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拯救 ...

  •   姚妮思收到了墨道姜的讯息,对方只是告知他一声反犬良通讯器中的追踪程序已经全部清除。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追踪程序中,被清除的也包括他安在其中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莫念居然会做到那种程度。
      
      停留在浮空屏上的界面上,显示着男人的相片。
      
      什么样的人能毫不犹豫对他人扣下扳机?
      
      在听到门外的动静后,姚妮思知道是那个女人回来了。
      
      他关掉所有的浮空屏,而后走出房间。
      
      面前有着一副天真面容的女性便是他的母亲,现在应该说是他和他毫无血缘关系名为角鲨的哥哥共同的母亲。
      
      姚妮思看到角鲨从厨房出来前摘下了手套,那是专门用来处理一些不干净东西的手套。
      
      “呀!好久不见了!你们俩都有长好高唉!”女性张开了双臂,将姚妮思和角鲨同时拥入怀中。
      
      柔软而温暖的身体,同时散发着淡淡的令人心安的香味。
      
      “你们爸爸还有工作上的事要忙,所以就只好我抽时间回来看看你们啦~”
      
      那个男人的工作,冠有着角这个姓氏的男人,妈妈喜欢着,深爱着那个疯狂的男人。
      
      妈妈很会做饭,姚妮思也很久没有这样正经地在房子里吃上一顿别人亲手做的饭,最近的一次,还是在小良家里,吃了由对方亲手做的菜。
      
      妈妈很喜欢听他们讲那些故事,关于角鲨和他,所做的那些并不算多么光彩的事情。
      
      那些...与世界现有的公认的秩序相驳的事情。
      
      妈妈一定很讨厌这个世界。
      
      “不愧是你们,真的好棒!不过小思你也别灰心,迟早有一天,没有任何能在你的眼中隐藏的秘密。”
      
      姚妮思由着对方摸了摸自己的头,他迷恋着从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四溢而出的爱意。
      
      [女人和男人分开的那个晚上,极为的平静。
      
      没有任何争吵。
      
      男人说,他想要开一家甜品店,然后安稳地平静地度过生命中剩下的时光。
      
      女人说,去吧,我还要去追寻我的海浪,那股能将我卷入无尽的幽暗海底的海浪。
      
      然后男人走了,女人也走了。
      
      而那个时候,他,姚妮思,被留在了空无一人的房间。]
      
      妈妈没有陪着他们过夜。
      
      角鲨继续去处理未处理完的东西,而姚妮思回到了房间,重新点开了满屋子的浮空屏。
      
      屏幕所散发的幽蓝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手腕上的通讯器闪烁着橙色的光点,姚妮思点开了那条讯息,看到发信的ID,他原本灰暗的眼神中瞬间闪烁着火花。
      
      【很抱歉,这段时间出了点事,没能接收到你的讯息。】
      
      姚妮思看着讯息的内容,不禁无奈一笑,小良估计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的事就是他告诉莫念的。
      
      不打算告诉我么?姚妮思关闭了那条讯息。
      
      只是在背后默默保护着自己所珍视的人,这并不符合他的性格。
      
      所以姚妮思给反犬良回了讯息。
      
      ————————
      
      在我将讯息发送过去后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姚妮思的回信。
      
      太好了,看样子并没有因为连着几天没有讯息的事。
      
      不过就在我点开讯息看过里面的内容后,一时间愣住了。
      
      【嗯,你的通讯器被人安装了追踪程序的事是我告诉莫念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原来是姚妮思注意到了这一点。
      
      我居然还打算瞒着对方这件事。
      
      还真是差劲透了。
      
      我思考着给对方的回信,屏幕上的内容反反复复删了几回。
      
      【谢谢,以及,抱歉】
      
      ————————————
      
      抱歉么?
      
      小良究竟是在为什么道歉呢?
      
      就在这时,姚妮思听到外面传来巨大的动静,他冲了出去,而后看到角鲨右臂上被画出一道深长的伤口。
      
      殷红的血液滴落在了地毯上。
      
      “小思,危险,躲起来。”角鲨在说完这话后,迅速环顾着四周,他只是凭借着感觉知道附近有人,但是他看不到对方。
      
      但是姚妮思看得到。
      
      从角鲨的样子他立马判断出来瞒过了监控系统潜入到房子的是一名玩家的搭档。
      
      那么那名玩家本人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
      
      “菲菲李!”
      
