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熏香 ...

  •   再次回到书房,虞简才发现自己后背出了冷汗,被穿堂风拂过,一股冷意从脊椎处飞速攀上后颈,凉飕飕地打了个寒战。
      
      向绿腰问话不过是个幌子。她一路上旁敲侧击地试探齐雁云,却又生怕被他看出端倪,每个问题都要在心中斟酌词句后才敢问出。好在齐雁云温雅谦和,有问必答,并没有深究,仿佛只是一场寻常的闲聊。
      
      她目送着齐雁云离开,又确认了四下无人,才略略放心,给顾亭之转述:“他说赵夫人确实一向看不起绿腰,两人在府中多有不和。不过赵兴年夫妇倒是伉俪情深,两人多年夫妻,虽然一直没有子嗣,但赵兴年一直待夫人极好。”
      
      这些话拿出去骗骗三岁小孩或许还有机会。消息若是来得太过容易,就像是最廉价的赝品,明目张胆地摆在地毯上买一送一,假得令人发笑。
      
      什么样的弟弟,才能对姐姐一家的内院了如指掌,甚至连妻妾不和的阴私,都能直接对外人说出口?他常年在外,只有逢年过节才和赵夫人相见一两面,又何以敢信誓旦旦地说二人感情极好?
      
      当真是假得可以。
      
      可即便如此,也做不得证据。顾亭之沉声道:“你有没有问过,案发时他在哪里?”
      
      若是能证明赵兴年被冒名顶替的那日,齐雁云曾经出现在赵府,就算有了实证,抵赖不得了。
      
      虞简点点头,如实相告:“他说一直在城郊的一所书院,准备今年的会试。直到前两天听说了姐夫失踪,才告了假出来的。”
      
      她露出了懊恼的神色:“虽然可以让官府去书院查验证词,可我觉得,他既然这么说了,书院那边的口供记录一定是对得上的。”
      
      齐雁云回答她时,一副清者自清的模样,似乎完全不担心查证比对。
      
      线索跟到此处,又猝不及防地断了。虞简折腾了几天,身心俱疲,苦了脸哀叹:“这案子太棘手了些……顾师兄,我们该怎么办?”
      
      皇天在上,厚土为证,信女愿意用沈镜云下半辈子的所有俸禄,换这个案子早点结束。
      
      顾亭之沉吟片刻,道:“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赵兴年本人。”
      
      ——或是尸体。他没有明说,但虞简却明白了他的弦外之音。案发了这么久,所有线索都不遗余力地误导他们,赵兴年是自己有意躲避什么。
      
      无非笃定了赵兴年不会再出现。
      
      他的声音和之前相比沙哑低沉许多,听起来有些疲惫。自从接了这个案子,顾亭之已经熬了几个晚上,连眼中都泛起了几丝血红,但目光仍旧清朗坚定。
      
      顿了顿又道:“今日晚些时候,我会向赵夫人提出,到她和绿腰房中再看一看。”
      
      虞简不解:“师兄是想找什么证据吗?”
      
      她可太茫然了。
      
      顾亭之转头望向书桌上的摆件,目光深沉:“赌一赌运气罢了。我只是觉得,若是早有预谋,何必画蛇添足,安排一出争执误伤的戏码?或许只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不得不冒一次险,掩盖住什么。”
      
      虞简几乎想给他鼓掌了。她早就忘了赵夫人提过误伤的事情,之后再次想到血手印,不过只是印证了有人偷梁换柱的猜想,而顾亭之竟能敏锐意识到其中关键。
      
      她心中欢呼,这种不用动脑子的感觉也太棒了吧!
      
      午膳之后,虞简小心翼翼地向赵夫人提出,去她的院子中看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说怀疑赵兴年失踪是他自己有意为之,因而想碰碰运气,若是能找到线索,或许可以推断出他究竟去了哪里。
      
      一番话真真假假,赵夫人一口答应下来。还千叮万嘱,请他们务必找到丈夫的下落。
      
      好一派夫妻情深。
      
      赵夫人的屋子不比书房,赵兴年留下的痕迹屈指可数,显然是许久没有宿在夫人屋中了。两人在屋里绕了几圈,一时间无从下手,看不出任何异常。
      
      偏偏屋中熏香点得有些浓郁,虞简本来就困得昏沉,闻了一会儿,连脑仁都疼起来,不禁抱怨道:“有钱就能论斤点熏香吗?干脆直接拌饭吃好了。”
      
      赵夫人看起来温柔娴雅,书卷气浓厚,谁想到品味是如此脂粉俗气。
      
      话音刚落,她已经觉察出什么,用力嗅了嗅,神情逐渐古怪。顾亭之缓缓道:“你也觉得,味道太浓了吗?”
      
