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警告 ...

  •   清纯和妩媚,纯洁和妖冶,诡异的在她身上融合为一体,于眉角眼梢里盈盈的流淌出来。
      
      她毫不在意师泽身上流淌而出的压迫感,笑着靠近。突然一股力道抵在他的肩膀上,面前的男人眉眼极冷,浑身上下都强烈的拒绝。
      
      “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对你怎么样。”师泽望着她,“就凭你之前做的那些事,你杀你千百次也不为过。”
      
      明枝停了,眉眼一张,似乎露出些许恐惧和害怕。
      
      “你若是知道死活……”
      
      “你要杀了你孩子?”明枝惊慌着吐出这么一句。
      
      师泽霎时间看着她的神情里都带上了无尽的惊讶,他震惊的盯着她,目光缓缓下移,落到她平坦的小腹上,“你有孩子了?”
      
      明枝满脸的小可怜,伸手摸摸自己的肚皮,“我不知道。”
      
      “不知道?”师泽似乎又被她这话一下给吊了上去。
      
      “说不定就有呢。难道你对你这么没信心?”
      
      明枝反问,她想了下说,“听说要是日子早的话,其实是查不出来的。”
      
      说着她格外无辜的望着师泽,“你要动手吗?”
      
      师泽袖里的手动了下,他呼吸稍稍急促了些。
      
      “之前在城郊外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明枝抬头起来,两眼里水光亮亮的,像是要哭出来了,“因为当时你好凶,人家吓到了呀!!”
      
      师泽嘴唇抿紧,双眼盯着她。
      
      方才那股强大的灵压,似乎比刚才还要重了些。明枝手指一松,原本抱在怀里的木盆,一下掉下来。
      
      她捂住胸口一副马上要喘不过气,要晕过去的模样。
      
      原本重重压在她身上的灵压,徒然消失。
      
      浑身轻松了。
      
      明枝把掉在地上的盆捡起来。
      
      “以后那话不要再说了。”师泽道。
      
      “没有确定的事,说出来也没有用。”
      
      他说着,扫过她的小腹。
      
      那夜实在是太兵荒马乱,他之前或许面前还能保持理智,但后面确实沉沦其中,若是有了,那也真的不奇怪。
      
      “但要是不说出来,你杀了我怎么办?”明枝问。
      
      师泽看着那张白净妩媚动人的面庞,“大祸你都闯下了,才知道怕又有什么用?”
      
      “其实当时你只要说什么好东西,我拿了也就走了。”
      
      师泽一下被她这话哽住,他在于嘉师徒面前的本事,在她面前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常人难有明枝这样的厚脸皮。
      
      他怒极而笑,“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当时给你一些东西,你就走了?”
      
      明枝点点头。
      
      她如此坦然,让师泽一下站在那里,千百年里,他曾见过不少穷凶极恶。也见过自以为聪明的,见得多了,再在他跟前,也无法引起他半点心绪。眼前这小丫头,年纪小小,但是一张嘴里说出的话,却能逼得人怒火中烧。
      
      “我其实开始并没有要把你怎么样的心思的。”明枝抱着木盆,站在师泽的面前,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你也记得呀,我其实一开始还问你东西在哪儿,我就是打算拿点好东西就跑。可是你要杀我,要不是我躲得快,恐怕早就死无全尸了。你说我气不气?”
      
      师泽一下笑起来,虽然是带着再鲜明不过的怒意,但一下那凛冽的眉眼鲜活起来,成了另外一股锋利的美色。
      
      “哦?照着你这么说,倒是我自作自受了?”他笑问。
      
      “自作自受是受了苦,可是我瞧着你那时候不像啊。”明枝满脸无辜的抬头说。
      
      一下,诡异的静谧就从两人之间弥漫开。
      
      “你当真是不知死活。”师泽面上笑容收敛,眼睛却还盯着她。
      
      那目光如有实质,尖刀一样剐过面庞。威压不言而明。
      
      明枝却也不怕,她只是想起了什么似得,“今天是不是要和于嘉真人有事商量?平时只看见你不怎么出来的。”
      
      师泽并不喜好热闹,他好静。人多的地方他并不喜欢。所以这两天他除非必要,是不会出来的。
      
      今天倒是在后院这里看到他,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师泽却不回答了,他瞥了她一眼,回身过去往前走。
      
      明枝抱着盆在后面一路跟过去,“别生气了啊,生气多不好,怒伤肝呢。还有一句生气伤身无人赔。”
      
      “倘若你能安静一会,那么就什么都没有了。”师泽睨她。
      
      明枝乖乖巧巧哦了一声。
      
      她抱着木盆过去,见着原先她照顾的那个女弟子已经醒了,并且扶着墙慢慢走出来。
      
      师泽看见了皱眉,“你师尊还没回来,你一身伤出来做什么?”
      
