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麻烦来了 ...

  •   顾初原迈出校门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于今天来接他的人。
      男人立在车边,笔挺的西装一尘不染,黑色长发很自然的在身后束起,一双凤眼微微眯着望向走向自己的少年。
      “少爷。”
      顾初原站在男人面前,男人颔首。即优雅,又谦卑。
      “看来兄长又在忙些杂事。”少年揉了揉酸涩的左眼,突然又加了些力气,好像要从中挤出来什么一样“该死!”
      “这里不行。”男人制止了顾初原的动作,伸手点了点他紧闭的左眼。难受的感觉瞬间消失,少年这才上车。
      黑色的私家车在城市中随意穿梭,没有方向,没有目的。从主干道到老街、小巷,黑色的影子一直没有停过,也没有加速,但是路线却不重复。当高楼楼顶被晚霞浸染,城市一点点发光时,司机终于有了掉头的势头。
      “愆,回去吧。”
      车后座的少年开口,车窗外涣散的目光终于一点点聚焦落在了驾驶位。
      窗外的风景开始变得更加熟悉时,少年的目光又散开了。他开始想念刚刚城市里的霓虹灯,想念五光十色的广告牌,甚至想念老街边小吃摊位那盏小小的暖黄色的光。
      “今天少爷回去的早呢。”
      愆把车停在车库,下车转到车后座,开门然后把顾初原抱了出来。
      怀里的顾初原痛苦的捂着左眼。
      他讨厌家里的灯光,非常讨厌。若不是兄长执意如此他早就把家里所有会发光、反光的东西通通砸了。
      他又开始想念学校了,虽然他对学校全无好感,但那是他唯一一个可以安静小憩的地方。
      “晚餐会晚一点,因为要去接您所以什么也没准备。”
      从进门开始,愆就在不知不觉中使用敬语,礼仪、神态也慢慢的展现出来,比在外更加刻意,或者应该是谦卑。
      他把顾初原放到床上,掖好被子。因为不喜欢灯的原因,他的屋子里除了主卧该有的吊灯其他的甚至连床头灯都没有多出一盏来。
      点亮了床头的蜡烛,愆就悄悄的出去了。
      顾初原躺在床上动了一下,掩面叹息。
      真是,无聊又无趣的一天啊。
      顾十安回来的时候,顾初原刚好下楼与自己的兄长碰了个对面。
      “最近很忙?”
      顾十安点点头,黑色的大衣被修长的手指从身上剥离露出了里面被熨的笔直的西装,他有些疲惫的在餐桌落座,看着桌上精致的晚餐突然开口“愆,你真是残忍的过分啊,做的都是初原喜欢的。”
      “嗯——哼——”
      顾初原落座后盯了面前的盘子好一会儿,又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愆,敲了敲旁边的位子示意他坐下。
      在场的不止是愆,甚至连坐在对面的顾十安都被顾初原的举动惊到了。因为在此之前,愆是从来没有与顾初原同座过的,顾初原从前一直没在意过,更何况愆也是不需要进食也能活下去的。
      尽管如此,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愆还是去厨房添了餐具静静的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吃饭。
      “你以前可是从来没在意过愆的。”顾十安插了点蔬菜沙拉慢慢的嚼着。
      从上学开始到今天才过了三个月而已,对学校、对老师、对课程甚至是对着自己的同龄人,那些同学,顾初原的新鲜感也早在接触到那一刻丧失了。他也自认为做了一个称职的高中生,乖巧又聪明,甚至成绩也很好老师们都很喜欢他。至于他的同学们,他不知道。
      “在学校里有什么新鲜事吗?”
