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与君初相见 犹如故人归 ...

  •   文/天山没雪莲
      壹
      前两天接到曼曼的电话,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曼曼是我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后面虽然我们上了不同的大学,但感情依然很好。
      曼曼:结婚请柬(动态请柬)
      我:恭喜永结良缘(动态图)
      曼曼:亲爱的一定得来哦
      我:那必须的呀!么么哒!抱抱(动态图)
      曼曼:说不定也能助你脱单哦!奸笑
      我:真的吗?表情包
      曼曼:明天有个人你肯定有兴趣的!奸笑
      我:是吗?奸笑
      曼曼:顾禹还记得吗?
      我:?!(妈的!心口像被一壶滚烫的开水兜头淋下,手脚顿无知觉。这个名字已经被我封存了多少年,只敢在深夜的时候拿出来自己一个人反复咀嚼)
      曼曼:你说巧不巧,他是我老公表哥!那你俩要是成了,我们成一家子了 。哈哈哈哈
      我:他还没有结婚吗?(抱着丝丝的希望,不敢再多了)
      曼曼:?我前阵子在我老公家里刚见到他,没结啊!你从哪里得知他结婚的?
      我:……
      8年前
      我爸妈由于工作上的调动,我在高三那年跟着他们转校来了A大的附属高中就读,进了A大的附中基本上等于一只脚跨进了A大的校门,我虽然成绩平平,但好在有那么一丢丢的艺术天份,将来艺考进入该校还是很稳妥的。所以我爸妈对于我的学习也没那么紧张了。
      报道那天我揣着我爸给我的银行卡,踩着滑板悠哉悠哉的去学校报名。阳光从高大的榕树间洒落,斑驳的光圈在手心流转,原来阳光也是有颜色的。
      一路上慢慢滑过去,找到我们班级的报名处。一边排队一边掏出手机慢慢滑着。
      “老师好!我报名。”很快轮到我了,我对着低头登记资料的一名男老师说。啧!这双手,骨节分明,洁白修长,落笔处苍劲有力,不可多得。果断拿起手机拍了一张。不错,我是个手控患者。
      “叫什么名字?”他抬起头来问道。嗯,看着约摸二十四五岁,眉目清朗如松间明月,说话了声音略低。
      “杨夏。杨树的杨,夏天的夏。”说完我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名字不错。”他微笑了一下,低头做好登记。艾玛!这带笑的桃花眼谁受的了?
      “老师贵姓啊?你教我们班吗?”我趁机问道,即使不是班主任,也该是任课老师吧?
      “姓顾,不是。”
      我还想再问的,旁边负责收款的女老师释放了低气压模式让我交完费去那边领书,别挡着后面的人了。我只能朝他悄悄做个挥手的动作以口型说:“顾老师,拜拜。”他看到了,随即笑着回应了一声“拜拜。”惹得坐旁边的女老师转过来看他一眼又要瞪我,我赶紧溜了。
      回去的时候我掏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发现一双宝藏手手,配了个飞吻的表情图,配图嘛当然是我刚才偷偷拍的那张照片了。
      晚上睡觉前拿出手机刷朋友圈看到一条来自画室老师陈宇的回复:这双手看着眼熟啊……
      我?不一会儿收到陈宇的发来的微信,是一张他和别人的聊天截图,他把我朋友圈发的图片发给那人,问是不是他的手?那人微信头像也是一只手的照片,微信名叫西格。西格:是?接着又问:哪里来的?陈宇:我一个学员拍的。西格:哪个学员?微信推给我。陈宇:干吗?一张照片而已,又没署你大名。西格:把我的手拍的这么好看,想感谢一下。陈宇:奸笑的表情包。
      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一条好友申请,点开果然是他。我没有犹豫就通过了。
      西格:你偷拍了我?
      我:?没有啊(开玩笑,偷拍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承认?)
      西格:他截图了我的朋友圈给我
      我:怎么证明这个是你?
