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开启第二个副本 ...

  •   原以为巴卫只是说说而已,最多找个地方把她囚禁起来,等她恢复力气了照样能宰了他,结果千算万算,没算到他是玩真的。
      
      她被巴卫一路抱到了竹林深处,里面有一座华丽的宅邸,门口站着两个奴仆,恭迎着巴卫回来,路过小桥流水的庭院,旁边种着一颗颗樱花正开的灿烂,时不时有蝴蝶嬉戏飞过。
      
      这里真的很像一处世外桃源。
      
      随后她就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华美的房间里,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换成了舒适的浴衣,让春日悠不能接受的是她身上竟然没有任何灵力了。
      
      春日悠暗暗发誓,如果她的衣服是巴卫换的她恢复灵力就打死他。
      
      恢复力气的春日悠开始满宅邸的找巴卫,却被奴仆告知巴卫目前不在这里,外出期间让他们好好照顾夫人。
      
      “哈?夫人?”春日悠怒极,她什么时候变成巴卫的夫人了?!
      
      这个死狐妖究竟想做什么,不会真的把她囚禁在这里吧,那雪路怎么办?恶罗王会不会重新去找雪路?
      
      “是的,巴卫殿下吩咐的。”狐脸奴仆的恭敬的回答,似乎洞悉了春日悠的想法,向她开口:“巴卫殿下说外界的任何事情他都会夫人解决,请您不用担心。”
      
      外界的任何事?
      春日悠头也不回的朝大门走去。
      
      一眨眼出现三四个奴仆伸手拦住想出闯出去的春日悠,语气僵硬:“也吩咐过不可以让夫人出门,宅邸很大,夫人可以去庭院散步。”
      
      “凭什么不让我去出去!”
      
      春日悠没有灵力,连一个没完全化成人形奴仆妖狐都打不过,从未有过的憋屈,气冲冲的回到屋子里,她就不信巴卫不出来。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在宅子里吃了睡,睡了吃,要么去花园逗逗小狐狸。
      
      这里的奴仆个个像是傀儡人一样,不说话,不吃饭,不休息,只要她有一丝异动就出来制止她,这座宅邸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令人火大的气息。
      
      晚上春日悠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回到房间歇息。
      
      夜间月朗星稀,庭院寂静。
      
      门外忽然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轻轻拉开木门。银发的巴卫走进来盯着熟睡的春日悠,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心情好了起来。
      
      啪!  
      
      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中手背,痛的巴卫跳起脚来,甩着被拍出巴掌印的手背,朝她怒喊:“喂你干什么!”
      
      春日悠立即坐起来,阴沉的脸盯着巴卫,“这应该是我问的话才对,你把我关在这里到底在干什么!”
      
      巴卫好似被她的眼神吓到了,耳朵抖动了下,嘁了一声。
      然后淡定地重新坐下来,淡定自若地拍拍手,门外的奴仆立即毕恭毕敬的进来倒上茶点,春日悠看的直抽嘴角,朝他喊:
      
      “你还想在这喝个晚茶?!”
      
      “对啊,为了帮你打听那个什么玉珠,我跑了好几天都没歇息,回来喝口茶都不行?”巴卫挑了挑眉毛,端起茶杯,慢慢品味起来。
      
      “原来……你是去找四魂之玉了?”
      
      春日悠听到后愣了一会儿,心中的怒火稍微被平息了,她还是恶狠狠地盯着他:“那你把我关起来做什么?还有我的灵力为什么没有了?!”
      
      巴卫喝完茶,懒懒的抬起眼皮:“恶罗王现在到处在找你,你在这里是最安全的,至于你的法力不见了,我怎么知道?”
      
      “恶罗王找我?”春日悠皱着眉,她跟恶罗王没什么交集怎么会到处找她,春日悠狐疑似的看向巴卫,结果巴卫理直气壮地回答:“因为他的手下加布里死了,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所以想杀掉你啊。”
      
      春日悠:“……”
      真是人在轿中坐,锅从天上来。
      
      “那我什么时候能出去?”春日悠想了想,她现在忽然没有了灵力,出去确实是死路一条,顿时气焰全消,这还得多亏了巴卫给他找了一个好仇家。
      
      巴卫端着茶杯瞥了她一眼,掩去眼中多余的情绪,轻松的说:“过一段时间吧,等恶罗王气消了,找到别的有趣的事情就行了。”
      
      “还有,为什么要让那些人叫我夫人!”春日悠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这座宅邸世世代代守护着的奴仆只认主人和夫人,否则不会让你进来的。”巴卫笑眼眯眯,展开自己的胡编乱造忽悠人的功底。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春日悠背过身去,有些失望,也许是因为加布里的毒素,她的灵力被封印了起来,她必须找个办法赶紧恢复灵力。
      
      巴卫伸手优雅地捻起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余光瞥见春日悠背对着她,像瀑布一样发丝挂在脑袋,看起来柔软顺滑,十分让人摸一摸,巴卫从来随心所欲,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啊!”春日悠吓了一跳,立即转身瞪着巴卫指尖的碎屑,咬牙切齿:“你吃东西不洗手就来摸我的头发?!!”
      
      “……”巴卫顿住了,将手里的糕点迅速塞进嘴里,拍拍手:“好了,没有了呢。”
      
      朝他丢过去一个枕头,春日悠气急:“滚!”
      
