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17章 ...

  •   此话一出,气氛霎时冷了下来,空气渐渐凝固,似是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横亘在两人之间。
      像是触动了他的逆鳞,季念脸色比之前更沉了,乌沉的眸子之间藏了些许阴鸷。他抬眸,对上苏纯淳的眼,果断道:“没有。”
      
      语气有些渗人,可苏纯淳还是不放弃:“你是不是怕被陈老头发现,所以不敢谈呀?”
      “……”
      说起这个话题,季念心中便有几分烦躁的情绪在往外涌出,回想起在物理办公室门口看到的那一幕,他锁紧深眉,悠悠然反问:“你不怕?”
      
      “……”她怕什么,她又不谈恋爱。
      直接无视他的问题,她抬手揉了揉微痒的眼睛,轻柔地开口:”如果有一场有恃无恐的恋爱在等着你,你想不想谈?”
      
      季念嘴角弧度很是僵硬,斩钉截铁地回绝,“不想。”
      “……”怎么这么冷血?
      “可是你都还不知道对象是谁呢,你怎么就不想?”她悻悻地皱起眉头,似是对季念冷漠的态度感到不满。
      季念别过脸去,最后一丝耐心也被耗尽,没有回答她的话。
      
      看着他漠然的态度,苏纯淳无趣地撇了撇嘴,可仍是不急不恼地出声,神情颇为认真严肃,“我觉得你是可以想的,而且你也可以不用怕被陈老头发现。”
      “毕竟你的对象是……”她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季念的侧脸,故作惋惜地哀叹了一声,“算了,我不想告诉你了。”
      “……”
      
      季念冷沉着一张脸,始终紧绷着唇线,平常神情之中略带的疏懒之意,也被肃穆取代,深邃的眸色在明媚的光线下很是冷淡,显然心情不悦。
      苏纯淳也没再多说什么,耳边充斥着喧闹声,心不在焉地望着笔下的物理题发呆。
      半晌后,忽而听见边上有人叫了她一声,压低的声线低沉而又醇厚,如小提琴的弦鸣一般。
      
      “苏春虫。”三个字从他嘴里缓缓吐出,似是压抑着某些不可言说的情绪。
      “……”
      苏纯淳偏过头去,表情蔫蔫的,像是在表达对着个称呼的不满:“你别……”
      
      话还没说完整,就被季念打断了,他神情颇为严肃,瞳孔泛着幽幽地泛着波光:“谈恋爱,不是这个年纪该干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话语令苏纯淳有些疑惑,季念这是已经知道了她的计划了?
      
      “我又没有谈恋爱,你干嘛和我说这些?”她假装听不出他话语中隐藏的意思,绕着圈的打马虎眼,“搞得跟我爸似的。”
      “……”没谈恋爱?装得倒是不错。
      
      季念闷沉着气,嗓音里带着些许隐忍的情绪,“你知道你这次物理单排全段多少吗?”
      “……”这是来羞辱她?
      “那你知道你这次语文单排全段多少吗?”苏纯淳白嫩小脸染上些许愠色,被季念的话一戳,语气有点冲。
      
      “我虽然物理不好,但并不代表我吵架不行,你不要惹我。”她双手抱与胸前,小嘴撅得老高,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丝毫不惧。
      看着苏纯淳生气所表现出来的小表情,季念霎时有些想笑,烦躁的情绪也压下了不少,可一想到她在偷摸着谈恋爱的事,心头又不由地冒出点火。
      半晌后,他才轻轻唤了一句她的名字,语气里带着些许纵容,“苏春虫,注意点。”
      
      “……”
      斗完嘴的苏纯淳早已不理睬季念了,可听到这么一句话,脸上却又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季念这是改变主意,想谈恋爱了?
      
      将他说的话细细品味了一遍,心里多了几分笃定,照这个意思来看,是不是只要不被陈老头发现,他就可以接受?
      那好说呀。
      
      心头冒出的怒火一下子平息了不少,苏纯淳高高地扬起了嘴角,转头便对季念露出了娇俏的小表情,高兴得恨不得立马抱住他,欣喜若狂地道:“好,一定不被陈老头发现。”
      “……”
      刺耳的话语令他眼眸微颤,莫名不爽的情绪逐渐上泛,充斥在胸腔之内,像是喝了一碗毫无甜意的中药,口中皆是苦涩。
      刚才的话,他能不能收回?
      
      —
      
      为了让季念能够羊入虎口,苏纯淳只能不择手段,耍些手腕了。
      送言情小说失败的事,已经让苏纯淳积累出了些许经验,她不敢再用同样的方式,以免再被季念威胁。
      可谈恋爱,不就是男女双方互送礼物才能让感情升温的吗?若是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办?
      
      苏纯淳完全没有恋爱经验,想破了脑袋还是没想出来。暂且将此事先放下,她打算等到午休过后,找丁伟旭这个情场浪子问一问。
      笔尖在空白的作业本上停留了许久,渐渐洇出一个深黑色的小圆点。她默默地哀叹了一声,敛去烦闷忧愁,静下心来做题。
      
      伴随着悦耳的铃声响起,越来越多的同学涌入了教室,捕捉到丁伟旭的身影,苏纯淳将作业扔在一旁,转过头去和他取经。
      她用一只手挡着小嘴的一侧,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对他道:“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能不能指导我一下怎么谈恋爱?”
      
