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神奇的树叶 ...

  •   林瑶跑过大队部,看到大队部的院子里,外面的空地上都是土砖,看来神仙爷爷说得要建猪圈的事情属实。
      
      跑到大队长家,站在门口,林瑶就喊:“爱民叔,你在家吗?”
      
      大队长两口子正在讨论老林家养的两头大肥猪好了的事情。陈爱民自然知道了老林家花了十三块五给大肥猪治病的事情。
      
      陈爱民的媳妇说:“老林家这次做得真不错,本来那两头猪也没戏了,他们家愣是请来了红星生产大队的兽医,多远啊,七十里地呢,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打听的这么一个兽医,水平还真是高。老林家可是下了血本了,听说林得山都已经停药一两年了,他家哪有钱哪!”
      
      这两头猪病治好了最高兴的人除了老林家就是陈爱民,听了媳妇的话,也赞了老林家几句。
      正聊着呢,就听到林瑶在门口喊人了。
      
      林瑶这个小丫头片子来做什么了呢,陈爱民心里一沉,不会是来跟生产大队要给猪治病的钱吧。
      陈爱民不能不这么想啊,不是他信不过老林家的人品,实在是老林家太穷,十几块对于他们家来说是一大笔钱。
      
      老林家不好意思派大人来,就派了一个小丫头片子来,正好这丫头最近突然变得伶牙俐齿的。
      生产大队不能给钱啊,大队也没钱!
      
      “福七这丫头不会是要钱来了吧,”陈爱民媳妇跟他想得一样。
      
      听到这话,陈爱民脸色沉了沉,猪是在老林家病的,大队出钱合情合理,可该怎么拒绝这个小丫头呢?
      
      陈爱民媳妇迎了出去:“福七,你怎么来了,吃饭了没有?”
      林瑶笑得乖巧可爱:“婶婶,我吃过饭了。”
      
      “你看你这瘦的,快进来,婶婶给你泡碗红糖水。” 陈爱民媳妇对福七并没有什么偏见,说实话,这个小丫头模样周正,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让人心疼,还整天被人挤兑,过的挺不容易。
      
      吃人嘴短,绝对不能喝糖水,于是林瑶说:“婶婶,我刚吃饱饭,不饿,我找爱民叔有事儿。”
      小丫头片子有什么事,还不是钱的事儿。
      
      林瑶满脸开心笑意:“爱民叔,我家把两头猪的病治好了。”
      她需要让陈爱民觉得老林家立了一功劳,这样才好说把大柳树留下的事情。
      陈爱民点了点头:“确实,老林家做的不错。”
      
      得到肯定就好说了。“虽然花了一大笔钱,但是我们老林家全家都乐意,我们家人一心向着生产队,这样才能不辜负生产队和大队长的信任……”
      漂亮话一句接着一句,把老林家的人狠狠夸了一通。
      
      陈爱民听着,心更沉了,下一句就要提到要钱的事情了吧。不过,他莫名其妙觉得林瑶说得很对,老林家的人品确实都不错。
      这丫头真是,最近嘴皮子越发利落了。
      
      瞧着陈爱民的脸色,林瑶觉得铺垫得差不多了,直接开口:“我想求爱民叔一件事,这件事对老林家很有意义,但对爱民叔来说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看这话说的,文邹邹的。“福七,什么事你说?”
      陈爱民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什么举手之劳的小事,只要不是要钱,其它事都好说。
      
      毕竟老林家在给猪治病上尽力了,答应他家一件小事也没什么。
      林瑶的话简洁明了:“爱民叔,咱们生产队最西头那棵大柳树能不能不砍,留着这棵树,砍其它的树盖猪圈。”
      
      陈爱民松了一口气,还当什么事呢,原来不是要钱,是这件事啊!确实是小事一桩,村子周边,山上那么多树,砍哪棵不是砍呢!
      
      几乎马上就要答应下来,但是当干部久了,陈爱民还是装出在思索的样子,很有耐心的问:“为什么呢?”
      
      林瑶很坦诚地说:“爱民叔,你知道我小时候身体不好,认了大柳树当干妈。”她接着否认:“这并不是封建迷信,这是我家的精神寄托,我们家早就跟大柳树有感情了,大柳树就好像我家的家庭成员。”
      
      一定要把认干妈这件事情跟封建迷信划清界限。
      林瑶还在举例子:“这种感情跟叔爱惜自行车是一样的。”
      
      陈爱民自然而然看了一眼堂屋的自行车,这辆自行车他很爱惜,几根主要的车梁都用塑胶缠上保护好了。不仅是把自行车当家庭成员,几乎是把自行车当孩子来对待。
      
      他能理解老林家对大柳树的这种感情。他郑重其事的说:“福七,这是小事,叔答应你,生产队用别的树盖猪圈,不砍这棵大柳树。”
      
