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他回来了 ...

  •   跟元彻告别之后,林瑶跑回了家,她要找一个能够佩戴在身上的不易损坏的东西。
      在林得山和苗玉兰的房间翻了一会儿,林瑶想起了那只银镯子,从杨秀儿那要回来的银镯子,用这个就挺好,不过这是别人戴过的,她不想直接戴,于是她便拿着银镯子去地里找大哥。
      
      听说她想要把镯子重新打一个款式,林卫国二话不说,马上带上镯子去别的生产大队找老银匠去了。
      
      这一上午林瑶都有点心不在焉,看着林环把剩下的罐头瓶全用上了,白糖也用光,做了二十五个罐头。
      下午,林环去上工,她去山上转了一圈,又摘了两筐梨回来,刚到家,林卫国就把重新打好的银镯子拿给她了。
      
      效率真是高,老银匠按照她的要求打的,比原来圈口略小,是简单的款式,长直条,不是平面的,略微有点向里凹,就是放到现代也是很时尚的款式,镯子两处接口都刻上了瑶字。
      
      林瑶拿到镯子,立刻去找元彻,她可不想神仙哥哥因为她耽误了返回的时间。
      她把镯子托在手心,等着元彻往里面注入灵力,眼见着白亮的银镯上面有红色的微光,林瑶知道已经完成了,她把镯子戴在了纤细的手腕上。
      
      她略微有些惆怅:“神仙哥哥,你会回来看我吗?”说完,仰着小脑袋朝树顶看着,睫毛浓密纤长,小刷子一样卷翘,眼睛忽闪忽闪充满期待。
      
      看到她很依恋的神情,元彻很爽!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对这个小丫头这么好,大概是她帮了他一个小忙的缘故吧!或者因为她能够跟他交流!
      
      “不回答那就是不会回来了!”林瑶自言自语地说。
      肯定是神仙哥哥怕说出来伤她的心才不肯说出口,但是他肯定不会回来了吧!
      
      元彻想揉揉小丫头的发顶,安慰她一下,可是他忍住了,毕竟他现在没有实体,没法伸出手来。用别的方法的话,他怕吓到小丫头。
      “要是遇到危险或困难,你把镯子扭变形,我就会感知到,来帮助你。”元彻跟她保证。
      
      小丫头脸上带了明媚的笑意,这就是说他们之间还有联系对吧?
      神仙哥哥对她真好,有了这么一个保证,她在这个世界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更加大胆。福七无能无力的事情,她一定可以做到。
      
      看到她的想法,元彻心里暖暖的,三百年了,他都没有情绪,现在终于有了情绪,感觉不错。
      
      第二天,大哥拿回一百个罐头瓶子,十斤白糖,精气神十足:“老黑跟你订五十个罐头,你们尽快把罐头做出来,他还问有没有其它水果的罐头,我说暂时只有梨的,等下午我去山上转悠转悠,看看有没有桃子之类的。”
      
      林瑶心里一下子就敞亮起来,五十个罐头啊,这可是大订单,没想到老黑这么给力,林瑶越发觉得自己的七毛钱的定价还算合适,老黑愿意卖这罐头,他们就能少推销一些,稳稳当当地赚钱。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比较快,林瑶和林环做罐头,其实就是林环动手,林瑶在一旁看着。
      
      林瑶还拿了五个罐头给付大花,奶奶对她这么好,她也要孝敬奶奶。
      付大花让开两个给大家吃,剩下的又给了林瑶让她留着卖。
      
      这天早上,林瑶天麻麻亮就起床了,煮了五个野鸡蛋,给林卫国三个,自己吃了两个。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总觉得心里不得劲。把鸡蛋皮埋起来,又帮助林卫国把罐头都放进背篓里,叮嘱大哥一定注意红袖章的人,大哥笑着摸摸她的发顶:“这还用你说。”
      
      送走大哥林瑶依旧觉得心里七上八下,这种感觉让她做什么都不自在,索性背了背篓进山了。她打算去深山看看,有手镯庇护,没有动物能靠近她,有野兽在,深山里能遇到的人少,估摸着也不会遇到什么坏人,即便是她自己去,应该也很安全。
      
      进入深山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林瑶拿着镰刀劈斩着一路上的杂草灌木,这山上本就没有路,没有大哥开路,走得格外艰难。
      
      索性这山里物产丰富,蘑菇、草药,林瑶专捡价值高的采,她将几朵松茸小心地放到背篓里,抹了把站在脸上的露水,抬头看向前面十几米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大型陷阱,是国家派人挖的,据说是要捕捉一些野生动物,送到各地动物园。上次进山,林瑶没有见到捕捉野生动物的工作人员,陷阱倒是见到了两个。都是用树叶枯枝遮盖着,做得很隐蔽,若是发现不了难免会掉进去。
      