      谈恋爱?
      闻言,丁伟旭眼底的诧异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他吃惊地喊了一句,“你要谈恋爱?”声音还不低。
      “……”能别叫那么大声吗?感觉好像半个班级的人都听见了。
      
      苏纯淳下意识地去看了看季念,幸亏那人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没注意到周围的异样。
      “你能不能小声点呀。”她不满了一句,之后似是意识到“谈恋爱”一词不太恰当,又重新更改措辞道:“不是谈恋爱,是追人。”
      
      丁伟旭的五官更加扭曲了,宛若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般,不由自主地张了张嘴巴,鄙夷出声:“你要追谁?”
      “不是我。”她神色故作紧张,纠正道,“是季念。”
      
      “……”
      丁伟旭疑惑地拧眉,转而神情变得不怀好意,这种八卦一向是他最喜欢的,“追谁?”
      苏纯淳清了清嗓子,偏头窥测了一眼季念,确保不会被听见之后,才将头往前凑了凑,声如蚊吟,“追……乔女士。”
      
      “……”
      “他是脑子坏了,还是眼睛坏了?”丁伟旭显然是被吓到了,出声质疑,可看到苏纯淳肃穆的之后,又改口道:“不行,我得给他好好说教一番,绝对不能让他误入歧途。”
      
      “别啊,季念不让我告诉别人的。”苏纯淳赶忙拉住了他,阻止他轻举妄动,“主要是我觉得你比较有恋爱经验,所以才帮他问一问,你千万别说你知道这件事,要不然他面子上挂不住。”
      “……”
      丁伟旭有些无话可说,脑海中忽的闪现出乔女士那张牙舞爪的吃人模样,不经有些后怕。他若是真帮了季念,那是不是等于在害他?
      
      没想到季念也有陷入爱河的一天,丁伟旭叹了口气,余光瞥到前边季念身影,心里边一阵凉意。
      略微思索了一阵之后,才挥手让苏纯淳靠过来,慢慢悠悠地开始传授恋爱经验:“其实追人这事……也不难,就是需要厚脸皮点,鉴于季念和乔女士这种师生关系,我认为需要采取‘嘘寒问暖’战术。”
      
      \"嘘寒问暖?”苏纯淳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顾名思义就是对乔女士好一点,比如说乔女士生气的时候,就让季念去哄哄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让季念倒杯红糖水给她;开心的时候,就让季念陪着她一起笑。”
      “像乔女士这种大龄女青年啊,最不怕的就是日久生情,习惯成自然,只要季念坚持不懈,就一定能成功的。”
      
      “你真是没白谈这么多场恋爱。”苏纯淳扬眉,抛给他一个赞扬的眼神。
      丁伟旭冷哼一声,毫不谦虚地收下她的表扬:“不过要是乔女士真被他追到手的话,我还是觉得季念被糟蹋了,这简直就是老牛吃嫩草呀。”
      说完,他像是为季念打抱不平一般,大骂了一句:“操”,引得边上的同学纷纷看过来。
      
      这么一出声,吓得苏纯淳抖了个激灵,她赶忙伸手捂住了丁伟旭的嘴:“你小声点,季念才不是什么嫩草,他只是一坨牛粪而已。”
      “……”
      
      —
      
      像是得到了武功秘籍一般,苏纯淳自信无比地转过身,回到了原位,随后偷瞄了季念一眼,假意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故作毫不在意地戳了他的手肘。
      
      “季念,我想跟你分享一个秘密。”她眨巴明亮如星的双眸,笑眼弯弯,“你想不想听?”
      闻言,季念停下笔,幽幽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漠然道;“不想。”
      
      “……”
      “不想就是想。”苏纯淳嘀咕了句,不理睬他冷漠的回答,继续自顾自说下去:“我觉得丁伟旭可能被一个人告白了。”
      
      “……”又在说什么屁话?
      他冷笑一声,眼底有化不开的浓墨,漫不经心地看着她,“关我什么事?”
      苏纯淳咬了咬唇,像是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我和你说,你可千万要保密呀,丁伟旭被乔女士告白了,但是他果断拒绝了,把乔女士气得伤心欲绝。”
      “……”
      
      “所以呢?”他拧了拧眉,语气中透露出些许不耐烦。
      “所以……你这几天能不能对乔女士好一点呀?”她语气真挚又诚心,嗓音软绵绵的,“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乔女士,但同样作为一名女性,我能理解这种被人伤害的痛苦。”
      说着,还自顾自垂下了眼睫,强行抹了两下未挤出一滴的泪水。
      
      “你也被伤过?”季念冷淡地看着她,低沉着气反问道,
      “……”
      “我没有,但并不代表我体会不到这种痛苦。”她否定地摇了摇头,继而故作叹息道:“都是丁伟旭这个狗男人桃花运太好,要不然乔女士也不可能会这么惨,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联手?”
      “我去暴打丁伟旭,你去安慰乔女士?”
      
      季念沉吟不语,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眼底映着细碎的光,神情晦暗不清。
      见他态度不明,苏纯淳又哀叹了一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脑袋悻悻地耷拉了下来,埋怨着:“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你是觉得乔女士一点也不可怜吗?”
      
      季念嘴角扯出一某冷笑,散漫地转动起手里的笔,身体往后一靠,从容不迫地道:“乔女士可不可怜我不知道,但我现在很可怜你。”
      “嗯?”苏纯淳疑惑地抬了抬眉,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冗长的沉默之后,季念眯了眯眼,悠悠然出声,“你看看身后。”
      “……”什么意思?
      莫名的心虚感突然涌了上来,苏纯淳的肩膀猛地颤了颤,畏缩地向后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狠绝的目光。
      
      “苏纯淳,一会下课之后来我办公室。”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