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15章 ...

  •   凝视着苏纯淳发来的消息,任晴岚深深地叹了口气,扶额略感无奈。尽管她所说的这两件事听起来着实令人愤慨,可细思又觉得其中似乎有隐情。
      任晴岚顺着她的话茬往下接:【有八个人,你打算怎么帮?】
      
      苏纯淳眯了眯,小脸腮帮子处鼓着气:【帮助这么多人难度有点大,所以我打算从年级第三开始。等下个星期去了学校,我就去看看是哪个幸运儿成了年级第三。】
      
      任晴岚:【我突然发现考试考得好也是一件坏事。】
      苏纯淳:【……】
      
      苏纯淳并没有因为任晴岚的打击而失去信心,纤细的指尖缝隙紧紧握着水笔,她细细思索着,要如何让季念从季老二,滑铁卢直降成季老十。
      
      下意识地咬了咬笔头,倏然间她想到曾今自己因为痴迷于言情小说而导致成绩退步的经历,倏然间灵感迸发,齐刷刷地在纸上落下了一行大字,”送季念一本言情小说。“
      干扰季念,也算是另一种帮助的方式吧。
      
      于是乎,第二天上完物理补习班,她就去了马路对面的书店。
      书店店面不大,可货架上摆设的书本种类却很多,高中辅导教材,传统文学,现代散文以及言情小说……应有尽有。
      
      苏纯淳在店员的指引下直接去了言情小说区域,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五彩书皮,上面的书名虽是露骨羞人,却情不自禁地吸引了她的目光。
      譬如这本——《重生之季家二少爷被蹂·躏了》,一看就知道很适合季念。
      
      苏纯淳毫不犹豫地将这本小说抱进了怀里,接着又去教材辅导区域瞎转悠了一会,随手拿了几本教材,才去结账处买了单。
      
      在家过了两日,周日下午苏纯淳就回学校了。回去之前,她先去药店买了几盒药,以防胃病犯了没药。
      乘着公交车回到学校,教学楼底下已经贴出了月考排名榜。苏纯淳在榜前站定,视线盯着红榜上季念后面的名字看了一遍。
      半晌后,她神色微怔,年级第三的名字她不认识,可这年级第十,竟然会是她的表弟叶润绩?
      
      叶润绩比苏纯淳小一岁,只是读书早了一年,也就自然而然和她读了同一年级段。之前也有在榜上看见过他的名字,只不过没想到,这次月考竟然成了年级第十,着实出乎她的意料。
      杵在原地一阵,苏乾乾从书包里拿出了本子,她捏着水笔,一字不差地将年级前十的名字挨个记了下俩,转而才上了楼梯。
      鞋底与地板摩擦发出轻微的窸窣声,苏纯淳抬脚上楼梯,心里的算盘打得咯噔响,若这年级第十是他的表弟,那一切不都容易多了?
      鼓励他好好发挥优势,将季念从万年老二的位子上挤下来。
      
      晚自修课间,苏纯淳跑去找叶润绩。他选的是文科,教室位置要高一层,故而两人平时几本上见不着面。
      苏纯淳到了门口,随意找了个同学,把他叫了出来。
      
      借着室内莹亮的灯光走出来,叶润绩就瞧见苏纯淳站定在走廊边,双手自然下垂在等他。
      叶润绩走上前去,不明所以地盯着她看,也不知道她突然造访所为何事,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似有不好预感。
      
      他比苏纯淳小一岁,可个子却足足高了一个半的头。金属边框眼镜架在他挺拔的鼻梁上,不自觉遮掩了几分骨子里的桀骜,增添上了些许书生气。
      苏纯淳冲着他讨好地笑了笑,开门见山道:“绩绩,能不能求你帮我一个忙呀?”
      这声“绩绩”叫得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叶润绩皱着眉头,鄙夷地出声,“你的忙我帮不了。”
      