      “哈欠……好困啊。”
      巴卫无视她的话,接她丢来枕头,自顾自扶着脑袋侧躺下,接连打着哈欠。
      
      春日悠瞬间炸毛,抱着被子连连退后:“滚出去!别睡在这里!”
      
      “喂,这里是我的宅邸,我想睡哪就嗷!痛!”
      
      “别让我说第二遍!臭狐狸!!”
      
      终于把巴卫赶出去的春日悠有气无力的倒在床铺上,话都不想说了,好累。
      
      伸着懒腰走出去的巴卫,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女人气冲冲躺下去。抬头迎着月光走在孤寂的回廊上,表情变得低沉晦暗起来,从怀里拿出一颗散发着诡异光泽的玉珠。
      
      这就是她要找到的四魂之玉么。
      
      目光变得阴郁起来,似乎受到这股妖气的感染,这绝对不是一个人类巫女可以掌握的东西,突然回想到那时候她的话,得到四魂之玉就可以回家了么?
      
      巴卫苍白的手心握着四魂之玉,眼眸变得诡谲难测。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那么,在我没有厌倦之前,就留在我身边吧。
      
      马上,你就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
      
      已经是日上三竿,春日悠才慢慢悠悠的醒来,揉了揉眼睛,晚上休息的不太好,一直在做奇怪的噩梦,不断梦到桔梗姐姐和犬夜叉,还有……奈落。
      
      可记忆却不知为什么越来越模糊。
      
      洗漱完毕的春日悠食用完膳食,看着庭院外的樱花,有些疑惑,这些樱花似乎开了好久依旧这么灿烂,好像永不凋零的永生花。
      
      可那樱花一直在盛开凋零,每一片都雪中透出浅浅红晕,中间的花蕊摇曳着水珠,叶少花多的樱花树铺满了整个回廊和院子里,映出一片粉红的仙境。
      
      奇怪,为什么妖怪住的地方,如此像仙境?
      
      山中无岁月,渐渐的她都忘了自己来到这里已经多久了,与外界隔绝。
      
      “你醒了?”巴卫穿着浅灰色浴衣缓缓走过来,脸上挂着煦和的笑容,在纷乱樱花瓣落下的时候,拿出一根精美的樱花发簪,上面的樱花雕刻的栩栩如生。
      
      “这是?”春日悠低头看着发簪,女孩子对于首饰果然有一种天生的偏爱,一眼便就喜欢上了,欣然道:“好漂亮。”
      
      “我看你一直披发,如果有合适的发饰,一直很美吧。”巴卫笑的轻贵优雅,伸手帮她挽起柔顺的发丝,将发簪没入青丝间,再顺便抚着悠的脑袋。
      
      沉迷似的盯着她欣喜的侧脸的,真像是天上一尘不染的仙姬。
      
      被他伸手抢了下来然后藏进了这片樱花丛中,除了他任何人不得窥视。
      
      真是奇怪,为何他一点厌倦的感觉都没有,本来以为把她圈养起来,就像宠物一样很快就腻了。
      
      但是……
      
      巴卫温柔的眸子专心注视着她懵懂的双眼,他竟然觉得,就这样一辈子呆在这里也挺不错,厌倦了漫长孤寂的上百年岁月。
      
      他真的会,爱上人类吗?
      
      ——
      
      这天下着大雨,云朵像染上漆黑的墨混淆成灰暗的颜色,密布整片天空,如丝的小雨越下愈大。
      
      落雨滴在石板路上的积水,激起来了一圈圈涟漪,巴卫放下手里的笔,听着雨滴拍打屋檐的声音,原本诗情画意的细雨忽然变成了磅礴大雨。
      
      仿佛给群山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白纱,一声响雷,惊醒了巴卫,像是有什么预感一样他迅速拿出封印许久的宝盒,不好的预感渐渐地来临。
      
      果然,宝盒里面的四魂之玉莫名碎成一片一片。
      
      巴卫捻起来一枚碎片依旧散发出诡异的妖气,忽然想到什么巴卫丢下手里的宝盒,立即朝春日悠的房间飞奔而去,不顾屋外的大雨,拼命奔跑。
      
      喘着气来到春日悠的屋外,这一刻他竟然有些胆怯,不敢进去。
      
      长至腰间的银丝跟肩头全都被雨淋湿,守在屋外的奴仆有些意外,毕恭毕敬的说:“夫人在房间里面没有出来过,殿下要进去吗?”
      
      不,她已经不在了。
      
      巴卫淋着雨在屋外站了许久,直到他浑身湿透,双目无神,才动作的缓慢走上台阶,伸手推开门,似乎马上就能见到春日悠那张灿烂的笑脸,轻声对他说,“你来啦。”
      
      可惜,屋子里面空无一人。
      
      “呵呵……”
      
      被雨淋湿的刘海遮掩住巴卫的神情看不清喜怒,低声笑了起来。他捏紧了手心里那块碎片扎进肉里,浑然不觉刺痛,原来她说的是真的,她已经……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了么?
      
      竟然如何都困不住你。
      
      像是癫狂般笑了起来,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巴卫就找不到你了么。狐妖的寿命可是很长的,我会在未来等着你,春日悠。
      
      那天雨下很的突然,就如同春日悠一样消失的突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