      西格:他发了一张自己手部的自拍
      我:确实很像,可能是凑巧
      西格:他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包过来
      我:我发了一个吃瓜的表情包给他
      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再回复,我撑不住睡了。
      高三的课业多的简直让我怀疑人生,尤其是数学,它不懂我我也不懂它啊,面对老班布置的这道函数题,我内心一片哀鸣,回到家了还没get到它的解法。于是我把这道题发了朋友圈并配文:求大神指教啊!很快下面除了一水的点赞和回复不会之外,还有来自西格的一条回复。我马上点开他的头像:大神说具体点儿呗!配了一个舔狗的表情包。他很快回复了我先求哪里得出结论再利用X定理进行求证。但是我是个数学渣啊!从小考试数学不及格的那种,我回复了一个一脸懵逼的表情包。
      就在我以为他可能觉得我笨,不会理我的时候,他发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他解题的步骤,包括用哪个公式和定律,全部一清二楚。不等我回复他又发消息过来:首先要把公式和定律都弄懂,熟练运用起来。后面是一个猥琐大叔的黑白简画表情包,配文是懂了吗?小傻瓜。
      我回复:(大叔你好骚的小女孩表情包)
      西格:不是大叔,是老师哦!
      话说开学快两星期了我从来都没有在学校碰到过他。
      我:方便问一下,老师是教哪个班的啊?
      我妈过来敲我房门问我这么晚了还不睡,我赶紧关了灯缩在被窝里。等了好一会我他都没有回复,我就微博微信来回刷着看,很快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情拿起手机,仍然没有回复,我撇撇嘴,心想你不回复我就找不到了吗?
      下午我去画室上课,画了一半,正调颜料呢陈宇过来看我的作品。
      我装作无意地问他,“陈老师,那顾老师是哪个学校的?”
      陈宇看了我一眼说,“A大的,怎么了?”
      我忽略掉了他后面的一问,惊讶道:“A大的?”
      陈宇说:“是啊!他是本硕博连读的,专业好就被留校任职了。”
      我靠!在A大本硕博边读,还被留校任职,这得多牛掰啊!
      我说:“那他教什么课啊?”
      陈宇眯着眼看着我说:“你怎么对他那么感兴趣啊?”
      我赶紧解释:“哪有,就是好奇他数学好像挺好。”
      陈宇说:“他专业就是数学啊!”
      原来他和陈宇是同学,陈宇热爱画画,毕业以后就在学校旁边开办了这家画室。临近下课时分,陈宇通知我们明天的课去A大写生。
      
      贰
      因为对学校熟悉,我跟陈宇打了招呼提前先到A大等着了,我背着画板在A大的校园里闲逛,路上遇到两个女学生说要快点赶过去不然占不到位了,数学系顾老师的课从来都是坐无虚席的。数学系顾老师说的莫不就是他?距离陈宇的课还有1个小时的时间,我跟着那两个女生来到了一间教室,前面都已经坐满了,只剩下最后面一排还有几个位。我刚坐下没多久教室前门走进来一个人,果然是他。他抬头在教室里扫视一圈,原本窃窃私语的人群一下就安静下来。我敏锐地感觉到他的目光在看向我的方向的时候停留了一会儿,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一间教室里少说坐了百来号人,他不可能就看到我了,再说我们也才见过一次,认不认得还另说呢。
      他今天穿了一条深蓝色的商务休闲裤,一件白色的衬衣,袖子挽在手肘下面,真个衣冠楚楚,玉树临风。我看好多女学生都面带桃花一脸痴迷的看着她,心想,就算听不懂也愿意来这待着啊!
      他讲课很有节奏感,张驰有度,下面的学生很快进入状态由他带领着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如斯美景,如此美人,不画下来岂不可惜。
      我悄悄的把画板拿下来放到腿上,认真作画,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完全没有在意旁边的几个同学悄悄伸长的脑袋。
      “这个问题请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位同学回答一下。”当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画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不过我并没有在意他说了什么,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喊的人是我,几分钟的鸦雀无声,我的画作已完成,仔细端详着,顺便署上我的大名。
      “那位穿浅蓝色衣服,低着头的同学,请你回答一下。”旁边的同学推了推我,这时候我才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发现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指着自己不确定的问道:“我吗?”
      “对,就是你。”他说。
      我勒个去!我确定了一下没人给我提示答案之后,便站起来硬着头皮说道:“我觉得,这个题我还要再想想。”课堂上爆发出一阵嘻笑,连他也撑不住笑了。他走到我身边问道:“你是哪个系的?”