      姚妮思身边的大块头听到对方叫他,于是立马冲上前抓住了那个游戏人物握着刀的手,双方力量悬殊很大,加上就算菲菲李没有游戏中的记忆,但是对方毕竟还是雇佣兵的一员。
      
      没几下菲菲李就将对方制服。
      
      角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刚才攻击他的人似乎没了动静。
      
      “哥,没事的。”姚妮思调用了一下这栋楼内的监控设备,并没有发现那名玩家的踪迹。
      
      既然不在建筑内,那么在游戏人物允许移动的范围内,还剩下的一个可能性就是在...!!!
      
      就在姚妮思转身看向窗户时,一股巨大的爆破瞬间从窗外翻涌到屋内。
      
      角鲨直接扑上前将姚妮思护在身下,与此同时他启动了手臂上安装的防护系统。
      
      那层保护罩的能量并不足以阻挡所有的爆炸,但是足以缓冲能对两人造成巨大伤害的冲击。
      
      爆炸过后,姚妮思就看到角鲨立马朝着爆炸的来源冲去,而后直接从破碎的墙壁朝外纵身一跃。
      
      姚妮思在赶过去后就看到角鲨一只手抓住建筑旁边的金属架,另一只手抓着一个看起来没多大的少年。
      
      对方的衣领被角鲨抓着,他拼命抓着自己被衣领所勒死的脖子,双脚在空中拼命乱蹬。
      
      在对方没了动静后,角鲨才带着那人从破损的墙壁回到屋内。
      
      姚妮思检查了一下那名少年的情况,没死,只是陷入了昏迷。
      
      “折断他的双手和双脚。”
      
      对于姚妮思的话,角鲨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去做了。
      
      伴随着咔嚓几声,确认对方没有行动能力后,姚妮思用医疗器械对对方做了复苏。
      
      少年在醒来的第一时间,便因手脚传来的剧痛而痛呼起来,而后被角鲨一把捂住了嘴。
      
      就算如此,痛呼还是不断从角鲨的指缝中泄露出来。
      
      这一块区域并不完全是边缘区域,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会有秩序署的人赶来。
      
      姚妮思让菲菲李继续控制住少年的游戏搭档,而后他翻找出像是金属口嚼一样的封声器给少年戴上。
      
      接着他和角鲨迅速处理了一下房子里的东西,再来将那名少年藏在了屋子下方做过隔音处理的隔层中。
      
      就在他们做完这些事情没多久,秩序署的人就赶到这里。
      
      秩序署的人对房间做了一番搜查,除了用来炸开墙面的炸弹残留物之外,并没发现其它的东西。
      
      而制作炸弹的那些东西是日常生活中也能买到的材料,除了私自制造炸弹这一点,鉴于并没有对左邻右舍造成实质上的经济损失,于是在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罚款后,并将姚妮思和角鲨两人暂时输入进了待观察对象的系统中。
      
      观察时间为一个月,若是这一个月内没有再发生什么事,那么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数据的输入需要两人亲自用手腕上的通讯器扫描秩序署的检测装置,一个月后,装置会自动清除数据。
      
      秩序署并不会做任何备份以及信息的留存,他们自身也严格遵守着秩序法。
      
      在秩序署的人离开后,墙壁已经自动修复了一半。
      
      姚妮思进入房间后启动墙面上一台微型控制装置,而后隐藏在墙壁中的部分设备出现在房间内。
      
      在这之前,姚妮思启动了干扰器,时效只有五分钟,五分钟是通讯故障所允许的最大时长,在五分钟以内的话并不会引起秩序署的怀疑。
      
      要处理并制作伪装程序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一般人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下这么大的功夫,当然其中一部分主要原因是因为伪装程序是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只不过没想到居然会是在这种时候用到。
      
