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开启第六个副本 ...

  •   “唔……”
      
      头痛欲裂,这是春日悠醒来之后唯一的感觉,只是隐约中感受到一只温柔的手不停帮自己热敷,睁开眼睛看见了和桔梗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口中喃喃:
      
      “桔梗……”
      
      “你醒啦。”戈薇一怔,拧干了手里的毛巾,朝她温柔一笑。
      
      回来之后的戈薇发现大家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点伤,最严重的就是悠一直昏迷不醒两天了,可把犬夜叉和枫急坏了,戈薇就从自己家带来的药帮春日悠每日敷药。
      
      只是弥勒法师一直心事重重的。
      
      “你已经昏迷两天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戈薇扶着春日悠坐起来,小心翼翼的询问,她也不知道吃什么药才好,只能一直喂着枫奶奶熬的草药一边敷她带来的药,所幸终于醒了。
      
      春日悠摇摇头,喝了一口水,没想到晕了这么久,桔梗姐姐的骨灵没事就好。
      
      “那个……事情我都听说了。”戈薇有些犹豫地开口,“请问你知道弥勒法师怎么了吗?他这几天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
      
      “是吗?”七宝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跑到戈薇肩膀上,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刚刚还在帮村里的女孩子看手相……”
      
      “欸?”戈薇惊讶,顺势拿着脸盆出去换水,跟七宝聊天:“难道是我的错觉吗?晚上似乎看见他一个人在树下思考什么……”
      
      弥勒?
      
      春日悠想了想,对了,那时候是奈落的毒虫救了她,弥勒应该一眼就认出来了,关于弥勒身上的诅咒,她暂时还想不出什么办法,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虽然奈落明显不是那种简单的系铃人。
      
      “哎……”春日悠叹了口气,从塌上起来,朝外面走去。身子还是有点乏力,大概是因为睡久了,外面阳光正好,许多村民已经在下地干活了。
      
      “悠!”蹲着树上的犬夜叉闻到了悠的气息,立即跑下来,抓住春日悠肩膀盯着她的眼睛急切问她:“你没事吧!”
      
      “没、没事啊……”春日悠有些疑惑,怎么犬夜叉突然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了。
      
      换好水的戈薇看见犬夜叉抓着春日悠的肩膀,眼中的担忧快要溢出来了,忽然愣了一下,犬夜叉竟然这么担心悠。
      
      “犬夜叉,悠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弥勒也缓缓走过来看见悠醒了之后眼神也亮了起来,随后想到了自己的事情停顿了几秒,欲言又止:“悠……”
      
      春日悠在默默叹了口气,又进屋,“有什么要问的就说吧。”
      
      “悠……认识奈落吗?”弥勒终于还是问出口了,这两天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没错。”春日悠没有隐瞒的回答他,迟早都是要知道的事情。
      
      弥勒一副果然的表情,反倒是戈薇和犬夜叉一脸惊讶,首当其冲的就是犬夜叉:“你为什么会认识奈落那么危险的家伙!?”
      
      弥勒显得比较淡定,“悠连你的哥哥,杀生丸那么危险的人物都认识,反而没那么奇怪了。”
      
      “可是奈落这个家伙一直在利用妖怪找我们的麻烦啊!”犬夜叉抓着脑袋,悠怎么会跟奈落扯上关系,戈薇忍不住关心悠:“而且他真的是个很危险的人物,似乎也在抢夺四魂之玉……”
      
      “他不会伤害我的。”春日悠笃定,至于四魂之玉,她还真不好说,只能比奈落先收集到,或者想办法从奈落手中忽悠来。
      
      “那么悠和奈落……是什么关系?”这才是弥勒关心的问题,语气镇定:“如果我没看错,杀生丸来找犬夜叉那次,也是奈落出手救了你……”
      
      戈薇惊呼一声,“原来那时候是奈落救了悠!”
      
      “杀生丸那次……”春日悠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只能有气无力的说:“我跟奈落其实五十年前就认识了,至于是什么关系……好像没什么关系,但又觉得有很深的关系,真是烦恼的问题。”
      
      “这样吗……”弥勒若有所思,“那悠小姐知道我手上的诅咒吗?”
      