      直白地拒绝是叶润绩一贯的风格,可却没有浇灭苏纯淳心头的热血。她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们班那谁的微信么?你帮我,我就给你。”
      闻声,他顿了顿目光,细碎的月光落在少年清隽的脸庞,过了半晌才松口:“什么忙。”
      
      她将额间不听话落下的碎发撩上去,殷勤地眨巴这大眼,“不是什么大忙,我就希望你能好好学习,考到全年级第二。”
      
      叶润绩眼底闪过疑惑,随后轻启唇瓣:“你怎么不盼点好的?”
      “……”难道是年级第二还不够好吗?
      苏乾乾表情微滞,舔了舔唇瓣,刚想出声说些什么,就听见他若无其事道:“我的目标自然是第一。”
      
      “……”志向倒是伟大。
      可他要成了年级第一,季念不还是年级第二吗?
      
      脑袋当机了好一会,苏纯淳才伸手抓住他垂在裤缝边上的那只手臂,微微摇晃着,“听姐的话,咱们先考个第二行不行,一步登天还是有些难度的。”
      “……”
      叶润绩压了压眉心,复杂的情绪在胸口暗涌,良久后才出声:“苏纯淳,你是不是喜欢年级第一?”
      
      “……”简直荒谬。
      苏乾乾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闷闷地松开了手,小嘴也因不悦地情绪悄然撅起,继而抬手高高举起,在他太阳穴处准确无误地点了一下,“小孩,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想什么谈恋爱。”
      
      “……”
      
      —
      
      周一早上,苏纯淳早早到了班级,趁着季念还没到校,赶紧将小说塞进了他的抽屉。
      昨晚回到寝室,这本小说被她用精致可爱的彩纸包装了一番,同时上边附上了一句看起来无比真诚的话语:“谨以此书献给热爱阅读的季念。”
      下方署名:希望你能越来越好的语文老师林绪。
      
      两行端正清秀,方正得体的字迹,是苏纯淳以防穿帮,让任晴岚帮忙写的。
      而为什么要借用语文老师的威名一用,自然是因为她怕把书送给季念以后,季念不看,所以才要用林绪的名字来给他制造一种无形的压力。
      
      窗外的天空上压着细密的乌云,天色暗淡得没有一丝色彩,似是有一场倾盆大雨的势头。尽管是这样,学校还是照常开了晨会。
      教室内没有开灯,借着窗外阴沉的天色,苏纯淳伏在桌前。胃有些不太舒服,她就和乔女士请了假,留在了教室里。
      已经过了进校时间,季念却还是没有来。望着边上空荡荡的座位,苏纯淳略感惋惜,季念要是不来,她昨晚做的准备不就都白费了吗?
      
      正叹息着,就听见有沉稳均匀的脚步声从耳后传来。苏纯淳回首望去,就见季念从容不迫地走了进来,面色沉静,神情淡淡。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苏纯淳佯装不在意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后,便从桌边不动声色地拿起了一早准备好的世界名著《基督山伯爵》,夹在指尖缝隙晃了晃,开始了精心策划的表演。
      
      她一边故意放慢速度让季念看个清楚,一边一本正经地道:”林老师昨天给全班同学都准备了一本书,你不在,我就放到你抽屉了。“
      “老师说读完之后,要写一篇读后感,下个星期的语文课上起来分享。”
      
      镇静平常的语气没让季念生疑,他淡淡应了一声,从抽屉里取出那本书。
      视线在那两行清楚明了的字迹上缓缓扫过,继而才将外包装慢条斯理地拆解开来。苏乾乾故作不在意的偏过头去,可余光却直直窥视着少年修长白皙的指节。
      一举一动,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还没有将外侧的彩纸撕完,季念就已经看到书本封面上,印刷出的字体浮夸绚丽的书名:《重生之季家二少爷惨遭蹂·躏了》。
      眸色稍稍一暗,季念面颊阴沉地偏过头来,随即瞥到苏乾乾嘴角那抹若隐若现的刺眼笑意。
      
