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在地主家蹭饭 ...

  •   平时他们不怎么跟傅晋轩说话,这时候看到他额角的血迹,问:“二轩,你额头怎么弄得?跟人打架还是撞的?”
      这小狼崽子打起架来可不要命,谁跟他打谁吃亏。本来没打算得到回应,毕竟二轩不会说话,没想到傅晋轩说:“蹭的。”
      
      那人立刻惊讶地瞪大眼睛,哑巴会说话了!很快有人围了过来:“二轩,我不是听岔了吧,你会说话了,你啥时候会说话的?”
      “你再说句话听听。”
      太神奇了。一群人热热闹闹围在两人周围,不断撺掇傅晋轩再说句话,直到走到村医点,也没从他嘴里再听到一个音节。
      
      村医把围观的人轰出去,给傅晋轩涂了药,用纱布包上,林瑶又买了些碘酒、止血药、消炎药,纱布,两人离开朝他家走。
      不愧是地主家,高宅大院的感觉,木门看着结实厚重。听见开门的声音,傅晋轩的妈妈王秀竹迎了过来。
      
      四十多岁的女人,看着比同龄人还要苍老一些,但是眉眼间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应该很好看。
      她略微有些惊讶,生产大队的人不太跟她家来往,今天居然有个小丫头跟他儿子一起回来了。
      她想了想,试探着说:“是福七吧,快进来。”
      
      林瑶说:“婶子,我在山上看到二轩哥,就跟他一起回来了。”林瑶不知道应该管王秀竹叫什么,一个生产队的人,总是沾亲带故,应该叫点啥,叫婶子总不会错得离谱。
      她隐瞒了傅晋轩掉进陷阱的事情。
      
      王秀竹已经看到了儿子额角的纱布,也没多惊讶,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又受伤了!”
      傅晋轩轻描淡写地说:“没事。”果然,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掉进陷阱的事儿。
      
      王秀竹走在前面,脚步一顿,转过身来,满脸惊喜和不可思议:“你说什么,二轩,你会说话了,再说一遍。”
      傅晋轩棱角分明的嘴巴闭得紧紧地,再不肯说一个字。
      林瑶:“……”着急,你倒是说句话呀。看到王秀竹眼里泪光闪烁,又是充满期望又怕失望的样子,林瑶说:“婶子,他会说话,什么都会说。”
      
      两人都没放下东西,林瑶背着背篓,傅晋轩拎着兔子。她腿短步子小,有些费力地跟着他,进了他的屋子,然后傅晋轩迅速关好门,插上插销。
      被关在门外的王秀竹:“……”这是啥意思?
      
      屋里有轻微的响声,然后就听福七说:“你轻点。”“动作轻点。”“别乱碰。”
      王秀竹几乎要石化了,二轩十五,福七就更小了吧,十岁出头?他们躲进一个屋子里本来就不好,还说这样的话?很难不让人想象。
      他那傻儿子不是要欺负人家小姑娘吧!
      
      她站在门口,敲门也不是,走也不是。正犹豫着,门打开了,高出她半个头的儿子神情冷峻地看她,一只手顺手拉上房门:“妈你别进去”。
      王秀竹:“……”我是你妈,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她的关注点马上转移到儿子会说话这件事儿上,她激动得捂住嘴巴。二轩,他真的会说话啦!
      眼看着儿子向外走去,好好想了一下话该怎么说,然后开口:“福七,你在里面要是有啥事儿,就大声叫婶子,婶子马上就来。”
      
      福七立刻答应:“好,婶子。”还能有啥事儿,地主家的服务真好啊,她正把小老虎伤肢上的手绢解下来,动作一顿,门外的人是不是听到她的话误会了。
      她的脸一红,等傅晋轩拿了木板进来,正好看到她通红的小耳朵尖。
      
      见儿子又把门关了个严严实实,王秀竹再不放心,也只好离开。
      额角贴着纱布的少年模样把小老虎圈在臂弯,让林瑶再一次感受到了无法抵挡的狂野之美,她打开碘酒:“消毒的时候会疼,抱紧了,我怕它咬我”。
      
      傅晋轩没说话,一只胳膊托着小老虎,一只手伸出来,五指修长,一下子就把小老虎的嘴捂住了。
      小老虎:呜呜呜呜。
      林瑶:“……”这也行?这动作可真够傻气的。她手飞快动着,消毒、上药、固定,一气呵成,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罩在小老虎嘴上的手移开了,小老虎很不满,奶凶奶凶的喵喵叫了两声。
      
      林瑶有些遗憾:“我连三脚猫功夫都没有,这样固定好了说不定也会跛脚,要是专业兽医来救治就好了,给你起个名字叫小威吧,以后即便成了跛脚虎你也要威风点。”
      “喵喵叫什么,你这是同意了还是抗议?不愿意听跛脚虎三个字?那你争气点,好好恢复。”
      
