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沈宜光觉得可能她之前找沈宜月拿回一百万的强硬态度起了作用,肖琴现在也不拿旧眼光看她了,说了几句强势的话后,看她这个女儿还是油盐不进,就咬牙答应了下来,但还是警告她,用完了还得把首饰放回她那儿去,省得被她一些狐朋狗友哄了去。
      
      沈宜光口头上应着,但心里面已经打算不还了,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这一套南珠首饰,包括发钗、项链、耳环、手串,是前朝王妃留下来的一匣珠子打造的,沈老太太的母亲是王妃的陪嫁丫环,也不知道这陪嫁丫环怎么就存了这么多的名贵首饰,沈老太太当初拿嫁妆给沈老爷子创业没当完,后来给儿子公司救急也没当完,还剩下了两套给大孙女。
      
      是的,沈老太太一直标榜自己是大家闺秀皇室后人,其实她家里能跟皇室扯上关系的,不过是她那在王妃身边当丫环的母亲而已,后来虽然嫁了个当时的一个卖书人,但不过是当时一个官员的文书而已,后来王朝被推翻了之后,都没再找工作了,靠着老家几亩地租金过活,那些珠宝首饰可是放了好多年才拿出来换钱用,沈老太太说那时候得讲究低调不出头。
      
      说远了,说回沈宜光跟肖琴打完电话之后,还是按照原计划去上了课,等差不多时间就去了百瑞美容院,这家美容院肖琴经常来,随便开个卡都是五十万以上,这里从里到外的保养都有,包括化妆造型。
      
      沈宜光才不会自己专门开个卡,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就跟肖琴说好,这次过来做护肤跟造型都是用她的卡。
      
      在这边做了个补水嫩肤的,倒是立竿见影地就看到效果,皮肤水水嫩嫩,化起妆来特别服帖,另外她还让这儿造型师给弄了个头发,把她的空气刘海往两梳着卷了卷,露出了额头来。
      
      陈叔倒是挺早把首饰衣服送了过来,沈宜光把衣服翻了下,这肖琴同志真的把沈宜月的衣服给她送过来了,真不知道是她安排的,还是沈宜月安排的,两人的身材明显不一样,气质也不一样,这硬是送过来,这不是想让她出糗吗?
      
      还好她没有指望这衣服,她早就回自己住处换了套出席今天晚饭的衣服,某轻奢品牌的最新款,一条水粉色的连衣长裙,有点儿法式风格,她身形还是有些单薄,不适合穿太紧身的,也不适合把腿露出来,暂时还是穿长裤跟长裙吧。
      
      而那套珍珠首饰,这套估计也能值个四五十万的首饰,她就把那耳饰跟手链拿出来戴了,配这衣服还挺合拍的,然后其他的就在附近找个银行开了个保险箱放着,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怎么说呢,蚊子腿也是肉。
      
      肖琴对于她自个装扮还是很不放心的,打电话过来催了几回,但沈宜光还是踏近夜幕降临的时候回去,其实做头发护肤化妆一套下来快天黑了。
      
      “妈,姐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沈家,刚整理好头发的沈宜月问着肖琴,她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沈宜光回来,难道家里不嫌丢脸吗?以前带这姐姐出去小姐妹的聚会是为了自己更会融入圈子里,可现在跟王家见面不一样。
      
      肖琴:“说是在路上了。”
      
      “妈,姐姐要是还那样,王叔叔他们会不会低看我们的家?”
      
      肖琴跟她道:“王家跟我们家这么多年世交,他们哪不知道我们的底?王灿也知道你有个双胞胎姐姐,要是这会儿吃饭没见她,那还不觉得我们家亏待她吗?放心好了,我百端那边帮她好好弄了个妆容,应该能见人的。”
      
      “妈是不是把我那条露肩礼裙给姐姐了?”那条裙子她穿过一回,比较挑身材也挑肤色,需要有线条的女生穿,她是偏瘦型,穿上效果一般就闲置了。现在沈宜光也是偏瘦,而且还黑,可想而知,唉,希望她到时候不要说话吧。
      
      “是给她了,你们身高差不多,她能穿。好了,别担心了,等会儿妈会好好跟她说的,让她在客人来的时候在一边坐着就行,不用她说话。”
      
      沈宜月没有被安抚到,她提前让人在门口守着,等沈宜光一回来就通知她,她得看过这姐姐是个什么模样才再做打算。
      
      沈宜光由陈叔送回的沈宅,她这一进沈家的门前花园就听到沈宜月的声音。
      
      “彩姐是不是我姐姐回来了”
      
      彩姐正是受沈宜月的吩咐在门口守着,但这会儿她瞠目结舌,那声“大小姐”在喉咙里怎么也没发出来,主要是不敢确定眼前的的人是不是大小姐。
      
      沈宜月也愣住了,眼前这人是沈宜光?她那个又土又丑又怪的姐姐?
      
      “彩姐,宜月,怎么了,都不认识我了?”沈宜光笑着跟两人打了个招呼。
      
      陈司机默默地帮忙拿着东西,跟两人说:“大小姐换了个造型。”
      
      彩姐先反应过来,“哦、哦,大小姐你这样真好看。”
      
      沈宜光:“谢谢。”
      
      沈宜月死死地盯着沈宜光,眼里还是很不可思议,眼前的人,皮肤变白了,气色好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看人的时候不再是躲闪怯弱,眼睛竟明亮自信了,穿着这粉色的裙子,还透着股温婉的气质,这、这怎么可能是沈宜光?
      
