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季念语调散漫随意,话语轻飘飘地回荡在空旷的教室里,引得四下同学都投来了异样地目光。
      少年面目清冷,在窗外透进来的灿烂朝阳的衬托下,漆然双眸似乎点着不寻常的光芒。
      他的话一针见血,够狠。
      
      苏纯淳掀眸不解地看了眼他,刚才还给她指了题目的人,现在就说自己忘了是哪题?
      一听便知,是假话。
      昨日生物课上的画面一帧一帧在循环,季念态度无谓,语气如出一辙的随意且坦然,还有那只烈焰红唇的癞蛤ma,不言而喻,季念对乔女士应该也是厌恶的。
      
      听见季念的话,乔女士稍稍怔住了,刚才班上的第一名刚在承认上课走神?
      许是因为季念,她也只是叹了口气,忍住怒气,把此事作罢。
      苏纯淳坐了下来,余光却有意识地在偷看季念,他侧脸利落分明,带着几分桀骜不驯的姿态,嘴角淡抿着,视线随意地不知落在何处。
      
      窘迫的场面因为他的一句话松弛了下来,若是他刚才完完整整把那道题的解析一遍,她的脸以后该往哪里放?
      就算不想承认,但的确季念是帮了她的。
      
      胃的饱胀感很强,时不时隐隐抽动,就像吊着几十斤不断在晃动的大石头,腹痛难忍,精神晕厥,头昏欲裂,腰肢酸软。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苏纯淳就径直将整个头埋在两手之间了,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
      远处的任晴岚看到苏纯淳难受的样子,顾虑地走了过来,她蹲在位置前边,“纯淳,你没事吧?”
      小学的时候,苏纯淳犯胃病就跟家常便饭似的,甚至严重到休学,可能是现在好一些的缘故,她又开始不注意饮食,胡作非为。
      
      苏纯淳闻声,抬起脑袋来,双眸似被蒙上了一层迷离的水光,“没事,我吐一顿就行了。”
      见她眉头紧蹙,想必身体一定是很不舒服的,任晴岚没再说什么,给她打了杯热水过来,让她好好休息。
      
      上午最后一节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是林绅,他绅士温柔,温润如玉,嗓音深沉浑厚,纯正的英氏英文让人欲罢不能。
      再加上友善亲切的性格更是圈粉一大批学生,所以苏纯淳打算在他的课上好好补觉,撑了一个早上,她眼皮打架得厉害。
      
      她单只手撑着做在饱满光洁的额前,用宽松肥大的校服外套给自己掩护,准备进入梦乡,可不知为何,她似乎预感老师会叫到她的名字。
      一只耳朵就跟隔离在身体之外似的,清醒地竖起,捕捉着老师的话语,可双眸却已经半睁不睁了。
      
      在即将阖眼之际,苏纯淳脑袋无意识的一低,又瞬间清醒过了。这样不踏实的睡眠弄得她头更疼了,抉择之下,她转过身去想让丁伟旭帮她盯个梢。
      可没想到,他竟然已经睡着了,书本倒扣在脑袋上,呼吸均匀沉稳。
      真是心大。
      
      苏纯淳视线在四处巡视了一圈,着实没有找到得力助手,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在了现任同桌季念的身上。
      她困乏地打了个哈欠,双眸铺洒着迷离的水光,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季念,我太困了,如果老师等会叫我名字,你能不能提醒我一下?”
      
      视野之间,是苏纯淳那张疲倦但不失娇俏的面容,季念睨了她一眼,神情不咸不淡,只是随口“哦”了一声。
      如此冷淡漠然的回答,苏纯淳姑且是当他答应了,眼皮困得打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她闷头睡去。
      
      窗外阳光热烈,整间教室亮堂堂的,连屏幕上的幻灯片都又有些模糊不清。
      现下苏纯淳睡得恬静,眼睛阖着,如鸦羽般的长睫变得很安,嘴角微微上扬,呼吸沉稳规律,头像小乌龟似的一阵阵往下耷拉着。
      
      林绅讲解完试卷,就开始分析班级整体考试的情况了,而这一切苏纯淳自然都一无所知。
      而就在恍惚之间,苏纯淳感觉到手肘被人碰了一下,力道不轻不重,却仍能一下子刺激到她的神经。
      是老师在叫她了?
      
