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他人即地狱16 ...

  •   七雾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这样子她会有一些安全感,但是他显然不喜欢。
      将手轻轻的卸下来,将人翻过去。
      他的吻很轻,像是在安/抚她的不安,但是动作却近乎粗暴。
      
      他安慰似的一遍一遍在耳边说着甜言蜜语,给与她痛苦和欢乐的人,都是他。
      
      “七雾喜欢欧巴吗?”她喘息着,有些迷乱,不知道什么问题,懵了许久。
      
      “嗯?”他亲/吻她的耳朵,逼问着答案。
      “喜欢,我,爱你的。”
      她全身无力,有些羞窘。
      “真好。”他呢喃道,咬住她的后脖子。
      
      她有些委屈的抽泣,他却笑了。
      
      “真是,蠢乎乎的。”打开了床头,只有清醒的时候,有他在的时候,她好像就不怎么怕了。
      可是他突然想要好好的看着她,就最后一次。
      
      咖啡馆里面,智恩把桌子上的钱给七雾。
      七雾的脸色看起来红润,只是听着声音有些哑。
      “欧尼把钱收着吧!这个是我工作到现在的积蓄,可能不够,但是剩下的我会和欧巴想办法还的。”
      
      七雾看着智恩:“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智恩想了想,犹豫说:“前天回去,欧巴在说梦话,他差一点就把我掐死了。”她拿开围巾,全部是青紫色。
      
      “我知道欧尼为什么会想让我离欧巴远一点,可是,求求你,欧尼”
      
      她拉住七雾的手:“他看到你男朋友好像很害怕,我不知道他对欧巴做了什么,我只想让你和他说一下,让他放了欧巴。”
      七雾不知道该怎么说,一直害怕的事情还是出现了:“智恩啊,我帮不了,我试过了,可是没用的。对不起,智恩,你好好保护自己就好,不要去找他,”她鞠躬,也没有拿桌子上的钱。
      智恩就坐在那里,无声的抽泣,欧巴在躲她,害怕自己伤害她,所以她都没有看到他,她很担心,欧巴怎么办?他变得很奇怪。
      她什么都帮不了,只能在家里等着。
      
      大概就是这几天了,他应该要收网了,他死了她怎么办,她买了两张机票,好像只能够自己去了。
      宗佑应该会活下来,智恩不应该死的。
      她走到诊所里面,他这几天应该会很忙,也不知道会不会来。
      宗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如果有智恩在的话应该会好一些。
      
      她看着眼前这个人的侧脸,认真的时候很帅气,不知道杀人的时候是@@打住,她不想看这么恐怖的东西。
      “怎么,是傻了吗?”他看着不停摇头的七雾有些无奈,越来越放肆了。
      七雾撇了撇嘴,坐到他怀里面。亲亲他的额头,讨好似的撒娇。
      “欧巴呀,智恩是一个很好的人,能不能不要杀她。”
      他毫无诚意的答应了一声嗯,然后把人抱在一边的椅子扔上去,继续工作,不解风情的让人有些恼羞成怒。
      但是毕竟是有求于人,七雾只能够一遍一遍的去磨着,答应了许多丧权辱国的条约才勉勉强强的听到一个还好的结果。
      没看到眼前的人眼睛里面的幽静,杀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但是抓是一定要抓的,他的作品没有如他所愿变成他喜欢的模样,好似想要反噬他的样子格外的让人不爽,只不过,这样的作品,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想了想,还是把人搂在怀里:“今天好好的呆在家里,不要出来,如果明天早上我来找你,那就一起走好了。
      呐,看到七雾买了两张票,欧巴还是很开心的”他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本来是不想来诊所的,可是又怕这个女人会来考试院找他,她最近很不安,他感受到了,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感受到女人抱着他有些紧,他笑了笑,有些无所谓却也释然。
      胆子那么小,他怎么会敢把她带到考试院那一群恶心的人那里。
      上一次都差一点吓坏了,还真是,胆子太小了。
      他捏了捏她的手,嫩嫩的,让人十分留恋,只不过也不能阻止他想要做的事情。
      
      躺在床上,床头的灯有些亮,她睡不着。
      不是灯太亮了,而是她的心太乱了。
      旁边的牛奶已经在刚刚热好了,和以前那个味道有些像,她把牛奶放在桌子上面,呆呆的看着,不动,不说话。
      想了想,还是打了智恩的电话,只要知道智恩安全,那她担心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
      一遍一遍的打电话被挂断,她焦虑的心更加混乱。
      
