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决赛·风筝 ...

  •   说话的人,是孙翔。
      
      在气压如此低的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甚至是以一己之力,打破这样压抑的氛围,嘉世其他瑟瑟发抖的队员,都有点儿佩服孙翔的勇气了。
      
      其他嘉世队员:不愧是队长!这种时候,只有您老,敢毫无所觉地,顶着老板这么差的脸色说话!
      
      “好,加油!”陶轩的笑容有些勉强,难看地像是嘴角被什么撑起来似的。
      “那是,你们都等好了!”
      
      年轻人的声音充满朝气,双手插在口袋,就往比赛席上去了,眉宇间都是阳光、张扬、自信和活力。
      
      选手已经就位,角色和地图都加载完毕。
      陈雨眠抬眼,就看到了画船听雨两个都不太健康的状态条:一个血条,一个法力条,又叫蓝条。
      
      坐在电脑前的人,表情没有发生丝毫变化,电脑屏幕上已经出现倒计时,3——2——1,战斗——开始!
      
      一如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前两场比赛的结果,会是那样。
      几乎所有人,也没有想到,前两场比赛都打的干脆利落的神枪手,在这一场比赛,会选择这样的战斗方式。
      
      神枪手的打法,额……
      咋说呢?
      
      现场观众和解说:莫不是之前看过的两场比赛,都是假的?(怀疑人生.jpg)
      这人之前的战斗风格,是这样的?
      
      就……骚扰?
      嗯……猥琐流?
      
      也不对,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类似于……放风筝。
      神枪手在地图之间辗转,东一枪,西一枪,跟战斗法师捉起了迷藏。
      
      这幅决赛地图,是官方选图,选图人员选择时,是会考虑到对参赛双方平衡性的,不会选择太过极端的地图,也不会让地图,对某一方特别有利。
      
      除了这个考虑之外,还会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那就是对地形的要求——
      
      哪怕仅仅是个挑战赛,但因为是决赛,所以依旧会有无数圈内或圈外人关注。
      
      哪怕是为了荣耀的宣传,让更多新人入坑;哪怕是为了尽可能让比赛打的精彩,而不是像没有什么遮拦的竞技场一样单调,选图时,对地形要求,也应当是综合为上。
      
      从互通的房屋,到交错的巷口;从狭窄的小巷,到宽阔的广场;
      从地图右上方的湖水,到建在湖水上方的木桥走廊;从水中宽大的浮萍,到岸边茂盛可以藏人的树木;
      
      天空上方,悬挂着一轮太阳,甚至在湖边树木下,打出斑驳的影子,在湖水中,映射出粼粼波光,看起来自是一片岁月静好。
      
      对战斗的双方而言,这样丰富的地形,意味着更多的变化可以展开,水战、室内战、街战、巷战都可以在这张图中进行。
      
      潘林: “请问李指导,这陈雨眠选手这样做的意图……”
      站在上帝视角的李艺博:他也想知道啊。
      
      李艺博理直气壮、义正言辞地胡扯:“或许,因为对面是一叶之秋,操作者又是孙翔,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角色层面,都给神枪手带来了较大压力,所以她不想正面对决吧?”
      
      “一叶之秋身为神级角色,移速,本应比神枪手来的还要快些。”李艺博赶紧揭过方才的话题,从技术的角度,对场上的现状进行了分析。
      
      “没错,一叶之秋有斗神之称,是联盟中的神级角色之一,各个属性,都是顶尖,而它的职业是战斗法师,基础移速本就不低。”潘林补充。
      
      “而且神枪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使用飞抢进行位移,否则只会因为枪声暴露自身位置。”
      
      “即使这样,一叶之秋的多次追击依旧扑空,从而失去对手视野,可见他的对手,非常狡猾,视线死角、对地图的利用,七拐八拐,她对这幅地图显然已经非常非常熟悉了。”
      
      “这幅图足够丰富的地形,对神枪手的拉扯来说很有利。一叶之秋作为被动者的追击者,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不停跟随枪声追击,似乎也还暂时找不到什么更加合适的突破口。”
      
      “但神枪手这样,对一叶之秋造成的伤害,也还是几乎是没有啊。”
      
      “嗯,这就是神级角色的优秀之处了,不论是移速、还是防御,都是联盟顶尖,对对手的很多攻击,自带抗性。”
      
      果然如解说所说,神枪手确实对这幅地图的熟练度非常高,只见她左拐右拐,上树进湖,坚决落实只远程骚扰,绝不正面对决的方针。
      
      但同样和解说说的没差,就这么一趟下来,一叶之秋的血量,才堪堪下滑了3%,说是几乎没有伤害都是对的。
      
      不仅观众们和解说忍不住,台上的孙翔,也是早就忍不住了。
      
      选手交流频道:
      【一叶之秋】小妹妹,就你这蚊子腿儿似的伤害,瞧不起谁呢?有胆的,就赶紧出来正面对决!
      
      【一叶之秋】你要是怕了,就干脆认输,反正哥也不会欺负你
      
      陈雨眠:……
      听听这犯中二似的宣言……
      
      小孩儿犯中二,不听话了怎么办——多半揍一顿就好了。
      一顿不行怎么办?——再揍一顿。
      
      她和孙翔,此前,是在挑战赛线下赛抽签现场见过面的,不算是陌生人。
      
      当时在抽签现场,她看孙翔原本也是打算撂狠话的样子,结果人家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边打量,边用俯视(物理意义上的那种,谁让她长的比人矮?)的姿态,向她发问:
      
      “你代表就是兴欣的人?”
      
