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狂想治病指南 ...

  •   8.
      徐子洋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一张张灰色的卷子从自己手中向后传去。黄老师板着脸让所有人把桌子拉开,借着数学课的直尺敲了敲桌面说绝不可以作弊。李晓桐立马把桌子拉开了一条直尺的距离,把卷子朝着另一边挪了挪。
      
      徐子洋第一次经历考试。她想起徐子芳曾经拿回来的奖状有一份是学习标兵,她后来才知道那是每次考试都考一百分才能拿到的奖状。
      
      徐子洋看了看手中的试卷,第一版是选择题,第二版是填空题,第三版是计算题和应用题。两位数的加减法变着法子考,一道道应用题堪比脑筋急转弯。
      
      徐子洋叹了口气决定先对语文下手,抽出语文卷端正写上名字后往下看题。
      
      第一题,默写元音字母。
      
      徐子洋写上了a和u,想了想加上了i。
      第二题,给字标音。
      徐子洋逐渐觉得头皮很痒,不停地伸手挠着。
      第三题,默写《咏鹅》。
      徐子洋的笔停在“曲项向天歌”的“项”字。
      她逐渐觉得全身都很痒,急躁不安地在座位扭动起来。
      徐子洋叹了口气,从下面抽出数学卷。
      几分钟后又换成语文卷。
      
      离考试时间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时,高杰拄着拐杖把卷子交了上去。黄老师有些诧异地接过卷子,找出语文的那张开始批改。
      
      不一会王茜茜也交上了卷子。
      
      数学老师在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分钟时来到课室准备收卷。她随意地看了看坐在第一排做卷子做的满脸通红的徐子洋,眼看着小孩在77-11+( )=70的空格上填上了问号。
      
      交上卷子的徐子洋真切感到什么是绝望。她想起了那本被她抄抄写写填满的黄冈小状元,想起自己曾不屑一顾地问刘芸芸这些加减法不是幼儿园都学过了吗。
      
      她决定问问陈晓桐。转头却看到一个眼泪鼻涕齐下的扭曲的脸。
      
      “我完蛋了...我妈肯定要打死我了...”陈晓桐哽咽抽泣着说。
      
      徐子洋本来想说我也完蛋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安慰安慰他,于是好心地伸手拍了拍陈晓桐的肩膀说都过去了。
      
      “你也都会吗?”陈晓桐哽咽地更大声了。
      
      “...不会啊,”徐子洋尴尬地挠挠头,“我刚还想问你加减混合运算的时候到底要先算加法还是减法...”
      
      陈晓桐的哭声几乎是立刻止住了,愣了愣伸手回拍了拍徐子洋的肩膀。
      
      成绩公布几乎只隔了一节体育课的时间。语文和数学课代表刚下课就脱缰野马般往教师办公室跑去,回来时两人都藏着掖着把一叠卷子塞到自己的抽屉,同时怒斥周围试图偷看的人。
      四个人拿了双百分。
      
      这四个人分别是高杰、王茜茜、王可和刘芸芸。
      陈晓桐几乎是不断地往两位课代表处张望,一下课就拼命挤进人群打探消息,在上课前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汇报情况。
      
      “刘芸芸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陈晓桐喘着气问,“她怎么考这么好..”
      
      徐子洋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这两者有联系吗?”
      
      “我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陈晓桐顿了顿,“我妈还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徐子洋没吭声。
      
      “我妈知道成绩之后肯定会叫老师把我俩调开,”陈晓桐忧心忡忡地说,“她肯定会叫老师给我安排王茜茜王可之类的坐同桌...”
      