      小丫头脸瘦,上面细细软软的绒毛清晰可见,笑起来嘴边有两个浅浅的笑窝,很明媚开朗的样子,傅晋轩看着她在小威背上撸虎毛,冷硬的心莫名觉得有些温热。
      
      王秀竹在门外喊吃饭了,她的声音很大:“二轩,出来吃饭,福七,在婶子家吃饭。”
      儿子会说话了,她今天很高兴,做了好吃的。饭摆在堂屋,林瑶出门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看到了桌子上五只碗,已经坐了两个孩子,正巴巴地等着开饭。
      那碗里盛的居然是白面做的面条,面条上竟然还放着煎得油汪汪黄灿灿的鸡蛋。
      
      王秀竹身体也不好,有偏头疼的毛病,疼起来能要人命的那种。她拉扯三个孩子,老傅家大儿子早夭,二儿子傻了,三儿子小闺女年纪还小。这几年她靠着变卖家里藏的老物件,日子才过得下去。平日里,他们家吃白面的次数也有限。
      
      林瑶自然不肯留下来吃饭,吃人家嘴短,而且这年头,谁都不乐意从嘴里抠点东西给别人吃。王秀竹这样把饭都盛好已经很有诚意了,但林瑶很有自觉,即便外嫁的闺女回娘家的话也经常会刻意避开饭点,更何况根本不熟的人家。
      
      王秀竹连拉带拽地把她弄到餐桌边,拉着她的胳膊坐了下来说:“福七你也没来我家串过门,既然赶上了就在这儿吃一口。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林瑶想,白面条和煎鸡蛋还不爱吃,那不是矫情吗。这年头谁家会煎鸡蛋吃,费油。
      
      接着王秀竹问了傅晋轩的伤是怎么来的,在哪里包扎,有没有欠着村医药费。伤势林瑶只说是蹭的,别的如实说了。王秀竹赶紧拿了两毛钱给林瑶,还一个劲地感谢她替傅晋轩付药费。
      
      她喜欢这个小姑娘,毕竟这几年,她是第一个到她家串门的人,一点都没嫌弃她家,没嫌弃她儿子。还给她儿子付药费,多好的小姑娘啊。
      
      林瑶有些不自在,看了一眼正坐在她对面的傅晋轩,少年容貌俊朗,眉眼和神情都不像是傻的。
      敏锐感觉到对面人半天没移开视线,傅晋轩挑着面条的筷子顿了一下,脸红了,一直红到耳朵根。
      把两人动作神情尽收眼底的王秀竹:“……”这两个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林瑶决定,已经坐在这里了,那就吃吧,毕竟她也算是傅晋轩的救命恩人。林瑶除了肉包子,穿越到这里之后还没吃过白面,手擀面细滑劲道,煎蛋香喷喷的都很好吃。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有傅晋轩坐在对面,林瑶吃得更斯文秀气了,小口下口吃着,落在王秀竹眼里,说不出的喜欢。
      
      等吃完饭,傅晋轩开始剥兔子,少年动作很利落,一会儿功夫,一个完整的兔子皮剥了下来,这兔子皮也能卖钱。
      王秀竹瞧着傅晋轩的神情,觉得他跟以前不一样了,似乎是不傻了。她想试试儿子还傻不傻,凑过去说:“有兔子怎么不早说,早点说就炖兔子肉给你们吃了。”
      
      傅晋轩头也不抬,声音清冷:“我们在山上逮了只猫,兔子是给它吃的。”
      王秀竹一下就失望了,她确实听到了猫叫,可猫能吃兔子?儿子这还是傻吧?
      她不想放弃试探,看到林瑶蹲在对面,小小的一团,特别乖巧,看着也不像会撒谎的样子,于是问:“福七,你们带回来的猫吃兔子?”
      
      被问到这个棘手问题的林瑶:“……”她该如何解释猫吃兔子的事儿?
      想了想,她说:“我们带回的这只猫是吃肉的。”瞎编,总不能不答话。
      
      王秀竹信了,据说野猫也吃肉。她语气带着无奈:“猫不是这样养的,现在人都没肉吃,就别说猫了,用兔子喂是不是太浪费了。”
      这该怎么接话,林瑶只能沉默,视线从傅晋轩手上转移到他脸上,正好他也看过来,薄唇紧抿,也不说话。
      
      他们拿着兔子肉进了屋,小老虎胃口不大,只吃了半只。天已经擦黑,傅晋轩拎起林瑶的背篓,执意要把她送回家。
      王秀竹把两人送到门口,看着两人并肩前行的身影挺满意,这小子居然知道把人家姑娘送回家,到底是傻还是不傻?还是得找机会试探。
      
      身材修长的少年沉默,神情冷峻,站在拐弯处,看着林瑶进了篱笆门才转身。
      “二轩哥,我明天去看小威。”
      “好。”少年答应得很快,声音清冽悦耳。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一定会把这篇文苟到完结的,所以,放心入坑吧,不完结我就是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