      他果然不记得我了,便胡乱答道:“美术系的。”
      下面忽然有人说道:“老师他不是美术系的,我们美术系没这么个人。”课堂上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我心道我是未来美术系的。
      他拿起画看了一会儿,轻笑了一下,竟然拿走了。他转身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戏谑的眼神了,我绝对没有看错!他走到讲台上转过身说:“安静。”然后若无其事的接着上课。身边的几个同学都对我投来好奇的目光,我有点莫名其妙的问他们怎么了?他们告诉我,在顾老师的课上不专心听讲是要被请出去的。我?
      不一会儿收到陈宇的微信问我在哪?我让他发个定位给我,我马上过去。好在十分钟以后他结束了这节课我才没有迟到太久。
      正当我们对着A大的如画美景泼彩挥毫时,我听到陈宇说:“顾禹!这边。”
      原来他叫顾禹。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当你遇到尴尬的事情,只要你自己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所以我脑海里迅速的拟定了应对方案,只要他不提我就装作不知道,他要是提的话我就说走错了教室。但是对方只是看了我一眼,很识趣的没有提这茬,然后和陈宇约定明天一起踢球。
      “说到踢球,你上次是不是还输给我一瓶饮料啊!”陈宇说。
      顾禹笑了笑说:“没问题,你问下他们都想喝什么?我一起买过来。”
      陈宇竖起大姆指说:“那就谢谢顾老师了!都可以,你决定吧!”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生提着十几杯CC家的饮品过来,我一看竟然都是蓝色梦想,甚合我意。我一嘴叼着吸管,一只手拿画笔随意的往画布上添几笔颜色。陈宇走过来说,“蓝色梦想,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点点头。他说:“哦……”我忽然反应过来,我的朋友圈昨天好像发了这个?
      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多想,这只是巧合,但是偏偏就是拉不住心里的那根弦。
      拿出手机刷了刷朋友圈,发现他更新了一条动态:收到一个小朋友的礼物,配图是我今天画的那幅素描。下面是陈宇的回复:666,该死的陈宇还@我!我?
      我想了一下,给他发了信息:睡了没?
      顾禹:没呢,最近研究一个课题
      我:哦
      顾禹:你还不睡?
      我:睡不着
      顾禹:怎么了?
      我:今天你认出我了?
      顾禹:嗯
      那就是在课上故意点我的咯
      我:我发了一个生气的表情包给他
      顾禹:刚开始没有认出来,我也是看到陈宇才认出来你的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过了一会儿他发过来一个手拿花束的小人单膝跪地的表情包,花朵上是我错了求复合
      我:真心的?
      顾禹:比真金还真
      我:听说水岸公园的云宵飞车很好玩(奸笑)
      顾禹:周末安排上
      我:耶!
      天天被文化课的画室的课排的脑子都要坏掉了,明天跟爸妈争取放松一天应该不是问题。想着是跟顾禹一起又抱着被子笑的一脸花痴。
      到了周末这天我七点就起床了,换了好几套衣服都觉得不满意,感觉不是太刻意就是太随意。磨磨蹭蹭到了八点才选定了一件短款的针织短袖和一条高腰牛仔裤,抓起衣架上挂着的渔夫帽,连我妈叫我吃早餐都没顾上,赶紧出门了。
      他的车就停在我们小区的入口不远,白色的车身,我对了一下他发给我的车牌。跑过去的时候他坐在驾驶位上,正拿着手机在滑动。看到我过来他放下手机笑了笑,我拉开车门坐进来。他今天穿的十分简单,白色的T和浅蓝色牛仔裤,俨然一派大学生的模样。这样一来,倒显得我俩差不多年纪了。
      两人无话,车上的气氛莫名有点尴尬,明明在微信上面聊的挺自然的啊,我只好把眼睛看向前方。
      “吃过早餐了吗?”他问道。
      “没呢?”
