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他人即地狱8 ...

  •   “你是在拍我吗?”
      余惊未定,对牙医还有一些不信任和怀疑的宗佑对眼前的人的神经质有些不耐烦,明天就可以搬到智恩那里,刚刚还出现那种事情。
      但是真的忍不下去,那个人,那双肮脏的手,居然碰了他的电脑,想着要走,把七雾说要防备牙医的话也忘在耳后,一遍遍的抱怨。
      “今天我打开电脑的时候就发现灰尘不见了,怎么可能没有人进去过”
      牙医理解似的点头:“也是,如果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不过......你刚刚真的想杀了他吧!”
      徐文祖无视尹宗佑的惊异和恐惧心虚继续说:“整天开着房门看那些淫秽视频的人,用那双肮脏的手乱碰我的东西,想想就恶心,真的想杀了他,不是吗?
      最可怕的是这群人像老鼠一样的人,眼睛里面都闪耀着邪恶的光芒
      亲爱的会想,我明明和这群人不一样,不适合这里”他靠近尹宗佑,看着他的眼睛说:“如果和他们变成一样的人可怎么办?”宗佑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他听着牙医的话,有些无措,为心里面觉得认同而有些颤抖。
      “不过,亲爱的,别担心,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只要下定决心就能为所欲为”
      “抱歉,我去接个电话”他逃离似的跑开。
      对比是黑暗和光明。
      
      其实还是又有点习惯这种感觉,她其实才刚刚二十五岁,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平静的生活,就好像是在享受着在这个世界的残余的生命一样。
      床头新买的巧克力不到一天已经要被她吃掉近一半了,好像也不会再有人帮她把包包里面的巧克力全部没收,也不知道他把她的巧克力怎么办了。
      告诉他们自己要搬家以后,她也没有再管过尹宗佑和智恩。
      她那天听到的话,总感觉尹宗佑对徐文祖意义非凡,也不知道宗佑搬过去会怎么样,不管怎样,反正会比在考试院好。
      阳光温暖的晒在她的脸上,落地窗下外的光十分明媚,却唯美的有些虚假。
      监考已经完了,现在这里无人知道,过不久,她就可以去意大利读硕,顺便读博士,这样工资可能会更高一些,存很多钱,想着今天查银行的时候不到五百万的钱,也幸好她是公费留学,工资照付。
      现在她需要的是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心情,然后买机票,离开。
      总感觉这个牛奶味道有些不一样,明明是昨天新买的,怎么感觉不是很好喝,是新的产品吗?
      想着有些无奈,自己以前喜欢喝甜的牛奶,遵从医嘱换成无糖的。
      自己被拔的那颗牙好像又在抗议,只不过不吃甜的,人们怎么生活啊。
      
      起来给花浇水,一片片的花瓣,花了不少心思驾上去的花还挺好看的,整体是清新的感觉,看起来心情都要好上许多,可惜她买不起小别墅,不然就可以弄一片花墙,一片片的蔷薇墙有点诱人,怪可爱的。
      七雾站在落地窗旁,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就像在森林中自鸣得意的小鹿一样,无害,在不经意的纯着中释放着诱人的气息。
      
      “是很甜”不带色欲的看着暖白的大腿评论着。
      午夜是妖魔肆意横行的时刻,所以在床前的身影就看着眼前的人,用自己惯有的习惯将房间变成绝对的黑暗,他听得见她的呼吸不是太平稳,她胆子太小了,总是要把床前灯看着才睡觉。
      大腿太瘦了,应该不好吃,但是手感应该不错,她太瘦了,不怎么听医嘱,巧克力让他十分不舒服,所以加点东西是好的。
      “亲爱的,怎么不听话呢。”【躲我,我才刚刚改变主意要让你永远记得我,怎么可以离开呢】
      “亲爱的,你喜欢我的,所以要听话呀”
      【人们喜欢善良,即便是装出来的善良。
      你仰望世界的美好,却不知道恶在凝视你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亲爱的】
      
      房间里低沉的声音,他细细的读诵着诗歌,仿佛在吟诵葬歌。
      七雾没有睁开眼睛,直接间窗帘拉开,阳光有点晃,她觉得有些刺眼,明明睡到大天亮,为什么还是感觉好累,她好像听到有一个像牙医的人一直在叫她亲爱的。
      
