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为冯熙医治的条件 ...

  •   “第二点是我愿意救人的主要原因,冯家祖上身具杀孽,却也做过利国利民之事,你冯家到这一代只剩下冯熙一根独苗,且生来病弱,是天道对你祖上身具杀孽的惩罚,却也因祖上做过利国利民之事,天道为之留下一丝生机。”
      
      “这缕生机冯家能不能抓住,全看运道,看冯家的运道,也看冯熙自己的运道,我这么说,冯奶奶可明白?”
      
      她语速和缓平稳,声调清脆如铃,仿佛说着再平常不过的事,几句话便将冯家掏了个底。
      
      冯英震惊当场,面色大变:“你、你怎么知道?”
      
      冯家祖上的事,她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那些有利于国家的事也就罢了,从皇朝末期开始,冯家便捐献半数家财于国家,建国前的战争时期也屡屡捐献钱财,更是是华国著名的大慈善家。
      
      但祖上有杀孽,可是百年前的孽债,除了冯家核心人员,无人能知。
      
      唐音喝茶润喉,唇间含着浅淡的笑痕:“我如何得知并不重要,冯奶奶只需知道,我愿意出手相救的原因就足够了,此番冯熙若能度过死劫,可享天年,我的条件很简单,冯熙10岁之前不得离开青县,期间我的存在,除了冯家人以外,不可外传。”
      
      她可不想因为冯熙的事,闹大了名声,进而影响到平静的人生。
      
      短期内,她并不想改变现在修炼养娃逛大山的生活状态。
      
      冯英满口答应下来。
      
      与此同时,房间内的三人相处的十分愉快。
      
      顾锦朝拿出主人的架势,三人坐在床上,他从柜子里拿出零嘴热情的招待小伙伴。
      
      “这是阿音姐姐给我做的果干,很好吃的,你们尝尝。”
      
      “这个事阿音姐姐送我的木剑,不是用来玩的,我每天用它练习阿音姐姐交给我的剑法,阿音姐姐说等我在长大点,就送我一把真剑。”
      
      “你们喜欢吃什么糕点,算了,我每样拿几块,你们自己挑吧。”
      
      “阿音姐姐还会做衣服呢,你们看,这些衣服都是阿音姐姐亲手给我做的。”
      
      冯家姐弟俩从一进屋便被迫接受,来自顾锦朝单方面的炫耀大会,三句不离阿音姐姐,冯熙还小,听了唯有羡慕。
      
      阿朝的姐姐真好呀。
      
      他也想做阿音姐姐的弟弟,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糕点。
      
      冯悠年长几岁,看透顾锦朝的意图,一开始的时候还挺有兴趣的听着,到后来左手果干右手糕点吃得不亦乐乎,敷衍的嗯嗯啊啊应和。
      
      顾·无脑吹·锦朝再次上线,说得口干舌燥。
      
      顾锦朝咳了一声,吸引冯家姐弟俩的注意力,见她们看过来,面不改色的从柜子里拿出成人手掌大小的白玉瓶。
      
      一副“我把你们当朋友,才把这个拿出来与你们分享”的神秘表情。
      
      冯家姐弟立刻被白玉瓶吸引了视线,无他,瓶子太漂亮了!
      
      里面盛着粉红色液体,随着顾锦朝的摇晃如溪水叮咚玲珑作响。
      
      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
      
      冯熙放下心爱的小木剑,凑过来:“阿朝,这是什么呀?”
      
      冯悠放下心爱的糕点果干,陶醉的深吸一口气:“有酒的味道,好香啊,是桃子酒吗?”
      
      粉嫩嫩的颜色简直冲击少女心。
      
      大爱!
      
      对二人的反应,顾锦朝表示很满意。
      
      小阿朝高兴了就会变得慷慨大方,很有大人范的让她们把杯子里的水喝光,一人倒了半杯。
      
      “阿音姐姐亲手做的桃花酿,不能多喝,小半杯就好了。”
      
      冯家姐弟第一次喝酒,又是仙酿般的桃花酿,无比珍惜的小口抿着喝。
      
      “哇!好好喝,甜甜的!”
      
      “是桃子的味道。”
      
      “阿朝,你姐姐对你真好。”
      
      ……
      
      于是,等唐音和冯英谈话结束,进屋找人时,收获了三只小醉鬼。
      
      因为醉酒的原因,冯家人留在了顾家。
      
      “冯奶奶不必担心,我给阿朝的桃花酿有调养身体的功效,冯熙喝了有益无害,若不放心,明天您可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唐音见冯英担忧的神色,既是解释也是安抚。
      
