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当生活送你学院杯 ...

  •   整场魁地奇比赛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你来我往互有得分,激烈无比。备受瞩目的一年级新生哈利·波特自不用说,称得上是大多数人视线的焦点。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本来正在寻找金色飞贼踪迹的格兰芬多年轻的找球手忽然紧急制动空中急刹,随后一层层看起来十分炫酷的金色法阵从他座下飞天扫帚上荡漾出炫目的波纹,将他包裹起来。随后,又多次经过莉莉修改的防御反击系统弹出,遵循魔力的轨迹锁定了对哈利施下恶咒的奎里纳斯·奇洛,将恶咒的力量转化倍增为一记强力的光炮发射过去。
      最先反应过来的当然是霍格沃茨公认的强者,没有之一的邓布利多校长先生。漂亮的无杖无声魔法带给奎里纳斯·奇洛所在观战塔楼一层牢固的保护层。粗大光炮直怼而上却无法再前进半分,就在众人以为“绝对安全”了的时候,被防御反击系统全部倾泻出的光炮魔力凭空消失,只一眨眼就出现在了防御魔法的内部,将奎里纳斯·奇洛整个人笼罩进一团耀眼白光中。
      只听那惨烈嚎叫响起又逐渐无力地消声,耀眼白光消失,只剩下瘫倒在座位上口吐白沫翻着白眼的奎里纳斯·奇洛,和他光洁的后脑勺。
      莉莉抬手摸了摸心跳有些剧烈的胸口,说不清自己此刻的情绪是惊吓还是激动,只下意识后退半步,刚好靠到“一堵墙”上。回头,顺着黑色的袍子往上看,莉莉对来人努力扯起嘴角作出微笑:“……嗨,斯内普教授。”
      莉莉很明白哈利扫帚的“豪华配置”绝对瞒不过已经知晓卡牌可以干涉现实的斯内普,虽然背后混乱的现场让她有点心跳不稳呼吸困难,但她依旧努力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求饶专用表情,只希望对她的惩罚不会那么重:“我可以解释的……”
      斯内普收回望去魁地奇球场的视线,低头对上伏低做小的小姑娘,片刻无声之后在心中叹了口气,面上还要板着脸留下一句“跟我回去”,转身走回刚出来不久的办公室。
      看得分明莉莉此时的状态,斯内普从不觉得她的身体情况像她自己想像的那样好。恐怕她还以为自己只是被吓到或者其他什么……斯内普转过拐角时不留痕迹地瞥一眼跟在身后的埋头跟上小女巫,稍稍放缓些脚步。
      默默然并不是什么无害的东西,你知道吗,莉莉·德思礼?
      斯内普自然不敢放任一个十一岁的默然者呆在环境那么嘈杂的地方,直带着人返回了自己安静的地窖办公室,“死死盯着她”通过多种途径大致判断了一下她此时的状况,随后不由分说地又给她灌下去一瓶味道比之前更难以言喻的魔药。
      喝下魔药的莉莉仰头捂着嘴坐在椅子上,满身满心都是对魔药味道的绝望,努力控制住想要呕吐的生理反应。
      呵,活该。他就应该把魔药做的更难以下咽一点,看她下次还皮不皮。斯内普微微抬一下嘴角又磨平那点弧度,对着莉莉的身体状况开始新一轮的苦思冥想。
      
      「000:我太难了。」
      
      结束骚乱的邓布利多先是将奎里纳斯·奇洛送进校医院,又定下了比赛重开的日期,之后遣散了乱作一团的学生们,叫上了哈利去办公室简单聊了聊。并没有聊什么太复杂深奥的问题,老校长只是确认了一下孩子还是个好孩子便放过了他——毕竟给扫帚增加了这么危险但是又保命功能的,是这个好孩子的表姐,那个十一岁的默然者莉莉·德思礼。他还不至于乱攀扯人,这个“罪魁祸首”自然逃不掉,但是无辜的人他也不会牵连。
      而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的哈利在返回格兰芬多的塔楼的路上,就接到了来自姐姐的这条讯息。原本还有些忐忑的神情直接被一股鲜活的眉飞色舞替代,哈利捏着卡牌开始回复,但来自赫敏和德拉科的消息显然比他更快一步。
      
      「003:姐妹你没事吧?」
      「002:你不是去教父办公室了吗?莫非现在还在?」
      
      哈利沉默了下,随后也发出消息,并暗下决心以后决不能再落后于人……赫敏可能肝不过,至少也要比德拉科强吧!
      
