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12章 ...

  •   苏纯淳被吓了一跳,“啊”地叫了一声,双手没拿稳,药盒落地,两只蟑螂跟着掉了出来。
      深棕色外壳呈椭圆形,个头不小,一对褐色的翅膀,六只细长的腿,两只触角,看着令人直起鸡皮疙瘩。
      
      双手颤抖得厉害,心跳也跟着加速,就算季念不愿意给她带药,也不必拿这种东西来吓她吧。
      她匀了匀呼吸,害怕渐渐成了愤怒,望着两只已经失去生命的蟑螂,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呼吸急促。
      毋庸置疑,季念是在整她。
      
      暮色渐暗,夕阳将最后一丝金边收起,悄然隐入无际的浓云之中。
      苏纯淳用纸巾将蟑螂包好,一丝不苟地放回药盒之中,眼底似仇恨的火花在迸射出来,她打算化敌人的利刃为武器,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这个仇,她不报就不是人。
      
      得知此事的任晴岚吃惊地张大了嘴,一脸同情地望着苏纯淳,她也没想到季念会这么恶趣味。
      任晴岚伸手取过装着蟑螂地药盒,小心翼翼地往里瞧了一眼,只见两只蜷缩着躯壳的蟑螂窝在一块,一动不动。
      看得人鸡皮疙瘩起来,任晴岚叹了口气,“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两只蟑螂?”
      
      苏纯淳双手抱于胸前,眉宇之间怒气毫不掩饰,“我在想是给他是榨汁喝好,还是拌饭吃好?”
      看到她脸上庄严肃穆的表情,任晴岚就知道这话不只是说说而已,随即给她竖了个大拇指,“这么狠,好样的!”
      苏纯淳朝她挑了挑眉,清眸深处有锐利在显现,咬牙道:“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
      
      憋着鼓闷气,她一早上都没理季念,直到中午要替他跑腿买饭的时,才干巴巴地出声:“季念,你的饭卡。”
      她决定不仅要把季念的饭卡刷爆,还要给他在饭菜里加点大补的,比如——蟑螂。
      
      “今天中午帮我买两份,送到陈老师办公室。”他淡淡回答,伸手将饭卡放到了苏纯淳眼前。
      送到陈老头办公室?还要两份?
      “陈老头对你也没有很差吧。”她犹疑地出声,眼神有些不可捉摸,“你为什么要在他面前炫富?”
      
      “……”
      季念冷凝着脸看着她,随后缓缓出声解释道:“其中一份是给陈老师的。”
      原来如此,苏纯淳惋惜地叹了口气,要是他真能吃两份,那正好一份加一只蟑螂。
      
      下课铃响起,她便飞奔去了食堂。
      看着季念饭卡里的余额,苏纯淳站在食堂玻璃隔窗前,不经皱了皱眉,心想这张卡何时才能刷爆?
      
      季念在菜色搭配上对她没有什么限制,向来都是她买了什么,就吃什么。
      腹诽一阵,苏纯淳朝着打菜阿姨笑了笑,抬手指着那条价位表上最贵的葱香小黄鱼道了句,“阿姨,那个我要四条。”
      
      食堂阿姨诧异地看了看她单薄的小身板,犹疑着还是帮她打好了。苏纯淳伸手接过,随后又打了份正常的饭菜给陈老头。
      
      她自己没吃,反倒先回了班级,计划要在季念那份里装只蟑螂,然后赶紧给他送过去,顺便欣赏一番他吃到蟑螂的难看表情。
      拿了双干净筷子,她夹了只蟑螂埋入鱼的底部,直到完全看不见时,才重新合上盖子,送进办公室里。
      
      听说最近陈老头给季念加大了竞赛训练强度,不仅每周周五都要去,就连有时候中午都会被叫过去。
      她轻扣办公室的门,听到了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才推门进去,而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坐着写题的季念,阳光打落在他的身后,短发一丝不乱垂挂下来,身上的校服干净整洁,整个人清爽俊逸。
      
      可对于苏纯淳来说,他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到现在她还仍还记得那两只蟑螂触目惊心的面孔。
      她目光跳过季念,颔首先和陈老头先打了个招呼。悄无声息的拿出一份饭放到陈老头桌前,再把另外一份放到了陈老头桌前,准备离开。
      
      “苏纯淳,你等一下。”陈老师出声喊住了她,抬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你昨天交上来的作业,错的还挺多的,是不是上课都没认真听?”
      
