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人间一 ...

  •   满地鲜血,周遭漆黑。
      一个男人钳住她的下颌,看不清五官,看不见表情。
      她的手腕涌出缕缕殷红,头发被人拉扯着,而后发丝生拽着麻木的头皮,被奋力朝地面摔砸下去。
      惊醒,不知什么时辰。
      窗边风铃摇曳,清脆之声微弱,衬得初秋时节已有寒凉之意。
      此处是筠修阁,佥合堂在南郡的直隶店面,暂由她统领。
      佥合堂原是开在齐地的铺子,明面上治病施药、算命驱邪,暗下也有行凶灭门、越货走私的勾当,比不得道家仙风道骨,但也是阴阳家弟子经营。
      后天下一统,因善制丹药获皇帝青眼,佥合堂不仅门派地位不可同日而语,生意也是越做越大,凡为交通要害之地皆见其家招牌。
      南郡主事是个女人,手段自然阴柔狠毒,江湖上封她了个“落花无痕”的名号。
      筠修阁的毒,无声无形,无一失手。
      江湖里的名声响了,官家生意也找上门来。
      一道谕旨,百件各式兵器皆须淬毒,毒药得选见血封喉,且需有匹配的解药的,兵刃得外观无异而锋利不减。剑刃刀锋都好办,将兵器重新淬火,以毒浸之便可。
      独剩一柄□□,枪尖薄而韧,淬毒时略微大意就会使枪头变脆,极易折断。
      那□□是御前护卫统领章邯的兵器。
      这活儿自然就落到了黎淑头上。
      但也不知怎的,偏偏从未失手的淑小姐办出了纰漏。
      皇帝在博浪沙遇刺。有一刺客被章统领刺中左臂,却跑了。整整三日,毫无踪迹。
      陛下震怒,章邯丢了统领之职,派往琅琊。
      皇帝原要迁怒佥合堂,多亏徐福巧言辩解,这才保住了黎淑的性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堂主亲至筠修阁,还未等她辩解一句,就当着南郡郡守的面,挑了手筋,关入药库,若无堂主亲令,任何人不得探望,亦不供给饭食。
      但黎淑的筠修阁主事之位未撤,店内事务暂由副主事代理。
      这可不,消息立马就传开了。
      江湖里的大毒师害了人,被郡守下令打断了筋骨,任他从前多风光,如今还不是被关入地牢。老天有眼!什么毒者半神医,官家还不是明辨是非,一举拿下!
      百姓闲谈,左不过是大人布局,布控人心。
      真相几何,谁关心。
      可怜豆蔻俏丫头,活生生被搬弄成了鼻尖生疮的糟老头。
      堂主留她一命,当是要她好好品尝被万人嘲笑的滋味。
      
      过了几日了?
      她算不出来。
      贮藏药材需阴凉通风,更见不得血腥,怎么会让她呆在药库。院西角的小阁楼,存放杂物的,多用来存放无用之物。门窗都锁着,屋里昏暗也没灯火。
      呵,倒也比地牢好不少。
      左腕的伤口还没结痂,触及时仍会流血,痛感延绵不绝,再加上快让人发疯的饥饿,最是提点人精神,就连感官也敏锐许多。
      像是开锁声。
      莫不是有笨贼偷到了这?
      筠修阁经商是赚了不少银钱,但也不会放着正厅暗室不用,偏偏将财宝堆积在杂物室炫耀吧。抑或是来带她走的?阴阳家弟子之间并不和睦,就连师徒也不论情分。昔日她黎淑声名显赫,引无数人嫉妒还来不及,怎会有人在危难时念旧情前来搭救?
      是要杀她!
      此时杀她,即便堂主知道也不会怪罪,郡守也懒得去查。
      锁落门开。
      一道黑影飘了进来。
      随即又被合上。
      “还活着?”
      “什么东西进来了?”她的声音嘶哑到让自己都觉得陌生。还活着,但能离死多远?
      来者静立门边。怪不得堂里那么多人不喜这位主事,即便死到临头还要在嘴上占便宜。过了阵子,那一团黑雾发出沉闷男声,“在下并非佥合堂弟子。久闻淑小姐毒术超群,想和您做笔生意。”
      “阁下是瞎吗?谈生意找掌柜,小女子已被断了筋骨一无是处。”她用自认为洪亮的声音作答,也妄想有个睡得不是那么死的杂役能听见。
      微弱的脚步声渐近。
      “御前侍卫用的毒......好像是你调的吧?”
