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开启第二个副本 ...

  •   春日悠有些无奈,只能起身去房间换了身衣服。只有外出的时候才会穿巫女服方便展开活动,平时她都是穿雪路的衣服,清一色都是很漂亮优雅的碎花浴衣。
      
      仆人在门口喊了一声,“悠大人。”
      
      侧躺着的巴卫耳朵动了动,喔?那女人终于出现了?看来自己白天牺牲的色相和演戏还是挺有用的嘛,他姿势平躺,眼睛闭上将自己的脸色刻意变得苍白。
      
      “嗯?怎么还没好?”春日悠打开门只见这孩子还躺着,脸色不太好,有些疑惑。
      
      不会呀,妖怪的恢复能力一向都很出众,连犬夜叉那个半妖就算被打到半死,也只需要半天就活蹦乱跳了。
      
      春日悠挽起小振袖伸手朝他而去,巴卫闭上眼睛,心里得意的腹诽,对就这样,快摸我快摸我,身后不存在的尾巴仿佛在一摇一摇。
      
      终于触碰到对方的温热的指尖和气息,巴卫满足的勾起唇角,可瞬间右脸颊被一阵大力拉扯起来,巴卫猛然睁开眼睛,捂着脸颊喊:
      
      “痛痛痛——”
      
      “小妖怪,还敢给我装?”春日悠揪着巴卫稚嫩的脸颊,毫不留情的嘲笑他:“你这套我都见腻了,你是不是不知道姐姐的厉害啊?”
      
      “放、放手!”巴卫用力扯回自己的脸颊,隐约感觉脸颊都红肿了,怒视着眼前这个女人,恨恨开口:“你这女人真的是粗鲁……”
      
      当巴卫认真看清春日悠的时候剩下的话慢慢被他咽回去了,这女人今天的感觉怎么又不一样了。
      
      没有穿巫女服的春日悠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发丝被挽在脑袋后用一根随意的木簪固定,耳鬓发丝温婉的散落下来。
      
      巴卫忽然觉得这世界上应该没有配的上她的发簪。
      
      “喂,你怎么了?”春日悠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难道真的还没好?这小妖怪的体质也太弱了吧,瞅着他苍白的脸色带着莫名的病弱感,简直跟某人一模一样。
      
      “可怜的小家伙。”春日悠伸手将巴卫搂进怀里,揉了揉他的脑袋,被美□□惑的巴卫乖乖的呆在悠怀里吃豆腐,蹭了蹭她胸口,算了,原谅这个女人好了。
      
      “对了。”
      
      春日悠忽然想起来,上午外出寻找四魂之玉的下落时,正好在山路上抓到了一只鬼灯。在她逼问下终于有了些头绪,那鬼灯说人界所有的稀世之宝都被恶罗王和狐妖巴卫抢夺搜刮走了。
      
      “你是不是狐妖巴卫?”春日悠眯起眼睛,蓦然想到这时候的巴卫应该是个成年男子,她拎起巴卫的后衣领,逼近询问。
      
      “……”
      
      巴卫身子一顿,不禁流下冷汗,他现在妖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知道打不打的过这女人,只能硬着头皮说:“不、不是,我只是一只山间野狐,那天晚上被巴卫袭击了才……”
      
      春日悠冷笑一声,把他的衣领提起来晃了晃,“当我傻呢,那天的狐妖就是你,没有别的妖怪气息了,我问你,你有没有得到过一颗玉珠?”
      
      原来不是找他麻烦的,巴卫松了口气,口气大胆起来:“喂你放我下来!”
      
      “我问你,有没有看见过,一颗紫色的散发出妖气的玉珠?”
      
      春日悠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刻意散发出淡淡的威压。巴卫咬着牙回答:“没有!只有恶罗王那家伙才喜欢收集那些玩意,快放下我下来臭巫女!”
      
      恶罗王……
      
      听名字似乎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呢,春日悠放下巴卫陷入了沉思,她要上哪才能找到恶罗王呢,而且还不知道打不打的过,听说是这个世界很强的妖怪。
      
      真是的,要是奈落在就好了,那个大阴谋家一定会想出很多办法让恶罗王乖乖把四魂之玉交出来。
      
      “你找那个东西做什么?”巴卫揉了揉被勒红的后颈,没好气的问:“你说的有妖气的玉珠,应该不是神界的人或者神使应该拿的东西吧?”
      