      “我妈在家吧?”沈宜光没管沈宜月,问着彩姐道。
      
      “在呢,刚还念叨着大小姐。”彩姐忙应道,以前因为这家人对沈宜光有所忽视,连带着佣人们都不太重视她,但了。
      
      这会儿的彩姐觉得大小姐身上有股不容忽视的气场。
      
      沈宜光跟着彩姐进了屋,而沈宜月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等到人进了屋才追着过去,她担心父亲和母亲改变想法。
      
      沈宜月进门之后果然看到肖琴的神情都不一样了,对于沈宜光的形象特别满意,还说让她以后都这样。
      
      沈长青这时候也进了家门,他看到肖琴跟前的女孩,不由问道:“这是王家的女儿?是王蕊还是王萱?”
      
      沈宜光挑了挑眉,刚才的肖琴虽然迟疑了下,但还能把自己认出来,可这沈家大家长呢,却是直接把自己划为外人?
      
      沈长青五十开头,没有像肖琴那样注重保养,已经是身材走样脸部松垮,没看出年轻的帅气,但架子倒是端得挺足的。他是沈氏集团的最大股东,也是董事长,更是这沈家大房的大家长,平常在家说一不二,估计也是受老太太的思想影响,比较重男轻女,女儿是用来联姻给自家谋好处的,儿子才是继承人。而平常又很少着家,常常在外面应酬,有时候妻儿一个星期难见他一面,见了面,也多是问一下零花钱,有没有结交到一些人脉这方面,至于成绩跟成长是大多数是不过问的。
      
      这样想想,他认不出女儿来也不意外了。
      
      “爸爸,我是宜光。”
      
      沈长青神色错愕,仔细一看,确实有大女儿的影子,“是小光啊,长大变样了 ?这样很好,一会儿你王叔叔他们过来,你也帮爸爸招待一下。”
      
      沈长青说得后面是越发的和颜悦色,还问到了她的学校情况。
      
      沈宜光:“都挺好的,就是之前同学觉得我穿得有点土。”
      
      沈长青:“找你妈妈多拿点零花钱,多买几件衣服,好好打扮打扮。”
      
      肖琴在一旁道:“放心吧,刚给她卡里打了二十万。”
      
      沈宜光微微一笑,没有反驳。
      
      沈宜月看到这一幕觉得特别刺眼,自己站在门边竟像个多余的人。
      
      咬了咬唇,换上甜美的笑容走过去,“爸爸,这是姐姐答应我的,上次她跟我去丁家做客,她把人吓到了,我就告诉姐姐那样子不好。”
      
      沈长青表扬道:“小月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
      
      沈宜月又是说了两句悄皮话把沈长青肖琴两人哄得眉开眼笑,之后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夫妻俩去会客厅查看布置情况,这边楼梯口就剩下姐妹俩。
      
      “姐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不敢认了。”沈宜月笑容不达眼底,“不过就是搭配上有些问题,你身上的珍珠首饰就不应该配粉色服饰,这样子显得比较轻浮,要我看,配个黑色是最好看的,那样子会显得端庄很多,我前两天正好买了件黑色的礼服,还没有穿过的,我给姐姐穿吧。”
      
      沈宜光多少能猜到这妹妹的心思,“我也觉得这搭配有些不妥,本来我想拿回妈妈帮我保管的那套红宝石首饰的,我觉得搭我身上这套衣服更好看,就是妈不给。”
      
      沈宜月看她不愿意换衣服,就咬着首饰不放,就觉得这姐姐果然变了,竟然变得这么市侩,变着法儿的要钱要首饰,她眼里闪过丝不屑,但想到现在时间很紧,王家人也差不多要到了,该劝的还是要劝的,脸上依然挂着甜美的笑容,“姐姐这样好不好,我帮你拿那套首饰过来,正好我的造型师还没走,让她帮你再整理整理。”
      
      沈宜光拿出手机装做看信息,实情是打开了录音,嘴上说道:“可是妈那里……”
      
      沈宜月:“别可是了姐姐,王叔叔他们就要来了,走吧,我这就给你拿首饰。”
      
      沈宜光:“我问问妈妈吧。”
      
      沈宜月看了她一眼,带了几丝得色,“放心吧,妈那儿的首饰我都能拿。”
      
      沈宜光点点头,“行你去拿,我在化妆间等你。”
      
      沈宜月特别神速,没一会儿就把沈宜光放在肖琴那儿保管的红宝石首饰拿了过来,这也是沈老太太留给沈宜光的东西,不过品相算不得好,但也能值个百来万。
      
      肖琴房间有一个专门放首饰的柜子,沈宜月有其钥匙,而沈宜光没有。
      
      沈宜光拿过东西就道:“宜月我刚收到我好朋友的信息,她得了急症进了医院,我现在马上要过去看她。”
      
      王灿已经被沈宜月看成囊中之物了,今天晚上的家宴,她肯定不希望自己留下来的,与其让沈宜月出阴招,还不如自己大方一点。
      
      反正王家,她不感兴趣。
      
      而且她现在这副模样,也并不是她满意的模样,还是低调些好。
      
      沈宜月瞪着眼,“姐、姐姐你说什么?你不知道这晚宴……”
      
      沈宜光打断她,“你知道我最不擅长交际的了,我等会儿会给爸妈打电话说清楚的,我真要走了,我同学等着我,对了,这首饰我也拿着,我怕她不够钱交医药费。”
      
      说完就下了楼,从厨房那边的门出去了。
      
      沈宜月急忙让她刚收买的造型师追出去看情况,沈宜光这么反常她心里不踏实。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5 22:48:18~2020-10-09 21:39: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