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一章 ...

  •   
      天气越发寒冷。街边的树只剩光秃秃的枝桠,像两排孤独的哨兵。街面积了层薄雪,落满细密的脚印。三两行人经过,即使戴了帽子、口罩,裸露在外的肌肤还是被冻得通红。
      教室的玻璃窗上蒙了层水雾,谢扬朝窗外看,想把那片模糊的景象在心中描绘清晰,却忍不住走神。
      耳里,不停回荡着白丹的咳嗽声……
      他犹豫着把视线移向讲台,只见她脸涨得通红,咳得弯下腰来。
      傻瓜,感冒了吧,怎么不知道多穿点……
      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忽然被触动,甚至想不顾一切地冲上讲台将她搂入怀中,却唯有极力克制。
      他握紧手中的笔,无意识地在课本上落下几道重重的划痕,发出难听的“嘶嘶”声。
      下了课,白丹头昏脑涨地回到办公室,仍旧不停咳嗽。李晓梅听得心惊肉跳,提出陪她去医院看看。
      她摇头,“没事,买点药休息两天就好了。”
      李晓梅伸手探上她的额头,只觉一片滚烫,赶紧拖她起来,“别硬撑了,走吧,石河的车都在下边等着了。”
      听见这个名字,白丹诧异,“和好了?”
      “还没有,他回来找我了,我还在考虑……”话虽这么说,李晓梅的眉梢眼角却有掩不住的喜色。
      白丹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她不清楚李晓梅与石河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却隐隐觉得石河不靠谱,担心李晓梅会受伤害。只是,现在连自己的事情都一团糟,哪还有心思管别人?
      两人搀扶着下楼,果然在校门口看见一辆黑色丰田。驾驶座上的男子戴了副金丝边眼镜,面容清秀,衣着整洁。
      这是白丹与石河第一次正式见面。
      对方比她想象得还要温文尔雅,为李晓梅系好安全带后,回头朝白丹微笑,“你好,我是石河。”
      “你好。”白丹说。
      途中,石河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两人聊天,言辞幽默却不低俗,惹得李晓梅咯咯直笑。她低头,给白丹发了条消息:
      ——你觉得他怎么样?
      白丹余光瞥见石河镜片上闪过一道寒光,隐隐觉得这人不如表面上无害,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于是回复:
      ——不错。
      石河把两人送到医院后,便驾车离开,李晓梅望着车离去的方向,傻笑了一会,忽然冒出一句,“他要是没有那个前女友该多好……”
      “他俩断了没?”白丹问。
      “说是快断了……”李晓梅叹一口气。
      很模糊的回答。
      话题到此终止,白丹走进医院,挂完号,做完一系列检查,将报告单交给医生。医生扫了一眼,说,“肺炎,还挺严重。准备住院打点滴吧。”
      白丹愣住,“打多久?”
      “起码半个月。”医生开好药,将单子扔给她,转头喊,“下一个!”
      很快,白丹就被人流推挤出去。接着,她被护士带到一个病房。房间很小,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墙面、床单、被褥都是一片惨白。她坐定,护士过来为她打针,消毒、找血管,快准狠地把针头扎了进去。
      像被蚊虫叮了一口,又痒又麻。她拧了下眉,抬头,看见五百毫升的大吊瓶里,药水一滴一滴慢慢下落,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李晓梅把她的手摆正,嘱咐,“你好好休息,我去上班了。顺便帮你请假。”
      “嗯,谢谢了。”
      “我们什么关系?还用得着这么客气?”李晓梅拍拍她的脑袋,走了。
      住院的这段日子,白丹每天早晨浑浑噩噩地醒来,咳嗽间,会有护士过来为她量体温,结果总是不尽人意。五百毫升的吊瓶换了一个又一个,药水的滴落声有规律地持续着,她听着听着,总是不由自主地昏睡过去。
      迷糊间,似乎有冰凉的手探上自己的额头,摩挲着下滑。
      她皱眉,小声咕哝,“别吵……”
      “为什么不回我消息?”那人的声音低哑而温柔。
      “什么消息?我不知道。”她翻身想换个舒服的姿势,却被他按住手腕。
      “你在打针,别乱动。”
      感受到手腕上的凉意,她清醒过来,睁眼,不期然地对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漆黑的瞳仁像浩瀚的夜空,有奇特的吸引力。
      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谢扬在床头坐下,问,“好些没?”
      白丹愣愣地看着他,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七天零六个小时没见他了。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的刘海长长了,快要遮住半只眼睛,却遮不住眼底的光彩。那是一种专注的光彩,让她不由得想要躲避他的目光。这几天,当她在病床上头昏脑涨地挣扎,偶尔也会想起他漂亮的桃花眼、低哑的声音、挑眉的模样,还有……双唇相接的瞬间,冰凉的触感。
      只是偶尔。
      心动伴随罪恶感,被她强压下去,却又在看见他的双眼时,猛烈地复苏,“噗通噗通”,怎么也止不住。
      “好些了。”白丹目光闪躲,“你怎么来了?”
      谢扬边替她理被子,边说,“朱老师说你病了。我路过医院,就来看看。”
      “喔……”
      该说什么?谢谢你?或是看到你我很开心?
      白丹把头埋得很低,谢扬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无名火,没来得及多想,便捏住她的下颌,“抬起来,看着我。”
      她吃痛,与他四目相对,马上慌乱地别开视线。
      “看着我。”他重复了一遍,手更加用力。
      她终于忍不住瞪他,低吼,“你这是干什么?有病吧?”
      他盯她半晌,忽然后退两步,颓然松手。
      他这是干什么?
      他自己也不知道。
      良久的沉默后,他说,“对不起。”
      病房里很安静,只剩下点滴声。
      她闭上眼,深呼吸,想平复内心的汹涌波涛。就这样过了许久,久到她以为他已经走了,睁开眼,却发现他还坐在床头,静静地看她。
      她忽然开始猛烈地咳嗽,他赶忙上前拍她的背。等一切平息,气氛也由紧张变得放松起来。
      她喘完气,笑了笑,问,“考得怎么样?”
      “一般。”
      “高中三年很关键,努力把高考考好,以后就会有更高的平台。”她看向窗外,天空灰蒙蒙的,飘着细小的雨丝,“上课不要睡觉,课后少去网吧,还有……不要早恋。”
      “嗯。”
      雨停了,天色比之前更黯淡。
      白丹偏过头,说,“很晚了,你回去吧。”
      谢扬起身,从一旁拿过伞,“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出门时,又不放心地补了句,“记得盖好被子,最近有寒流,千万别着凉了。”
      像哄小孩似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温柔。
      白丹笑起来,“知道了。”
      她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眼底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不同于往日的疏远,这是一个发自肺腑的真诚笑容。
      门快要合上时,谢扬忽然拉住门把,探头进来,“我明天再来看你。”
      一字一字,落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白丹愕然。
      直到他走后很久,脑海里还反复回放着那句话。
      他是什么意思?
      是放假太闲了无处可去,是可怜她生病了没人照顾,还是……有些别的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