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西湖龙井 ...

  •   顾柘奕失声低笑。
      双手扶上她细软的腰肢,与她鼻尖相抵:“小妖精,这么勾引叔叔,叔叔可是会不老实的。”
      其实他也就比阮羲和大八岁,26岁实在算不得老。
      阮羲和推开了他,拎着自己的包包起身。
      “我还是喜欢和同龄的男孩子玩,大叔,再见呀。”她笑的妩媚,眸子里仿佛溢满了春水。
      顾柘奕第一次这么失手,被一个小姑娘撩的不上不下,偏偏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阮羲和到家时天就已经黑了。
      五层只入住了她一户,因此电梯打开时,外面是亮的,她心底拉起了警报,浑身处于戒备状态。
      瞄到一个熟悉的衣角,阮羲和心下了然,毕竟六楼那个男人穿来穿去就这么几件衣服,正愁没有和祁斯感情迅速升温的方法,打着瞌睡这枕头啊,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肆肆,祁老师在家么?”
      044定位了一下:“在的。”
      她唇角上扬,微微笑了一下,很好。
      阮羲和手上划开微信,点开祁斯的聊天记录,给他发了语音电话过去,再把手机装在包里。
      “你回来了!”那中年男子憨厚的面容努力压制着猥,琐的笑容,眼睛里是藏不住的不怀好意。
      “你怎么会在我家门口。”女孩娇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慌张。
      祁斯接到电话,喂了一声没有反应。
      紧接着便听到这样一段对话,皱着眉头从椅子上站起来,忽然就想到那天他送阮羲和回去时那个中年男人下,流的目光。
      他都没有想太多就冲了出去,往阮羲和那栋楼跑。
      电话里传来的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女孩声线颤的厉害,祁斯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这电梯下降的速度太慢,他越发烦躁起来。
      “不要,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要报警了!”阮羲和不住的后退,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是个男人都挡不住。
      “你别怕,我就是挺喜欢你的,想跟你亲近亲近。”那人神色迷离的看着她。
      “我不喜欢你,你走开,走啊!”她的威胁没有半点震慑力,反倒激的那人越发得寸进尺起来。
      “你生气的样子也好看,我这辈子都没见过比你还美的女人了。”那人已经离阮羲和很近了。
      “走开,滚啊!”退无可退,她后背已经抵上了墙面。
      “让我亲亲你啊,我会好好疼你的,昂,乖点,就少受点罪。”这人已经扯上了阮羲和的衣服,作势就要来亲她。
      她艰难的左躲右避,努力挣扎着:“救命啊,不要啊,你混蛋,走开。”
      “你好香。”那人见阮羲和挣扎的厉害,手上一个用力就把她的裙子撕破了,露出她半个香肩。
      “啊~救命。”
      她眼中含着泪,看起来娇弱又可怜,白皙的肩头实在恍眼。
      那人恶狠狠的扑过来,嘴唇快要落在她皮肤上那一刻,被扯着后领子,一脚踹在了地上。
      祁斯无法形容自己刚才那一刻的心情,惊怒不已,更多的是后怕,因此揍起人来,下手也重的狠,打的那人嗷嗷大叫。
      打的那人差点没气,他才收了手。
      跑过去看靠在墙角的阮羲和。
      还未说话,她就扑了过来抱住了他:“祁老师。”声音实在娇软。
      有一股电流刺的他尾脊骨一麻,瞬间脑子里就成了浆糊,只剩怀里温热的触感,和她身上独有的好闻幽香。
      她紧紧的抱着自己,身体微微发颤,肩膀抖动,传来低低的呜咽声。
      那一刻,他恨不得打死那个畜生。
      一只手轻轻揽住她,另一只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没事了没事了。”
      他报了警,有监控为证,那人很快就被警察带走了。
      祁斯打了一个电话。
      沪市公安局今儿个忙乎,平日里这些小混混打小闹没什么人管,今天居然弄到祁家太子爷的手里,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
      她今晚情绪不稳定,跟无尾熊一样,一直抱着他不撒手。
