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狂想治病指南 ...

  •   6.
      
      徐子洋几乎是捍卫地抱着自己刚从学校领回来的新书。
      
      徐子芳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把旧书套往徐子洋的桌面一放转身走开。用过一年多的书套早就没了当初透亮平整的样子,有的翻起边角泛着灰色,有的干脆从侧面裂开了一条口子,上面用圆珠笔写着徐子芳几个大字。
      
      裂开口子可以粘好,名字改一个字就可以变成自己的,这些都可以忍受。徐子洋最接受不了的是
      
      徐子芳选书套的品位,每一张无论大小的书套都印上了守护甜心里傻透了的那三个精灵和粉色头发的女主角,脸上挂着傻透了的笑。
      
      别说是守护甜心,就算上面印着虹猫蓝兔,自己都一样讨厌。徐子洋在心中愤愤地想,为什么都上小学了还有人喜欢这种又丑又幼稚的书套。
      
      徐子洋尝试自己去买书套,用从幼儿园攒到现在的七元五角偷偷在放学后溜到小卖部,却发现自己所有的积蓄只能买三张只能包语文数学大小的透明书套。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印了卡通人物的书套反而便宜,那些简单的透明书套却能卖到两三块一个的价格。她舍不得把所有积蓄都投资到区区几张书套上,咬咬牙只买了一张透明书套和一沓薄薄的白色卡纸。
      
      徐子洋成了班上唯一用卡纸包书皮的同学。她把徐子芳又丑又旧的书套套在了实践与实践与生活之类不常用的书本上,再把唯一一张透明书套赏赐给了语文书,自己忙活了大半夜给其他书本包上白色卡纸。
      
      然而开始上数学课时徐子洋傻眼了。她忘记给包了白色卡纸的课本写上相应的名字,只能一本一
      
      本翻开慌乱地找出数学课本。偏偏排座位时是按身高排的,徐子洋当仁不让地坐到了第二组的第一排。
      
      “你没带课本?”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很快注意到坐在第一排桌面堆满白色书皮课本的徐子洋。
      
      徐子洋欲哭无泪:“我所有书都带来了...我马上就找到了...”
      
      数学老师似乎不打算在第一节课就责罚学生,不再搭理徐子洋开始上课。
      
      “你先和我一起看吧。”徐子洋的同桌等老师转身板书时,细声细语地对她说。
      
      徐子洋对自己小学第一个同桌没有什么好感。他实在——有点娘。说话细声细气,写字总翘着兰花指,甚至时不时拿出润唇膏往自己嘴上抹。但此刻徐子洋还是感激涕零地对他说了声谢谢,乖乖坐好凑上去和他一起看书。
      
      第一节课讲了最简单的个位数加减法。下课时老师把黄冈小状元发下来布置了课后作业。徐子洋偷瞄到同桌在名字那一栏写下陈晓桐三个字,下意识想到怎么名字也这么娘。又想到刚刚上课他还帮了自己,默默地掐自己一下埋怨自己恩将仇报。
      
      “你叫徐子洋?像个男孩子的名字。”陈晓桐突然探过头来,捂着嘴嘻嘻笑着说。
      徐子洋一愣,立马回嘴道:“你名字还像个女孩子呢!”
      
      “你果然偷看我写字!”陈晓桐得意地翘起兰花指指着徐子洋,“我刚刚借你数学书你要怎么谢我?”
      
      “...你想怎么样?”徐子洋理亏地收回架势,没好气地问 。
      
      李晓桐转了转眼珠。“你回答我个问题。”
      
      “什么?”
      “你家是不是很穷?”李晓桐突然压低声音,“我看到你用纸包书皮了。”
      
      徐子洋下意识想要反驳,突然意识到家里好像的确很穷。奶奶坚决不肯给自己钱买新的书皮,自己四季的衣服基本都是徐子芳穿旧的。甚至破了洞的袜子都要被奶奶缝缝补补继续穿,隔了夜的饭菜也会成为老人们的早餐。
      
      徐子洋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老人积累多年的习惯,她很自然把这一切归结于自己家很穷。
      
      “是很穷。”徐子洋说出这三个字时油然而生一种故事书里公主在继母安排下从小生活贫苦的凄凉,“不准到处乱说。”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李晓桐很懂地点了点头,甚至伸出小拇指要和徐子洋拉钩,被下一节课的铃声打断。
      
      中午的饭由食堂统一分到各个班上。徐子洋几乎坐好罚站吃饭的准备,才发现小学不再有老师看着吃饭,吃不完的饭菜统一倒到教学楼后边的垃圾场再做回收处理。
      
      李晓桐是走读生,午餐和午休都在自己家解决。于是刘芸芸几乎是一分到饭就坐到了徐子洋旁边。
      
      “你怎么和那个娘娘腔搭话了?”她急急忙忙的放下还烫手的饭盒,迫不及待地盘问。
      “他数学课上借我数学书,我就谢谢他而已。”徐子洋急忙否认。
      
      刘芸芸“噢”了一声,不怀好意地笑,“他是不是喜欢你?”
      
      “你别乱讲!”
      “李晓桐喜欢徐子洋!”
      “呸!你同桌叫什么?我看你同桌也喜欢你!”
      
      “我同桌你不知道?”刘芸芸突然压低声音,“那个得小儿麻痹症的,高杰,走路拄着两根拐杖的。”
      
      徐子洋脑中闪过开学典礼时,所有人整齐地站着,只有一个戴着框架眼镜驼着背的小孩坐在一旁的树荫下。
      
      “他会不会说话?”徐子洋也压低声音,好奇地问。
      
      “不知道。不会说话应该不能来上学吧?”
      
      “而且我觉得老师好像很喜欢他,动不动就来问他感觉怎么样。”
      
      徐子洋耸耸肩,颇为无趣地打开饭盒。
      
      水煮黄豆芽,梅菜肉饼。
      
      徐子洋和刘芸芸几乎是同时叹了口气。
      
      “我要回去跟我妈说给我半走读证,”刘芸芸嫌弃地用筷子挑起一根煮烂的豆芽,“这比我们幼儿园的还难吃。”
      
      徐子洋羡慕地听着,用筷子扒开梅菜挑出一点瘦肉不知其味地咀嚼。
      
      难吃的午饭,加减法的数学课。奇怪的同学。
      
      “原来小学和幼儿园也没什么区别。”她很有感触地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