      意识霍然清醒起来,被浓重雾气沾染的视野徐缓地清明起来,她双腿抵开座椅,猛地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周绅恰好喊了她的名字,“苏纯淳。”
      季念这是掐着秒的?竟然能预感到老师下一秒要叫她?
      
      目光与林绅对视上,苏纯淳缓缓地舒了一口气,她绝对要感谢季念,这人虽然相处下来挺臭屁,但正经事上还是不马虎的。
      苏纯淳挺直了后背,紧绷僵硬地站着,视线平视着讲台上的林绅,等待他发号施令。可也不知怎么了,周围一片静谧,氛围隐隐不对劲。
      
      似乎林绅的神情也不似平时那般淡然,看这架势,不像是叫她起来回答问题的样子。
      苏纯淳垂挂在身侧的手碰了碰季念,向他求助,可季念却是双手抱于胸前,静静地杵着,好整以暇的模样,像是在看戏。
      气氛异常诡异……
      
      不仅是林绅的眼神不对,苏纯淳感觉同学们的目光也是异样的,好像还有人在憋笑。
      笑什么?苏纯淳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头,微凉手指相互轻轻磨砂。
      
      苏纯淳疑惑着正要开口,周绅先一步出声了,像是在缓和尴尬: “苏纯淳同学这次考得很好,大家多多向她学习。”
      “不过纯淳,还是要谦虚一点,下次考得好,就不用自己站起来了,老师以后会记得主动表扬的,让所有同学都看到苏纯淳同学的进步。”
      
      “???”苏纯淳一脸懵,满脑子问号。
      
      她把手缩进肥大的校服外套里,顺着老师的意思先坐了下来,苏纯淳碰了碰季念,压低声音疑惑道:”老师确定有叫我?”
      季念双手仍抱于胸前,听到她的声音,偏过头从容不迫道:“你不是全班英语成绩最高么?”
      
      苏纯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确实她这次英语考得很好,所以这和把她叫起来有关系?
      “那你刚才把我干什么?”她迷惑地问。
      季念俊眉挑了挑,很薄的双眼皮若隐若现,“他叫到你名字了。”
      
      “……”
      苏纯淳愣住了,季念是在故意整她吧,她说的哪里会是那个意思!
      她下意识地咬了咬牙,双眸中的微红越发明显了,拳头越来越紧,怒火从头顶徐徐往四肢百骸蔓延而去。
      
      可能是小憩了一会,苏纯淳胃里的残渣耐不住胃酸刺激,止不住往上泛,喉间都是酸水的味道。
      忽的她察觉有东西冲破她的喉咙在往外挤,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嘴,连来不及说一声,就往教室外边冲了。
      
      她坐在后排的位子,离教室的开着那扇门有些远,途中就感觉已经吐到手上了,她来不及跑去厕所,蹲在门口的垃圾桶边吐了起来。
      全身没力气,直接跪在了地上,苏纯淳左手用力按着胃部,蠕动着胃,被消化的食物伴随着臭气涌出。右手抵着垃圾桶,尽量不让吐出来的东西吐到其他地方去。
      五脏六腑都像在乱搅,眼前昏暗,她几乎站不起来了。
      
      恰逢铃声敲响,同学们都从教室里涌了出来,一同跑去抢饭吃,任晴岚把苏纯淳从垃圾桶边上扶了起来,“你真没事?”
      喉间像是被什么抵住了,刚吐完的后遗症让她舌尖泛麻,双眼猩红,眼泪缓缓流淌而下。
      任晴岚拿纸巾,给她擦嘴角,“要不要让你爸妈来接你回家?“
      “没事,吐出来就好了。”苏纯淳坚定地摇着头,回家和呆在学校也没有多大区别,省的跑这么两趟麻烦。
      
      苏纯淳喘了口气,被任晴岚扶着进了教室,里面空空荡荡,只剩下她位子后边的丁伟旭仍在埋头睡觉,依稀都能听到呼噜声。
      她和任晴岚在位子上小声地聊着天,不过一会,身后的丁伟旭就醒了过来,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似是被饿醒的,他醒来时还迷迷糊糊道:“好想吃……”
      
      闻言,苏纯淳和任晴岚都笑了起来,只见丁伟旭用手背擦了擦迷蒙的双眸,蹙着眉头从口袋里翻出了手机。
      饶是见到两人都盯着他看,丁伟旭吓了一跳,大大咧咧地骂了句话后,才解锁了手机屏幕。
      “你们这么早就完饭了?”他看了眼时间,察觉现在离下课也才过了十多分钟而已。
      苏纯淳摇了摇头,否定道:“还没吃饭呢。。”
      
