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开启第五个副本 ...

  •   “咦,戈薇和悠一起回来的?”弥勒和七宝已经回到房间里了,看着戈薇身后的春日悠有点诧异。之前戈薇小姐还不小心误伤到悠,现在两人却一起回来,再一次忍不住感叹:“悠的人格魅力真是强大。”
      
      “哈?”春日悠皱了皱鼻子,不明白弥勒一天到晚都在感叹些什么,主角团的人总有些莫名其妙的脑回路,真让人捉摸不透。
      
      戈薇尴尬地笑了笑,左顾右盼,“犬夜叉去哪了?”
      
      “他啊,在屏风后面躺着,好像很难受。”七宝舔了舔戈薇从现代带来的棒棒糖,小手朝里屋一指。
      
      戈薇立即过去查看,只听见里面惊呼一声:“犬夜叉!你的伤怎么比之前还重了!”
      
      “可恶!还不是那个臭女人!”从里面还传来犬夜叉的怒气冲冲的声音。
      
      弥勒和七宝悄悄偷瞄了春日悠一眼,对方依旧非常淡定的倒了杯喝茶,充耳不闻。
      
      某方面来说安静不语的春日悠反而更像传闻中的巫女大人。
      
      “犬夜叉!不许这么说悠!”戈薇一边帮犬夜叉换新的绷带,一边反驳:“悠这么温柔的人,肯定是你冒犯到她了!”
      
      “你说什么啊!?”犬夜叉瞪着眼睛,“那个家伙从前就看我不顺眼一直找茬,喂戈薇!你到底是站哪边啊!”
      
      戈薇双手合上交叉,眼中冒出夸张的星星,脑海中浮现出春日悠夜空中那张画一样的脸,朝犬夜叉义正言辞道:“颜值即使正义,我当然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噗——”春日悠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什、什么鬼?”犬夜叉傻愣了半响,回过神来扯了扯身上的绷带,竖着眉毛不耐烦开口:“女人就是不可理喻,真是的一点脑子都没有——”
      
      “给我坐下。”戈薇冷静地端起脸盆走出去倒水。
      
      “呜哇——!痛痛痛啊!!”
      
      弥勒和七宝蹲着外面看了看屏风内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外室吃完茶点接着喝茶的春日悠,七宝在心里默默叹息,犬夜叉的女人缘简直差到可怕。
      
      反正也不关他的事,抱起棒棒糖舔。
      
      弥勒则是在不停感叹,真希望能拥有悠那样男女通吃的强大吸引力。
      
      ——
      
      第二天清晨。
      
      戈薇推着自行车和弥勒并肩走着,听弥勒讲述昨天偷听到的事情,发出惊讶的感叹,看了眼走在前面的悠和犬夜叉,“原来悠被四魂之玉关了五十年……”
      
      春日悠在之前的镇子上换了熟悉的巫女服,头发随意的束起高马尾显得清爽纤弱,踩在软绵绵的草地上,望着天上蓝天白云,山风徐徐吹来。
      
      几只从花蕊里抬头的小蜜蜂从她眼前飞过,对了,昨天那几只最猛胜,在关键时刻替她挡下了戈薇的箭。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春日悠抬头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七宝蹲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做了个鬼脸:“说不定悠已经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婆了!”
      
      走在前面目光忧愁的春日悠听见了七宝的话脚步一顿,无声无息来到七宝身后,伸出拳头狠狠地砸下去。
      
      “好痛痛痛痛!”七宝抱着脑袋,鼓起好大一个又红又肿的包,瞬间跳到戈薇怀里怒喊:“你干什么!”
      
      “我在教训你,小妖怪!”春日悠叉着腰,毫不客气的怼回去:“在别人背后议论女孩子的年龄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
      
      “哈,你也算女孩子吗?”犬夜叉扬起脑袋,大声嗤笑,“昨天不知道是谁,一拳打死一只山鬼都绰绰有余吧!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
      
      春日悠眯起眼睛,戈薇赶紧抱着七宝跑到春日悠面前,比她抢先开口:“犬夜叉!不可以这么说!悠现在还很年轻呀!”
      