      师泽样貌是女人们都喜欢的浓艳,可他开口便是语气冰冷并且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斥责,听得那女弟子吓得缩在那里不敢动了。哪怕他长得再俊美无俦,在她看来也和个夜叉似得。
      
      “阿秋是来找师兄的吗?他今天出去给你们抓药了。于嘉真人暂时去外面探察情况,你其他的同门,现在这个时候还在养伤休息。”
      
      女弟子名叫做秋水,听到她这么说,原本满脸恐惧怯弱里露出些许感激,“谢谢。”
      
      师泽看了她一眼。
      
      明枝抬头看他,“我先送她回去。”
      
      说着,她把手里的盆放一旁,扶着秋水回去。
      
      秋水扶着她,到了房里,门关上,以为安全了,里头传来一句,“好凶啊,那是谁啊。开口就好凶。吓死我了。”
      
      师泽直接转身离开。
      
      于嘉回来的时候,已经天上挂了星子。请来明枝和师泽。
      
      这位于嘉真人的会做人处事,真的让明枝佩服,哪怕她实力表现出来的不如师泽那么强悍,但还是请她来。不管她的年岁还是资历,把姿态给做足了。
      
      “的的确确有些蛛丝马迹。而且附近的人说,时常有牲畜和小孩失踪。”
      
      大人没了,是一桩大事,闹得也会很大。可是孩子和牲畜,却是家里最忽略的,牲畜偶尔走丢了一两只,找不到也就算了。
      
      凡人们的小孩,除非独苗苗,要不然都不怎么被爹妈看重,一个家里七八个孩子,而且还会不停的生,偶尔有一个丢了,最多哭一场,甚至哭都不会哭。就当做没生过这个孩子就完事了。
      
      说起来,要不是就是贪玩跑到哪里被叼走了,又或者掉到哪里死了。
      
      父母说起来,都是满脸的不以为然和麻木。
      
      所以修仙门派也没怎么得到消息,就算有,也不过以为是一些小妖的小打小闹。北极山原本以为彩云镇附近的妖魔不过是一些低阶的小妖,特意拿来给弟子们练手,谁知道竟然远远超出预料。
      
      若不是碰见明枝和师泽,恐怕这几个弟子的命,都要没了。等到宗门内发现不对,也要一断时间去了。
      
      “每隔一端时日丢那么一个两个。”师泽坐在那里,听着她的话,“死的多了,会引起人的注意,像这样,只是那么一个两个,每隔一段时间。倒是不容易引人注目。”
      
      “吃小孩吗?”明枝问。
      
      “小孩干净,如果出生年月或者体质迥异于常人的,那更是妖魔鬼怪的补品。”师泽看着于嘉,“可有那些失踪孩子的生辰八字?”
      
      于嘉叹气摇头,“我原本也想过,但是都说不记得了。”
      
      “做父母的,竟然还记不住家里孩子的生辰?”
      
      于嘉苦笑,“凡人的常态,家里孩子太多了,除了老大和最小的那个,中间的不管男女,父母都不曾关心够。”
      
      师泽静静的听着,“那明日亲自去看一遍。”
      
      于嘉点头,她看向明枝,明枝瞧了一眼师泽,“他去的话,我自然要去的呀。”
      
      说着双手在身前做捧心状。
      
      于嘉对这个照顾自己徒儿的小姑娘,很是友善,对师泽笑道,“道友的意思呢?”
      
      “你去做什么?添乱吗?”
      
      “阿秋姑娘都已经能下地行走了,用不着我啦。”明枝并不喜欢照顾人,尤其是照顾病人,她也瞧得出来,阿秋对她照顾她这件事,很是过意不去。这段时间恐怕也不肯让她继续照料了。
      
      “我不会添乱的,而且滕兆也需要留下来照料其余的同门。我倒是比他更适合。”明枝道。
      
      于嘉也从滕兆那里听说过明枝的本事,“有劳姑娘了。”
      
      明枝跟在他的身后,入夜之后,并没有立刻就安静下来,相反客栈外面还正热闹。
      
      人声喧闹从外面传进来,他脚下的步子比刚才还更快些了。
      
      “你去做什么?”前面的人突然问。
      
      明枝在后面欣赏他的背影,听着他这么一问,下意识就答,“跟着你啊。你对我恨的要死,为了让你放心,那我就跟着。免得你到时候又费劲。”
      
      “你跟不跟着我无所谓。”师泽言语冷淡,“你若是要跑,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背后传来嘻嘻的笑声。
      
      这小丫头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想笑就笑,想如何就如何,随心所欲的让人觉得不适。
      
      “笑什么?”
      
      “这么追着我,说,你是不是怕我带着你孩子跑了?”
      
      前头的师泽回身过来,他蹙眉,然而他还没开口就听她道,“你要是做爹的话,一定比刚才于嘉真人说的那些人要好得多。”
      
      “够了。”师泽打断她的话,“你听好,不要以为我暂时让你活着,你就能高枕无忧,什么事都没有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拨我的底线。”
      
      “并且,我并不喜欢小孩子。也从未想过,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 作者有话要说:  师泽:我告诉你,我是非常的冷漠非常的绝情。
    明枝:所以这是你想要你自己不孕不育的原因?
    师泽:……感谢在2020-08-19 20:37:20~2020-08-20 20:30: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秋一大夫 30瓶;一位不知名的小友 10瓶;禾汪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