      “神界?”春日悠愣了一下,缘结神的剧情设定她都忘光了三界什么的她都不知道,老实说:“我不是什么神界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巫女。”
      
      巴卫嗤笑一声,抱着手臂:“还真是没脑子,巫女本身就不普通好吗,你到底是哪个神明的下界使者?”
      
      春日悠十分无奈:“我真不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来自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的人,意外卷入这个世界,只有找到四魂之玉才能回去。”
      
      “喂喂你不要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小屁孩!”
      
      春日悠有些恼怒伸手又抓住巴卫的衣领,晃的巴卫一阵想吐,心里暗暗悔恨。到底是为什么每次都会觉得这个女人温柔呢?这女人简直又凶又残暴!
      
      等他恢复妖力,一定要把她抓起来狠狠折磨再杀掉!
      
      “悠!你在哪!”雪路在门外叫她了。
      
      高声回应了一声春日悠放开巴卫,揪着巴卫小小的耳朵,凶巴巴地说:“既然你已经好了就赶紧走!别再回到村子里来了!”说完起身就去找雪路了。
      
      巴卫摸着耳朵死死咬着嘴唇,一阵风似的化身成年男子的本体。
      银色的长发挂在脑后,竖起尖尖的耳朵,上挑的丹凤眼盯着春日悠离开的背影,唇边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朝门口的仆人勾了勾手指。
      
      “听从我令,关于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都告知我。”
      
      仆人眼神突然失去神采,木讷的回应,然后步伐僵硬的走出去。巴卫抱着臂膀思索着悠口中的四魂之玉,随后如一阵风消失在了房间里。
      
      ——
      
      “悠,我要和父亲外出几天,你在家里好好看着。”雪路正在和仆人一起整理行李,柔声说。
      
      春日悠点点头,她知道雪路的养父的富商会经常会去各地交易,只是雪路眼中多了一份淡淡的忧愁,让她忍不住多嘴询问:“是去做什么?”
      
      雪路低下头,声音轻柔:“……相亲,回来之后我可能就要出嫁了。”
      
      “只是相亲而已,为什么就马上要出嫁……”春日悠想着,忽然意识到这个时代的女人,特别富贵之家的女儿从出身就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
      
      商业联婚,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这么令人可悲。
      
      “你要是不想我可以帮你。”春日悠握住雪路的手,对方愣了一下笑着把手从悠手里抽出来,眼中的神采无论何时都是那么黯淡:“我没有什么想和不想,被妖怪灭村的那天我的人生就已经失去了,我现在还活着只是为了回报将我精心养大的养父大人而已。”
      
      “我只是痛恨,不能像悠一样斩妖除魔,为死去的亲人报仇。”雪路眼中升起深深的憎恶,随即又笑起来,安慰她:“说不定我出嫁之后的人生会更加幸福,相夫教子,过渡余生呢。”
      
      春日悠心里叹了口气,在雪路的眼中早就不存在对世间期待的期待与光彩,很想帮助她却也无能为力。
      
      她只是意外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外来客,终有一天也会离去。
      
      ——
      
      巴卫消失后春日悠只当他已经回去妖界,很快就来到雪路出嫁的日子。
      
      春日悠算了算日子,之前怕给雪路和村子里惹来麻烦,她一直在暗地里寻找恶罗王的下落,这下雪路出嫁之后她也要离开村子,光明正大的找恶罗王了。
      
      这几天喜庆的气息让春日悠松懈下来,但好景不长。
      
      “不好了!恶罗王放出消息要抢婚!”
      村民们突然惊慌失措的跑过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村民一下子陷入了惶恐,恶罗王降世怕是又要血流成河,而雪路的养父特意找春日悠,拜托她能够护送雪路出嫁。
      
      恶罗王要来抢婚?
      