      顾初原闻声抬头,盯着顾十安看了好一会才道出了一个名字,一个让他很震惊的名字。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弟弟后半辈子都不会和那些人有交集,所以他鼓励并且放心他的校园生活。但是这个名字的出现让顾十安有些慌了。
      “你朋友?”顾十安有些冷静的问。
      “班长,不熟。”顾初原用餐布擦擦嘴角,继续答到“他提到了故渊。”
      听到这,顾十安握着水杯的手又紧了紧。故渊之于顾初原,是几百年的禁忌,就像镣铐,它紧紧锁住了顾初原几百年。他知道这个名字对于自己的弟弟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不明白,不明白顾初原现在为什么这样冷静,没有一点反常迹象,甚至还能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与他共进晚餐。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初原,他是你的同学,是个人类。”顾初原听完并没有做声。他明白自己兄长的意思,故渊不轻易和人类接触,所以知晓故渊的人少之又少。顾十安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多想,这很有可能是个误会。
      可顾初原并没有把它当成是巧合,或者误会。顾十安认为他应该在回家之前就有所行动,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同他商量。但有一点顾十安倒是说对了,故渊之于顾初原,太重太重了。重到他现在都不能对当初释怀。更不能放过这个知道故渊的人类。
      半夜,愆刚从顾初原的房间出来,就看到了倚在门边的顾十安,见到来人愆一点也不奇怪。他轻轻关好房门便跟着顾十安进了书房。
      “少爷已经睡了,你也不用这般偷偷摸摸,好似与我偷情一般。”愆边说边脱了手套仍在桌上,又扯松了领带顺便解了胸前的几颗扣子。“真不明白那些人类为什么喜欢穿这种东西,又紧又不好脱。”说罢食指就卡在了第三颗扣子上,解不开了。愆的眉头一皱,食指中指微微用力将剩余的扣子连前襟都撕了下来。
      “你放心好了,我对恶魔硬不起来。还有说归说你别撕衣服啊!”透过月光一照,愆的衬衫大敞正对着顾十安。这下看上去更像偷情了。
      “你不能,不代表我不可以。”理了理自己身上还健在的衣裳,愆才开口“叫我来是问那个同学?少爷在学校很低调,没有和谁接触过也没有人主动找少爷。那个人在学校也没有什么反常。”
      “你确定?”
      “行鸦是我独有的眼线,我亲自确认过。”
      顾十安知道愆的行鸦,那是他自己的羽毛幻化而成,一般不会出状况。更何况是喂过恶魔血的行鸦,连天使都很难发现更不会出什么差错。
      “可能已经有人知道初原了,学校你要盯紧。不能让任何一个天使接触他。”顾十安叹了口气,顾初原上学才几个月就有了情况,他现在还不能确定他的校园生活是否能继续下去,更不确定那些人是否知道了顾初原的存在。
      “这么快?难道就是因为少爷提到的那个名字?”
      顾十安点点头。
      “沈轩?”
      顾十安继续点头。“你可能没见过他,但绝对见过他的父亲——沈磊。”
      听到这愆也不由得吃了一惊。他终于明白顾十安如此小心的原因。沈磊,特别处第二队队长,在上一次大战中被顾初原的父亲斩断了翅膀,从此沦为特别处的笑柄,成为特别处第一个没有双翼的天使队长。他可是顾家的老熟人,也是最应该恨顾初原的人。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作为故渊曾经的下属,沈磊知道故渊是肯定的,有问题的是他儿子沈轩。愆和顾十安都可以确定,故渊和沈轩没有交集,沈磊那种爱惜面子的人也不可能把当年自己的遭遇告诉自己的儿子。那个时候沈轩出没出生都是个未知数,可是现在这个未知数不但出现了,还在顾初原面前提到了故渊这个人。
      “我觉得你大可不必担心,如果沈磊那个老匹夫当真知道了少爷的存在,那我们今天就不可能平安回来,还是在大街上呆了那么久之后。”
      顾十安不否认这种可能,沈磊恨不得将他们杀之而后快以报当年的仇,不可能放任他们在人间“为非作歹”。更何况是在他的辖区,在他眼皮子底下讨生活。沈磊睚眦必报的性格他比谁都清楚,作为曾经的同僚,顾十安当然知道那是个怎样的人。但是现在他有点不确定了,他开始怀疑,难道沈轩提到的故渊当真是个巧合吗?
      “别想了,早点睡吧。”说罢,愆便扯干净了身上的衣服从窗台一跃而下。顾十安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自顾自走出了书房。二楼书房窗外的阴影下本是一片祥和的蝉鸣,下一秒,一个长着巨大翅膀的人影悬在了屋顶,蝉儿停止了鸣叫,人影冲出了月色,直奔着城市而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