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卫轩辞点头:“我需要你特殊的精神力的帮助。荒星上有很多还没被任何人掌控的东西。我可以保证行踪隐秘,也会和你共享成果。”
      
      “好。我和你暂时结盟完成关于荒星的事,算作你多次救我的答谢。”
      
      “你要算得这么清楚?我们不是朋友?”
      
      “亲兄弟还明算账。朋友也不会总在同一阵营。”
      
      卫轩辞看着她,淡淡道:“我知道了。我们要在荒星上待一个月,在此之前还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凌沐感觉他有些生气。
      
      卫轩辞顿了顿,又道:“你打算怎么应对柯兰克?”
      
      “继续完成和他的协议。”凌沐把垂落下来遮挡了眼睛的发丝别到脑后,眉眼凌厉且平静,“我要先变得足够强。”
      
      她不能再这样弱小下去了。她得赶快变强,强到不再受他人随意干扰或者摆布。
      
      “嗯。关于荒星的细节我整理完资料再一次性告诉你。”
      
      “凌沐,你还欠我一件事。“
      
      “什么?“
      
      卫轩辞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把手指搭到她的颈侧。
      
      “之前你精神力暴动的时候,再次咬了我。“
      
      “带标记意味的。”
      
      凌沐的感觉没有错。在她试图“明算账”后,卫轩辞的心情就变得糟糕,体现在他也要认真地开始算账了。
      
      “你要算得这么清楚,那我应该咬回来。”
      
      凌沐:“……嗯。咬吧。”
      
      同样的场景,几天前曾上演过。那时两人同样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凌沐可以平静地拉下衣领,露出后颈。但现在不行,她不想让自己和卫轩辞继续陷在暧昧里。
      
      咬脖子,她已经错了,不能让卫轩辞再错了。
      
      如果只是报复的话……
      
      凌沐伸出手腕道:“我那么做是因为神志不清,你没必要和我一样荒唐。当然还是要扯平,对Alpha来说咬哪里都一样,咬手腕吧。”
      
      卫轩辞没继续说什么。他也知道和一个陷入精神力暴动的人这样计较挺过分,但凌沐一副要和他撇清关系的样子让他难受又生气。
      
      他也曾欺骗凌沐,恶意地揣度凌沐,害她受伤。但如今他真心想和她做朋友,发自内心地要保护她。
      
      可自己的一腔炽热被生生泼了一盆冷水。她只想和他维持利益交换的关系。
      
      理智上卫轩辞明白,凌沐不想和他做朋友,并没有什么错,他也不是人见人爱,他也不是足够可靠足够值得信任。
      
      可他还是生气。他也想让她痛一下。
      
      卫轩辞转过身去重重拖着椅子坐到凌沐身边,握住她的手腕拉到面前。
      
      他低下头去,张口,露出锋利的虎牙。
      
      鼻尖弥漫上淡淡的皂角的清香,和微弱到极点的曼陀罗花香。
      
      卫轩辞突然像被蛊惑了一般略微收了牙齿,更凑近一点,追逐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
      
      引起他的战斗欲……征服欲。想要牢牢抓住,按死在自己怀里。
      
      焦躁和干渴从身体深处传来。
      
      卫轩辞突然想起唐凛之在全息游戏里隔着手背亲吻凌沐。心中再次无名火起。
      
      想要把唐凛之干过的事全部抹去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他完全收起牙齿,偏了偏头。
      
      双唇差一点点就要碰到凌沐的手心。
      
      凌沐察觉到不对,想收回手,可卫轩辞拷得很紧,微小的移动距离恰好让掌心擦过两片温热。
      
      凌沐:!!!
      
