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罐头很畅销 ...

  •   林瑶对自制水果罐头更有信心了,接下来决定去找老黑。
      
      老黑虽然跟大哥关系很好,但在黑市混久了,他这个人很是鸡贼。一般人跟他打交道都要小心翼翼,对他又敬又怕,敬的是在他这里基本能买到需要的东西,怕的是不小心就要被他摆一道。
      林瑶也要提防跟他打交道不要吃亏。
      
      进入黑市范围,林瑶就警觉起来,盯着四周有没有带着红袖章的人,随时准备撤退。
      
      老黑经常会换地方,这回按照大哥给的地址找到他家,在门口喊了声黑叔,老黑笑眯眯地迎了出来。
      “福七啊,怎么自己来了,这次有什么好东西,你大哥呢?”
      
      满脸堆笑,林瑶却知道他是笑面虎一样的人,看着和善,其实能算计着呢!
      林瑶很有礼貌地说:“我大哥上工去了。我自己来城里。”
      
      “呵!你大哥能老老实实上工,老母猪都能上树了。我跟你说啊,你这个大哥以后肯定能成大事,你跟着他混,保准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老黑笑呵呵地说。
      
      没想到老黑看人还挺准,大哥可是未来叱咤风云的企业家。他是林瑶目前唯一能抱的大腿,肯定要抱结实了。
      以后大哥创业的时候,她也投资入股,等大哥事业发展起来,她整天啥都不干,就能数钱数到手抽筋。
      
      林瑶马上对老黑多了几分好感,跟着他寒暄几句,把罐头拿了出来。
      老黑一看就咂舌了:“呦呵,这么多罐头,哪来的!”
      “黑叔,这是我和我姐做的,放的是白糖,一点糖精都没用,也没放防腐剂,可甜了,味道很好。”
      “放的梨也多,一瓶罐头差不多要一斤梨。”
      
      崭新的玻璃罐子干净透亮,雪白的梨,透明的汁水,看上去卖相很好。
      只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老黑不大的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这罐头怎么卖啊!”
      
      对于价格,林瑶在来老黑家的路上就仔细考虑过。
      她这个罐头成本不算水果和人工是一毛钱。罐头瓶子五分,一斤白糖按黑市价格算是七毛钱,可以做十瓶罐头,这样合下来一瓶成本一毛多。
      
      至于卖价,如果是猪肉这类,他们卖给老黑的价格跟在市场的价格低一成左右,就是市场猪肉一块钱,他们手头的猪头卖给老黑是九毛钱。老黑再通过自己的渠道加钱卖出去。
      
      罐头供销社卖八毛钱加副食票,她家自制罐头,虽然她自认为比供销社的还要健康味道也要更好,但不知道老黑接受程度如何,也不知道买家接受程度如何。
      她决定七毛钱卖给老黑。
      
      听到这个价格,老黑眯眼笑了笑,眼睛显得更小了。这个价格他觉得不错,这罐头很轻松就能卖一块,卖到一块二就能挣五毛。
      
      他能估算成本,白糖,罐头瓶子,还有水果也得四毛左右一斤,即便他们这个水果是从山上摘,去山上多危险啊!林卫国买罐头瓶子总要打点关系也要花点钱。
      只是这罐头是自家制作,不知道跟供销社的比味道如何。
      
      老黑很爽快:“行,我先拿十瓶,卖卖试试,要是卖不掉的话我就自家人吃。”
      他其实对罐头很有信心,现在罐头供货不足,副食票也少,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要是味道好的话,销路肯定会不错。
      
      林瑶心里挺高兴,十瓶啊!她面上并无多少喜色,语气平静:“黑叔你放心,我这罐头只会比供销社的更好吃。”
      
      钱货两清,林瑶又跟老黑说了罐头保质期两年,但是开罐之后要尽量吃完,然后又拿出一瓶递给老黑:“黑叔,这瓶送给你,留着你自己家人吃。”
      既然需要老黑往外卖,肯定要他品尝味道的。
      
      而且老黑能把倒买倒卖做得这么大,他有后台,一定要跟他处好关系,一起发财。
      真是懂事、大方、敞亮的小丫头,老黑心里默默夸着林瑶。他脸上笑眯眯地,把罐头接了过去,说着:“哎呦,这怎么好意思!我跟你大哥关系好,也不能白要你们的东西。”
      
      “你等会啊!”老黑转身进屋,等在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大白兔奶糖,林瑶估摸着有半斤多。
      “拿回去,给你们家孩子吃。”老黑还挺有诚意。
      
      林瑶这个时候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松弛下来,因为大哥的缘故,老黑并未跟她算计,她送了一瓶罐头,老黑给了半斤多奶糖,也算是等价交换。
      就老黑这个精于算计的性格,用奶糖换罐头,很有诚意。
      
      林瑶自然要收,但总不能那么快就收过来,装作诚恳地托推了几句,这才收下。
      又跟老黑买了一些票据,这才跟他告别。
      
      又是七拐八拐,林瑶到了安全区域,马上拿出一颗奶糖,剥开糖纸,扔进嘴里。
      浓郁的甜甜的奶香立刻在嘴里蔓延开来,让人口齿生津,林瑶舍不得嚼,把奶糖含在嘴里,让奶糖慢慢融化。
      
      她一共带来二十四瓶罐头,现在还剩十瓶,她不想在黑市卖掉,而是要去医院。
      医院的病号才是罐头的主要消费人群,她想应该比在黑市好卖一些。
      很快走到医院,林瑶站在离大门口稍远一些的位置,打量着来往的人。
      