      林瑶心里乐开了花,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可比她预想的还要容易。
      “爱民叔,真是谢谢你。”林瑶甜甜的说。
      
      仗着年龄小,林瑶没脸没皮的对着陈爱民吹了一番彩虹屁,这才乐滋滋地跑走,回到了大柳树那儿。
      陈爱民被彩虹屁吹得晕头转向,这彩虹屁拍得太让人舒适了,不浮夸,说得都是事实,他这个大队长啊,就是向小丫头说得那样,觉悟高,一心为了社员,高尚。
      
      “神仙爷爷,大队长保证了不会砍树。”林瑶邀功。
      小丫头瘦巴巴的,顶着一头黄毛,忽闪着大眼睛,仰头朝上看的样子还挺可爱。
      
      “好,谢谢你,那你后天来找我吧!”声音清冽悦耳如山中甘泉流淌。
      神仙爷爷的声音怎么这么年轻啊,像是年轻人的声音。
      
      后天来找你做什么呀,不是要报答我吧。神仙爷爷有没有点石成金的本事啊,有这本事最好了,有钱好办事啊!
      
      他一定会给福七一些金子吧,想到黄澄澄的金子,林瑶比喝了红糖水还高兴。
      被困在树上的元彻看着小丫头满脑门子钱的样子,有些无语。
      
      这样单纯,一门心思想着钱的人也不多啊,是不是也挺可爱的?看着小丫头跑远,元彻又专心致志地修补起元神来。
      
      明天将是他修补元神最关键的一天,如果明天出了岔子,他的元神就会灰飞烟灭了。
      
      回到家里,林瑶表现得若无其事,她自然不会说出神仙爷爷的事情,也没有把去大队长家的事情告诉家里人。就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家里人各自忙碌,捡柴,跳水,挖野菜,喂鸡喂猪。早饭又是稀得能照出人影的稀粥,林瑶喝了两碗,抹了抹嘴,说:“我去挖野菜了。”就背上小背篓跑了。
      
      今天对神仙爷爷来说非常重要,虽然大队长答应了林瑶不砍树,但是她不能百分之百放心,万一大队长改变心意又来砍树呢!万一大柳树受到别的什么伤害呢?
      
      她今天一天都要在这里盯着,确保大柳树安然无恙,保护好了大柳树,就是帮助了神仙爷爷。
      她在离大柳树不远的地方摘了不少人人菜,挖了不少蚯蚓,估摸着中午该吃饭了,拿树叶子捧着蚯蚓回家去了。
      
      回到家,就听到付大花招呼她去喝红糖水。林瑶把蚯蚓扔到鸡圈,鸡马上飞奔过去,争抢蚯蚓吃。她又抓了一大把人人菜,扔进鸡圈,这才笑眯眯地走进厨房,接过冒着热气的红糖水,坐在厨房外面的小板凳上,小口小口喝着,满脸舒适满足。
      
      看到付大花对林瑶无比宠爱的样子,张巧巧气不打一处来。哪个农村老太太不是偏爱孙子膈应孙女的,偏偏这个付大花是个另类。
      还有这小丫头片子整天啥都不干瞎逛游,还有脸喝红糖水。
      
      上次她来例假肚子疼得受不了,跟付大花讨点红糖,付大花都不肯给呢!
      
      她本来想数落福七几句,但是看福七喝得太美了,馋得她口舌生津,就惦记红糖那个香甜味儿,生怕自己流了哈喇子,露了怯,终究是什么都没说,气鼓鼓的挑了门帘子回屋找他家大春、二蛋撒气去了。
      
      吃完饭,福七又背着小背篓去大柳树那里守着了。
      
      在大柳树附近消磨了一下午的时间,眼见着天要擦黑了,福七背好背篓,来跟大柳树告别:“神仙爷爷,你的元神修补好了没有,我得走了,要不我家人该到处找我了。”
      
      “你说今天最关键,现在算是一天了吗?要不我晚上再过来看看。”
      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回应。林瑶心想神仙爷爷可能在忙,要不晚上再过来一趟好了。
      转身正准备走,清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修补好了,我再在这树上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林瑶心下一松,点点头,那就好,我放心了。
      “你稍等一下。”
      
      林瑶停下脚步,转身,朝着大柳树望去。
      声音如平时一样清冽悦耳:“你朝上看,是不是能看到一片红色的树叶。”
      
      林瑶有些疑惑,走近一些,朝那些密密匝匝的枝条树叶看过去。天色已晚,黄昏金黄色的光线洒在树叶上,她看的不太真切,不过确实看到一片树叶跟别的树叶明显不一样,是红色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