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靠画风嘲讽影帝 ...

  •   “你在我眼里,就长这样呢。”
      
      少女说话的声音正儿八经,声调还染了几分清冽,琥珀色的眸子却一瞬的泛起一丝笑意,尾音的“呢”字莫名染上几分娇嗔俏皮。
      
      弹幕又重新感慨起安离的神颜,大小礼物又出现在屏幕掩盖过顾南许的三架直升机,安离迅速说了结束语后关掉了直播。
      
      忍不住又点进直播收益栏,后台自动统计的收益趋势图实现了从谷底暴涨到峰顶,一夜的收益直达五位数。
      
      安离握着手机的手收紧几分,退出软件后把欠了几月的房租水电转给周晓白,又还了借贷平台欠下的费用,还剩下些许零头都足够支撑自己过了四月剩下的日子。
      
      门外锁孔转动的声音响起,周晓白下了班回来,踩着拖鞋嗒嗒往安离房间走。
      
      安离见她还没收自己的转账,主动向她开口:“小白,欠你的房租水电费刚刚转你了。”
      
      周晓白“噢”了一声,神色有些不大自然。
      
      “离离,和你商量件事。”
      
      “咱们当初签的合同只到这个月,房东下个月说不租了。”
      
      安离微微点头,没觉得如何不妥:“那我们这个月找找合适的房看?”
      
      周晓白踌躇几分,眼神下意识有些闪躲:“离离,我准备回老家了。”
      
      安离愣了愣,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向周晓白。
      
      自己和周晓白认识虽说是在合租平台上,但两人极有缘分的又是老乡。安离刚搬过来性子执拗冷淡,还是周晓白天生的自来熟和个性开朗才让两人的关系缓了不少。
      
      “这几年在G市呆的也确实没混出什么名堂,”周晓白牵扯着嘴角笑笑,眼里却有些不甘,“还不如回老家早点结婚安定下来算了。”
      
      安离目光停留在她面庞上几秒,语调淡淡没什么变化:“嗯,好。”
      
      周晓白像是舒了口气,弯唇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踏着拖鞋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晓白走后,安离一瞬的有些缓不过来。
      
      她要搬走,很多事如山地向安离倒来。
      
      且不说自己混的比她还差上几分,她回老家会给自己心理上带来的影响如何,光是以后要自己承担所有的房租水电,安离想想就有些喘不过气来。
      
      脑海中蓦地想起,那档综艺合同上承诺的一项。
      
      参赛期间内,节目组提供所有参赛者食宿。
      
      动摇几分,略过自己惨淡的余额几乎是当即下定了决心,翻回邵佟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像是早早在候着她的电话,铃声没响几秒就被对方接通。
      
      邵佟依旧是油嘴滑舌的模样,安离忍着反感照着对方的要求签了合同,确认了一回后点击了发送。
      
      邵佟那边像是收到了邮件,声音再回到通话中时热情减了大半,声调也有些公事公办的意味:“收到,等通知吧。”
      
      安离“嗯”了一声,对于对方迅速的变脸觉得有些好笑。
      
      “对了还有,”邵佟的声音已经带上几分指责的意味,“顾南许到时候也会参加节目,你态度可给我客气点,别像今天那样了。”
      
      安离气笑,也懒得和他再说什么,敷衍几声挂了电话。
      
      -
      
      安离再接到节目组的通知是在四月月底。周晓白刚搬走不久,安离也收拾好了东西愁着下一间房,就收到参赛的通知,和一笔机票费用的经费转账。
      
      节目的地点在B市,坐飞机三个小时左右的行程。
      
      安离没多犹豫,订了最近一班航班,带着自己不多的行李隔天就来到了节目录制的地点。
      
      录入的工作人员有些意外,没想到有参赛选手离预定日期还有快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了现场,也没多说什么,公事公办地让她填了资料,最后递给她一个印了“1”的号码牌。
      
      提前和邵佟说了,对方只让她在录制场的大厅等,却也没说明时间。安离坐在大厅的候场凳上,看着自己的大腿慢慢生出困意。
      
      “安离是吧,”略带生硬的熟悉声音过了许久才在安离耳畔响起,语气早没了先前一口一个“安小姐”的客气,“怎么坐这儿了,害我找半天。”
      
      安离困意稍醒,抬头有些朦胧地对上邵佟的视线,很快发觉对方身后的男人分外眼熟,眉骨深邃,棱角分明,漆黑的眸里没什么情绪,嘴角却微微挑着,整个人又冷又痞。
      
      顾南许。
      
      见到安离也不太吃惊的样子,像是早就料到对方会来参赛。
      
      安离缓缓起身,声线带了几分被吵醒的清冷和倦意:“不坐这,我站着等你两个钟?”
      
