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靠画风嘲讽影帝 ...

  •   四月的G市晚上气温微凉,带着些许湿润的空气伴着晚风揉碎着吹进窗里。
      
      安离一身单薄的睡裙伏在手绘板前,两条消瘦白皙的胳膊都暴露在空气中,经不住打了个寒战。困意稍稍惊醒,大脑下意识地指挥着打了个哈欠。
      
      “那我今天的直播画画,就到这里结束了。”安离忍住再打一个哈欠的冲动,说话的嗓音都带了几分倦意,“明天见。”
      
      直播间里寥寥数百人,在她说完结束语后几乎立马按了退出,只剩几个眼熟的老粉还在消息栏里发了明天见的回复,几分钟后直播间观赏人数就变成了零。
      
      安离苦笑着牵扯嘴角,手指轻点屏幕也点击了退出。轻划屏幕到了收益栏,个位数的数字停留在屏幕微微刺眼。她熄了屏幕轻轻闭眼,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好友周晓白在身后自己的床铺上,躺的四脚八叉,敷着面膜刷着手机,闻声朝安离看了一眼。
      
      “我说真的,你就多露点脸 ,再像那些女主播一样随便唱几首歌,也不用多好听,一晚挣的可能比你现在一个月的都多。”
      
      安离敷衍弯弯唇角,略浅的梨涡微微一现:“算了吧。我开直播也只是想多接几单画稿,没想着赚钱。”
      
      周晓白皱眉“啧”了一声,看了看安离的漂亮脸蛋只觉得可惜,颇觉得对方不成器的摇了摇头, “你上次不小心露了几分钟的脸,直播间的人数就翻了几倍,给你送火箭的都好几十个,你就是露脸直播画画也行啊 ...” 
      
      安离听着没什么反应,有些呆滞地看着熄了屏的电脑屏幕里自己的倒影微微出神。
      
      自己的相貌和性子极为不符。远山黛眉衬着一双鹿似的琥珀瞳孔格外潋滟透彻,粉唇小嘴自带水润波光,窄窄鼻尖点缀着更显娇小可爱。面如白玉似的小巧玲珑,,若不是稍稍有些削瘦,又把一头长发剪得贴着头皮的短,几乎和橱柜里摆放的洋娃娃没什么区别 。
      
      她本固执又冷淡,却顶着副这样的面孔,再如何对方也只当是玩笑般不放在心上。
      
      周晓白见她又走神,面上表情也淡了不少,知趣地闭了嘴。她稍稍坐端正,往安离的画板上瞥了一眼。画面上人眼瞪得像铜铃,鼻子撇到眉毛,一双手骨折了似的环着人物的脖子,怪异的配色无形给画作添上些许恐怖的气氛。
      
      “......”周晓白眉心动了动,默然感觉周身气氛都染上几分诡异,乖乖躺回床上继续刷着娱乐八卦不再瞎操心 。
      
      两小时后,安离终于把稿子的最后一笔填上,图层打包后发给了约稿方。她微微活动了下身体,才得空拿起手机稍稍放松一下。
      
      点进微博时发现居然有人私信自己。对方的昵称自己还算眼熟,算是最近开始关注自己的一个新粉。安离点进去看,对方发来了一张综艺比赛的报名宣传海报。
      【太太!这个比赛简直就是为你举办的!快去报名!!】
      
