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望着试卷上纷杂错乱的字体,苏纯淳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季念这是和陈老头积怨多深啊,要这么报复他。
      “你确定你写这个,陈老头不会让你重写吗?”她漆黑双眸中皆是疑惑,语气满是不可置信。
      
      季念面无表情,疏懒涣散地开口:“那你试试不写这个,看看陈老头会不会让你重写。”
      “……”
      还真被他说对了,自己写什么都得重写。
      
      苏纯淳干瘪瘪的笑了声,盯着季念潦草的是字迹,又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啧啧称赞:“你字写得还挺好看的。”
      说这话纯粹是恭维,苏纯淳不仅没觉得他的字好看,还替陈老头有如此学生感到悲哀,
      他要是看到这张估计得晚节不保。
      
      将卷子还给他以后,苏纯淳又写了会卷子。窗外天色渐暗,她抬眼看了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才发现已经差不多饭点了。
      之前的面包也已经消化完了,她估摸着写完卷子,天都要黑透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好了。
      
      学校食堂周五晚上是不开门的,她思忖着打算点外卖吃。
      苏纯淳出声问季念,“我要点外卖,你要一起吗?”
      
      “如果要你点的话,我们就一起去拿吧。”她补充道,想着要是被保安抓了,还能拉个垫背的。
      季念抬眸看向了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良久后微微颔首。
      
      手机屏幕上的亮光投射在苏纯淳脸上,衬得她肤色更显白皙。她选了家常点的店,将手机递给季念。
      点好下单,苏纯淳单手斜撑着脑袋,就等着外卖送达了。
      
      视线无力地徘徊在如蚂蚁般细小的文字上,苏纯淳只感觉脑壳欲裂,心累无比。一边是百分之七十的正确率,一边是重做,她暗搓搓地叹了口气。
      
      苏纯淳涣散疲态的目光徐徐抬起,继而落在了季念身上,面对两个选择她忽而做出了决定,“季念,其实陈老头让我们做题也是为了我们好,你就不要生他的气了。”
      娇柔的声线打破了室内冗长的安静,季念神色淡淡地又看了她一眼,沉吟不语。
      
      她又耐心地道:“陈老头年纪都这么大了,你就宽容一点,认真把题目做一下行吗?我们作为高素质青年就不要计较这些了。”
      “你想说什么?”季念放下了手中的水笔,泰然又冷酷地出声。
      
      “我的意思是让你好好做题,做完之后……借我参考一下。”
      “……”
      季念垂眸思索着,视线缓慢地在卷面上飘过,一顿饭想换三张物理卷答案?
      他在心底冷嗤一声,望着苏纯淳表情虔诚的脸,淡淡摇头。
      
      “那要不你开个条件?你说怎么样,才能把答案借我看看。”她不屈不挠。
      白炽灯莹白地从头顶投下下俩,在苏纯淳如鸦羽般的细长睫毛下落下一道阴影,女孩嘴角浅浅勾着,眼里充满了希冀。
      听见她的话,季念偏头腹诽了一阵,过了片刻才说道:“帮我跑腿买两个月的饭。”
      
      “???”
      蓦地,苏纯淳怔了一下,他这人怎么这么好吃懒做?时间还是两个月?
      她连连摇头拒绝,自己都是个懒得去食堂吃饭的人,还想让她给别人帮忙跑腿买饭?
      
      双方都沉默着没有开口,办公室内归于静谧。苏纯淳摩挲着干燥泛冷的手指,望着木桌上这张洁白无瑕的卷子,心里竟然莫名生出一种妥协的情绪。
      她掀眸窥测着季念的不冷不淡的神情,讨教还价道:“最多一个月。”
      
      季念不客气地盯着她看,乌沉漆眸中像是掺着点什么,引人背脊发凉。
      两个月是很长,可跟恶魔物理卷子比起来,还算短的。未等到季念开口,苏纯淳痛定思痛,就先举手投降了,“好,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外卖员的电话就来了。她接了起来,让对方在学校后门等她。
      “一起走吧,外卖到了。”她起身挥手,向他示意。
      
      季念双手抱于胸前,坐着未动,悠悠道:“两个月从现在开始——”
      “所以,你一个人去吧。”
      
      “……”
      苏纯淳感觉被人耍了,无可奈何咽下这口闷气,这才推门而出。一路上,她杀气腾腾地走着,是不是还低语呢喃,“季念这个杀千刀的,要是在她回来之前还没写完,就把他的外卖丢掉。”
      