      桃花酿准确来说算是果酒,酿制的时候加入了补身药材和稀释后的灵液,是她专门为顾锦朝调养身体酿制而成。
      
      而灵液一物,本不属于凡界所有。
      
      除了小金龙夫妻,只给顾锦朝用过,可以说非亲近之人,凡人不得享。
      
      冯家姐弟完全是沾了小阿朝的光。
      
      尤其是冯熙,稀释过的灵液虽不能使之痊愈,改变其早夭之命,但足以弥补这些年来的身体亏空。
      
      原计划以冯熙的身体状况为其炼制一个月量的养身丹,后续配合着中药调养,灵液这般仙物,未曾想过动用。
      
      重活一世,她于这世间唯一的牵挂仅有顾锦朝一人,为其寻龙鳞护身,日常使用随身空间内的灵物,是将其当做亲近之人,才会这般。
      
      至于其他人,入不了她的心,她不愿为其耗费心力。
      
      到了她这种境界,不会为了隐瞒自己的特殊之处,藏着掖着,在修仙界,她算不上顶尖之人,但在这凡界之内,却可立山峰之巅,傲世天下。
      
      所以,即便旁人发现了所用之物的不寻常,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也无妨。
      
      顾锦朝一觉睡到第二天天大亮,揉揉眼睛伸伸懒腰,手撑起一半,突然停住了。
      
      突然想起昨天醉酒的事。
      
      意识停留在三人举杯相碰嘻嘻哈哈笑闹在一起的画面。
      
      顾锦朝懊恼的拍头,明明一开始只是拿出来炫耀炫耀,撑死分给两人半杯尝尝味。
      
      咋就把酒喝光了呢?
      
      咋就忘记了阿音姐姐叮嘱过的,每日只能喝一小口,不可以多喝的话呢?
      
      那是半个月的量啊,被他一激动一嘚瑟,三人平分了。
      
      简直暴遣天物!
      
      他的桃花酿,啊啊啊,心好疼。
      
      阿音姐姐为了他的口腹之欲亲自酿制的,有调养功效的果酒啊,全被他给糟蹋了。
      
      没错,糟蹋。
      
      喂进冯家姐弟嘴里,对失去心爱桃花酿的顾小朝而言,纯属于糟蹋。
      
      越想心越痛,痛的要无法呼吸了。
      
      没听阿音姐姐的话,阿音姐姐会不会怪他?会不会觉得他不听话不懂事?会不会生气不理他?会不会……
      
      越想越害怕,呼吸都要停止了。
      
      陷入抓狂中的顾锦朝后知后觉的发现,身畔无人。
      
      哎?阿音姐姐呢?
      
      麻溜穿衣服下床跑出去,院内一纤细身影正在舞剑,清晨的空气冰凉而清新,冷气吸入肺中冻得顾锦朝一哆嗦。
      
      院中人停了下来,转身看他,眉头轻皱似有不满:“你的剑呢?”
      
      顾锦朝傻乎乎的啊了一声,呆呆的看了眼双手,反应过来后立马掉头回屋取剑,不用唐音催促,开始了每日必修课。
      
      在院中练习新学的剑法后,又打了两遍太极。
      
      昨天晚上,冯家人睡得早,和顾锦朝前后脚醒来,冯英叠好被子,见姐弟俩趴在窗户边,兴致勃勃的朝外看,期间伴随着惊呼声。
      
      好奇的凑过去。
      
      “他们这是在练武?”
      
      “对呀对呀,”冯熙小手撑着下巴,眼巴巴的看着舞剑的顾锦朝,眼中的艳羡溢于言表:“顾哥哥说他姐姐可棒了,会武功还会做好吃的糕点。”
      
      说着话的时候,瞥了亲姐姐一眼。
      
      冯悠揉他的头:“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冯熙小大人般的叹口气,顾哥哥的姐姐不仅武艺高强、厨艺如神,还长得花容月貌、温柔可人,简直是小仙女转世。
      
      再看他姐姐……
      
      他姐姐已经够好了,做人不能得陇望蜀。
      
      可是忍不住羡慕顾小朝怎么办?
      
      “我也想做阿音姐姐的弟弟。”
      
      发自肺腑的心声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的冯熙赶忙捂住嘴巴,紧张兮兮的偷看冯悠,得到来自亲姐的回应。
      
      “我也想要阿音做姐姐。”
      
      姐弟俩四目相对,相视叹气,不约而同的为对方可惜。
      
      “可惜你没投好胎,做了我的弟弟。”
      
      “可惜你没投好胎,生得比阿音姐姐大。”
      
      冯英:“……”
      
      你俩可真是亲姐弟,想一块去了。
      
      晨练结束,顾锦朝收势挺直背脊站立,绷着汗涔涔的小脸看向做好早饭从厨房出来的唐音,紧张的唤了声阿音姐姐。
      
      等待着关于昨日醉酒的批评。
      
      然而,预想之中的责备没有到来,阿音姐姐眉目间含着清浅的笑意,温缓的喊他进屋吃饭。
      
      紧张的心平息下来,他弯了眉眼,屁颠颠的跟在唐音身后进屋,先回房间简单的洗漱后换了身衣,每日习惯了的流程,他动作极快。
      
      出来时,冯家三口刚刚洗漱完毕。
      
      顾锦朝坐在唐音右手边,冯英带着冯熙坐在左边,剩下的冯悠坐在她对面。
      
      早饭不丰富,摊的鸡蛋饼和鱼肉粥,唐音没有因冯家人的存在改变食材,依旧使用空间内的食物做的饭菜。
      
      于她而言,顾锦朝是最重要的人,为他调养身体一事不会因为任何外界因素改变。
      
      顾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顾锦朝化身贴心小棉袄给唐音夹菜,边询问剑法上的疑问,唐音的话往往切中要害,一语中的,顾锦朝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门外汉冯家人听得云里雾里,两个小的就不说了,冯英虽不懂,却能听出唐音于武道上成就颇高。
      
      望着与小孙子同龄的顾锦朝,不免动了些心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