      还是没有人接,徐文祖的,也没有人接。
      他不是答应了她不会……对的,他是徐文祖。
      她滑坐在地上,智恩,智恩,正在通话中。
      
      “是我”徐文祖还是主动的拨过去,不然就要被七雾打的没电了。
      宗佑愤怒的说着,里面全部是杀机:“你为什么会和智恩在一起”
      “你女朋友想见你”他无所谓的说着:“这个女人对我没有什么用”他对智恩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显然对那抽泣声不耐烦,不是谁的哭声都好听的,眼前的就让他很烦,想到七雾,看着眼前的人的眼睛又冷了一些。
      智恩不敢再发出声音,畏惧,眼睛里全部是泪水的看着眼前的人,视线有些模糊,太可怕了,像厉鬼一样。
      
      “怎么样,和310的大叔一样陪着我,这次还要逃跑吗?”
      “你这个疯子,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我会杀了你,杀了你们,智恩,智恩,我会杀了你们,你这个死变态,在哪里,在哪里?”
      徐文祖脸上是诡异的笑,还有几分冰冷,她吗?她是想帮你们的。
      “真是令人期待呢!我在你房间等你。”他将电话挂断,笑了笑。
      他将那本书拿出来继续读:“即便如此,我睡醒后,在黑暗中环顾四周,方才知晓他已经完全无法动弹,然而我并不觉得这一事实有任何不妥,用这么细的腿活到至今反而让我觉得极不自然,另外我开始甚至觉得血让人舒服”
      宗佑现在应该是这种心情吧!你说,他最后会不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杀了你,就像我时常想杀了七雾。
      
      智恩的眼睛睁大,他不是,喜欢,为什么?她以为…………………
      “不用惊吓,像我们这样子的人就是这样子的。”他笑的有些恐怖:“所以,我们来看一下,我们七雾和宗佑是要怎么办?接电话吧!”我是给我们七雾做了选择的,七雾睡不着喜欢喝牛奶吧!如果不来的话,七雾不会变成琥珀,因为欧巴只想要你的牙齿。
      我们七雾要陪着欧巴的,不管是生还是死。
      欧巴也许也不想回去了,所以七雾也要陪着我,那杯牛奶里面的安眠药的含量足够七雾一直睡下去,不会再醒来,这个世界太可怕,留着你一个人,我有些担心,如果那群肮脏的人也想亲吻你的额头可怎么办?
      
      他将电话接起来放在智恩的耳边。
      
      七雾听着智恩的抽泣声音,呆滞的停下来动作。
      还是去了吗?
      “智恩呀!不要害怕,他答应了我不会杀你,所以不要激怒他,忍到宗佑到。”
      
      “欧尼!!!”她看着眼前的人,全部是愤怒。
      “七雾,你说过爱我的,我要走了,你的选择呢?不是说要告诉我,什么是被爱。”徐文祖诱哄着。
      听着耳边低沉的声音,她看着桌子上面的牛奶,她以前喝牛奶的时候明天晚上都睡得很好,后来她也没有再探究过,想起来那一次自己察觉不对没有喝后就看到徐文祖,她向来是比较敏锐的。
      看着桌子上面的牛奶:“欧巴今天说让我好好的喝一杯牛奶再睡觉,牛奶里面,是有什么东西吗?”
      他笑了笑:“是呀,七雾有些敏锐,是安眠药,比以前多了许多,会一睡不起,我不在,我有些担心。”
      七雾怪异他的坦诚,他接这个电话就是为了这个。
      明明不说她也许就喝了,他回不来她就和他一起地狱陪他了。
      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好了,我要去准备给宗佑的礼物了,七雾要好好的记住欧巴,如果过来我会生气的,考试院不适合你,我要去做自己的事情了。门口你是开不了了,我换了一把比较大的锁。”事到临头的反悔,大概是电话一直在响的声音让他觉得她还是生动的活着比较好,毕竟,活着的人只是死去人的载体。
      
      嘟嘟嘟的声音传来,七雾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他原本是想要她死的,可是后来又改变了主意。
      她是该高兴吗?因为自己对他的关心,这个电话看起来像在救她。
      她该难过吗?他想过要杀了她。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防盗门上的铁门上面换了一把新的锁,前几天他说这里不太安全,装了一个铁门。
      她冲去厨房拿到,对着锁劈下去。
      打不开,打不开,打不开,徐文祖,你这个死变态,干嘛要这样子对我。
      