      “不会的,”徐子洋冷笑一声,“老师不会放我们去祸害好学生的。”
      
      直到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打探到了成绩,课代表才慢悠悠地把卷子发下。陈晓桐接到卷子欲哭无泪地塞回书包,徐子洋默默瞥到他的数学卷上写着92的分数。
      
      92分还在这里哭天喊地的。
      徐子洋在心中默默骂着。
      
      很快自己的卷子也发到了面前。两个偌大的86写在自己的名字旁边,语文卷上还写了一句“有空来办公室找我”。
      
      徐子洋认命地叹了口气,在陈晓桐不断投来的怜悯眼神下把卷子塞回抽屉。
      
      9.
      黄老师半天也没说什么重点,大概突出了徐子洋浪费了第一排这个好位置的心痛和怎么不和刘芸芸多学学的惋惜。
      
      “试卷给家长签名完明天交给我。”黄老师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眼神溃散的徐子洋,说道。
      徐子洋立马回了神。
      
      爷爷奶奶不会写字,爸爸晚上十一二点才会回来,难不成给徐子芳签名?
      
      她已经能想象徐子芳那副“你也太笨了吧”的面孔。
      
      黄老师看着面露难色的徐子洋哼了一声,心道这下知道怕了吧,挥挥手让徐子洋回去。
      徐子洋颇为难地慢慢挪回班上。
      
      “黄老师骂你了?”陈晓桐立马凑上来。
      “她叫我把试卷给家长签字。”徐子洋叹了口气。
      “这还不简单?”陈晓桐翘着兰花指捏着笔往徐子洋头上敲了一下,“你随便找个写字潦草一点的同学签个字就行了!”
      
      徐子洋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颇为崇拜地向陈晓桐道了声谢,又急忙问他班上谁写字比较潦草。
      
      “我看了班上所有人的卷子,”陈晓桐一副你问对人了的表情,“高杰的字简直和大人的字写得一模一样。”
      
      徐子洋于是拿起卷子就往刘芸芸那跑。
      “我帮不了你。”刘芸芸耸耸肩,压低声音,“我到现在和他讲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你帮了我也许就能超过十句了。”徐子洋哭丧着脸使劲晃着刘芸芸直到对方苦着脸为难地点了
      点头才高兴的把卷子往她桌面一放。
      
      刘芸芸假装不在意地随意往分数栏一瞥。86分。心中某块地方突然松了一些。
      
      高杰拄着拐回来时依旧一声不吭,坐下就从抽屉抽出一本不知道哪来的习题册默默做着。
      
      芸芸清了清嗓子,尽量温和地说:“那个,徐子洋想请你帮个忙...”
      高杰像是没听到一般,连笔都没有丝毫停顿。
      
      刘芸芸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把徐子洋的试卷往高杰那推了推,继续说:“老师让她找家长签字,你能不能帮她签一下...”
      
      高杰的笔终于一顿,莫名其妙地转过头问:“我是她爸还是她妈?”
      
      “她没考好不敢拿回去给家长签名,”刘芸芸硬着头皮讲下去,“所以想请你帮她签一下。”
      “不。”
      
      否定之快以至于刘芸芸怀疑自己幻听了。她还想礼貌地让他复述一遍,对方已经开始继续做着自己的习题集一副闲人勿扰的样子。
      
      徐子洋垂头丧气地领着自己的考试卷在回家路上慢慢挪着。
      
      “你知道吗,”刘芸芸突然神神秘秘地说,“我今天才发现高杰,长胡子了。”
      
      “不可能吧?他才多大啊?”徐子洋没趣地反问。
      
      “是真的,”刘芸芸仔细回忆着,他的下巴有好几根很长的胡子...”
      
      徐子洋此刻着实没心情了解高杰下巴的胡子。她浑浑噩噩地听着刘芸芸绘声绘色描述今天高杰如何拒绝了她和他平时莫名其妙的一切,在自己小区门口和刘芸芸道了别。
      
      “实在不行你就给徐子芳签名吧,”刘芸芸忍不住劝道,“总比被你爸知道你比一年级的徐子芳低了14分好。”
      
      “徐子芳知道了就等于全家知道了。”徐子洋没好气地反驳,和刘芸芸道了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结束了。

    羞耻

    (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