      “等一下。”
      把车往路边靠了走下车去,不一会儿手上提着两个袋子上了车,一袋是零食和水一袋是打包好的云吞。我接过来,揭开打包盒,饱满的云吞漂浮在清透的汤汁里,一把碧绿的葱花点缀在汤上,看得我食指大动。
      我悠哉悠哉的吃完了云吞,又惬意的打开两袋薯片,一袋放在他手边,一袋自己捧着吭哧吭哧的吃着。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笑的有点傻气。
      
      叁
      到了公园停好车后,他去排队买票,我跑到小卖部去买了两个热狗。我递给他一根,他似乎有点嫌弃,看了一眼说:“我不吃。”
      不吃拉倒,我站在旁边故意将两条热狗吃的满嘴冒油,还挑衅地看了他一眼。他好像被我激怒了,盯着我的目光有点恶狠狠的。
      从那该死的云宵飞车上下来,脚踩在大地上我才真真体会到脚踏实地的好,刚才吃的有多欢,此刻我就吐的有多狠。
      在洗手间里把苦黄水都吐出来了,我掬起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些,顾禹帮我拿着包站在不远处等我。
      见我出来,他赶快过来把我带到一颗阴凉的树下又递给我一瓶水。我喝了几口缓了缓感觉有点丢脸,便可怜兮兮的说:“我恐高。”
      他目光柔和地摸了摸我的头说道:“好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在公园里漫无目地的逛着,因为平时有好多家长带了小朋友过来玩,所以公园里除了有游乐设施还圈养了一些小动物。此时就有很多家长带小朋友们在给园子里的小兔子喂胡萝卜,小朋友看到兔子吃了自己手中的食物都兴奋的手舞足蹈的,然后我也去喂了兔子。兔园旁边有个很大的兔子石像,我骑到上面去叫顾禹帮我拍照,他倒是很配合我,最后还被我拖着合照了一张,我坐在兔子石像上,他被我勾着脖子和我凑作一处。后来我把这张照片悄悄设置成了手机墙纸,不过现在已经被我锁在不再能轻易看到的某处了。
      后来顾禹时不时的在线为我补习数学。每补一个知识点就让我举一反三的做几道题,第二天晚上再把答案交给他,有不对的他会找个时间为我视频讲解或者见面时解答。这样经过一个学期的恶补,我数学考试几乎都能得个七八十分了。偶尔我会背着画板和他到郊外写生,两个人就这样看书画画,十八岁的我第一次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
      一学期很快就过去,我因为从小学习美术再加上在这方面小有天赋联考很轻松就过了。考完之后我给家里报了喜,告诉他们要跟同学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然后提着果茶悄眯眯的来他办公室找他,已经是放学时间,我知道他最近手上有个课题在忙,每天都在办公室待到很晚。我到的时候办公楼里已经没几个人,大多数办公室的灯都是黑的,我站在走廊的窗户上看到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就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他打开门看到是我,眼睛亮了一下,有点惊讶的问我怎么过来了。
      我把果茶提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说,“我来给顾老师送温暖呀!”
      顾禹笑了笑,问道:“今天联考怎么样?”
      我跳到一张办公桌上坐下,回道:“你猜?”
      顾禹说:“那一定是没考过了。”
      我轻轻哼了一声没有接话。他也便不说话,继续埋首在他的那堆研究里。我跳下来走到他办公桌前,背着双手伸长了脖子去看他在写什么东西,他忽然也抬起头来,两张脸瞬间放大在对方的眼眸中,呼吸相闻。我的心脏跳动的异常快,行动也比脑子快了一步,我往前一凑两张唇便合在了一处,感觉……软软的。
      在我想往后撤离的时候,发现有只手固定住了我的后脑,然后轻轻的加深了这个吻。
      分开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看他,我觉得我现在一定像只熟了的虾,一只开心到冒泡的虾!