      宗佑伤痕累累的坐在地上,死亡的阴影总是让人无奈
      ,他不甘心,他还没有杀了眼前的人,这群垃圾不适合,把他们全部清除干净。
      
      “听着,我不会杀了你”徐文祖在尹宗佑耳边说着,没有一点温暖,看着眼前这个人,想起来他刚刚犹豫着还是伤害了和他一起来的那个胖子。
      这样子真是干净的恶呀!未达目的不罢休,闵智恩和七雾,就是恶眼里唯一的光芒。
      那个女人现在应该在哭,在砸锁,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
      尹宗佑应该把那一群垃圾都处理完了,那么,现在,是他的时间了。
      宗佑是一个新的,完美的,超出预料的作品,带上他的礼物,很好看。
      
      七雾冲到楼上,这里血气冲天,仿佛就是地狱,可是他在这里,所以恐惧也能够变得小一些。
      他,在哪里。
      
      她冲到阳台上面,现在那里,也许会少一些人,她可以躲在上一次的那个地方,等着徐文祖上来。
      实在不行,她会去找他。
      当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在那里的时候,一切的恐惧都卸下来。
      今天的雨有些大,仿佛要冲涮他所有的恶。
      可是,她惊恐的看着那一把刀插入他的身体。
      “闭嘴,臭小子,很痛吧!是不是该死的痛”
      “大叔,真傻,你应该砍我刀死的。”那把刀从脖胫出划过,又重又准。那个大叔倒下去。
      七雾冲过去,捂住他的伤口。
      他还在笑,好像没有受伤一样。任她着急:“大叔是不可能杀死我的,因为这个世界,太适合我了。”他全部收拢的气息在这一刻萦绕在她身边,浓郁的黑色,将她活活的吞噬干净。
      
      他挥开她,看着眼前倒在血泊里面的人再一刀一刀的补上,将刀子扔在他旁边,似乎是胜利者的轻蔑。
      
      神色有些凉的看着只穿着睡衣的女人:“是想要死吗?”他看见她的时候犹豫了一瞬间,真是阴魂不散。
      
      “我不是想要杀你,你知道的,为什么还是来了。”他还是将人锁在怀里面。雨有些大,她身体不好。
      “我打不开门,你是骗子,不是说想要我陪你一起死,为什么还要告诉我牛奶的事情,你不就是不想我来找你吗?
      我今天热的是新买的牛奶,那个牛奶是你喜欢的所以买去尝一下,你睡眠也不好,喝了也没有用处。
      徐文祖,我还是相信你不会伤害我,所以我来了。
      你要保护我的。”
      
      徐文祖嗤笑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放在角落里面。
      “在这里等我,只不过不能用你买的机票了,我给你申请了一所法国的大学,我会法语,以后你就只能依靠我了。”
      他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笑了笑:“这一次要听话”
      
      七雾看着他的眼睛,满满的祈求,希望这一次,他可以答应做到的。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留恋的下楼。
      “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宗佑看着徐文祖,对于要死在他手里面的徐文祖有了报复后感。
      “有什么理由呢?”徐文祖看着他:“人,不就是这样子的吗?以欺负弱者为荣誉,看着别人痛苦而开心。”
      “不是的!”
      “是吗?看着这里的人死去的时候,你不是很开心,接下来我们会一起一直一起走下去,你是我最棒的作品。”
      宗佑看着徐文祖,看着他痛苦的喘息声,有些不真实,但是他心满意足了,从此以后,他就不会有阴影,从此以后,他就会是最好的,最极致的。
      
      医院走廊里,相遇的两个人对视无言。
      智恩没有说话,和七雾擦肩而过。
      她们都知道真相,也守着自己的秘密,不管谁才是罪魁祸首,以后,他们的蓝天黑夜,都会由自己来守护,以后,也都会是陌生人,有些真相,都会被埋葬。
      
      七雾也没有说话,这一次死了太多人,她也说不出话。
      警察局里面,智恩看着照片里面的人,她是考试院里唯一走出来的人。
      “智恩小姐,宗佑没事吧!”
      “谢谢,欧巴没有事情,只是精神不怎么好。”智恩看起来很正常,还非常镇定,仿佛一切都已经想好了。
      苏贞花旁敲侧击的问着:“真的不是徐医生绑架你去医院的吗?智恩小姐,你是唯一的幸存者,我们希望你告诉我们真相。”
      “不是。”
      
      梧桐树下,七雾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她不在乎去哪里,更何况,这里她是十分喜欢的。
      来法国要一年了,她已经在这里待了许久,就像当初刚刚去韩国的时候一样,从语言不通,现在还可以了。
      她这一次可以好好读书,争取早一点毕业。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