      像是怕被他发现真相,亦或是憋不住笑意,就在下一秒,她径直屈伸下去,把头埋到了桌子底下,葱白指尖将完整的鞋带拆了又解开,解开与系上,如此反复,数遍有余。
      漆黑瞳眸映出她因笑意而微微颤动着的身体,厚薄适中的唇瓣悄然牵起,季念回过身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将外层包装撕扯干净。
      
      苏纯淳做贼心虚,直到整理好面部表情才徐缓地直起身体,明明早就做好心理建设,可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又崩盘了呢?
      早知道她就该先去厕所躲一躲,不过好在她随机应变的能力满分,丝毫没有让季念发现破绽。
      
      狠狠地咬了咬唇角,苏纯淳试图用痛意掩盖住不断汹涌的笑意,与此同时,不受控制的目光下意识地逡巡在季念手中的那本书上。
      还没等她清嗓子再提醒一遍,就听见季念略带沙哑的声音从不远处飘过来,萦绕在耳畔,“苏纯淳,老师给全班同学发的书都是不同的?”
      
      笑意从两腮蔓延至四肢百骸,苏纯淳不自然地避开了他的眼神,唇瓣微抖,“对……对啊,老师是按每个人的自身特质以及性格需求选择的。我的是《基督山伯爵》,老师的意思是让我像主角一样,勇敢果断大胆。”
      说完,她还狠狠地点了两下脑袋,意为自我肯定,勇敢果断大胆地去复仇。
      
      言之凿凿的一席话,并未让季念做出过多的反应,他只是微微颔首,神情平静得如一汪深潭,尽管有疾风吹来,水面却丝毫不见涟漪扩散的痕迹。
      “林老师送我这本书?”他将书本封面坦然地亮在苏纯淳面前,嘴角浮起一丝冷意。
      
      苏纯淳顺势看去,即使是早已知道了一切,还是做出了一番做作的表情,
      圆滚滚的双眼猛然睁大,樱桃小嘴作“啊”状张开,继而一直白皙的手覆盖上来,作势捂住唇瓣,诧异惊奇的情绪毫不掩饰地展现在季念面前。
      “林老师怎么会给你这样的书呀,是不是给错了?”眨眼间,她略带怀疑地出声,“不过应该也不太可能,上边好像是写了你名字的。”
      
      季念毫不在意地扯了扯唇,眸底却有化不开的暗色,尾音拉拽,拖得老长,“照你的意思看,林老师是希望我——惨遭蹂·躏?”
      
      “……”这话听着怪怪的,林老师莫名其妙背了一个大锅。
      苏纯淳皮笑肉不笑,反应迟缓了几秒,重新措辞道:“你误解了老师的意思,林老师是希望你像主角一样,在语文上能够浴火重生,至于那个“蹂·躏”一词,代表着……你重生路上遭遇的磨难。”
      
      她顿了顿,继续开口:”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其实这本书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你要相信老师做什么,都是希望你好。”
      说完,她神情严肃认真地拍了拍季念的肩膀。
      
      暗淡的光线落在他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朦胧却又神秘的纱。这么大篇幅的解释,季念当然是一个字也没有相信。
      他神色疏懒,染上点倦意,悠悠然道:“不好意思,你说的我听不懂,一会我去问老师。”
      
      “……”感情她说得都口干舌燥了,他全都左耳进右耳出了?
      不过转瞬之间,她就意识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要是季念真拿着小说去问,那她的阴谋诡计不就都被戳穿了吗?到时候,肯定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
      
      “不行,季念你不能去。”苏纯淳下意识地扯住了他的衣角,声音软绵,带着些许委屈恳求的意味。
      
      “嗯?”季念俊眉扬起,回首看向她。
      苏纯淳眨了眨眼,颇为严肃地看向了他,“你要是去的话,林老师会觉得你浪费了她的一番良苦用心。”
      
