嘭——”孟舒眉一头扎在桌上。
      
      视线的最后是萧时梁漆黑水润的眼眸,眼里藏着复杂的情感。
      
      

  •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一个bug,小修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