      黎淑打了个冷颤,右手不由攥紧的衣袖。
      眼前这人是刺客?不可能!毒是她配的,只要毒发,必取人性命。还是说,刺客已然垂死,只是被同伙藏在偏僻处,这人只是来求解药?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药没有问题,她是被冤枉的。将此人押到堂主面前,或是等他毒发身亡,便可自证清白。
      “中毒的是你什么人?你爹还是儿子?”
      “是在下中毒了。”
      这是幻觉?雪蟾蛇毒蝎尾黄金比一比一比一,中了此毒,还能潜入筠修阁跟自己谈生意!
      “以百金买一份解药,待毒解了,我还会帮姑娘澄清此事原委。如何?”
      “哦?去自首吗?再顺便说说我是如何心甘情愿给你的解药?”
      黑影略向前飘了些,声音却十分平稳,“先前已经安排了一个死犯,伤口位置、毒发时间都与在下相同。姑娘给了解药,我再安排人将尸首抛到山坳处。如此一来,在下不必惶惶不可终日,淑小姐的名誉亦不受损。”
      好个金蝉脱壳!
      “只是这么做于我而言,有些画蛇添足了。不如安排一个细作尾随你,等你撑不住了请官府的人来验尸。还能应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黎淑嘴上冷淡道,心里正盘算如何一箭双雕,最好先收下巨款叫刺客卸下提防,再暗中换成假药,拿了人头去领赏。
      来者轻笑,“淑小姐是聪明人,郡守也不是傻的。只要您不觉得痕迹过重,大可安然等上数日,待令堂主再洗脱筠修阁邀功之嫌......”那人顿了顿,脚步轻缓却放肆地向前压过两步,“或许,此事能就此了结,只是不知道淑小姐的伤等不等的及。”
      此人消息倒是灵通,知晓她被断筋脉,再多等两日怕连左手都不保。
      黎淑微提嘴角,“我不过是个做生意的,见价钱合适便做了。你的开价倒也不低。”
      现在硬碰硬于她而言,绝无好处。
      “何时能交货?”刺客亦是单刀直入。
      “我这解药制备繁琐,明日你将尸首扔出去,再来时带三个油饼,一壶新酿的烧刀子,洁净白布五六块,二两白海狸骨髓粉,二钱鱼腥草,六钱黄芪平分两份,白芷三钱,再多采些新鲜金簪草,还要个生鸡蛋。钱也记得带,少一币生意都做不成。”
      “好。”
      黎淑将头略向左臂上枕些,困倦道:“不怕我不给你解药?”
      冷清声音又压低几分,给人无形的威逼感,“我若是死了,佥合堂要么是邀功心切,要么是医术无能。不如您先选选,希望叫那江湖人如何念叨?或许能如愿。”
      还真是,击中要害啊。
      这年头,各路豪杰就靠名声过活,还敢耍什么花招?
      “我的血能暂时压制毒性。我懒得动,你拿自己动嘴。别贪多,能是药的东西也能是毒。”黎淑警告道。
      而后只觉得左臂像挨到了炭火,那人手劲甚大,微微使劲拖拽就快要把黎淑桡骨捏碎。
      “嘶——您是准备把救命恩人灭口啊。我骨头都快断了!”
      刺客当即撤了手。
      被微微抬起的伤手随即坠地。好嘛,捏完还不算,非得摔完才解气。
      厚沉的声音略带局促,“疼吗?我......我轻些。”
      确然温柔许多,他将黎淑上半身抱起,揽在怀里,俯下|身轻轻地在伤口处吮了些血。
      隔着衣料黎淑也察觉出此人体温异常。应当是受伤后暂封了血脉来抑制毒性,不过蝎毒太过霸道,所以这人才烧得这么厉害。
      黎淑被关了近十日,不进饭食也没火盆,身体冻得发抖,现在终于得了个火热胸怀,实在支撑不住,彻底没了意识。
      暖和,她想。
      仅凭这一点,被佥合堂堂主亲训八年的高徒、江湖毒仙淑小姐,就卸下防备。
      这个对手太过简单了,刺客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文笔不好,求老爷们忽略,并顺手打开下一章~
    希望能求到收藏,刚开始可能有点慢,后面理清关系就飞起了,不水,不水,不水~
    阿信尽量做到大家还是人的时候历史不出错,万一有出入,希望爸爸们亲点拍~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