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开启反派副本 ...

  •   “哼哼我是采蘑菇的小女孩儿~”
      
      最近雨后山林长出了很多小菌菇,村里很多孩子这个时候都会去上山采摘,春日悠哼着歌提着篮子也跟岚结伴上山采蘑菇,把这些摘回去给小枫把没毒的挑出来煮汤喝,特别鲜美可口。
      
      自从奈落出现之后这座山林里的山精鬼怪都不敢出来了,空气都比之前清新许多了,村民们也都敢上山采草药了,连野兽都十分安分。
      
      山风徐徐,吹起春日悠耳鬓边的发丝,痒痒的。
      
      说起来,好久都没看见奈落了,春日悠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烟雾缭绕的半山腰,已经过去好多天了,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奈落的气息了……
      
      “悠。”
      
      春日岚朝还在愣神的悠喊了一声,用手指着前方密林,语气欣喜:“那前面好像有个瀑布,我们过去看看吧。”
      
      “啊,好啊。”悠看着前面一蹦一跳的妹妹,笑了笑,岚跟小枫经常在一块儿玩真的越来越像小孩子了,明明枫看起来那么老成。
      
      从山脚下便闻水声叮铃,两个人拨开散乱的树枝,阵阵微风吹过,水滴飘落到身上像是落下濛濛细雨,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恍若仙境。
      
      前面恰好是一弯深潭,幽静宁雅。
      
      “诶你看,那边有红果树!”春日岚眼尖瞧见瀑布旁边的丛林有几颗红果树,红澄饱满的果子被水滴拍打的晶莹剔透,看起来十分诱人。
      
      “小孩子才爱吃这些零嘴,你慢点啊!”春日悠撇撇嘴,叮嘱一声,就让岚蹦蹦跳跳的过去。
      
      自己伸了个懒腰,反而走到潭水边蹲下,清澈的水倒映出悠的脸庞,捧起一弯潭水洗了个脸,从指缝间滴落下的水珠泛起层层涟漪。
      
      正想感叹一声舒服的时候却闻到了一丝妖气。
      
      春日岚迅速从背上抽出弓箭,却在深潭对面看见了熟悉的人影。
      
      是披着狒狒皮毛的奈落,沉默不语的站着。
      
      奈落?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春日悠正疑惑下意识放下弓箭,回头看了一眼岚还在开心的摘果子,岚似乎对于妖气并不敏感,很少外出委托除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村子里学医。
      
      春日悠避过岚的视线走到潭水另一侧,与奈落面对面,好奇地看着他的下巴:“喂,这么久没见不会说话了?”
      
      奈落反而低声笑了起来:“这么久没见,你就只会说这些话了?”
      
      “那你还指望我说什么?”春日悠挑眉,“难道是想听我说想你了?”
      
      “是啊。”奈落心情似乎很愉悦,朝春日悠伸出手,语气极其柔和:“不如陪我叙叙旧,如何?”
      
      奈落竟然主动摘下头套,露出那张阴柔貌美的脸和线条优雅的锁骨,嘴角微微抿起,目光中带着化不开的温柔。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长的这么好看啊,春日悠不争气的红了脸,简直……简直就像是故意引诱一样。
      
      嗯?
      
      春日悠疑惑地看向奈落伸出的手,虽然见过奈落不要脸的时候,但今天的感觉怎么怪怪的,简直就像是哄骗小孩子的语气一样,警觉性的退后两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才不要,我跟岚还要回村子里去。”春日悠直觉告诉她此地不宜久留,一边装作惋惜的样子一边退后。
      
      “下次吧,下次我请你吃饭啊,拜拜!”
      
      奈落并没有为难她,看着她脚底抹油的动作,嘴角弯了弯,他本来也没有强行留下悠的打算,因为还有一出好戏等着她回去看。
      
      他可是特意为了这出戏才赶回来的。
      
      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岚!我们回去了!”春日悠见奈落并没有什么过界的举动,微微松了口气,不禁回头看向他消失的方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真正的奈落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人吗?
      
      一想到狒狒皮下那若隐若现的肌肤与锁骨,他里面难道没有穿衣服吗,那画面在脑子里挥散不去了,竟然被男色引诱真是丢脸!
      
      “喔!”春日岚抬头拎起摘了满满一篮的红果,似乎没看见脸色泛红的悠和刚刚出现的奈落,边吃着甜津的红果边跟着她一起原路返回。
      
      “悠,那是……”
      
      两个人刚下山就隐约看见红透半边天的火光和滚滚浓烟升起,春日悠睁大了眼睛,想也不想就丢下竹篮朝着火光奔去,那是村子的方向!
      
      难道被妖怪袭击了?
      
      离村子越近就越能感受到热浪和呛鼻的浓烟,怎么回事?为什么村子里会突然着火?桔梗跟犬夜叉去哪了?
      
      诡异的妖气伴随着火光愈加浓烈,周围却没有看见妖怪的行踪,只有村民们匆匆扑火的身影,这些妖怪究竟是怎么突破桔梗的结界。
      
      “枫!!”
      
      春日悠捂着鼻子在慌乱的人群中找寻熟悉的身影,最终发现了匍匐在井边不停咳嗽的小枫,赶紧扶着她离开。
      
      “悠姐姐……咳咳……”枫终于缓过来一口气,抓着春日悠的衣服,断断续续的讲:“你快去咳咳……御神木树,桔梗姐姐和犬夜叉……咳……”
      
      枫话还没说完春日悠的心就凉了半截,难道今天是桔梗拿出四魂之玉给犬夜叉的日子!?
      