      画画类的比赛宣传到了网络本就少,还是综艺向的节目。安离颇为好奇,点开图片放大来看,只瞥了标题嘴角就微微僵住。
      
      海报的标题硕大的几个字,还用极为反惹眼的荧光黄加了标注:我们不生产丑,我们只是丑的搬运工。
      
      旁边还解释性地注释几个字:丑不是贬义词,只是还没有被大众欣赏而已。
      
      节目的名字也足够简单粗暴:我画的最丑。
      
      再往下看,大概的讲述了一下筹办这个综艺的原因,什么小众画手难出头,没有画画类综艺云云,将节目的意义拔高了不知道几个度。
      
      安离微微蹙眉想要退出,无意瞥到了最底下的奖金栏。
      
      怀疑自己多数了几个零。
      
      呼吸都瞬的一窒,安离控制不住地手微微颤着双指再次放大了图片,目光死盯着屏幕又数了一遍。
      
      仅仅是入围,给的奖金就几乎能在G市中心买一套房。
      
      手机又震动几下,自己的粉丝又发来了几条信息。
      
      【我是之前太太露脸时关注太太的!!太太简直人间绝色!!】
      
      【这种露脸的节目,太太只要站上去其他人就输了!!】
      
      安离几乎想把对方直接拉黑,忍住后还是敲了一句谢谢,把海报长按了保存后退出了微博。
      
      再次从头至尾把海报看了一遍,眼神略过那几位数的奖金时心还是忍不住地颤抖几分。
      
      G市中心一套房和自己的脸面权衡,安离几乎是不用考虑地偏向了G市一套房。
      
      没再多做犹豫,安离照着输入了网址后,点进报名窗口填写了个人信息。
      比赛报名就设置了门槛,需要参赛者在限定时间内根据给出的图片作画。
      
      安离轻点了开始,一张年轻男人的图片出现在屏幕中央。
      
      居然抽到了人物 。
      
      安离骤然担忧起来,自己人物创作一向靠感觉,对方的五官不能引起自己的灵感自己就连画的心思都没有。下意识咬了咬嘴唇,还是轻挪鼠标点击了放大图片。
      
      放大后的图片清晰度高了不少。图片里男人轮廓分明,虽说在棱角处稍显清瘦,但又恰到好处地在颧骨处收住,给他本称得上艳丽的长相添出几分萧冷的气息。
      
      乌发浓眉,单眼皮,眸色漆黑。鼻梁翘挺,一颗痣若有若无地点缀在左鼻翼上,不像是瑕疵,倒无形给男人添上几分妖孽。薄唇抿起,向上轻扯着牵出抹恰到好处凉薄的笑意。神色中淡淡地透着一股清高和桀骜,带了几分目中无人的冷傲。
      
      然而这些都不是安离关注的重点。自己的相貌本就算出众,就也从来不把皮相的好坏当一回事。只是照片里的人面是冷的,眼里却透着印在骨子里的炽热和自恃高岭 ,五官上的疏离冷傲和骨子里的桀骜不驯冲突着,一瞬的所有五官在安离脑海中扭曲成像,冷与炙热的碰撞在脑海中交汇相融,完整的构思在脑海中骤然呈现。  
      
      灵感泉涌而出,她几乎是立刻就想要在画上展示出来。笔尖大胆描摹勾勒出浅淡的笔触,没有太多纠结,流畅的像是已经构思良久的创作。只是遗憾上交的必须是电脑绘制,无法用更鲜活的真实油彩更加精湛地展现对方的扭曲和冲突。
      
      时间悄然流逝,安离在离限定时间还有五分钟时完了稿,临时又再上下观摩了片刻,对于色彩的冲突仍然不大满意,犹豫着转身开口问周晓白的意见。
      
      “小白。帮我看看这幅画怎么样?”
      
      周晓白看着八卦正起劲儿,心不在焉地稍稍抬头看了一眼,眼神定格片刻,恶寒瞬的从背脊出传来。
      
      画面里隐约能辨析出的脖子上方莫名生了两幅面孔,然而每张面孔的五官说恶心都不足未过,眼神尤其的扭曲和诡异;背景用杂乱的线条填充,像是伸出无数只手束缚着人的面孔,隐约还有泼墨和油彩颜料交汇的痕迹。
      
      周晓白咽了口口水,斟酌着用词,小心翼翼问道:“这是.....妖怪?”
      
      安离身形僵硬两秒,没有接话,轻轻点击了提交。
      
      -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中午。安离起身刷牙时手机振动着响起,微微瞥了眼来电显示是陌生电话,又接了水漱口后再按了接通。
      
      对面的声音稍显激动,接通后几乎是立刻开口:“是安离吗?”
      
      安离抿了抿唇,犹豫地“嗯”了一声。
      
      “想问一下,您确定您在‘我画的最丑’报名中提交的画作,是您本人创作的吗?”
      
      安离稍稍皱眉,莫名有些不爽:“不然呢?”
      
      对面倒吸一口冷气,像是和那边的人又协商了什么,隐约只听清一句 “和她本人照片也太不符了吧”,随后更加激动的声音又出现在安离耳侧:“您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请您耐心等待参赛通知吧!!”
      