      突如其来的问话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她上课真的有在认真听,只是确实都没听懂而已。
      她不好意思地干笑了几声,没出声说话。
      
      见她如此反应,陈老头也猜到了几分,他捏了捏皱起的眉心,“这样好了,你有哪些不懂,我现在给你再讲一讲。”
      “……”
      她就是来送个饭而已,为什么要拉她讲题?而且就算讲了,她也听不懂。
      
      “陈老师,我还没吃饭,现在有点饿了,要不下次有空再来问您吧。”她随意找了个借口,婉拒道。
      陈老头抬眸看了她一眼,“那正好,你就把我这份吃了吧,我不饿,放着也是浪费了。”
      苏纯淳尴尬地咬唇,若是此时她还找借口的话逃避,那意图岂不是太明显了?明摆着就是不想听他讲题。
      
      “你先吃,吃完我再把错题给你讲一讲。”陈老头垂首批改着作业,往边上一指,“椅子拉过去,坐到前面那张桌子。”
      闻声,苏纯淳只好认命地取过了餐盒,提起空椅往季念对面走去,余光里瞥到他修长白皙的指节间握着筷子,唇瓣随着咀嚼有规律地上下移动着,慢条斯理,不慌不忙。
      苏纯淳心中暗喜,就等着看他一会吃到蟑螂时的反应。
      
      她悠悠然坐来,朝着季念得意洋洋笑了笑,继而才将桌上的餐盒打了开来。可下一秒,笑容就渐渐凝固在了脸上。
      映入眼帘的是四条摆得整齐划一的葱油小黄鱼,难道是她给错了?
      
      顿时傻了眼,苏纯淳扬起下巴,稍稍往前凑去,果不其然看到季念正在吃的那份是她给陈老头买的。
      她想把自己脑袋拧下来,怎么这都会弄错?
      估计是刚才看到季念时,脑子被他气昏了,不过还好这盒餐在她手上,若是被陈老头吃到,那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凝视着餐盒中四条平躺着的泼着香腻葱油的黄鱼,苏纯淳毫无胃口,甚至觉得有些反胃。她哀怨地叹了口气,自认倒霉的取出了筷子,可却是怎么也下不了口。
      见面前人呆若木鸡,季念掀眸状似随意地撇了她一眼,只见她嘴角抿着直成一条线,心情很是不悦。
      他轻轻地闷哼一声,心许苏纯淳可能是被陈老头留下来讲题可能不太开心。
      
      苏纯淳握着筷子的手干巴巴地往鱼上戳了戳,白嫩鲜香的鱼肉随即展露出来,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要不是知道底下埋着蟑螂,她肯定会连着吃完好几条。
      望着能看不能吃的小黄鱼,苏纯淳眼角耷拉下来,打算起身却把餐盒扔出去。
      可还没迈出一步,就被往这边走的陈老头捕捉到了异样,“苏纯淳,你那么多白米饭没吃,就拿去倒掉?”
      
