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是谁?我怎么了?这是哪? ...

  •   每周五的夜晚,是雪凝最开心、放松的时候。你要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第二天不需要上班,可以肆无忌惮的躺在床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第N次看着她最爱的电视剧《陈情令》或者是玩着《陈情令》的同人单机手游了。其实雪凝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剧迷,平时热衷于玩游戏的她也真的很少会看电视剧,但是对于如今已然火出天际的《陈情令》这部电视剧,她却是出奇的迷恋。她的闺蜜曾诧异的问她原因,然而用雪凝的话来说“这就是一部神剧,不仅剧情内容让人印象深刻,全剧所有演员饰演的角色也让人充满了角色本人的真实感,彻底让人无法忘记。”
      又到了周五的下班点,如往常一样想加速冲出公司的雪凝被老天爷难住了,明明天气预报没有播报下雨的老天爷,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委屈,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来。雪凝皱了皱眉,看看身上今年新买的羽绒服,咬了咬牙毅然冲进了雨里踏上了回家的路。幸好雪凝临时租借的公寓离公司距离并不是很远,等她到家时,羽绒服也只是微湿。利落的把羽绒服搁在晾衣架上并且快速解决温饱问题的雪凝便早早的窝进温暖的被窝里,准备开启她愉快的日常刷剧之旅了。
      刚点开视频软件的雪凝正一脸姨母笑的准备观赏美男,却被窗外一个惊天响雷吓了一个激灵,转头望向窗外越下越猛的雨。她皱皱眉,暗自嘟囔着“大冬天打雷?又是哪个负心汉在发誓?或者是又有妖孽在渡劫?如此反常!”当然,这一切都无法影响雪凝观赏美男的心情。或许是空调温度太暖,或许是临近年底工作量太大,总之雪凝破天荒的在点开视频没多久就睡着了。
      深夜,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猛。又一道惊雷响起,天边极快速的闪过一抹诡异红光后,一切慢慢归于平静。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睡梦中的雪凝不知为何,只感觉越来越冷,摸索了半天被子,却没有摸到那熟悉的软绵手感,入手的尽是如杂草般扎手的感觉,想睁眼瞅瞅自己到底摸到了什么,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不久便又昏昏沉沉的睡去,只是睡得并不安稳,耳边似乎总有人在说话。
      “阿婴,这是?”
      “前几日捡到的妹妹,与妹妹约定好了,会一直陪她的,不能丢下妹妹。”小小的人儿稚气的回答着,却也充满着坚定
      “那之前给你的吃食,你不舍得吃,是因为这孩子?”
      “嗯,妹妹不知怎了,一直睡,不爱吃东西,怕她醒来饿。”小人儿点了点头,声音内隐隐带着担忧
      看着面前的女孩,脸颊微红,探手一摸,略烫手。赶紧一手抱起女孩,一手拉着小人儿就走。
      也就是在此时,雪凝才略微觉得暖和些,慢慢陷入沉睡中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云梦·莲花坞
      
      虞夫人看着江枫眠带回来的两个孩子,气不打一处来。自从收到魏长泽与藏色散人在夜猎中卒的消息后,江枫眠就没日没夜的寻着两人的遗孤魏婴,但凡有些许消息,必是亲自前去确认,如此这般寻了几年,如今,也总算是寻回来了,只是这女孩又是怎么回事?看其年龄似于阿澄、魏婴差不多大小,虽是生着病,却也看得出皮肤娇嫩且一身衣服虽脏破,质地却并非粗麻糙布,显然不是一般的乞儿,难道?思及此处,虞夫人忍不住柳眉一挑,开口厉道:“江枫眠,你带回一个魏婴不够,这丫头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在外面……”