      邵佟一噎,面容僵硬几分:“先不和你计较。既然你来得早,就先过来排一遍节目,我也好看看效果。”
      
      顿了顿又转头,语气客气万倍,眉目里都带着笑:“顾先生,还得耽误您点时间,和我们走一下节目流程。”
      
      顾南许没太多表示,淡淡地应了一声。
      
      邵佟走在前面脚步很急,安离看着自己的行李犹豫几秒还是拉着行李箱快步跟了上去。
      
      顾南许不疾不徐地在后边跟着,眼神略过安离拉着行李箱费力的模样,却也不伸手帮忙,看戏似的玩味地笑,低声开口:“你这是,打算在节目组住下了。”
      
      安离不想理他,又想起邵佟先前的嘱咐,敷衍着“嗯”了一声。
      
      顾南许步子又放慢了几分,嘴角向上扬了扬:“喂,你平时做直播吗?”
      
      安离脚步一顿,行李箱惯性地往前没停住压在自己脚上,吃痛地“嘶”了一声,却没来得及抓住拉杆,行李箱顺着下坡就要滚下去。
      
      顾南许迅速伸手拉住,长臂一带把行李箱拉到自己身侧,侧头看着安离懒散地笑:“我说的话,好像很容易让你激动呢。”
      
      邵佟听到后面的动静,回头看俩人和自己落了一大截,火气顿时上来了,但顾及顾南许也在后边慢悠悠地跟着,手里还莫名多了一个行李箱,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出声客气地催促。
      
      顾南许没等安离再做反应,冷白手腕轻勾拉着安离的行李箱几步走在前面 。
      
      进了录制场地,顾南许把安离的行李箱放在靠门口的角落,动作幅度大,像是有意让安离看到。
      
      安离抿了抿唇,对上他的眸,声线冷淡:“谢谢。”
      
      顾南许对上她的视线停顿几秒,忽的抬手不算太温柔地捋了捋她脑后的短发,神色漫不经心:“要谢人呢,态度就诚恳点。”
      
      手指捋过发根像是一股电流,酥麻着流遍全身。安离下意识地躲开,脸色难看几分。
      
      顾南许手上一空,面不改色地笑,补充似的又加了句:“你那撮头发,翘起来了。”
      
      安离咬唇,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我们不熟。”
      
      言外之意很明显,顾南许却像听不懂似的轻轻点头,“行,待会详细自我介绍一下。”
      
      安离索性侧身不再理他。邵佟那边摄影录音设备准备好,小步跑过来向两人介绍流程。
      
      要排练的是节目开头选导师的环节。具体的流程邵佟不向安离透露,只是简单介绍说安离和顾南许要在限定时间内根据同一题目创作出画作再相|互|评|价。
      
      安离不懂顾南许一个演员掺和画画干什么,看着邵佟不打算说清楚的模样也没再多问。
      
      进入录制场地,过强的打光和周围一圈的录影设备让安离蓦然有些紧张。
      
      顾南许神态自若,站着等候录制导演说开始,目光瞥到女孩鼻尖微微冒汗,低声笑了一句。
      “排练而已,放轻松 。”
      
      不说破时安离还能镇定几分,一说出来安离又有几分担忧自己是否紧张的太过明显,心跳骤然又加速几分,没好气地瞪了顾南许一眼。
      
      准备就绪,导演喊了声三二一,双手一拍,录制开始。
      
      员工客串的主持人草草念了遍规则,题目很快出现在了大银幕上。又是一副人像,只是照片上的人物换成了安离在报名时提交上去的证件照。
      
      照片上安离面容精致小巧,一双淡淡琥珀色的鹿眼水灵,还留着过肩的长发,面上若能有些笑容就真如童话中的天使一般。
      提供的画具只有铅笔和素描纸,限定时间为十分钟的即兴创作。
      
      安离顿了两秒,很快调整好心态,以陌生人的眼光去思考构造照片上人物的肖像。
      
      顾南许目光停顿在荧幕片刻,眸子似是亮了几分,骨节分明冷白的手提起铅笔,已然开始作画。
      
      十分钟对于创作一幅完整作品远远不够。安离只能在限定时间内把大致构图画好,再加上不断有录制的镜头几乎是贴着脸和纸张进行拍摄,动作又生涩犹豫几分,最后的作品自己看了都有万分不满,却也只能按照要求和顾南许交换画作|互|评。
      
      顾南许却像是对自己的画万分满意,嘴角似有似无地勾着,眼底自信又桀骜地大方把自己的画作递了过去。
      
      安离心下蓦地升起几分期许,稍稍期待地接过对方的画作。
      
      目光顺着向纸张上停顿片刻,整个人身形都有些僵硬。
      
      镜头无限贴近,将安离所有微表情录入影像中。
      
      安离浑然不觉,目光再次拂上画作 ,眸子低沉几分。
      
      接着唇角轻弯,冷笑一声。
      
      顾南许眉宇稍显困惑,微微挑眉看向她。
      
      安离面无表情,把对方画的火柴人稍稍抬起,冷声地吐出几个字。
      
      “画的什么狗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