      春日悠点点头,“但我暂时也无能为力,而且我也找不到奈落。”奈落可不会听她的话,甚至都不会露面出来见她,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偷偷摸摸的。
      
      “这样吗……”弥勒有点失望的低下头,握紧了手里的佛珠,他还以为悠会有什么线索,看来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找到奈落了。
      
      “悠!你会跟我们一起走的对吧!”犬夜叉突然开口,一双眼睛瞪的铜铃一样大盯着春日悠,不听到合适的答案不罢休那种。
      
      戈薇看了犬夜叉一眼,犬夜叉……最近真的好奇怪,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大概吧,也可能半路有事。”春日悠说的含糊不清,她可不能一直跟着犬夜叉他们去收集四魂之玉,她还要去找奈落。
      
      “哈——这话是什么意思!?”犬夜叉站起来,语气毫不客气:“只不过是修理一只妖怪就昏迷了两天,你还想单独行动吗?!”
      
      “嘛犬夜叉……”弥勒倒是可以理解,跟上次一样悠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总觉得悠跟他们不是一类人,语气柔和:
      
      “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且是会突然消失那种,反正悠的人缘这么好,一定不会有事的。”
      
      春日悠:“……”
      
      弥勒在记仇吗,上次突然丢下他的那件事,说起来她还没有找弥勒要回报酬,估计早就被这家伙喝花酒花光了。
      
      “可是——”犬夜叉还想说什么,却给春日悠打断,“犬夜叉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就像我也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是你这条傻狗不懂的事。”
      
      语气严肃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犬夜叉气冲冲的摔门而去:“真是的,我不管你了!”
      
      ——
      
      结果就是春日悠找枫借了一匹马暂时跟犬夜叉他们上路了。
      
      只配拥有这个世界里面最低级的坐骑,想想就觉得委屈,连弥勒都有会飞的狸猫代步,而她只能借来一匹马。
      
      虽然枫觉得这匹马回来的几率很低,但还是选了一匹最好良驹给悠和盘缠,不停叮嘱:“悠姐姐,一定要平安回来,不要再像那样使用灵力了,离开枫之村没人能保护你的。”
      
      春日悠点点头,她不会再失控了。
      
      “走啦!”犬夜叉没好气的催促:“知道了我们会经常回来的!”
      
      枫奶奶:“啊不,你们回不回来倒是无所谓……”
      
      犬夜叉:“???”
      
      春日悠噗嗤一声笑出来,仿佛春日里的花朵绽放,露出头的小荷尖尖角,带着春暖花开的气息,让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感叹一声。
      
      路上遇到了不少小妖怪想要抢夺戈薇身上的四魂之玉,被犬夜叉轻轻松松解决掉,倒是春日悠牵的马时不时要喂喂草,耽搁了不少时间。
      
      “喂都有我在你还带什么马,真是浪费时间。”犬夜叉抱着手臂,嫌弃的看着春日悠手上的白色良驹,“我跑的比这个马快多了!”
      
      “那戈薇怎么办?你要同时抱两个?”春日悠白了他一眼,头脑简单的蠢狗。一旁的戈薇悄悄竖起耳朵,弥勒也不经意地走过来。
      
      “什、什么抱啊!?”犬夜叉似乎被问住了,脸色微微泛红嘟囔:“戈薇不是有那个奇怪的车吗?”
      
      “自行车有时候在山路根本不顶用的,你还得驮着自行走好吗。”春日悠叹了口气,她倒是从戈薇那边接触到了好多来自现代的东西,比如薯片泡面棒棒糖,莫名的怀念。
      
      甚至还跑去食骨井跳下去看能不能回到现代去看看,结果这个井似乎只对戈薇和犬夜叉有用。
      
      “有妖气!”
      
