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开启第四个副本 ...

  •   小女孩摇摇头,不敢接过去。
      
      春日悠抿唇一笑,握着女孩小小的手,将食物塞进她的掌心。温热的触感让女孩不愿意放手,她抬头,稚嫩的眼中闪烁着星光。
      
      “没关系,吃吧,我还有很多。”春日悠摸着女孩的头发,脏兮兮的发丝有些都结块了,试探性的开口:“吃完之后我能帮你洗个头吗?这样不会不舒服吗?”
      
      女孩开心的咬了一口气糯米团子,大概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狼吞虎咽了几口就把糯米团子吃完了,开心的点点头。
      
      “你慢点吃……这个东西很容易噎到的。”
      
      春日悠四处看了看,找到一个竹筒,里面已经没水了,她拿起竹筒准备去外面给她打点水,衣角却突然扯住。她回头看了一眼,安抚道:“我只是去打水,你要和我一起吗?”
      
      女孩点点头,牵着春日悠的手一起走出去,还顺便帮她洗了个头回去,看着变清爽的小姑娘心里也宽慰不少,下意识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啊啊。”小女孩手脚并用比划着,仰着头看她。
      
      “抱歉。”春日悠问完有些后悔,忘了她不会说话了,有些歉意的抚摸上她的脸颊,女孩只是摇摇头,把脸贴在悠的掌心。
      
      感受着温暖的气息,弯着嘴角缓缓闭上眼睛入眠。
      
      一夜好眠。
      
      被叽叽喳喳的鸟叫吵醒,春日悠揉了揉眼睛起来,看着门口挂着破破烂烂的门帘,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小女孩的家睡着了,周围却不见人影。
      
      春日悠在河边洗漱之后回去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影,女孩子手上捧着红果,见她醒了开心的跑到她身侧,把红果捧给她看。
      
      “这是给我的吗?你吃了吗?”春日悠拿起一颗红果,笑着问她,忍不住唾弃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女孩照顾,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女孩点点头,拿起一颗红果塞给她,春日悠咬了一口,甜津津的,也拿起一颗喂给小女孩。
      
      两个人吃完之后倒在草席上休息了一会儿,看着云卷云舒,伸了个懒腰,真是悠闲舒适的日子啊……
      
      不过,她还是要走了。
      
      “我要走了。”春日悠有些不忍的说,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这一趟可能会很凶险,她不能带着小女孩上路。
      
      最好的办法就是尘埃落定之后再回来,把她接回枫之村去生活。
      
      “啊。”女孩有些不舍的拉着春日悠的衣角,天真稚嫩的眼睛里面充满雾气和深深的依赖,春日悠伸手摸着她脑袋:
      
      “等等我好吗?等我回来接你,我保证。山上很危险,留在这里千万别到处跑,有危险就马上跑回村子。”
      
      虽然那些村民看起来也很不靠谱的样子。
      女孩点点头,站在门口眼巴巴的望着悠离开的背影。
      
      春日悠叹了口气,很久没有经历这么难过的分别了,她暗暗记下村子的名字和地理位置,等她的事情结束之后就回来接她。
      
      重新回到山上,迷路的春日悠果然还是找不到官道在哪。
      
      这越发下定决心要找个坐骑的想法,已经受够了两条腿满世界跑,飞起来多爽快。
      
      眼前是一望无垠的林海,郁郁葱葱,密密层层看的春日悠头皮发麻,她真的能顺利找到奈落或者回到村子吗?
      
      “嗯?”
      
      春日悠抬头看着天空,为什么这里的天色这么诡异,红云竟然出现了,染的半边天空都是阴沉的红色,这景象,像是发生过世纪大战一样。
      
      妖气开始在整个山间弥漫了,春日悠闻到森林深处传来一阵刺鼻的血腥味,脚步有些犹豫,她到底要不要去看?
      
      最终还是没有抵过好奇心,迈开脚步继续向前走。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和妖气混杂,却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这让春日悠有些诧异,难道是自己的体质发生什么变化了吗?还是这妖气有问题?
      
      渐渐地在地上可以看见隐约的血迹,沾染妖血的地方竟然开始逐渐腐蚀,这让春日悠有些忐忑,这架势不会是什么大妖吧……
      
      春日悠悄悄拨开前方错纵交织的枝叶,有些埋怨这里的枝叶茂密,深怕被枝叶藤蔓绊倒,干脆一脚踏进去,像是突然闯入一副画卷中。
      
      红云将天空晕染成血色的晚霞,隐约洒下绯色余晖映照着层层叠叠的树叶,细碎的阳光落在树下躺着的人上。
      
      那人侧躺在树下,银发随意滑落在草地上,六角梅的白色外披染上鲜血,胸口随着呼吸还在不断起伏,春日悠保持一只脚踏进来的姿势愣住了,前面这不是……杀生丸!?
      
      这一幕怎么如此熟悉?
      
      这不是杀生丸被犬夜叉重伤那幕吗?五十年前她以为自己和剧情无缘,谁知道阴差阳错回到五十年后,随便走走都能给她遇上?
      
      春日悠微微退后两步,踩断了地上的枯树枝,杀生丸听到动静立即坐起来,猩红的瞳孔看过来,朝春日悠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春日悠被杀生丸的吓了一跳,抓着衣襟连连退后,惹谁她都不敢惹杀生丸殿下,紧张道:“我只是路过的,没有恶意。”
      
      说完她紧张般的左看右看,奇怪,这个时候玲不是应该过来救死扶伤吗?
      