      在通讯器中植入了伪装程序后,秩序署的监控设备那里所显示的只有经过伪装程序进行了美化筛选处理的信息图像。
      
      处理完这一切,姚妮思才将那名少年从地下的隔层中拽了出来。
      
      对方因为手脚被折断带来的痛楚再一次晕了过去,呼吸紊乱,眉头紧促,头发都被汗液所浸湿。
      
      看样子是真的很疼。
      
      姚妮思也没客气,直接用医疗器械中的电疗装置刺激了一下少年,看着对方满脸惊恐地醒来,姚妮思觉得很奇怪。
      
      能制作出这样威力的炸弹,并考虑到楼区内监控系统从而从墙壁外层进行攻击。
      
      姚妮思脱去了对方身上那些厚重的衣物,明明是大夏天还穿这么厚。
      
      从对方身上的设备中,姚妮思发现了对方扣在背上的折叠飞行器,估计这家伙也没想到在二十多层的地方居然会有人直接跳出去吧。
      
      看到角鲨的那一瞬间估计吓坏了。
      
      而且...姚妮思盯着对方裤子那个地方看了看,果然...还真是被吓得不轻。
      
      姚妮思解除了口嚼的封声功能,但是金属还是牢牢扣在对方下半张脸上。
      
      “那么...你是自己主动来杀我的,还是受人委托呢?”
      
      少年看着面前这个空有一副可爱相貌的人,他之前遇到的那些玩家都不过是普通人,没想到今天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家伙。
      
      姚妮思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回答,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被折断手脚,是不是很疼?”
      
      少年颤抖着点了点头。
      
      “嗯~但是我感觉你好像还觉得不够痛嘛~”姚妮思先是用医疗器械撑开固定对方右眼的眼皮,而后将手中的针尖慢慢刺入了少年右眼的眼球之中“不要乱动~若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两只眼睛可是会一起失明哦~”
      
      不仅仅是顺着神经急速蔓延开来的疼痛,恐惧将这份疼痛近乎无穷般地放大。
      
      “不!不要!求求你快住手!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听到少年这话,姚妮思并没有将针□□,而是就这么让针保持插入的状态。
      
      “你们为什么会想要杀害其他玩家?”
      
      “是,是游戏剧情干扰,如果,想要让我们的,搭档活到完整剧情的最后,就,必须要排除,”少年没办法集中注意力,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停留在眼中的异物“在剧情汇总,会导致,我们搭档死亡的,角色。”
      
      “总共有多少人知道这条消息?”
      
      “我,我不知道。”
      
      “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知这条消息的?”
      
      “不,不知道,只是慢慢地,就,就流传开来了。”
      
      姚妮思知道对方没有说谎,于是他从医疗箱中取出来一枚注射剂,而后扎在少年的脖子上。
      
      随着注射器中液体的注入,少年的意识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
      
      那是在...姚妮思十岁的时候。
      
      生活原本一直都是如此平静,几乎是一成不变的。
      
      但是那一天,男人和女人就那样分开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
      
      姚妮思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着满屋子的浮空屏。
      
      窗门紧闭,纵然是白天,屋里也是一片黑暗。
      
      他就这样蜷缩在悬浮椅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大脑中是一片空白。
      
      而后通讯器上传来的提示音打破了这一份沉寂。
      
      他看着闪烁的橙色信号,而后慢慢地,伸出手去点开了它。
      
      从通讯器中弹出的浮空屏上显示的ID是反犬良,而讯息的内容是:
      
      【你们出门了么?我看你的窗户一直是关着的,你不是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在窗台的食盒中添置一些鸟食么?今天我看到那些鸟在你窗户外盘旋了很久。】
      
      姚妮思看着讯息中的内容,眼睛一阵酸痛,但是却没有任何一颗眼泪,他哭不出来。
      
      无声的悲哀在他体内回响。
      
      他反反复复删改了回信的内容,而后回了这么一句:
      
      【你注意到了?】
      
      【注意到了啊,我的房间就在你对面的楼区,我们的窗户是互相对着的不是么?】
      
      【哈哈哈,这听起来倒是像恋爱故事中男女主人公的情节。】
      
      【...狐妹要我帮她买乔尔维斯.琼新出的影碟,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姚妮思看着这封讯息,他不知道小良是不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约他出去。
      
      【好啊!】
      
      【那二十分钟后楼下见。】
      
      【嗯。】
      
      姚妮思看着紧闭的窗户,犹豫了片刻,他将遮光层打开。就在这时,他透过墙壁上的那层近乎空洞的透明,看到对面坐在窗边的少年,对方的脸上所露出的是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虽然知道对方这份关心并不是独属于他的,但是姚妮思很清楚他是被对方所拯救了。
      
      被对方那份过于残忍的温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