      犬夜叉灵敏的鼻子又嗅到了臭味,春日悠和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几天受到奈落指引的妖怪越来越多,弥勒好奇的问她:“悠你都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春日悠反问,她感觉到了四魂之玉的气息在极快的靠近。
      
      “奈落似乎也想抢夺四魂之玉,而且对犬夜叉似乎有特殊的敌意……”弥勒欲言又止,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喔。”春日悠淡淡的回了一句,对此似乎没有什么看法。
      
      奈落做的事情她想管也管不了,真以为她神通广大呢,只不过是仗着某人无法割舍的鬼蜘蛛之心,能嘚瑟一会儿是一会儿罢了。
      
      “可恶!烦不烦啊!”犬夜叉抽出铁碎牙,死死盯住前面的草丛,戈薇突然喊了一声:“犬夜叉!是四魂之玉的气息!”
      
      犬夜叉嘴角一扯:“哈那正好!”
      
      下一秒冲出来一个穿着狼皮束起来高马尾的男子,一张阳刚俊朗的脸,正好与犬夜叉四目相对,然后突然跳开夸张的捂住鼻子,露出尖尖的狼牙:
      
      “我说怎么有一股臭味!原来有条臭狗!”
      
      “你说什么!?”犬夜叉气得挥刀砍上去,却被男子灵巧的躲开,弥勒上前两步观望,惊叹:“好快的速度!”
      
      怎么会是钢牙,他们难道现在才碰面?春日悠皱着眉,对了她记起来了,那天去找小玲的时候钢牙来追她了,可能那时候刚好跟犬夜叉他们错开了。
      
      “是你!能看见四魂之玉的女人!”钢牙余光忽然看见了后面的女人,眼神一亮喊了一声,立即从四周唤来一群妖狼攻击他们!
      
      “诶?我?!”戈薇惊讶地指着自己,抓紧了自行车的扶手,这个人想干什么?
      
      钢牙飞速掠过犬夜叉想去抓他身后的女人,弥勒赶紧跑到戈薇身边,“戈薇小姐小心!”
      
      犬夜叉追上来朝钢牙砍过去,朝他怒吼:“你的对手是我!”
      
      一刀劈倒了周围的树木,钢牙啧了一声,吹了一声口哨,更多的野狼朝犬夜叉扑过去,被暂时绊住了手脚,犬夜叉骂骂咧咧的朝不断挥砍,“喂!弥勒!保护好她们!”
      
      春日悠撇着嘴,她要不是灵力没恢复,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反正这蠢狼的目标不是她。
      
      弥勒举着锡杖站在两个女孩子面前,表情凝重,这次的敌人似乎不像之前的杂碎妖怪,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
      
      钢牙以帅气的姿势停在弥勒面前,马尾随着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他嘴角一勾,指着弥勒身后:“当然是要你身后能看见四魂之玉的漂亮女人!”
      
      “呀!”戈薇捂着脸,眨着水灵灵的眼睛,脸颊有些微微泛红:“这、这个人讲话居然这么直白……”
      
      弥勒呆了一下,“漂亮女人……”
      
      “可恶你敢动她们试试!”犬夜叉奋力挥砍那些缠着他的妖狼,心中一阵恼怒,竟敢打这种主意,钢牙朝犬夜叉瞥去轻蔑的眼神,移动脚步朝弥勒冲过去。
      
      速度太快了!
      
      弥勒一惊伸手,“戈薇小姐小心——”
      
      春日悠却感觉一双大手揽在她腰间,瞬间将她凌空抱起,她下意识惊叫一声,但很快就消失在众人面前,那些妖狼也随着钢牙的离开整齐划一的撤退。
      
      “啊这这……?!”
      
      弥勒傻了眼,这男人的目标不是戈薇吗!?
      
      犬夜叉人也怔住了,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大声喊着春日悠的名字,提着刀朝钢牙消失的方向追上去!
      
      “这个男人的目标原来不是戈薇啊……”七宝原本躲在戈薇身后随时跟着她走,结果对方直冲着春日悠而来,七宝也有些呆愣。
      
      原来悠也能看见四魂之玉。
      
      弥勒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他大概明白了:“难怪那个男人说的是能看见四魂之玉的漂亮女人啊……”
      
      戈薇:“……”

  •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这……
    这段剧情很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