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双服第一 ...

  •   按下最后一下鼠标,无视正往敌方主基地里冲得不亦乐乎试图人为增加游戏难度的队友,苏染还是成功赢得了本局游戏的胜利。
      
      点击确认,结算界面显示了最新的rank分,刚才那一把长达四十六分三十四秒的游戏,给她带来的加分反而比正常的局要低,只有15分的加分。
      
      外面的训练室里响起了砸键盘的声音,掺杂着一队打自由位的队员的喊声:“大哥们,你们有谁没在排的去门口拿个外卖吧!”
      
      “艹,服了这人能不能少送点啊,对面活生生被养出了个爹。”
      
      砸键盘的声音更响了。
      
      苏染又看了一眼排行榜,第一第二的两个账号这会儿都不在排位,她刚才那把的分结算以后,距离第一还差22分,顺利的话只需要再打一把。
      
      开了门,从自己不足一个网吧包厢大的单独训练室里走出来,苏染轻声问:“他们好像也都在排位,我去帮你拿吧。”
      
      保护位的队员正开着直播,他还没说话,弹幕却迫不及待地帮他做完了全部的回答。
      
      [滚啊,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不会真以为往我们d宝外卖里下毒就轮得到你上场了吧,不会吧不会吧]
      
      [D宝,快跑,坏女人来了]
      
      [D宝赶紧投了自己去拿外卖吧,妈妈怕]
      
      [又是男妈妈又是男妈妈]
      
      平时队里和保护位的defeat关系最好的对抗位主力队员迅速地站了起来:“不麻烦你了,我排完了我去给他拿吧。”
      
      苏染的视力并不差,能清楚地看到这位外号米老鼠的队员的屏幕上不断飘过的弹幕。
      
      [鼠爹,你儿子要没辣]
      
      [D宝危!!!!]
      
      [鼠爹,快去救你的逆子]
      
      [鼠爹,坏女人在偷家]
      
      苏染已经习惯了这些针对她的恶意,不管弹幕说得有多难听,也不会再因此有什么心理波动。
      
      她沉默地回到了自己小小的单独训练室,忽略身体上的小小不适,点击等待下一局的游戏。
      
      现在队伍的老板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从上一个俱乐部手中接手她的合同后并没有将她解雇,而且从上赛季开始还把她写进了队伍的大名单里。
      
      但,她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上场,甚至是打训练赛的机会。
      
      事情总有例外,在苏染持续恳求了新教练三个月后,对方终于在新年的赛季开始前松了口。
      
      如果她能主打本位置单人游戏把rank分打上两个服务器的第一,到时候即使队员反对,也给她上训练赛的机会。
      
      如果训练赛的表现评分达到了教练组的标准,就让她上场一局。
      
      哪怕知道这只是教练为她画的一个饼,苏染也想再去拼一次。
      
      苏染的排位之路比她想象的还要不顺利,国服高端局含演员率不低,加上一些主打一个英雄拿不到就瞎玩的主播以及一些素质极差爱挂机骂人的玩家,单排上分本来就很难,加上她现在的本位置可以说是最难对一局游戏扭转乾坤的保护位,上分难度更是加倍。
      
      但最难的不在这里,虽然她是个只上过一场比赛的选手,但国内一级联赛唯一女选手的身份还是让她有一定的关注度。
      
      与国外联赛那位让许多玩家们爱称“老婆”的同位置选手的风评不同,苏染接受的大多是恶评。
      
      这些恶评有质疑她的实力的,有怀疑队伍容忍她这样一位不能上场的选手存在的动机的,更有针对她以及队友、教练组甚至领队经理老板的桃色花边,说话难听者比比皆是。
      
      所以,冲分时,她遇到的队友总是格外暴躁,甚至有不少人在公屏打字上提出了诸如一炮一分的恶心人的要求。
      
      她打了两个月,直到国服的这些玩家对从她身上找乐子这件事有些厌倦,才终于上了这个第一,幸而俱乐部对她的要求不是双服同时第一,不然,她或许已经放弃了。
      
      韩服的排位旅途一开始比国服要顺利一些,韩服的职业选手更多,一些过于恶意的操作有被举报导致禁赛的风险,至少不会有太严重的挂机或者明着演的行为。
      
      但等到她的分数渐渐变高,韩服高端局里过于团结的非职业玩家再次给了她沉重一击。
      
      两国玩家之间的纠葛真要理个123,可能得从盘古开天地时说起,总之就是前几年的时候职业赛场上韩国选手占据绝对优势,而近两年国内本土选手强势崛起。
      
      由慕强原理,韩服玩家对中国的职业选手态度一变再变,从一开始的看不上到输第一次时的嘴硬再到现在的被打得不太有脾气,却不代表他们能容忍苏染一个女生去他们的服务器把排名打得太高。
      