      犬夜叉努嘴:“切,可是现世已经过了五十年,谁会相信这个比枫年纪还大的老妖婆……”
      
      戈薇严肃地伸出一根手指:“给我坐下。”
      
      “喂——!”犬夜叉毫无预兆的被言灵念珠制服在地,嗷嗷直叫。
      
      春日悠看着犬夜叉脖子上的言灵念珠,有些出神。
      
      好怀念的气息,那是桔梗姐姐做的念珠,那时候桔梗姐姐想的言灵是什么来着……她和岚追问了好几天,也没问出来,可惜了很久。
      
      现在竟然被拿来这样用。
      
      果然……她还是没有办法用心平气和的态度对面犬夜叉和戈薇,春日悠仰起头不去看这两个人,如果桔梗还在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桔梗还在……
      
      不对,春日悠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桔梗姐姐的骨灵在枫之村会被盗窃,绝对不能让那个老妖婆盗走桔梗的骨灵!
      
      “犬夜叉!快送我去枫之村!”春日悠大步上前抓着犬夜叉的衣袖,语气从未有过急迫,她必须赶快回到村子里面去。
      
      “诶?我们不是正在去的路上……”犬夜叉愣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她怎么了?
      
      “太慢了!”春日悠几乎是吼出来的,抓着犬夜叉的袖子的手微微颤抖,桔梗的骨灵不能出事,犬夜叉终于感觉不对劲,他握着春日悠的手问她:“喂到底怎么了?”
      
      “桔梗姐姐的骨灵有危险!”春日悠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急的不行:“总之快带我回去!”
      
      “什么?”犬夜叉也是一愣,立即背上春日悠一边向前冲刺一边询问:“你怎么知道的?!”
      
      “别废话!快点!”春日悠催促道,认真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抓紧的犬夜叉的肩膀,她绝对不允许桔梗姐姐的骨灵被这种心术不正的妖怪利用。
      
      “犬夜叉……”
      
      戈薇推着自行车向前小跑了两步,望着犬夜叉毫不犹豫背上春日悠离开的背影,也不明白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怎样陌生的情绪。
      
      但是她真的很羡慕桔梗,有这样两个为了她不顾一切的人。
      
      戈薇第一次那么想了解,桔梗究竟是怎样的人,一定也很温柔强大吧。
      
      犬夜叉真不愧有坐骑的潜质,背着春日悠跨过山川河流,还自带导航,仅仅只花了半天时间就回到了枫之村。
      
      “这里……完全没有变化啊。”
      
      看着村口的景色,春日悠浮起淡淡悲伤,村里的景色还是一如既往,可大多村民已经不认识她了,全是陌生的面孔和气息。
      
      跟犬夜叉走进村子里,迎面走来的村民好奇的看着犬夜叉和春日悠,巫女竟然和妖怪走在一起。
      
      听着往来村民的窃窃私语,背着弓箭弯腰在田里干活的枫直起身体,听到了熟悉的传闻,妖怪和巫女走在一起进了村里?
      
      “喂老太婆——”
      
      枫抬起耷拢的眼皮,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向梗田旁的小路上,远远看见犬夜叉正在对她招手,旁边站在一位身穿红白巫女服的少女。
      
      短暂的晃了神,怎么会跟当年桔梗姐姐和犬夜叉在一起的画面重叠到了一起,如此相似?
      
      “那那是!?”枫擦了擦手,靠近之后才看清了那个少女的脸,眼里浮起惊讶,连忙跑到犬夜叉面前。
      
      “枫!”春日悠伸手抱住枫,喜欢在田里的枫身上还是淡淡的青草味,看着她一头白丝和布满皱纹的脸上,深陷的眼窝和小小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春日悠。
      
      “悠……悠姐姐?”
      