      江枫眠听到此处,气息微敛,沉声打断虞夫人话语:“够了,三娘子,慎言。”说完,原想如往常一般甩袖离去,只是转头看到虞夫人倔强的脸庞时,终是轻叹一声,开口柔声解释道:“找到阿婴时,这孩子就在阿婴身边,阿婴说是他捡到的妹妹,当时就已经烧昏迷了,若不带回来,怕是……且阿离是女孩,你又伤了身子,总是需要替阿离找个玩伴的。”
      江枫眠看了看塌上的女孩,略一沉吟,又道:“于这事上,我终是亏欠了你的,我知你一向喜欢女孩,若你同意,便收养了这孩子吧。”
      虞夫人闻言眼眶微红,显然是已经被感动了,却依然冷声回道:“收养?江枫眠,你也不好好看看这孩子的穿着,是一般乞儿能穿的吗?”话一出口,虞夫人内心也是微微苦涩,她并不愿如此口气与江枫眠说话,只是多年的习惯亦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尽管虞夫人语中带刺的回答让人觉得如此冷情却依然不忘连声嘱咐自己的贴身侍女道:”金珠,带这孩子下去梳洗,刚喂了药,需要好好发一身汗,仔细着些,万不可再受了风寒,衣衫就先拿阿离去岁的旧衫吧,看她身量,怕还是要大了些,等病好些,量了尺寸再去置办新衣吧。银珠,你带魏婴也去梳洗下,去拿阿澄刚做的新衣,回头再一起置办些”
      “是,夫人”“是,夫人”
      江枫眠看着虞夫人忙不迭的一串安排,嘴角微微一掀,在虞夫人转身时又快速的落下,正色道:“还是三娘子想的周到,至于这孩子身份,待她醒后再问问吧,若她不记得自己身世,再行收养,三娘子以为如何?”
      “不如此,还能如何?”虞夫人斜了江枫眠一眼冷声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只是还未走到门口,就见金珠匆匆跨进院门,朝着内室走来。见此,虞夫人略微有些诧异,金珠银珠是她的陪嫁丫鬟,能力自然是万里挑一的,若不是急事,万不会如此匆忙,只是替一个病着的小丫头梳洗,难道还能洗出什么大事不成?想到此处,虞夫人索性不走了,等着金珠走到跟前,躬身行礼道:“夫人,正替那姑娘梳洗时,姑娘醒了……只是不哭不闹,问话也不回,就像是……魔障了,且在姑娘脖颈处发现了一块玉牌”说着,掌心一翻,赫然看到上面躺着一块小巧的玉牌,玉牌整体成雪花状,色泽通透,仔细看似乎还隐隐显着淡粉色的光晕。
      虞夫人从金珠手中接过玉牌,只觉玉牌入手温润,在玉牌正中央一面清晰可见的刻着雪凝二字,另一面似乎是刻着一只捧着小药壶的狐狸。看到此处,虞夫人转身将玉牌递到江枫眠手中,看了他一眼道:“我先去看看那孩子情况,这玉牌似是暖玉,泛着粉光,怕是在暖玉中都是不可多得的上品,只是观其刻纹又并非五大世家家纹,我……你再看看吧。”说完不等江枫眠回话,便带着金珠走了,徒留江枫眠在那里冥思苦想是否有哪个隐世家族是用狐狸作为家纹的。
      当虞夫人带着金珠走入她的院落时,只见净室内,一个小小的身影呆呆地坐在浴桶中,几个伺候梳洗的小丫鬟围着她不断的问话,期望这孩子能回上一句也好,再观这孩子神色犹如夜猎时碰到的被摄魂之人,看到此处,虞夫人心中也是一惊,不觉加快了脚步。
      然而,谁也不知道这被众人围着问话的小丫头,此时此刻的心里犹如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简单说起来就是想质问老天爷,到底在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她只不过是看着电视剧睡着了而已,为什么一觉醒来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从醒来到现在,雪凝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赶上女频小说的潮流,穿越了,而且应该是所谓的魂穿,看自己的身量最多也就是八九岁孩子的身量,至于其他,雪凝表示一概不知,因为并没有如小说中常写的那样,有另外一段记忆来告诉她所谓的前尘往事,而周围问话的人们也显然是不知道自己魂穿对象的身份,所以雪凝也不敢冒然开口,只能继续沉思,期望能稍微唤醒原主那一点点记忆也是好的,哪怕只能记起一点点原主身份都可以,然并卵。如今的雪凝只想大声问:“谁能告诉我,我是谁?我怎么了?这到底是哪?”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