      这个陷阱附近长了松茸,如不是要采摘松茸,林瑶就要绕道走了。
      目光所及之处,陷阱表面的树叶枯枝掉下去了一大半,只剩不多点还在那里悬着,似乎是有动物踩到了陷阱,掉进去了。而且从陷阱那边还传来了隐隐的声音。
      
      林瑶立刻产生了好奇心,想看看是什么动物掉了进去,她的心砰砰跳着,手握着镰刀,一步步朝陷阱走了过去。
      离得越近,她走得越小心,终于在陷阱边站定,朝里望去。不是什么动物,而是一个人,那人站在枯枝、树叶杂草之上,面向土壁,右手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尖石头,正一下一下地在土壁上凿坑。
      是要凿坑然后踩着这些坑出陷阱?
      
      只见那人身姿修长挺拔,衣服上沾了些湿土,看不到脸,只看到一头短发乌黑浓密。
      因为陷阱要用来捕捉活的健全的动物,底部并没有倒刺什么的,那人看上去并没受伤。
      听到有声音,他停下了动作,抬头朝上看来。
      
      林瑶马上被那人的相貌惊到了,完全不像农村人,比一般男社员白一些,五官俊朗,眼眸黑沉沉的,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本来很俊的一张脸,左侧脸颊沾了一些泥土,右侧额角有一团暗色的痕迹,林瑶眯眼看了看,发觉那是血迹,应该是掉下来的时候磕破的。
      
      泥土和血迹给这个少年增添了几分狂野之美。他这幅样子,可以直接拍大片放到杂志上,绝对比那些专业模特更有味道。
      当看清他左手抱着的小毛团子,林瑶的眼睛都瞪圆了,那是一只老虎宝宝吗,本来安静地窝在那少年的怀里,看到林瑶,眼睛大睁,奶凶奶兄地发出一声吼叫。
      喵……
      
      林瑶:“……”老虎小时候是这样叫的吗,跟成年猫差不多?还是这只老虎以为自己是喵星人。
      冷峻少年把小团子往怀里揣了揣,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林瑶,小团子又一声喵叫,林瑶觉得这一人一虎,狂野的美感几乎是扑面而来,让人几乎无法移开眼睛。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见到了人,还不求教,还要装高冷吗?
      林瑶主动开口:“你是谁?”这人她似乎是见过,但是她扒拉了半天记忆,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傅晋轩,”少年淡淡开口。
      
      少年长得不像农村人,名字也不是农村风格。
      嗓音把林瑶惊到了,少年人已经过了变声期,带着几分清冽,跟神仙哥哥的声音倒是有八分相似。
      神仙哥哥的嗓音就这么有辨识度,他不会是神仙哥哥吧?林瑶很快否认自己的这个想法,神仙哥哥的修为虽然不能完全施展出来,但总不会把自己困在一个陷阱里。
      
      傅姓在双龙生产大队只有一家,少年一报姓名,林瑶就知道他是谁了,少地主的二儿子,大家都叫他二轩。地主家庭在这个世界只是个背景板一样的存在,早几年老地主和少地主遭遇了不好的事情,都死掉了。
      
      好歹新生力量保住了,可傅晋轩似乎是受了很重的打击,从那之后就不说话,人也变傻了。
      两个地主死后,为难他家的人就停手了,老地主家的大瓦房保留了下来,就在大队最东头,这几年因为成分问题,他们家人也不怎么跟社员们来往,所以福七的记忆力没有这个人很正常。
      
      林瑶突然勾起嘴角笑了,怪不得这么高冷,原来是傻子,而且还抱着一只老虎,再小它也是老虎啊!
      哎,他不是不会说话吗,啥时候会开口说话了,声音还这么好听。
      
      傅晋轩看到小丫头眼神清澈明亮,露出六颗白牙,皱了皱眉:“……”有这么好笑吗?
      “去给我找一根木头,长点的,结实点。” 傅晋轩说。他用得不是请求的语气,而是命令的语气。
      
      林瑶:求人帮忙应该是这个语气吗,不过他傻,不跟他计较。
      看来他是想借助木头从陷阱里爬出来,林瑶摇了摇头:“二轩哥,我弄来木头你未必出得来。要不我去山下喊人来。”
      
      “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傅晋轩握紧了右手的石块,小丫头肯不肯帮忙啊,不肯他就继续刨坑,总能出得去。
      林瑶觉得好笑,不自觉又笑了出来,眉毛弯弯,大眼睛忽闪忽闪,跟傻子真是说不通啊,居然不愿意让她去找人帮忙,面子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不知道是什么让小丫头心情这么愉快,竟然笑得这么甜。傅晋轩略略想了想,难道是自己的样子很好笑?要是他知道她在笑他傻,他肯定要把她捉住,欺负哭。
      他不傻好吗,至少现在及以后都不会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