      总之,韩服排位花了苏染更多的时间,整整三个半月,苏染的作息也因此变得有些奇奇怪怪。
      
      在最难打的阶段,苏染排进去游戏在对方发现她的ID以后总是秒退游戏,她只能频繁地改名,但使用游戏官方给职业选手下发的超级号,即使是改名也很容易被发现,依然只有一两把的安宁。
      
      排了二十六分钟,陆续被韩服路人玩家秒退了三把,苏染幸运地排到了一把全职业选手局。
      
      她没有排到自己的本位置保护位,而是自由位,不过,巧的是排到保护位的是韩国打自由位的一个职业选手,和对方协商了几句,还算友好的换了位置。
      
      排到输出位的是国内的一个职业选手,这会儿正在直播,摄像头里他整个人脸色都垮掉了。
      
      “兄弟们,我要遭重了,这把跟颜料姐走双人路,要被五包二被强力军训了。”
      
      “方哥!方哥你是不是在跟limit双排!你让limit给颜料姐带个话,必要的时候让颜料姐替我死几次行不行!”
      
      因为不在同队,这位选手直播间的弹幕倒也没有特别的不友善。
      
      [颜料姐好像还差个一两把上第一吧,我已经想到颜料姐登顶以后隔壁论坛的嘴脸了]
      
      [不用登顶,现在就可以看,贴吧老哥实时转播]
      
      [有一说一,颜料姐上完第一如果真去打比赛,只要不是特别下饭,我都给颜料姐免费当水军]
      
      [你可拉倒吧,你这ID喷颜料姐喷得我都眼熟]
      
      [大家也都是一路看颜料姐排位过来的,别说颜料姐一个妹子,换我去排让人这么搞心态我早就炸穿]
      
      [搁这装啥呢,颜料姐上场比赛拉了胯你们绝对是带头冲锋的那一个]
      
      这把游戏打得艰难,但还是赢了,后期苏染几波强控开团给队伍带来了机会,算是扭转了战局,正直播的这个输出位的选手也算是因此终止了今夜的六连跪。
      
      “蹭颜料姐的车上了波分,总算是没有耻辱下播。”
      
      “明天队伍还有比赛,我差不多就下播了,兄弟们我们后天见好吧。”
      
      “啊?你们问颜料姐还排不排?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颜料姐好友位。”
      
      “拉倒吧颜料姐自己队里的人都没有颜料姐好友位。”
      
      弹幕为了吃到一手瓜也是苦口婆心起来。
      
      [傻吧,颜料姐之前不给好友位是怕被狙,现在她都第二了,还会不给好友位吗]
      
      [南瓜给我冲,做全联盟第一个拥有颜料姐好友位的人]
      
      [这波弹幕在第六层,南瓜憨批第一层]
      
      [颜料姐的好友位有什么好要的]
      
      [搁这装,颜料姐要是一开始当解说不是当选手在场起码一半以上要叫老婆]
      
      [那你呢]
      
      [我就跟你们不一样了,颜料姐现在就是我老婆]
      
      “别起哄,真下播了。你们一个个的有本事去她基地楼下对着她喊老婆,别在我直播间里闹。”
      
      [主播怼观众,退钱]
      
      [退钱]
      
      [主播怼钱,退观众]
      
      “我退你二大爷的半身不遂,下播了。”
      
      [超管,超管来看看啊,这里有人骂观众]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又是男妈妈又是男妈妈]
      
      [男妈妈gck]
      
      [早知道南瓜现在这么叛逆,我就不该插这个秧]
      
      南瓜咣当一声直接关了播,凑热闹的观众却在凌晨两点的夜里依然满怀吃瓜的热情,经过指挥部的引导以后,精准空降另一位职业选手的直播间。
      
      当然了,在这位的直播间,这群凑热闹的就不敢那么放肆了,因为这位的直播间房管封禁快,粉丝非常多。
      
      所以,他们在直播间实时ob,在贴吧愉快版聊。
      
      [颜料姐这个改ID的速度,久经考验老情报工作者。]
      