      安离耐着性子还想问什么,对面已经掐着点儿把电话挂断了。
      
      再迟钝也明白了对方打这通电话的涵义,安离一早的心情几乎是瞬的不好起来。
      对面倒是很快发来了参赛通知,连同打包好几个G的参赛须知等合同文件发了过来,顺带约了安离和制片人邵佟进行线下的沟通协商。
      
      安离也不想把事情拖久了,粗略看了看合同没什么问题,酬金又比宣传的多了不少,还承诺多渠道的日后宣传,索性就和对方约了当天下午见面。
      对方定的餐厅位于G市地标的一栋高塔顶层上。步入底楼大堂,迎面而来皆是浓浓的富贵气息,几人宽的水晶吊灯悬吊在大堂中央,像是还嫌不够似的,又在其周遭点缀了不少镶金边的吊灯做为陪衬。
      
      安离被巨型水晶灯晃得有些刺眼,坐了电梯到了对方约定的楼层刚出来就见着几个黑衣彪形大汉守在餐厅门口一丝不苟地傻站着。
      
      经理出面拦住她,说里面有明星在进行谈事包了整个餐厅现在不对外开放。安离不知该怎么解释,索性打了电话给制片人邵佟,铃声响了几秒才被对方接通。
      
      “我到门口了。”安离语气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经理不让进。”
      
      邵佟“欸”了一声,又和那边说了什么,连声应道:“您稍等,我即刻来接您。”
      
      安离又在门口百无聊赖地等了两分钟,脑子里胡乱地开始构思关于门口彪形大汉门的肖像,邵佟擦着汗小跑着出了门口到自己面前。
      
      男人不算太高 ,一张白净脸生的很讨人喜欢,眉眼唇角处都含着笑,乍一看还有几分小鲜肉的味道。
      
      邵佟率先伸出了手,语调轻快:“安小姐是吧,您好您好。”
      
      安离伸手和他虚握,“您好。”
      
      安离语气平淡,和他热情过头的声调形成鲜明对比,邵佟也不觉尴尬,仍然一副情绪很高的样子带着安离往餐厅里面走。
      
      到了一间包房门口,邵佟像是预先准备好地先搬了凳子让安离在门口稍等片刻,里面还在和一个明星协商,说完后又连声道歉,似乎拿定安离不会有什么意见。
      
      安离忍着情绪,的确也不好说些什么,淡声应下。
      
      邵佟又道了几声“实在不好意思”,敲了敲门踱步走进包间。
      
      安离缓身在邵佟安排好的位置坐下后,才发觉自己对里边的谈话几乎是听得一清二楚。甚至邵佟连门都没有完全阖上,通过缝隙自己还能隐约看到包间里的场景。
      
      包间很大,同样奢侈高调的旋转镶金餐桌上只放了一只洋酒,几个高脚杯在泛黄的灯光下隐隐亮着光泽。对面坐了个男人,看不大清楚面容,背脊笔直,动作却格外懒散。
      
      邵佟开口,依旧是饱含着万分激情,像是在介绍“我画的最丑”这个综艺的流量价值,提出自己想邀请对方参加自己的节目。
      
      半晌,对面的人开口,隔着挺远听不大清,声调却清冽如雨过山林:“这些,和我经纪人商量就好。”
      
      邵佟难得地噎了两秒,很快反应过来笑着道:“是,但也希望您对我们节目有些了解,您如果能够对我们节目感兴趣就再好不过了。”
      
      语气中的讨好万分明显,对面的人却像感受不到似的,声调没什么变化:“哦。那你介绍完了没?”
      
      “没呢没呢,”邵佟笑着应道,像是吩咐人拿来什么东西,起身绕过餐桌走到男人面前,把什么递给了对方,“这是我们一个参赛选手照您的照片创作的作品,您看一下。”
      
      安离稍稍有了兴趣,想透过门缝也稍微看看,却在看清邵佟手上的图片后瞬间愣住。
      
      他递给对面的,正是自己昨夜提交的作品。
      
      邵佟站着的角度挡住了男人的面孔,只见对方接过画的手稍稍僵硬。
      良久,男人轻轻抬头,语调像是有些疑惑,一字一句沉缓道:“这画的,是我?”
      
      邵佟咧嘴笑,大幅度点了点头。
      
      男人像是嗤笑了一声,语气极度冰冷,声调带了几分变化。
      
      “画的什么玩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