      她看到一个面上有几分忧色的年轻人,估摸着家里有病人在医院。这年轻人穿着体面,应该有消费能力。
      她直接叫住那人:“叔叔,要罐头不,我这里有。”
      
      小丫头年纪小,长得好看,穿着干净,言行举止又落落大方,很容易博得人的好感。
      年轻人是来看望丈母娘的,丈母娘住院,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点罐头,他去供销社买却没买到。想买点蛋糕吧,也卖完了,只能买了一斤干巴巴的点心,估摸着丈母娘也不喜欢吃,这时候他正烦躁,听到小姑娘的话,顿时觉得遇到了救星。
      
      两人到了僻静处,林瑶把罐头介绍了一遍,年轻人顿时泄了气:“自己家还能做罐头,我都没听说过有谁家能做罐头,这能好吃吗?”
      林瑶信誓旦旦的保证,比供销社的好吃。
      
      年轻人仍然未打消疑虑,要是罐头不好吃,买了回去,丈母娘不把他骂个狗血喷头!
      那不是浪费钱吗!
      
      看他质疑的表情,林瑶不想跟他废话了,听他问价格,就说:“一块三。”
      价格说得高一些,那年轻人觉得贵,自然不买了,这样可以迅速结束两人对话,她好找下一个买家,何必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人身上!
      
      年轻人倒是没质疑价格,反而犹豫着:“要不给我一瓶尝尝?”
      林瑶麻利地递给他一瓶罐头,接过钱,叮嘱年轻人:“没开罐可以放两年,开罐了几天就要吃完。”
      年轻人答应了,带着罐头急匆匆地走了。
      
      林瑶又发现一个目标顾客,成功以一块二的价格推销出两瓶罐头。
      她信心满满,看来罐头还是很好卖的,尤其是医院门口这个地方,她是来对了。
      
      正当换了个位置,瞄上下一个目标时,刚才买她罐头的年轻人又带了两个人迈着大步赶过来了。
      看到林瑶,年轻人面上一喜,打招呼说:“你换地方了啊,我们在这里转悠半天,还以为你走了!”
      
      他看上去特别高兴:“你的罐头真好吃啊,我到病房就给丈母娘打开了,丈母娘差不多把一瓶都吃光了,她说比供销社的还好吃,让我出来赶紧找你再买几瓶。”
      “多亏找到你了,要不又得挨丈母娘一顿骂。”他松了一口气。
      他指了指旁边两个人,这是我们同病房的,跟着我来买罐头。
      
      现在轮到林瑶傲娇了,刚才一直质疑我,现在还不是当了回头客!
      她骄傲地扬着小下巴:“我这里就剩七瓶了。”
      
      年轻人点头:“可以可以,买个两三瓶回去就能交差了。你看我们一下子买七瓶,能不能便宜点?”
      “我叫刘强,是在棉纺厂上班的,你以后做了罐头可以去棉纺厂门口卖,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可以找我,我给你介绍买家。”
      
      年轻人说得很有诚意,他这里说得介绍买家是真心实意的,并不是纯粹想要这一单降价而已。
      林瑶看他诚恳,又想做棉纺厂的生意,同意便宜一毛钱,于是她说:“我这罐头量比供销社足,也不要副食票,你们不是尝了吗,味道还比供销社好。”
      话未说完,顿了顿。
      
      这确实是事实,年轻人有些失望,听这话,看来是不肯降价了。刚想再讨价还价,听林瑶说:“给你便宜一毛钱,算一块二。”
      成功压下了价格,年轻人觉得在同病房家属面前很有面子。跟那两个人分了七瓶罐头,这才离开。
      
      没想到这罐头卖得这么顺利,林瑶的背篓空了,小车拉得格外轻快,重新走到供销社,买了个洗脸盆,两份蛤喇油,还有一些文具。
      洗脸盆是她自己要用的,她实在受不了跟人共用,蛤喇油一份自己用,一份给林环,文具是给铁蛋的。
      
      买完东西,林瑶走了两条街,到了菜市场。
      忙碌了一天,她要给自己补补小身体,最好是吃上肉。
      一到这里,就被香飘四溢的肉香勾出了馋虫,是卤肉的味道。刚出锅的卤肉热气腾腾,排队的人足足有二十个。
      
      林瑶把钱和票都装在了衣服里侧的口袋里,这口袋是苗玉兰特地给她缝的,藏钱很安全。
      她排在队伍里,轮到她时,买了两个鸡腿。鸡腿用油纸包着,酱红色、油汪汪,个头还挺大,凑近一闻,那叫一个香啊!
      
      走出菜市场,林瑶找了个树荫坐下,尽量斯文地吃完两个香喷喷的鸡腿。
      入口软烂,滋味浓郁,这六毛钱花得真是太值了。
      
      一边吃一边感慨,从前她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银行卡上有花不完的钱。
      现在可倒好,到了这么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除了努力赚钱别无选择,她倒也没抱怨,赚钱虽然辛苦,反而觉得挺有意思。
      
      吃完,拿出干净的手绢把嘴唇上的油脂擦干净,摸摸鼓鼓的小肚子,又休息一会儿,这才开足马力往双龙生产大队的方向走。
      
      日头西斜,走到的时候,下工的下工,放学的放学,还挺热闹。林瑶眼尖,一下子就看到铁蛋耷拉着脑袋跟在一群孩子后面。
      她加快步伐,赶上铁蛋,瞧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就问:“这是怎么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