      她用了最大的力气想要抽出来,卫轩辞转头,柔软的触感带着热度转过几厘米,从掌心一路若有若无地划到腕间,最后在手腕边缘爆发的是清晰而强烈的疼痛。
      
      卫轩辞的虎牙在血管之上凶狠地压下,由于皮肤的滑度,似在幅度极微小地研磨,他叼着她的手腕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锐利得有如实质。
      
      他咬得用力,却没想真正伤害她。在见血之前,卫轩辞松了口,牙关闭合,未退开的舌尖和唇瓣轻轻擦过深红的齿痕。
      
      好像在舔舐,又像是惩罚性质的亲吻。
      
      卫轩辞依旧攥着凌沐的手腕,在凌沐发难之前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要往厕所里带。
      
      “我帮你洗一下。”
      
      “洗手而已,我自己可以。”凌沐没被攥住的那只手按在卫轩辞的肩膀上,想卸去他的力。
      
      卫轩辞转身格挡。
      
      “放手!”凌沐也开始愤怒了。
      
      “不。”
      
      两人就这样打了起来。椅子被他们踢翻在地,桌子也被撞得移位。两人的呼吸均是变得粗重,眼中蔓延上血丝,空气中的信息素浓度上升,两种信息素压抑在狭小的房间里,猛烈地攻击对方。
      
      凌沐打得心头火起,卫轩辞却被撩起了另一种火。他察觉到不对劲,停止了攻击。
      
      凌沐发现信息素浓度有些过量后,担心自己再次和上次在竞技场上一样失控,见卫轩辞不再闹了,也退到一边不动。
      
      “对不起。”卫轩辞声音低哑,“借一下你的卫生间。”
      
      他走进去,来到洗手台前低下头用冷水粗暴地冲洗自己,一瞬间头发和脖颈全部浸湿。他深呼吸,本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闻到了更多凌沐信息素的味道。
      
      她刚刚在这里洗过澡。对感官敏锐的Alpha来说,所有的痕迹都太明显了。
      
      卫轩辞:“……”
      
      他快要遮掩不了自己的失态了。
      
      朋友会对朋友起反应吗?Alpha会对Alpha起反应吗?
      
      还是因为打架起反应。
      
      他怕不是真的有病。
      
      卫轩辞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凌沐已经把房间恢复了原样。他走到书桌前拿起那个透明小方块,轻轻摩挲了一下,背对着她哑声道:“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
      
      凌沐冷漠地“嗯”了一声。
      
      “有事明天再谈。很晚了,你回去吧。”
      
      卫轩辞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凌沐躺倒床上,又气又有些无力。卫轩辞根本还没意识到他的这些行为意味着什么。而她也不想和他明说。
      
      让他意识到更不可挽回。
      
      已经是晚上11点,凌沐有些疲惫了,但她还是拿出全息头盔登陆上游戏。
      
      她记得这个游戏可以提升精神力的操控能力。她要变强,一分一秒都不能再耽搁。
      
      一阵白雾过后,凌沐重新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大丘陵地带。车队还在赶路,背对着原来献祭祭品的方向,往神木的树干方向走。
      
      进入地下世界关卡后,游戏世界时间和现实世界时间的流速比就变成了三十比一。也就是说游戏世界里的一个月等于现实世界的一天,三十年等于现实世界的一年。
      
      凌沐下线了半天,游戏世界已经过了半个月了。
      
      她的降落点还在车队旁。自己是和这些NPC位置绑定了么?
      
      凌沐一上线,直播间的人数就暴涨。她下线前直播间里有一万多观众,现在已经涨到了十万,还在不断增多。这十万人似乎是一直等在她的直播间里。
      
      【姐姐晚上好】
      
      【为什么主播没有昵称?】
      
      【至今只有十五个玩家进入了地下世界,这届观众可太难了】
      
      【好想看主播面具下的脸是什么样子】
      
      凌沐对他们点点头算作打招呼,然后往车队靠近。
      
      行进了半个月,到达的地方光线依然昏暗,凌沐数了数,车队一个人都没少。有一个人的手腕上已经没有了绳子,看来已经被那孩子认为相对忠诚了。
      
      她进入车队火把的照明范围,凛立刻就发现了她。
      
      车队众人看她的目光比从前更害怕了。
      
      看来小孩没少搬出她来吓人。
      
      凛勒住缰绳,让角骏停下,他转身对众人道:“休息一下。”随即从角骏背上翻身而下,往凌沐站立的位置走去。
      
      “来吃点东西吧。”
      