      枫颤颤巍巍的从春日悠的怀里退出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五十年了,她和岚消失了五十年,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枫,你还好吗?”春日悠被一个雪鬓霜鬟的老人喊做姐姐,莫名湿了眼眶,这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时间无情的流逝。
      
      对于她来说只过了几个月而已,但是对于枫来说确确实实已经过去五十年了。
      
      “悠姐姐为什么你……”枫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五十年都没有改变容颜和体态,难道悠已经修成仙或者变成妖怪了吗?
      
      “来不及多说,我们在路上讲给你听,快带我去桔梗姐姐的墓地。”春日悠看向熟悉的村子,只有几个年迈的老人才能认出春日悠。
      
      纷纷感叹起了当年陨落的三名巫女大人,聚在一起讨论她是不是悠大人的后代,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枫让村民牵了一匹马过来,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锤了锤自己的腰,果然还是老了。
      
      春日悠看着年迈的枫还是老当益壮的模样,抿唇一笑,幸好现在枫还很硬朗。
      
      犬夜叉背着春日悠来到神社,轻轻放下她抬头看着高大的鸟居神门,有些出神,这里还残留着桔梗的味道。
      
      “所以说悠姐姐在四魂之玉里面度过了五十年?”枫在路上听到春日悠的解释,惊讶不已,“没想到四魂之玉竟然有这样的能力,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也不算,里面的时间过得很缓慢……”春日悠叹了口气,其实她真的还很年轻啊喂,如果不是戈薇打破了四魂之玉,她还回不来呢。
      
      “悠姐姐为什么要找桔梗姐姐的墓地?”枫一边带路一边询问。
      
      “有妖怪要对桔梗的骨灵下手,我要去给墓地加上一层结界,保护桔梗的骨灵。”春日悠跟枫一路穿过层层鸟居,这里很适合桔梗姐姐,幽静安宁。
      
      “你怎么会知道……”枫看了她一眼,把话说到一半又压了下去。
      
      犬夜叉走在后面看着春日悠的背影在光影交错的鸟居门里,有种穿越时空的相似感,他低下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桔梗……
      
      神社是供奉神明的地方,不是神明入不了神殿也受不了香火跪拜,但是奉若神明的桔梗可以葬在神社后山中,和神明一同俯瞰整个村貌守护大家。
      
      走了一段山路,看得出来经常有人清理路面,很快就看见了桔梗的墓碑,后面是特意建起来的小屋子下面埋着骨坛,墓碑前还放着香火和贡果。
      
      “咦?犬夜叉去哪了?”枫四处看了看,犬夜叉似乎从刚刚开始就消失了。
      
      春日悠瞥了一眼附近的树旁,语气冷淡:“大概是不敢看桔梗姐姐的墓,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桔梗……”枫欲言又止。
      
      春日悠不去理会犬夜叉,上前两步,伸出手抚摸着冰冷的墓碑口中喃喃,一瞬间泪如雨下,声音止不住的哽咽:
      
      “我好想你……桔梗姐姐。”
      
      当初的时光,已经如此遥远。
      
      “桔梗姐姐知道你回来了,也应该很高兴吧。”枫也湿了眼眶,伸手擦了擦眼睛,一大把年纪还掉眼泪,桔梗姐姐看见了要笑话她的。
      
      两人在墓碑前感叹,而犬夜叉躲在不远处的树后,望着桔梗的墓发呆,胸口一阵刺痛感袭来有些令人窒息,真的是我,杀了桔梗吗?
      
      耳边传来春日悠痛哭的声音,撕心裂肺,仿佛宣泄着平日里积压太多的悲伤痛楚,他无法想象当时的桔梗有多么悲痛。
      
      也无法想象独自一人的悠有多么辛苦。
      
      虽然一切都是妖怪的阴谋,但也是借着他的手真实的伤害到了她们,毁掉了一切。犬夜叉缓缓闭上眼睛,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眼角滑落。
      
      他绝对不会放过背后的操控者!

  • 作者有话要说:  忽然不知道说什么,那就加更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