      哪里有人大白天点这么浓厚的香薰。
      
      分明是想掩盖住什么。
      
      虞简精神一振,快手快脚地熄灭了香炉,又打开窗户通了风。直到屋中那令人头昏脑胀的气味散了大半,方才重新找寻起来。
      
      床边一张半旧地毯引起了她的注意。地毯原本的颜色应当是很鲜艳的,但在屋中被踩踏得久了,终于蒙上了一层灰色,花纹之间的界限也变得模糊。
      
      她抱了一丝期望,蹲下身仔细查看地毯,竟然真的在边角处发现一小圈褐色污渍,结了发硬的色块,似是新添不久的,在统一发灰的花纹上,略微显得突兀。
      
      像是……血迹?虞简不敢确定,只好转头让顾亭之来看。
      
      顾亭之观察片刻,起身倒了一杯茶水,沾湿了指尖,缓慢滴在斑点上,晕开了些许。瞬间,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如蛇般钻入鼻腔,混在屋中残余的香味间,令人心惊。
      
      逆着光线看去,才发现周围地面上也有极浅淡的印渍,不过是和木质地板颜色太过接近,不易察觉。边缘处甚至有一些刮痕,似乎是有人刻意想抹去它的存在,却欲盖弥彰。
      
      那痕迹太淡,几乎看不真切。虞简学着顾亭之的样子,用指尖蘸了茶水,顺着刮痕寻了许久,才勾勒出印渍大概的形状。
      
      连在一起看时,她不由得瞠目结舌。就连一向平静淡漠如顾亭之,也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骗鬼的用簪子划破手掌吧。
      
      出了这么多血,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的震惊。纵使之前猜到了赵兴年已经遭遇不测,真正看到他留下的血印时,还是难免错愕。
      
      虞简倒吸一口凉气:“师兄……?”
      
      老天开眼,她的倒霉师兄终于被眷顾了一次,赌对了运气。
      
      赵夫人大概早就想到了地毯上的血迹会被发现,索性伪造了后门的血手印,还编了个误伤的理由。即使真的追究起来,她也能自圆其说。
      
      她到底心虚,为了早已消散的血腥味,不惜点了浓厚的熏香掩盖味道。若非如此,虞简也不会闻得头晕,开了窗散去味道。可偏偏此时的阳光照进屋里,角度正巧,才让虞简发现地板上浅淡的血痕。
      
      一番苦心设计,自作聪明,却抵不上机缘巧合。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又一次找到证据,立下功劳的虞简神清气爽,站起身拍拍衣角,满脸的迫不及待:“是不是该去找赵夫人问话了?”
      
      她蹲了太久,这些天又睡得极少,此时猛地站起身,立刻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飞满了黑色的斑斑点点,耳朵里也尽是低鸣。她收不回脚步,踉跄着向前摸了几步,歪歪倒倒。
      
      电光火石之间,她莫名其妙地飘过一个念头:这下可不是为了诈谁,是真的没站稳——
      
      虞简委屈巴巴地向前倒去,短短一瞬被拉得无限延长,她努力不去想自己趴在地上的尴尬场景,心中幽幽长叹一声丢死人了。
      
      然而预想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顾亭之闪身到她身边,稳稳地抬住了她下坠的身形,扶着她走到椅子上坐下。虞简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一片嗡嗡声中,隐约听见他忍笑道:“你先休息一会。”
      
      ……好像还是很丢人。
      
      眼前黑色渐渐散去,虞简想到自己一天内或真或假地摔了两次,也有些忍俊不禁。她转头向顾亭之道:“师兄其实……也是习惯用左手的吧。”
      
      语气肯定,不是个问句。她只是忽然想起,顾亭之在比对血手印时,自然而然伸出了左手——所以他才会在虞简问时,不假思索地说出是,那是个左手手印。
      
      但他平时执笔握筷,却都用的右手,是以虞简一直没有发现。
      
      顾亭之没想到她看了出来,温和笑笑:“是啊,我从前是惯用左手的。”
      
      他说得太过轻巧,虞简反而好奇:“那为什么现在吃饭写字,都用的右手?”练一手好字非一日之功,总不能因为闲着无聊吧?
      
      然而顾亭之仍然语不惊人死不休,回答得轻描淡写:“想练,就练出来了。”
      
      虞简:“……”这都第几次了?
      
      她真的真的再也不问这些自取其辱的问题了。
      
      顾亭之侧头看她一脸忿忿,弯了弯嘴角:“你好些了没?”
      
      不过是头晕,早就没事了,他这么一问,虞简马上打起精神,摩拳擦掌:“接下来要做什么?去找赵夫人吗?”
      
      这个案子终于要结束了吗!
      
      说到了案子,顾亭之收起了微笑,正色道:“不。还有一些事情没弄清楚,赵夫人心思重,必然不会如实相告。”
      
      “告诉官府,赵兴年失踪一事,妾室绿腰嫌疑重大,证据确凿——立刻提审绿腰。”

  • 作者有话要说:  顾·审讯专家·专挑软柿子捏·亭之 即将上线~
    悄咪咪说一句,这个案子的重点不在于凶手是谁哦
    小天使们可以猜一猜后续的作案动机和后续反转,有红包奖励哟~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阳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只会花钱渴望暴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在2020-06-26 13:56:58~2020-06-27 16:54: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阳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只会花钱渴望暴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