      为了躲过巡逻保安的追踪,苏纯淳特地跑了好几个大圈,还绕了好几栋楼,才把外卖拎了上来,所幸没被抓住。
      气喘吁吁地进了办公室,她缓了缓呼吸,将外卖拿给了他。眼角余光经不住往他的卷子上撇了眼,竟然已经写了大半。
      怨气倏然散去,她的心情跟着明媚起来。
      
      季念沉默不语,迅速地吃完了外卖,就开始写题了。而苏纯淳不同,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嚼咽着,连一片菜叶子都要在咀嚼不下十下。
      吃完饭,整理完垃圾,苏纯淳就撑着脑袋等待季念的答案了。临近九点,苏纯淳才把他的解题步骤抄完,顺带着还改了几个地方。
      谢天谢地,这位学神能在考场上吃碗泡面,与她同甘共苦。如若不然,以后的每个星期她都会被陈老头叫来写试卷。
      
      她满心欢喜地将试卷放在了陈老头办公桌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苏纯淳背起书包问他,“已经蛮晚了。”
      他闷哼一声,抬眸去看她,一脸的高深莫测,“没见我在学习?”
      ”……“
      学习写泡面广告词么?
      
      —
      
      昏黄的街灯点缀在街头,大城市的夜空漆黑一片,几颗星辰点缀在上边。
      最终苏纯淳还是先离开了学校,她拿出手机,和任晴岚聊天。
      苏纯淳:【我被陈老头罚写了三张物理卷,还是竞赛的,我哭了。】
      任晴岚:【别哭,这是陈老头对你满满的爱。】
      
      苏纯淳:【那我宁愿他恨我。】
      任晴岚:【他恨你的话,就不止三张卷子了。】
      苏纯淳: “……”
      
      她忽的想起了和她一起被罚写的季念,【我还在办公室碰到季念了,他考试吃泡面,也被陈老头罚写卷子了。】
      
      任晴岚:【???】
      【他其实不是吃泡面,是吃屎了。】
      
      苏纯淳想象了一下那场景,不经捂住了口鼻,【考试吃屎的话,就太不考虑别人感受了。】
      任晴岚:【……】
      【我和他一个考场的,他没吃屎,也没吃泡面。】
      苏纯淳:【那他为什么会在陈老头办公室?还写卷子?】
      任晴岚:【他是物理竞赛生啊,每周五下午陈老头都会给他开小灶的。】
      苏纯淳哑然,这么说来,她是被季念耍了?
      
      —
      
      家住得离学校不近,要去对面的公交车站坐车。
      城市灯火喧闹,马路车流如梭。她站在斑马线前,呼吸不由地急促起来,一些画面历历在目,令她手心冒汗。
      绿灯亮起,人潮开始涌动,可苏纯淳迟疑着不敢迈开步子。
      她呆在原地,努力地调整着呼吸,再一睁眼,双手握紧书包带子,这才步履仔细地走上前去。
      遇上疾驰而来的车辆,时不时会晃下神。幸而绿灯时间较长,走到对面时,才恰好变了红灯。
      自从母亲车祸后,她就对车子产生了难以名状的恐惧,过马路于她而言都成了件难事。
      
      回到家时,几近十点,她慢吞吞地进了家门。
      在玄关处点了盏幽暗的小灯,里面无人,陌生得让她倏然不知道这是在哪。
      她将书包人扔在房间角落,去卫生间冲过澡后,就爬上床摆弄着手机了。
      
      班级群里同学们在疯狂刷屏聊天,内容也不过就是在探讨此次月考,有关题目难易,得分情况、班级平均分什么的。
      
      不过可能是由于这个班级群里没有老师的关系,大家都比较放飞自我,各种奇葩表情包疯狂刷屏,她翻了一阵,才终于看到点文字,可就是文字,也是不正经的。
      手指又往前滑,她看到学习委员林佑怡一本正经地转载各科老师对于此次月考考试的分析。
      还有丁玮旭在里面发布小道消息:
      【各位同学们,听说这次月考之后,乔女士要重新安排座位了,期待不期待?】
      