      真是魔愣了,他不知道自己要搬到哪里,连智恩他们也不知道,而且门口是密码锁,怎么可能会有人进来。
      她摇摇头,又顺势倒到沙发上面,看着外面的花,还好有点好心情。再睡一会儿,她就洗个澡,把卷子改完上分。
      外面的天亮,昨天好像做噩梦一样,好像有人在摸着她的脸,还有............,她是不是春天到了,想起来那天徐文祖亲完了让她呼吸的的话有点脸红。
      摇了摇头,他不来找她,她就安安静静的生活,把他忘记也挺好的,只是有点遗憾吧!睡觉!她其实是一个外貌协会,可能是因为父亲是成功人士,母亲是画家,他们虽然不太正常,但是在审美父母是很高的,她也受到一些影响,那些好的坏的交织在她的生命里面,她不善良却也不是坏人,按部就班的在这个世界生活着。
      牙医的出现,就像揭开黑色地带的钥匙,她在一旁观望着,贪恋着人间的温暖,不敢过去,可是对于黑暗里面娇艳欲滴的那朵最美,最有诱惑力的花,她抑制不住的不诱惑,她喜欢那样的美色,任何人都喜欢。
      
      她胆子其实很小的,所以庆幸自己不会在午夜醒来,加上这两天睡的十分死也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吃了睡,睡了吃的感觉除了有点颓废还挺好。
      太费心力了,她需要修养。
      
      智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尹宗佑。
      “欧巴,对不起,我今天早上情绪是有些不好,对,领班又为难我”
      “刚刚去和学长遇到了,没有,欧巴,今天一起出来见面吧!早一点搬过来,对,欧尼已经走了。欧巴的哥哥又生病了吗?好,那我叫欧尼一起出来。”
      智恩出了厕所,看着桌子上的咖啡,谁会想介绍朋友给那个烦人的女上司。
      七雾欧尼倒是挺好的,今天和欧巴商量一下。总感觉欧巴的情绪很奇怪,好像有什么不能说一样。
      难道考试院里面真的又有人为难欧巴吗?银贤洞伊甸考试院。
      夜晚的首尔还是比较美丽的,想着智恩又说自己要加班,取消了今天晚上的聚餐,她不大喜欢聚餐,只是两个人说是给她的送别的,结果又说不去了。
      诊所已经给她换了一个医生,这几天在看牙洞怎么样了。想着自己可能要去意大利那边看,就咨询一下。没有看到徐文祖,忍着没有问,毕竟他离的远一点也是好的。
      出了诊所看了一下泉边牙医诊所,徐文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她一直都知道的,听到一般只有这里些比较有名的才会让他来看牙齿,她也有些佩服自己的运气,当初如果不是瑞雅的表姐是这里的医生,她也不会被介绍到这里,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city of starts ......”低沉的声音响起来,她接起了电话。
      “欧尼,欧巴说今天就搬过去,但是说今天要聚餐,给谢谢欧尼的,然后他好像心情很不好,后来就说学长他们要聚餐,然后就说先不去了。
      欧巴以前很要面子的,我和他-说了欧尼的房租可以慢慢给他也同意了。
      我我......欧尼,欧巴好像遇到了很恐怖的事情,他好像变得有些奇怪。
      我想让他早一点搬过来的,但是他连回去考试院收拾东西都有点逃避。
      我刚刚,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有接。我很担心”
      智恩的眼睛红着,刚刚学长说想见面,那他是把欧巴送到考试院了吗?欧巴如果喝醉了,那......那里那么可怕,怎么办!
      她知道自己不该给七雾打电话,她对那里很害怕,但是在这一座城市,为难自己的女上司,因为想自己男朋友免租而和她闹矛盾的室友,还有喝醉酒对她有企图却因为自己男朋友工作只能够忍受的学长。
      她只找的到她,也知道只有她不会拒绝她,她有些自私,但是她想让她陪她去,只要过了今天,明天就好了。
      
      七雾声音有些冷:“智恩,你知道的,我其实害怕那里,对不起”
      智恩冷静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神经了。
      大概是这几天遇到的事情有些烦,所以她变得这样子畏畏缩缩的。
      “欧尼,没事,我刚刚有些失态了”
      七雾对她的转变有些奇怪:“智恩,不要去那里,那里可能真的有危险......”
      “欧尼,我要过去了,就这样子。”
      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七雾抬着头,在那里的人,除了像徐文祖冷静自持的以外,也会有那种连自己杀欲的忍受不了的人,就像那一座考试院,阴森森的立在那里。
      智恩她!!
      “师傅,去银贤洞,伊甸考试院”这是最后一次,两个人总比她一个人要安全一点,不放心的将报警电话设置在快捷键上,给自己做着心理安慰,如果是遇到其他人,那两个人还是可以跑的。
      继续给智恩打电话,只是再也没有被接起来,报警,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