      他轻叹一声带着我走出教职工办公楼,送我回家。
      车在离我家里不远处的小区停下,“到了。”他说
      “那我走了,顾老师!”我眨着眼调侃道。
      他微微低头轻笑了一下,说道:“小心点,我在A大等你。”
      我回报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道:“顾老师你这么好我都舍不得下车了。”
      他眼睛亮如星辰,说:“别胡闹了,赶紧回家。”
      最后两人又依依不舍的在车上吻了好一会儿才作罢。
      
      肆
      婚宴上,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众宾客当中的那个耀眼身影。他还是一如当年,仿佛只要有他在的地方,身边其他的人都黯然失色了。能看得出来他更成熟了,学者气质,温润儒雅,彬彬有礼。
      曼曼和他的新郎端着酒杯过来敬酒,宾客们一句句道贺祝福之词满溢席间。曼曼性格素来爽朗,一一谢过后,喝酒也不含糊,身边的新郎担心她喝多直让她少喝点。我眼角瞥见那边的顾禹身边不知何时已坐了一位曼妙的女子,一袭粉色连衣裙穿在她身上尽显曲线,两人正在低声说话,看得出来关系非同一般。
      原本泛着涟漪的心像被千万根针密密麻麻的扎过,我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曼曼往顾禹的方向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让我先坐一会,等会她来找我。我让她忙自己的,不用在意我。
      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感觉头有点晕晕的,便走到酒店后面的花园里找了个长椅坐下。对自己的妄想有点羞愧,想着前因后果又顿觉委屈,觉得自己弄丢了此生最珍贵的东西又感遗憾,便怔怔的落下泪来。
      意识到在别人的婚宴上这样痛哭似乎不好,便低着头用双手捂着眼睛努力想止住眼泪,偏偏越想止住越是控制不住,渐渐哭得声噎喉堵。身边好像坐了一个人,递了两张纸巾过来,我抬手接住擦了擦眼泪和鼻涕,在转头看到来人的时候,谢谢两个字怎么也没办法从唇齿间吐出来了。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他眼睛有里有一抹痛色一闪而过。
      还是他先开口,说道:“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刚一重逢就被他撞见我这副模样。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好久不见。”
      “这些年过得还好吗?”他问道。
      “挺好的,你呢?”我问道。
      他看着我说道,“我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表哥,你在这里,我哥快不行了找你过去顶一下呢!”是刚才那位穿粉色礼裙的女子,原来是他表妹。
      “哎呀!快点过去吧!”连拖带拽的把他推走了。顾禹还频频回头看我,欲言又止。
      看的那粉衣女孩笑着说:“这里我照看着,你就放心吧。”顾禹这才无奈一笑进去了。
      “你是杨夏吧?”她笑着问道。
      我点点头回答道:“是的。”
      “我是新郎周颂的妹妹,顾禹的表妹,我叫周淇。”不等我回答她便自顾自的接着说起来。
      “我在我表哥的电脑上见过你的照片,他作为壁纸的。”我感觉自己死了一半的心又渐渐的活过来了似的。
      她告诉我原来这6年来顾禹一直在关注着我,包括自己给X杂志画的每一期插画他都订阅了。
      当年因为我们的事情被顾禹的一位学妹知道了,就是我去A大附中报道的时候坐顾禹旁边收费的那个女老师。其实她那时候只是X老师的助教,顾禹被好友邀去帮忙,她正好听到便也自告奋勇去了。
      我跟顾禹在一起以后,有一天她带着我们的照片私下去见了我,告诉我这要是被曝光,顾禹的前途就完了,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她要求我离开顾禹报考其它的学校,我觉得也许等我上了大学以后再回头找顾禹说明实情也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某天我回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他们要一起出国深造的消息,好像全校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嫂子,我哥真的从来没有放弃过你,当年学校原本是准备保送我哥继续深造的。那绿茶知道了以后,也要自费一起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哥去了X大一趟以后就绝口不提出国深造的事了。”
      “嫂子,你在X大上的学是吗?”周淇问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自动忽略了她的称呼,问道。
      “应该是7年前。”她说。
      7年前?7年前我到A大找他,怎么也没找到。却听到他们教职工和当事人之一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什么金童玉女、才子佳人。那位佳人笑的人比花娇。我连夜回了X大在校外的一间酒吧大醉一场,醒来却在自己宿舍了。问舍友,舍友说是一位男同学把我送回来的,我一直以为是X大的某位校友,却没想到是他。
      周淇告诉我,顾禹那位女学妹巴巴的守了几年无望,前两年出国了。这次回国他们同学聚会,她跟顾禹问起我,坦白了当年的事情。
      我正兀自出神,连周淇走了都不知道。顾禹走过走来摸摸我的头,坐下来,道:“杨夏。”
      我看着他,他捧着我的脸,手指轻轻的抹掉了我脸上的泪,轻叹一声把我按进他的胸口。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闷闷的喊道,“顾老师。”
      他轻笑一声,抬起我的下巴,道:“真丑。”
      我?!
      我就要炸毛,他忽然俯身含住我的唇细细的亲吻起来,还是……软软的。喂喂喂!你吻就吻,光天化日,你手往哪里放?!
      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