      各色各样的回答蜂拥而上,屏幕疯狂刷屏。
      【随意。】
      【乔女士,放过我吧。】
      【拒绝。】
      
      换不换座位,苏纯淳倒还真是无所谓,反正她觉得坐哪都一样,又不会影响听课。
      想着她就将群聊天退了出去,不一会,她的现任同桌丁玮旭就给她发微信了。
      丁玮旭:【我在乔女士电脑里,偷看到你同桌是谁了。】
      苏纯淳:【你怎么老是做贼?小心我报警抓你。】
      丁玮旭:【警察先抓的是你吧。】
      【考试偷吃,嘴馋王者。】
      考试结束,她偷吃面包的事情就在年级里广为流传了,丁玮旭怎么可能不放过这个可以嘲讽她的机会。
      
      苏纯淳:【那你以后不要偷我要作业。】
      丁玮旭:【别呀,有事好商量呀。】
      他最怕别人拿作业说事情了,特别是苏纯淳的作业,这可是他的精神食粮。
      
      丁玮旭:【话说回来,你就不想知道你新同桌是谁么?】
      苏纯淳:【不是你就行。】
      丁玮旭:【呵,老子还不愿意和你做同桌呢。】
      
      —
      
      时间一晃就到了返校的日子,入秋时节,温度越来越凉了,朔风一卷,枯黄的落叶翩翩起舞。
      除了校服,她还带了几件长袖回学校,以备不时之需。
      
      市里的高中基本都是要住校的,周五下午放学,周日晚上回校。
      高一刚入学那阵,宿舍里有同学因为想家而哭,可她却丝毫没感觉,毕竟在家和在学校也没什么差别。
      
      晚自修,她麻利地把除了物理科目以外的其他作业都写完,继而开始啃物理这块硬骨头。
      自打上了高二,物理就成了她的心头病,上课能听懂,可怎么一到做题就全不一样了?
      她翻出笔记和课本,对着上边的解题思路开始写题,直到几近晚自修结束才完成。
      
      清晨,鸟儿叽叽喳喳地叫唤着,太阳射出缕缕光辉,把整个世界映成金色。
      乔女士化着精致无比的妆容,大波浪长发,踏着高跟鞋气场全开地走进了教室,手里握着座位表。
      
      “各位同学们,大家安静一下。”
      “根据你们的月考成绩,我给大家重新调整了位置,第二节下课大课间的时候给我马上换掉,我就把座位表贴在后面黑板上,大家下课去看。”
      
      似是还没有从周末的休闲时光中走出来,大家都只是慵懒地点点头,苏纯淳亦然。
      而同桌丁玮旭又朝她挤眉弄眼了一阵,神情诡异。
      她没理睬,递过去一个白眼,余光却见看到了坐在同一排的季念。
      
      晴朗日光洒落在他身上,眉毛微微向上扬起,鸦羽般的浓密睫毛下,一双朝露般透着桀骜的双眸,英挺的鼻梁,还有白皙的皮肤。
      太不公平了,怎么能有人长得这么好看。
      再偏头瞥了眼丁玮旭,不忍直视。
      
      可又想到两个月的跑腿之约,以及季念上周五骗她的话,苏纯淳双眸忽而瞪得老大。她又朝季念看去,怒气填满了胸腔,双手不经握紧成拳头状。
      
      丁伟旭见她目光定在某人身上,顺势看去后,玩笑地扯了扯嘴角,“就这么想和季念坐?”
      苏纯淳回过身来,冷冷看了丁玮旭一眼。
      和鬼坐,她都不和季念坐。
      大课间有二十分钟,几乎所有同学都凑热闹,扑到后排黑板边看位置安排了。
      
      见座位表周围被水泄不通,苏纯淳就准备等人散了再去看。反正迟早都能看到,不急于一时。
      她懒懒地趴在桌子上休息,眼睛半阖着。
      
      忽地,余光察觉身边有大片阴影落了下来,刺眼的阳光被挡住,倒还觉得挺舒服的。
      她估摸着是丁玮旭站了起来。
      
      继而耳畔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整个教室闹哄哄的,似乎是大家在准备换位子了。
      她懈怠地爬了起来,这才准备去看座位表。
      
      刚一站起,目光便被同桌位子上的少年吸引了。
      季念穿着蓝白校服,露出白皙精瘦的手臂,坐姿随意疏懒。黑色水笔在骨节分明的手中随意转动着,视线随意地落在某处。
      
      她吓了一跳,怎么这人搬她边上了?
      不过马上,她又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搬去其他位置,便也松了口气。
      
      恰好此时,少年调整了一下坐姿,继而偏过头来,对上了她的清澈的眼眸,细碎阳光落在两人之间,显得格外和煦。
      季念的眼眸微不可察地颤了一下,语气淡淡,“挺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