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5、第 65 章 ...

  •   第二天,小五郎就带来了消息,据说警方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但之所以能找到,是因为他们已经死了,死在同一把枪之下,在其中一个死者的房间里找到了一支粉红色的口红。
      这个口红的颜色与昨天在抢匪们丢弃的车子里找到的那个露眼头套上沾到的口红是一个色号。
      凭借这一点,警方推测是抢匪之间产生了某种矛盾,或者有人想要独吞那十亿元。
      “除此之外呢……”小五郎正想继续说,柯南接过他的话茬:“也跟银行柜台窗口的广田雅美小姐用的是同一支口红。”
      小松鼠一片沉默,昨天说谎的那个警卫已经确证为同伙之一,广田雅美……这么没演技,容易被看出来还去干坏事,真是无药可救。
      “吱。”小松鼠推了一下柯南的脖子,随后跳下地,顺着打开的门溜了出去。
      “巴拉!”小兰不知道小松鼠为什么突然出门,正想追出去,便见柯南已经率先跟出去了。
      “柯南!”小兰跟着追出去,但两人出门之后,都没有发现小松鼠的踪迹,“巴拉呢?上楼了么?”
      柯南皱眉,不对,她肯定是去找广田雅美了。
      “小兰姐姐我出去一下!”
      ……
      时语打开广田雅美的公寓大门,公寓里似乎没有人,但她还闻得到从卧室传来的香味。
      她顿了一下,眸子微眯,随后淡定地关上门,走到客厅:“你平时都住在这里么?”
      广田雅美似乎知道自己骗不过她,打开卧室门。
      她没有化妆,墨黑的长发柔顺地梳下来,面部表情很温柔,两只手揣在外套口袋里。
      “你怎么会来这里?”
      “柯南在抢匪的那个带着口红印的露眼头套里发现疑点。”时语视线在客厅中打量,“我只是很奇怪。你在那家银行工作了半年,但上一起抢劫案发生不过一两个月时间,为什么你在又抢劫目标的情况下还要去抢别的银行呢?”
      广田雅美没有说话。
      “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可以抢到钱,顺便为这次的抢案再加一个罪名?”时语勾了勾唇,看向广田雅美,“上次你说有人给你善后,但从目前这个情况来看,对方现在需要你来给他们善后呢。”
      “时语,如果我能活下来的话,你跟着我们一起出国吧。”广田雅美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如果能活下来的话……时语听懂了她的意思,随即笑眯眯地说:“那可不行。我不会离开我男友的。”
      “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带上他。”广田雅美说道,“但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必须出国。”
      “哦……”看来惹了很不得了的存在呢,不过,“我拒绝。”
      “拒绝无效,你必须离开这里!”
      广田雅美的一只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来,迅速按在时语的肩膀上,随后穿过后颈按在另一边肩膀固定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也拿出来,雪白的手帕上带着些许湿润的痕迹。
      □□……
      广田雅美搂住时语软到的身体,将她搬到卧室里。
      “抱歉,时语。你已经脱离苦海,不能再被抓回去了……如果可以救下我妹妹……”
      广田雅美叹了口气,走到卧室门口时,回头再看了眼时语,轻轻关上门。
      “好梦,妹妹。”
      ……
      时语身上有柯南放在她哪里的信号发射器,很容易就能找到她的位置,广田雅美并不担心他找不到她。
      她看了眼放在车中的地图,上面圈了一个地点。
      她开车向目的地行驶去。
      那是一片废弃工厂,广田雅美四下看了看,选择了其中屋顶破旧的一间,阳光透过破烂的屋顶投入室内,将里面照亮。
      她拿起放在副驾驶的包,里面装着一把小巧的手|枪,不过多半没有用吧……
      她走进室内,因为屋顶的光,可以看到里面,四下空旷,空无一人。
      还没来么……
      “辛苦你了,宫野明美。”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广田雅美迅速转过身,身后站着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大衣,背着光站在门口,看不清表情。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么?”宫野明美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视线落在那高高瘦瘦的男人身上,“为什么要杀他们两个呢?”