      凌沐点点头,跟着小孩走到队尾。这次小孩自己动手烹饪食物。车队已经没有肉了,他就用谷物做了粥。
      
      小孩先盛给她一碗,又给自己装了一小碗,然后叫来已经被松绑的曼德把粥分给众人。
      
      凌沐尝了一口,味道意外地很好。
      
      “进步得真快。”她夸赞孩子。
      
      凛抿了抿唇,小声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发现她消失之后,凛连呼唤都做不到。
      
      “林木。森林的林,树木的木。”
      
      小孩点点头。
      
      “他们听话吗?”
      
      “嗯。”
      
      “还有多久你们才能赶到靠近城镇的地方?”
      
      “三天行程。”
      
      凌沐对小孩道:“我不能一直在你身边,你要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学过武斗吗?”
      
      “学过一点剑术。”
      
      车队里是有人佩剑的,之前被凌沐收缴了。凌沐听完孩子的话后,起身走到堆放剑的箱子旁,挑选了一把较轻的剑拿给孩子。
      
      “吃完休息一下,我教你更多用剑的方法。”
      
      凛于是再吃了两口粥就放下了碗。
      
      凌沐见他这么迫切,也不吃了。她本就不需要在游戏里进食,就是尝尝味道。
      
      两人来到离车队更远一点的空地上,神木果实的光线和火把的光刚好使人能够视物。
      
      凌沐试了一下小孩的基础,发现他学习的剑法和自己的有相通之处,于是放心地开始教学。
      
      一切都是从易到难,凌沐先教了小孩更多的基础动作,然后站在一旁督促他重复练习。
      
      汗水很快沾湿了小孩的背部。小孩挥剑到手开始微微痉挛,还在咬牙继续。
      
      “先停下。”
      
      他很听话地停下了。
      
      凌沐让孩子坐到自己身边,给他轻轻按摩手臂上紧绷的肌肉。
      
      “你要学会休息。一下子把自己的身体练到崩坏,是得不偿失。”
      
      “今后练剑一段时间后就自己按摩一下肌肉。记住我是怎么做的了吗?”
      
      小孩点点头。
      
      凌沐觉得他真是乖得不像话。
      
      乖?
      
      车队众人听到这个评价怕不是会晕过去。
      
      十几天来这小孩越来越凶残,好像打通了什么关窍似的,比凌沐还让人害怕。
      
      现在对游戏里的NPC来说也已经到了睡眠时间。凌沐远远看到他们睡下,对小孩说:“你也休息吧。”
      
      小孩仰头注视着她:“明天你还在吗?”
      
      凌沐估算了一下,点头道:“我还在。”
      
      小孩就到火堆旁蜷缩着睡下了,凌沐坐在他身边。
      
      她无事可干,就开始编适合小孩的剑术训练教程,好让小孩可以自己练习。
      
      凌沐再次打开了游戏商城,里面七零八碎的东西很多,但对玩家有实际帮助的东西极少又极贵,攻击性和防护性的道具一件都没有,尽是一些装饰物和伪装物。
      
      她买了一本普普通通的笔记本和笔,开始画简单的示意图。NPC的语言和她的语言相同,但文字还不清楚,她不会贸然写下。
      
      凛醒来的时候就收到了凌沐给他的“教科书”。
      
      凛看着她没有被压上褶皱和草屑的衣服。她难道一晚上都没休息?
      
      凌沐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一只奇怪的动物向这边冲过来。
      
      “小心!”
      

  •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人都需要成长,凌沐也不例外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