      他内心酸软,也不忍心推开她。
      从她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带她进屋。
      索性公主抱她,把她放在床榻上。
      刚要起身,就被勾住了脖子,她软软的贴上来,依赖的说话:“祁老师,我害怕,不要走,好不好。”
      白皙的肩头,恍眼的厉害。
      没有人可以拒绝她,在那双眸子的注视下,命都想给她。
      他再开口时,声音就略带了几分低哑:“我不走。”
      她不信,紧紧抱着他。
      祁斯不得已脱了鞋上床,坐在床檐上。
      她一个用力就把祁斯带了下来,她趴在男人身上,姿态贴合。
      “祁老师。”她软软的喊他的名字。
      幽香离的那么近,他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身体往后缩了缩,不想让她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
      她却埋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祁斯发现时苦笑不得,刚想起身,她就黏了过来,整个人都和他贴在了一起。
      阮羲和晚上受了惊吓,祁斯不忍心吵醒她,便侧着身任她趴着,这个姿势其实并不怎么舒服。
      少女阖着眼睛,睫毛那么长,小脸瓷白如玉,呼吸吐气之间都带着一股醉人的味道。
      本以为在陌生的地方会睡不着,没想到,抱着她,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早晨醒来时,她还窝在自己怀里,小小的,软到人心坎里去。
      他一动,少女就贴了过来。
      哼哼唧唧的往他怀里钻。
      祁斯上午有事情要处理,但是这会,也不知道是怀里的人儿太软,还是什么原因,总之他生平第一次想要赖床。
      “唔~”少女幽幽转醒,两人四目相对间,暧,昧横生,尤其是她半咬着嘴唇,颊上飘着红霞。
      他像被蛊惑般前倾了几分,两人的呼吸快要交织在一起,他在最后关头清醒过来,蹭的一下坐起来:“我去给你做点粥。”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卧室门。
      “和和,你昨晚演的好像。”044叹为观止啊,它可是亲眼见过阮羲和一脚将一个200多斤的大汉踹翻在原地的,昨晚嘤嘤嘤的样子还真是……挺到位
      阮羲和好心情的眯了眯眼,祁斯这种男人,还是得你去逼他一把,不然进度太慢了,她向来喜欢速战速决。
      换了一身衣服,吊带加小短裤,很居家的穿法。
      她不喜欢穿拖鞋,所以家里到处都有铺着地毯。
      来厨房时,祁斯正在煲小米粥,手里拿着汤匙,时不时撇起一勺,尝尝味道如何。
      “祁老师,昨天晚上,我。”
      “我没事。”祁斯直接开口。
      她不自在的踮了踮脚。
      祁斯知道小姑娘这是害羞了,弯了弯唇:“去坐会,粥马上好了。”
      “好。”
      吃完饭,祁斯离开。
      “你今天的课我给你请了假,在家好好休息。”祁斯如是说道。
      “谢谢祁老师。”他的手放在她头上,轻轻揉了揉,做完这个举动,祁斯也是一僵,不太自然的收回手。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阮羲和眸子里漫起笑意。
      祁斯到一楼时,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一个容貌精致冷漠的少年走进电梯里,两人擦肩而过,并没有什么交集,祁斯之所以一眼记住他,可能也只是因为这个少年单从气质与外貌来说,太过于出众。
      像是想到了什么,祁斯原本要走出单元楼的脚步一顿,返回去看电梯显示的楼层,果然,它停在了五层,祁斯盯着那个数字,脸上的情绪意味不明。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了哦,记得收藏呀宝宝们
    每人给阮阮来一波彩虹屁吧,哈哈哈哈哈哈,看看谁的比较优秀~
    哇塞,谢谢我们家 白玉笒 大宝贝的3瓶营养液,《渣女》的第一瓶营养液,太感动了,爱你,比心mua~
    —————刺花
    感谢在2020-06-20 14:32:42~2020-06-21 13:22: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玉笒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