      两个男人同时笑了声,微胖的那个人站在高瘦的男人身后,墨镜下的嘴唇裂得大大的,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这就是我们一贯的行事作风。”高瘦男人说道,“好了,你可以把钱交过来了。”
      那抢来的十亿元么……宫野明美神情未变:“钱不在我这里,我把钱藏在另一个地方了。”
      “什么?!”矮胖那人皱着眉头,看上去颇为恼羞成怒。
      “我妹妹在哪里?”宫野明美问,“先把我妹妹带来。”
      两个男人向室内走来,神情在阳光与阴影之间若隐若现,透出罪恶的痕迹:“这恐怕有点困难。你妹妹在组织里算得上头脑顶尖的人。她跟你可不同,组织非常需要她的效劳。”
      宫野明美也明白过来:“你们打一开始就在骗我?”
      高瘦男人笑了声,似乎在笑她的天真,他举起手,手中举着一把漆黑的枪,几乎与他的大衣融为一体:“好了,快说,钱在哪里?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宫野明美也举起自己手中的枪:“你太天真了。你杀了我,就永远也别想知道那些钱在哪里。”
      高瘦男人说道:“我看天真的是你吧。我们早就知道,你会把钱放进保险箱里。而且,我也说过,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嘭!”
      一声枪响,子弹进入宫野明美的心脏,鲜血从她倒下的地方开始蔓延,染红了衣衫和地面,也染红了夕阳。
      矮胖男人在她的衣兜里翻找了一下,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把保险箱的钥匙。
      两个男人勾了勾唇,撇下宫野明美的尸体,从工厂的另一扇门走出去。
      柯南追过来,听到枪声之后,脸色一白。
      宫野明美的车子是鲜红的色彩,在整个工厂之间十分亮眼,柯南跳下滑板的时候根本没有在意滑板飞了出去,急匆匆地向工厂冲去。
      纤细的女子早已倒在血泊之中,周围已经没有别人在了。
      柯南白着脸:“时语!”
      他冲过去,将毫无生息的女子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按住她还在往外冒血的伤口。
      “时语……醒醒,时语……”
      他的手在发抖,染着时语鲜血的手紧紧压着伤口,却还是止不住那小泉般涌出来的血液。
      “时语……”
      “咳咳咳……”顶着宫野明美模样的时语轻咳几声,带动了伤口,疼得她冒汗,但她还勾起唇角,笑看着柯南,“亲爱的,你不会是要哭了吧?”
      柯南红着眼圈:“我没有。”
      时语笑他:“明明眼睛都红了。”
      柯南不跟她计较,眼睛更红了:“我都要气死了。你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这么乱来……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他手掌下还有温热的、往外冒的鲜血,想想他就觉得那颗子弹好像在自己心脏里,疼得像是要被绞碎了。
      “亲爱的,咱们先叫警察和救护车来再生气怎么样?”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失血过多也让她很不好受,还好子弹没有留在身体里,不然她还得徒手挖……想想就疼。
      柯南瞪她一眼,叫了救护车,随后报了警。
      “接下来我会进入假死状态,你别哭哦。”时语率先说明,“只是假死,虽然看上去已经死了,但是真的还活着。”
      “你才要哭!”柯南看她眼底带着水汽,“不对,你好像真的要哭了……”
      “是疼的好不好!”
      “哦……”
      时语见他语气低落,神情难辨,苍白地笑了笑:“我好疼啊,你亲亲我呗。听说爱人亲亲可以减轻疼痛……”
      她本来只是说说,就是口头上的调戏,结果,柯南一脸认真:“等你变回来。”
      对着别人的脸他亲不下去。
      时语:“……”
      认真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时语:求助!快把男朋友弄哭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哄?急,在线等!
    柯南:……你给我回来!谁哭了!
    时语:我没说你哭了啊。就是快了嘛。
    柯南:我是气的!
    时语:亲爱的,如果你是哭了,我就让你亲亲,如果你是气的,那你接着气,你选哪个?
    柯南:……
    感谢在2020-08-10 09:48:38~2020-08-11 10:17: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弦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