      「001:怎么了?」
      「000:有人相爱,有人夜里开车看海,有人被摁在地窖里灌下难喝魔药生死看开。」
      「002:????你说的这个车,它是什么东西?」
      「000:它不是什么东西,它是能载人的车。」
      「002:……」
      「002:【图片】」
      「000:????」
      「003:它不是扫帚,是车。四方的,下面四个轮子。」
      「002:【图片】」
      「003:?????」
      「001:它这个轮子,不是在同一边的,是每边各两个。」
      「002:【图片】」
      「001:???????」
      
      哈利紧紧盯着手中的通讯卡,看着上面德拉科发来的涂鸦认真思考这人到底是在逗他们玩还是真的觉得“车”是个这么鬼畜的造型。还有,这人怎么还带夹带私货的?左一撇右一划的当他看不出来他画的这个基底是个龙吗?
      
      「003:斯内普教授的魔药,有那么难喝吗?」
      「000:这个,我觉得,德拉科或许会有发言权?」
      「002:ummmmm……」
      「000:我现在满身满心都是大写的绝望。你们大概是体会不到我的感受的。」
      「001:需要我去做掉他吗。」
      「002:????」
      「002:哈利你不要用陈述句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好吗!虽然我觉得你俩决斗的话肯定是教父赢。」
      「000:心意领了,宝贝。」
      「003:那你现在在哪?需要我去接你吗?我的甜心。」
      「000:小甜甜~我还在地窖这边,不过已经出来了正在往回走。」
      「003:好呢我就在附近,我这就去接你,别乱跑啊么么~」
      「000:么么~」
      「001:???」
      
      哈利揣起了卡片,低头摘下已经没有了度数的眼镜擦了擦镜片,复又戴上。镜片反射日照映出一片白光,眼镜的主人在低头片刻已经想出了好几种争宠方案,露出了自信的表情挺胸抬头往地窖方向走去。
      
      邓布利多送走“好孩子”哈利,坐在办公椅上深深叹了口气闭眼思考。刚刚从哈利口中他已经知道了那个攻击并非是哈利主动发起的魔法,而是莉莉施加在上面的防御反击系统。也就是说,是先有人对哈利用了恶咒,扫帚才会开启反击魔法对施恶咒的人回以攻击。
      而这个施恶咒的人,正是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奎里纳斯·奇洛。
      会对“救世主”施下恶咒的人,除了“某一派系”的人外再不做他想了。汤姆·里德尔。汤姆·里德尔。伏地魔。老校长默念了几遍曾经学生的姓名和他现在的化名,又是叹了口气。不过比起缅怀过去,更重要的一直都是着眼当下和倾望未来。……或许是时候做出一些决定了,不过现在也还有一点点的为时尚早,那就再看看吧。总归这次孩子们都到了眼皮子底下,办法不都还是人想出来的嘛。
      
      一周后,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那场被中止的魁地奇比赛再开。小巫师们像是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一般热烈地讨论着胜利的果实花落谁家,为自己或自己支持的学院呐喊助威。作为斯莱特林院长的斯内普本来也应出席,但是如同上一次的选择一样,这次他依旧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压着一年级的金发小姑娘“心平气和”地为他处理魔药材。
      之后这一学期剩下的日子里也是这位院长先生霸占了莉莉绝大部分的自由时间,让她无缘各种热闹场合。这次莉莉不再认为是自己的错觉,她发现虽然魔药的味道很难喝,要了命的难喝,但是在最开始那段很累的时间过去了之后,她的精神和身体状况也开始逐渐的好转。
      大概就是从原来拧不开瓶盖到现在可以憋一口气拧开瓶盖了的程度。
      对于常人来讲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对莉莉来说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进步了。她甚至忍不住想要快点放假好回去给表弟拧瓶盖炫耀一下!
      在哈利知道他将失去为表姐拧瓶盖的特权之前到来的,是年终宴会。小巫师们怀揣着满腔热情,连斯莱特林在今天看到格兰芬多的时候都心平气和了很多,其原因只有一个——目前学院杯的成绩,是斯莱特林遥遥领先。
      “难道今年又要让斯莱特林赢了吗?”
      格兰芬多的高年级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成绩就摆在那里,他们也无法对成绩动什么手脚。
      斯莱特林的笑容一直持续到宴会开始,邓布利多发表今年的金字塔杯获胜学院为止。
      在邓布利多宣布格兰芬多获得了金字塔杯的胜利,并且为此为学院加上500分时,斯莱特林的长桌就寂静到掉落一根针都能听见的程度,而与之相反的则是格兰芬多那边大呼小叫甚至还有高喊“邓布利多万岁”的狂欢。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们别得意,明年走着瞧!下次不仅学院杯,金字塔杯也是我们的!”
      金字塔杯的发起人老神在在地看着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宴会结束别走卡牌决斗来一局”,捧起南瓜汁向同样满面笑容投来目光的老校长举杯致敬。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邓布利多: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麦格:哇哦,好惊喜意外呢。(捧读)
    斯内普:……呵,白巫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