      她每动一步杀生丸就警惕着盯着她,导致春日悠跪坐在地上,手扶着树干动也不敢动,就这样两人僵持到深夜,还是没有等来玲。
      
      “难道……难道说,那个小女孩……”
      
      春日悠忽然想到村口那个小女孩,口中喃喃,不知不觉她好像做了什么错事,差点昏厥过去。
      
      勉强撑着没晕过去的春日悠,已经完全想不到补救的办法了。她抬起颤颤巍巍的脚扶着树干站起来,杀生丸已经躺回去了,似乎察觉到春日悠对他构不成威胁,闭目静养。
      
      春日悠犹豫了片刻,朝杀生丸缓缓走去。
      
      刚靠近一步杀生丸就陡然睁开眼睛,眼中的猩红散去流转着金色的暗芒,看起来精致绝伦又充满危险。
      
      春日悠没出息的晃了下神,轻轻咬着下唇,她也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帮杀生丸。
      
      最终勇气战胜了她,她硬着头顶着杀生丸冷漠的目光之下,又悄悄靠近两步,简直就像在危险边缘反复试探的鹭鸶。
      
      “……”
      
      大约过了一刻钟杀生丸淡淡地看向她,如刀削般冷峻的五官没有任何变化,看上去就像个冰雕的人,盯着春日悠一步步靠近他,微微皱眉,这个人类到底在干什么?
      
      “那个……”春日悠自认为这已经杀生丸能容忍到她的极限距离了,她半跪下来,平视着杀生丸的双眼,轻声开口:“我可以帮你疗伤吗?”
      
      “……”杀生丸盯着她沉默不语。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你……”春日悠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现在的杀生丸,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四个人,落难美人。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人类。”
      
      杀生丸终于开口了,冷漠的声音跟初遇那时一样,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睥睨,让她有种深深的压迫感,可春日悠是个越压迫越想要反抗的人。
      
      “可是你伤得很重啊。”春日悠丝毫不加掩饰的关心让杀生丸有些意外。
      
      “可以让我帮你吗?”她突然毫不畏惧的直视那双她曾经恐惧万分的眼眸,眼中像升起的星光,在静谧幽暗的森林里显色格外闪亮。
      
      “……哼。”
      
      杀生丸的眼中出现细微诧异的情绪,冷哼一声闭上眼眸,掩去眼中异样的情绪,呼吸逐渐平稳。
      
      春日悠眨眨眼睛,这是同意了还是不同意?
      
      “那我,失礼了?”春日悠试探性地伸手朝杀生丸的衣袖而去,幸好衣袖的肩膀处被砍出一处破口可以看清里面的伤口,不然让她直接去扒杀生丸的衣服,给她十条命都不敢这么做。
      
      轻巧的扯开衣袖的裂缝,血液跟衣服粘粘到一起,整个伤口都是血肉模糊的。这么严重的伤他到底是怎么恢复的,难道说妖怪的恢复能力真的这么强大?
      
      杀生丸伤口被微微触动,眼睛骤然睁开,另一只藏在衣袖里的手伸出利爪勾起,伺机而动。
      
      他垂下眼眸,看着春日悠蹙着眉小心翼翼的分离伤口和衣物。
      
      真是无谓的举动。
      
      “疼的话要记得说。”春日悠随口道,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句话根本就是废话,那可是杀生丸大人啊,她指尖轻轻触碰到他伤口,开始注入灵力。
      
      用普通的方法太慢了,而且不一定对杀生丸这种体质有效,最快的方法就是输入自己的灵力治愈伤口,虽然比较伤灵体,但是效果是最快的。
      
      白色的微光缓缓注入到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表皮组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组,这股灵力暖洋洋的仿佛浸润着全身,杀生丸的睫毛微微颤动,舒服的感觉。
      
      看着眼前女人越来越苍白的脸色,杀生丸突然冷声开口:“够了。”
      
      “诶……?”春日悠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灵力大量的缺失让她的脑子有些混沌,迷茫地看向眼前这位冷漠的贵公子。
      
      杀生丸另一只手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安静在侧,似乎去掉了戒备心理。不会有人类这么蠢,花费大量的灵力,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露出来,还是在他这样的妖怪面前。
      
      “为什么?”
      
      等了许久杀生丸终于开口,淡漠眼中的夹杂着审视的意味,也不会有人类蠢到无条件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什么为什么……”
      
      春日悠被一阵困意袭卷而来,讲话都有些口吃不清的软糯,目光单纯又疑惑,眼中毫无防备与杂质就像初生的婴儿,完全性的依赖看见的第一个人。
      
      “……”这是杀生丸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眼神,随后漠然移开视线。
      
      人类,不是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视的脆弱生物吗?
      
      为何她如此不同,甚至大胆。
      
      春日悠口中说着什么连她自己也听不清了,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最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毫无防备的倒在杀生丸身侧,凌乱的发丝落在他沾染血迹的纯白外衣上,纤细脖子的毫不费力就能拧断,却莫名形成一种交织的视觉美感。

  • 作者有话要说:  出现了!苏掉牙的桥段!希望大家不会觉得太OOC=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