      “岚!你照顾好枫!”春日悠把枫交给刚追上来的春日岚,自己一个人朝神树奔去,脑子里面不停在转悠,希望还来得及。
      
      一定要赶上!
      
      春日悠用最快速度赶来御神木树,在一片浓烟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浓重的血腥味昭示着她心头不详的预感,突然一抹红色身影从眼前闪过。
      
      “犬夜叉!你给我站住!”春日悠大喊一声,立即追了上去!
      
      追了几步那身影又消失不见,迷失方向的春日悠急得不行,结了个手印:“散!”
      
      身边形成的龙卷风吹散这浓重的烟雾,可是怎么吹都吹不散,仿佛有意识一样死死黏住她。
      
      突然眼前一花,被人拦腰抱起退出了这场诡异的浓雾。
      
      “放开我!”春日悠奋力挣扎,回头看见属于奈落那张白色狒狒皮,怒极:“你做什么!”
      
      “哼,这是山雾鬼的迷雾,再往前走吸入过多毒雾就会迷失在里面,一辈子都出不来。”奈落冷哼一声,居然没发现周围这么重的妖气,这就是关心则乱么。
      
      果然有妖怪,春日悠一惊。
      
      “桔梗跟犬夜叉是不是在里面?”春日悠想挣脱奈落的控制,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的悲剧重现,明明她都已经努力去改变了。
      
      “犬夜叉!”
      
      从迷雾中传来一声绝望的嘶喊,春日悠立即听出来,是桔梗的声音!
      
      “喔?要开始了?”奈落抱着春日悠坐在远处的树枝上,右手轻轻一挥,迷雾立刻散开大半,隐约可以看清站着中间的桔梗,扶着不断流血的肩膀,撑着长弓站起来。
      
      “那是……犬夜叉?!”
      
      春日悠终于看清了刚刚从她面前一闪而过的影子,现在的犬夜叉像是失去意识,发狂了一般狰狞着血红的眼睛和獠牙,还在淌血的尖爪握着四魂之玉的项链,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犬夜叉为什么会突然妖化了?!
      
      “奈落!”春日悠第一反应就是不可置信地看向抱着她的男人,嘴唇不可抑止的颤动,咬着牙道:“你早就知道会这样?这是你算计的?!”
      
      为什么他还要这么做?为了四魂之玉?
      
      “不是。”奈落瞥了她一眼,虽然他也喜欢用类似的计谋便捷的达到目的,但不代表他也喜欢背黑锅,轻蔑的回答她:“如此拙劣的手段,像是我会用的计谋吗?我不过是特意过来看这场好戏罢了。”
      
      再顺便推波助澜一把而已。
      
      把袖手旁观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只有奈落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了。
      
      “那到底是谁做的?”春日悠听到不是奈落所为时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再度看向桔梗和犬夜叉,却忍不住恼火,下意识开口:
      
      “那你为什么不……”
      
      “我说过了。”
      
      奈落突然掐着春日悠的脖子打断她,强迫她转头面对自己,薄唇吐出讥讽的话语:“我不是鬼蜘蛛那个蠢货,更不可能存在什么善心,巫女和妖怪我都厌恶。”
      
      满意的看着悠眼中闪烁的神情,奈落极其恶劣的继续说:
      
      “我不过是想看看桔梗跟犬夜叉之间究竟是不是,你觉得的,那令人感动的感情。”
      
      “结果也不过如此。”
      
      奈落松开了手,冷漠甚至嘲讽地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做作的惋惜:“禁受不住任何的考验和试探就被分崩离析,互相厮杀,这就是巫女和半妖之间的爱情。”
      
      他似乎很满意这出戏的结果,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想得到四魂之玉并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只不过他想看看妖和人之间的感情有多脆弱,又或许只是想摧毁她心中的某种希翼与信念。
      
      “妖怪和人类之间,从来都不存在相互信任,只是被短暂的愉悦所蒙蔽了心神,终有一日会被揭开虚伪的外貌,只剩猜忌丑陋的人心作祟。”
      
      奈落的目的也不过是想看她绝望的眼神,放弃眼中救赎的希望,才能完全掌控一个人的灵魂。
      
      无论是心灵还是肉体都是极其脆弱的人类而已,巫女也难逃魔障。
      
      “不是啊……”
      
      忽然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滴在奈落的手背上,奈落下意识低头看去,原本一直沉默的春日悠苍白着脸色低头细语,一颗颗剔透却滚烫的泪珠无声无息地滑落过脸庞,仿佛砸进了奈落的心脏。
      
      奈落忍着心脏卷起一阵紧缩与刺痛,死死盯着她。
      
      “感情根本不需要试探和考验啊。”春日悠低声说着,回想起来犬夜叉和桔梗的那段时光,像是风落在枝头,轻轻摇曳着洒下来的阳光,那么自然美好。
      
      可鬼蜘蛛的内心就是那幽暗潮湿的山洞,挤不进去丝毫亮光,任由腐朽啃噬灵魂与身躯,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破涕为笑:“竟然想用卑劣的谎言去试炼犬夜叉与桔梗的感情,你在害怕什么啊,奈落。”
      
      “我?”
      
      奈落诧异的看向春日悠,苍白的手背捏着对方的颈脖,可突兀出来的青筋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情绪波动,低垂的眼中翻滚着惊骇巨浪,他在怕?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奈落根本没在怕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