      “……”
      季念漆黑瞳仁微微一暗,将衣角从她手中抽出,继而微微俯身凑近,漫不经心地对上她的眼,“我看——是浪费了你的良苦用心。”
      
      清冽淡雅的气息扑面而来,霎时晃了心神,肩膀不自觉的抖了抖,苏纯淳下意识地往后边,神经有些紧绷。
      好像要吃人的样子……
      
      她心虚地垂眸下去,胃有些难受,手掌便不知觉地覆了上去,头顶像笼罩着一层乌云,过了半晌,才干巴巴出声:“季念,你信不信我不是故意的呀?”
      “嗯?”季念眉眼微抬,“不是故意,那是什么?”
      
      ”我是……一时犯蠢了而已。”苏纯淳的脑袋几乎要垂到胸口去,“所以……你能不能别去和林老师打小报告呀?”
      
      小报告?
      季念盯着那张可怜兮兮的鹅蛋小脸,略微晃了下心神,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整齐的碎发垂落在额间,幽暗的光线照得他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半晌后,季念淡淡出声,“苏纯淳,你要能做到一件事,我就不去和老师打报告。”
      
      闻声,苏纯淳抬起湿漉漉的杏眼,纠正道:“是小报告。”
      季念无奈地牵了牵嘴角,咫尺之间,女孩身上馥郁清香的味道洒在鼻尖,颔首道:“好,小报告。”
      
      更正完说辞,苏纯淳却并不觉得满意。她一张小嘴仍是干瘪瘪地嘟着,思忖一阵,迟疑着猜测道:“季念 ,你不会……又想让我给你跑腿买饭吧。”
      “……”
      
      季念眉眼压了一下,失声淡笑着,继而直立起身体,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好好去食堂吃饭,顺便——”季念扫了眼她用手捂着的腹部,抬眸轻语:“把我的那份带回来。”
      
      苏纯淳眼底滑过几分异样,脱口而出地质疑:“你这难道不是又让我去给你买饭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绩绩的文要开啦~求个预收呀!
    文案:
    *恬不知耻斯文败类×冷若冰霜大美人
    *假正经律师 × 真淡定医生
    *主都市/挺甜哒/一丁点沙雕
    【一】
    高一那年,祝兴妍初次见到叶润绩。
    少年高大宽阔的身躯挡住她的去路,俊朗桀骜的脸上写满散漫:“同学,认识一下?”
    她抬眸,注视着眼前人,半晌没说话。
    他等不及:“嗯?”
    少女身高虽低了半个头,气势却没有输,黑长浓密的长睫扑扇,不屑吐出几个字眼来:“我对你这张脸——”
    “不感兴趣。”

    后来,祝兴妍阴差阳错地成了叶润绩的主治医生。
    她俯身下去,近距离检查他面上的伤口,被口罩遮住的大半张脸,露出深邃清冷的双眸来,一动不动落在某处。
    察觉到对方目光,男人眉角微抬,漫不经心地弯唇:“不感兴趣还看那么久——”
    “收费。”

    【二】
    祝兴妍的心里埋着一个人。
    这份怯懦的喜欢被悄悄藏匿,悄无声息地遗忘在时光尽头。
    她打算就这样,抱着秘密,守一辈子。
    可重逢的那天,佯装出的高傲就被全然打碎,满腹的心事如决堤般涌出。
    终是在某个风轻云慢的午后,她意外追尾前方车辆。
    男人下车,一身笔挺矜贵的西装,缓缓朝她走去。
    祝兴妍强撑镇定,公事公办地拨通电话:“我联系保险公司。”
    扫了眼被撞得稀巴烂的后车尾,叶润绩的神情很是淡漠,而后俯下身来,意味深长道:
    “也好。”
    “婚前财产,有必要分割清楚。”
    #什么婚不婚的#
    #我人和财都是你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