      春日悠蹙着眉,得知这个消息便觉得其中并不简单。如果说垂涎雪路美色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告知,雪路经常只带两个随从外出采购,随便找个的时候把人劫走就行了,就怕目的不是单纯为了雪路。
      
      “听说恶罗王妖力强大,跟着雪路我担心照顾不了她,不如我代替她出嫁光明正大走原定好的路,大人带着雪路悄悄从另一条抵达贵府邸。”
      
      如果恶罗王是冲她来的话那就正好省的悠亲自去找他了。
      
      雪路养父欣然答应,立即着手另一套婚嫁衣物和工具,为保证逼真瞒过恶罗王,甚至将头发妆容都画的极其相似。
      
      仅仅只过了半响,被精心打扮的春日悠送了出来。唇间红脂,指尖如玉,纤细的腰身勾勒出完美的线条,束起的发丝被华丽的发饰挽在脑后,长长的裙摆挽迤在地,使得步态雍容优美。
      
      原来我这么好看么。
      
      一点紧张感都没有的春日悠照着镜子,眨了眨眼睛像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自己,回想起刚刚迎面走来的仆人皆露出清一色的惊艳。
      
      “笨蛋!”
      
      雪路突然拉开房门看见如此打扮的春日悠愣住了,然后朝她怒吼:“你以为打扮的跟我一样去冒险我就会心安理得的过上舒服的日子吗?!这对我来说也是另一种困扰啊!”
      
      春日悠被突然发怒的雪路吓到了,顿时也明白雪路愤怒的眼神中所带来的担忧和不安。她摸了摸身上的华服,象征着幸福的纯白嫁衣,给予着雪路往后余生的寄托。
      
      她握紧拳头自信道:“我不会有事的,我可是桔梗姐姐一手□□出来的巫女,我希望自己和雪路都能得到幸福,所以,我不会让自己出事。”
      
      想到未来不可预估的事情,春日悠朝她微笑:“我们约定好了啊,雪路。”
      
      “……”雪路气焰消散,沉默了半响,眼中漂浮着雾气和不舍瞪着她。春日悠抱了抱雪路,在她耳边轻声:“这个东西你拿着。”
      
      雪路缓缓接过一看是护身符,上面浮着浅浅白光,被春日悠注入了灵力可以驱赶妖怪,还能隐藏气息,为确保雪路能平安抵达目的地顺利出嫁。
      
      她抵着雪路的额头,给她传递着温暖的气息,握住她的手:“你一定要幸福,雪路。”
      
      雪路忍住眼泪怕花了妆,捂着嘴巴,声音有些颤抖哽咽:“我们……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春日悠弯起嘴角:“就算见不了面,你也要努力生活下去,和我一样。”
      
      “……好。”
      
      我会努力像悠一样,幸福的活着,展开不受约束的新人生。
      
      雪路披着纯白的金边和服和白无垢,戴上白色棉帽,低着头坐上马为了避人耳目只带了两个侍卫,落下来的薄纱看不清里面女子的面目,一支队伍静悄悄的朝另一条山路出发。
      
      而春日悠则穿上和雪路一模一样的白无垢和棉帽,将弓箭藏在软垫下面,八抬大轿,吹拉弹唱的从家门口出发,走指定好的官道上,尽可能的大张旗鼓的四处游走。
      
      一直走到晚上。
      巴卫侧躺在宫殿里软床上,银发的发丝像是瀑布一样铺满了散落下来,手持酒杯,好不惬意。
      
      眼中盛满流光溢彩的金色暗流,慵懒而魅惑。早就知道雪路出嫁的事情,嘁,恶罗王这家伙最爱抢他感兴趣的东西。
      
      喝了口杯酒的美酒就丢到一边去,打了个哈欠。反正他的目标又不是那个叫雪路的女人,没想到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真是头脑简单的家伙。
      
      突然一个木讷的身影出现在宫殿门口,他微微挑眉身姿从容起身走过去。
      
      “什么!?”
      
      和刚刚慵懒神色的巴卫完全不一样,这时候的他甚至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抓着仆人的衣领大吼:“你是说悠那个巫女代替雪路出嫁了?!!”
      
      仆人呆滞的点点头,这件事除了几个家仆没人知道,被瞒的十分缜密。
      
      “该死!”
      巴卫咬着牙头也不回的朝外面奔去,一抹银色身影穿梭在幽暗的林间。
      
      就算想保护雪路明明可以跟着护送啊,竟然连替嫁这种烂办法都想出来了,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开心!第一次上榜!加更加更!晚上还有一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