      “我要点外卖,你们要一起么?”丁伟旭整理了一下被压塌的头发,耍帅地发问。
      被他这么一说,苏纯淳也觉着饿了,早餐没吃,再加上这么一吐,胃里已经完全空了。
      
      “你吃么?”苏纯淳转头看向任晴岚,要是她吃的话,自己就点。
      面包和外卖多么鲜明的对比,任晴岚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三人五分钟内点完餐,就等着外卖员送到了。
      
      “我负责点餐,等会就你们俩去拿餐吧,”丁伟旭朝两人笑了笑,毫不客气地吩咐道。
      “……”
      苏纯淳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要是他早说,她就绝对不会点了,可现在也来不及反悔了。
      任晴岚瞧了眼苏纯淳憔悴疲态的面容,大手一挥,豪气道:“算了,要不就我一个人去吧,纯淳你就好好在这养着。”
      闻声,苏纯淳感动地抱住了她,眼眶戏精似的冒出了一两点泪珠,真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等外卖员来电话以后,任晴岚就下楼了,她小心翼翼从后门接了过来,谨慎地绕过了几栋教学楼,这才到达教室。
      三人各自将餐拿到过去,苏纯淳点的是份猪扒饭,还没打开就闻到了咸香诱人的香气,她饥肠辘辘地拆开,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果然,只有饿得时候食物的味道才会最香。
      
      快吃完了,余光忽的撇到了季念空荡荡的座位,苏纯淳这才想起自己竟然忘了给季念跑腿买饭的事。
      他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要是等会回来,看到自己没有帮他跑腿带饭,以致大发脾气,耍赖延长跑腿期限的话,那她不就死定了么?
      左思右想,苏纯淳还是决定给他弄份午餐出来,可不去食堂,外卖也点完了,她要怎么给他再弄出一份呢?
      
      “我要投诉这家店,这鸡块也太难吃了吧。”身后丁伟旭破口大骂了一句,用筷子嫌弃地戳了戳还渗出点血的鸡肉。
      闻言,苏纯淳转了过去,只见他将外卖盒一盖,蒙住了里面剩余的大半饭菜。
      “你不吃了?”
      丁伟旭蹙着眉,起身作势要丢掉,“太难吃了,我拿去扔了。”
      
      这也太浪费了吧,苏纯淳灵机一动,立马拦下了他,把他手里的餐盒抢了过来,“你别丢,我一份不够,我还要吃。”
      丁伟旭诧异地瞧了她一眼,“你怀孕了啊,吃这么多?”
      “……”
      
      苏纯淳干涩地笑了笑,她可不能让丁伟旭知道,自己把他没吃完的饭送给了季念。
      转过身去,苏纯淳将丁伟旭的外卖放到了课桌上。掀开盖子一看,饭菜略显凌乱,很明显像是被只狗啃过,若是原封不动送给季念,绝对会被发现。
      
      夹生的鸡块、咬了一半的卤蛋,卖相难看的花菜,怎么同是一家店点的,自己的猪扒饭就和丁伟旭的相差这么多呢?
      明明自己的就还不错。
      
      她用筷子的另外一头略微调整了一下菜品摆放的位置,让其看起来略微整齐干净一些,可再怎么弄,还是一副残羹冷炙的模样。
      无计可施,苏纯淳就从抽屉里掏出了昨日还未吃完的大块巧克力,用书本狠狠地敲成了碎末,一小块一小块铺洒在了饭菜上面,霎时底下的狼藉就被完全遮挡住了。
      
      乍一眼看,简直完美,她打算将巧克力解释为饭后甜点。
      可不知怎么的,隐隐觉得对不起他。不过想到英语课上他的所作所为,还是狠下了心。
      
      不知过了多久,季念回到了教室,苏纯淳准备好的饭菜已经摆放在了他的桌前,等待着他来享用。
      “我给你带饭了,就在桌上。”苏纯淳正写着作业,看到季念过来,脸部红心不跳地撒谎道:“菜品是食堂新上的,我听别人说味道很不错,你试试看。”
      
      视线从苏纯淳身上缓缓挪到桌上,季念神色淡淡,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条斯理地解开了包裹在外层的包装袋。
      他掀开盖子,望着上边深棕色的不明粘稠液体,抿了抿唇,怀疑道:“你确定你去的是食堂,而不是厕所?”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