      严厉苛责的声音令苏纯淳停住了脚,她双手紧握餐盒,身上瑟瑟发抖,“陈老师,我有点……吃不下了。”
      “我看你都没吃几口,怎么就吃不下了?你要是这样浪费粮食的话,等下再拿两张卷子回去做。”陈老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把手里的卷子放到了季念边上。
      
      闻言,苏纯淳无可奈何只好重新回了位子,坐下时却对上了季念的眼神,那清眸如同深潭一般平静无波,却又好像隐藏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倏然间,她不经有些恼火,要不是季念的那两只蟑螂,她又怎么会遭遇如此窘迫的境况?
      对上他眼眸的那一刻,苏纯淳就如一只恶狼,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不悦情绪毫不掩饰。
      
      被瞪了一眼,季念有些不解,却又觉得好笑。视线顺着往下移动,落在了她餐盒打开的四条小黄鱼上边,心尖有些心绪如杂草一般生生冒出。
      不是她的饭卡,花钱还真是大方。
      只不过她怎么不吃?难道饭菜被她下了毒?瞧着她悻悻的表情,转瞬之间,季念有了答案。
      
      陈老师把卷子拿给季念以后,就回了位子,可苏纯淳却感觉仍然被人监视着一般,这饭她不会是真的要乖乖吃完吧……
      盯着小黄鱼看了一会,就听见面前人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闻声望去,看见季念已经差不多吃完,正在收拾餐盒。
      她默默哀叹口气,为自己自作自受的行为感到悲哀。可刹那间,某个想法就忽的在脑海中蹦了出来。
      
      小心翼翼地观测着前方的形势,看准时机,她便猛然发力,出手抢走了季念的餐盒,继而眼疾手快地将自己的挪到了他面前。
      而等季念反应过来时,手里的那份餐盒已经被换成了苏纯淳的。他微微蹙眉,眼神下意识地向苏纯淳看去,面上带着些许烦躁和不悦。
      
      两人的动静在寂静的办公室中,显得无比突兀。陈老头闻声,抬起头往前方看去,声音沙哑不快,“你们两个这是要把办公室拆了?”
      苏纯淳心虚了一瞬,避开了季念的灼灼目光,紧紧地护住怀里的餐盒,反应迅速道:“老师,你快来劝劝季念,他说自己要减肥,只吃了一点就不吃了。”
      
      话音刚落,苏纯淳就感受到一道隐忍而又锐利的目光朝自己劈过来,胆怯畏缩地垂下眸来,不敢去看他。
      听见苏纯淳的话,陈老师从办公桌后边走了过来,目光流转于两人之间,一张脸阴沉得难看,“你们两个都给我到外面去站着吃,吃完之后再进来,要是被我发现有一点浪费的话,两张物理卷。”
      “真是不像话,好好的减什么肥。”说着,他还往季念的方向看了一眼。
      
      苏纯淳感觉他随时要将炮火对准自己,赶忙端着餐盒出了办公室,季念跟在她身后也走了出声。
      还没等苏纯淳出声解释,季念就先她一步开口了,语气疏懒中却泛着冷意,“自己选,是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走廊嘈杂,人声弥漫。季念声音不轻不重,可碍于他是年级风云人物,不少同学经过时,目光会往两人身上打个转。
      听见他的话,苏纯淳不急也不恼,壮大了胆子,丝毫不惧,“我选第三个,我来喂你。”
      说着,她就伸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餐盒,拿起筷子在小黄鱼底下翻了翻,夹出了一只块头不下,躯壳完整的蟑螂来,“季少爷,乖,我来喂你。”
      
      椭圆形的蟑螂躯壳被暴露在空气中,季念的脸色霎时乍青乍白,俊眉不自觉地拧了起来。
      之前的想法被印证,只是没想到她在饭菜里藏了蟑螂。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胃药给了她,人就飘了,恩将仇报的本事还真是被她拿捏得不偏不倚。
      
      “苏纯淳。”他低沉的音色里像凝了冰一样冷,眼神晦暗不明,“好玩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评论呀~谢谢大家支持!15字以上评论都有红包!今天三更哟~晚上六点和九点都更嗒~感谢在2020-06-20 15:38:31~2020-06-22 13:03: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Wo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oo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猎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