      [我第一爱看的下路军训环节又来了。]
      
      [有一说一,颜料姐反抓捕有一套的,这波提前打信号反包有丶东西。]
      
      [rank里吹个屁,有本事上比赛看看。]
      
      [我们也就口嗨图一乐,不会真有人想看颜料姐打职业吧,不会吧不会吧。]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颜料姐又不是没上过场去背锅,那时候颜料姐还是打对抗位的。]
      
      [那都是S7升降级的老黄历了吧,讲老实话颜料姐那把打得不算下饭吧,虽然没什么精彩操作,但是打野来抓的时候不头铁溜得快,最后也赢了。]
      
      [冷抖哭,赢了比赛锅还是我颜料姐的。]
      
      [结果颜料姐当时拦在最后一次升降级门外的人个个都上联赛打首发了,颜料姐队友也各自高飞,就剩颜料姐一个人看着饮水机不知不觉就从S7到了S10.]
      
      [别说了,颜料姐太惨了,再说要哭了。]
      
      [贴吧真是换了波人在玩了,就半年前,颜料姐还是个卖X换分的上分X呢。]
      
      [别搁这川剧变脸了,我铲子都准备好了,就等着颜料姐上第一以后把那些骗吃骗喝的贴都铲出来。]
      
      [等会儿,别兴奋了,我咋在chasel直播间里看到颜料姐不动了,颜料姐老倒霉蛋啊,上分最后一把掉线?]
      
      [这不能吧,颜料姐基地队友这会儿不排得好好的么。]
      
      [那咋了,加速器没续费?]
      
      这时候,游戏已经进入了后期,敌方只剩守护主兵营的两座守卫驻点,其他所有驻点包括三线的枢纽点已经全部被攻破,可以说胜利近在眼前了。
      
      苏染也想亲手获得这局游戏的胜利,但遗憾的是,她好像没有这个机会。
      
      五个队友的直播间里涌入了新一波的吃瓜群众。
      
      [颜料姐咋了]
      
      [主播能去看一眼颜料姐咋了不]
      
      [颜料姐这波突如其来的挂机属实没想到,要是被韩服那边的孙子举报颜料姐会不会被禁赛啊]
      
      队友直播间的房管对苏染可没什么好印象。
      
      [真想知道怎么了一个火箭,我直接给基地工作人员发消息帮你们看,别在直播间刷恶心人的名字]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死里面了又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房管的口不择言惹了众怒,很快就有人往直播间里砸了个火箭。
      
      “感谢这个‘主播看一眼颜料姐出事没’送的火箭,不是,兄弟你这个id,不太好吧,搞得像诅咒一样。”
      
      “感谢‘嘴臭房管麻烦开除’的火箭,不是,我直播间房管应该还好吧。”
      
      弹幕七嘴八舌的解释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行我知道了,正好这会儿我也没排进去,我去看一眼。你们别在弹幕吵架。”
      
      队友敲了敲苏染的房间的门,里面寂静无声,又叫了几声没得到回应以后,队友这才觉得有点不妙。
      
      苏染的单独训练室房间门只是关着,并没有反锁,所以队友想了想,直接打开了苏染训练室的门。
      
      小小的训练室内,苏染的椅子翻倒,整个人以一个有些扭曲的姿势侧躺在地上,手里还握着鼠标。
      
      电脑屏幕上,已经显示了刚才那局游戏的结算结果,19分的加分后,苏染的账号顺利地排在了第一。

  • 作者有话要说:  游戏内位置对标:上单—对抗位,打野—自由位,中单—核心位,AD—输出位,辅助—保护位
    主基地:泉水,驻点:防御塔,主兵营:沿用LOL设定,无攻击能力,守卫驻点:门牙塔,枢纽点:三路水晶。
    小龙:自然之召,玩家中俗称龙,地水火风四类,正式名称是地脉之涌,风暴之祝,深海之唤,业火之燃。
    大龙:英勇之召,玩家中俗称鸟,二十分钟后刷新。
    峡谷先锋:奋勇之召,玩家中俗称金龟/虫,六分钟至十九分三十秒间存在。
    猎杀:惩戒,点燃:灼烧,闪现:穿梭,传送:降临
    之后有看不明白的可以在当章的评论提一下,看到后会更新在当章的作话,但是最近在调状态准备日万,评论区不一定天天都看,有漏看的见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