      孙翔言语神情间,都是,“兴欣怎么就派了一个你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小弱鸡?”
      
      孙翔第二句话是,“回去告诉你们家队长叶秋,我会在决赛赛场,给他好看!”
      
      做好了准备,等了半天后续垃圾话,结果发现对方就这么嚣张地离开,而且小孩儿耳朵还红了的陈雨眠:……
      
      嗯……
      嗯???
      就这?就这?就这?
      
      “无耻,让雨眠叫他哥,做梦!”
      这一声无耻,却是从在兴欣选手室的陈果口中说出来的,陈果边说着,还边激动地,一拳头垂在了椅子扶手上。
      
      “你这个关注点……”魏琛无语。
      “有点清奇啊。”叶修补刀。
      
      “哎呦!”
      “咋了?”老魏开口。
      
      “椅子扶手,砸的手疼。”陈果委屈。
      兴欣众人:……
      该先从哪边开始吐槽?
      
      选手交流区的发言,就停留在了一叶之秋发出去的消息上,而参赛的神枪手和战斗法师,谁手中的动作却也都没停。
      
      神枪手在快速走位,迂回,疾跑,静步,一叶之秋也在快速追赶,寻找视野,两人还在拉扯,还在拉扯。
      
      观众、裁判和解说,就这样看着一叶之秋跟着神枪手,从地图中上跑到中央,再从中央跑到地图下方,从无人的空镇子里跑到楼上,从楼上转移到树林中,从树林中跑到水里,从穿越湖的桥,再跑到岸上……
      
      神枪手时不时,还能偷舔到一叶之秋的血线,但就这架势,方才两场下来,神枪手好不容易积累出的英姿飒爽的高手气势,那可是全都消耗了个一干二净。
      
      一时之间,观众沉默,解说词穷。
      
      “这样的追击,看似两人还尚未交手,其实两个选手的注意力,却都还是需要高度集中!”李艺博突然来了一句。
      
      潘林一时间没有反应上来,光听搭档前半句,他差点儿还以为搭档要说,“看似还未交手,实则,已经是两个高手,在无形之间,交手无数次,刀光剑影,气势交锋”这样鬼扯的话。
      
      李艺博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神情有些激动。
      
      “要知道,神枪手这放的,可不是一般什么角色的风筝,而是一叶之秋啊,我们可以想想,神枪手要做到真的溜起来,需要做到什么?”
      
      “一次甩掉追击,是对地形的利用,是对节奏的把握,但要这么继续成功骚扰下去,那她要做的、刚刚做到的、和现在正在做的,是需要一次又一次,复制对一叶之秋追击的甩脱。”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需要考虑到地形,同时还有对视野和死角的利用,对对手行动路线的预估,总之,她需要在提前考虑到很多因素。”
      
      “没错,仅仅因为对面是一叶之秋,神枪手要维持现在的状况,就需要额外花费很多精力。”潘林也反应了过来。
      
      “要继续维持现状,她就要做到,不被孙翔抓到任何机会,一次走位上的失误,一叶之秋就会快速追上她,神枪手一旦被一叶之秋咬上,现在这样的局面,也便被打破了。”
      
      还真……就在无形间,交手了?潘林越想老搭档的话,竟然越觉得有道理。
      
      “但这样的牵制和躲藏,对神枪手她自己的精力和注意力,肯定会带来消耗吧?”潘林发问。
      
      “没错,现在这个局面,几乎可以说是,由神枪手一手引导造成的,正因如此,她要主动计算下一步的走位,小心又谨慎地在脑海中的地图中寻找机会,所以她需要比对手,更加时刻紧张、提防和计算。”
      
      李艺博这个解释角度,听起来确实没什么问题。
      
      “您是说,现在,看似是神枪手在对一叶之秋造成干扰,战法要防备神枪手偷袭,但实际上,更加需要防备的人,其实是神枪手。”潘林听懂了。
      
      “没错,一叶之秋的角色因为有足够的抗性,小规模的偷袭,无法对它的血量造成太多损失,而大规模的偷袭就不叫偷袭了,那该叫正面对决,反而正是战斗法师所期望的。”
      
      “所以孙翔的战斗法师,哪怕现在暂时还追不到对手,但只要紧跟着神枪手,总是能捕捉到一个两个机会的。”
      
      “没错,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对方一个失误,对孙翔而言,都是他可以抓住并用来打破局面的转折点!”
      
      “让我们看看,这样的转机,什么时候,可以出现!”
      
      分明是这么无聊的躲迷藏,到了解说嘴里,还真硬生生给说出了一番道理。
      
      一些快要失去耐心的观众听完解说这样解释,也对这个所谓的“神枪手走位或计算上的失误”期待了起来,再继续看下去,哪怕神枪手还在继续躲躲藏藏,看起来,还真就没那么煎熬和猥琐了。
      
      可任凭你对走位的计算再怎么厉害,任凭你对地图是怎么利用,任凭你是怎么做到把一叶之秋真的利用地形放了风筝,这些东西的计算,全都是发生在选手脑袋中,是如潘林心中所想的,无形的东西。
      
      没有枪火纷飞,没有上一场动人心魄的瞬间秒杀,没有什么爆炸场面,只有看起来的捉迷藏,只有来来回回的角色位移,所以哪怕再有什么技术含量,观众们也是真的看到无聊。
      
      观众尚且有解说的话可以下饭,而赛场上的选手,可没有谁来给帮忙解个闷。
      
      选手交流区:
      【一叶之秋】有完没完!赶紧的,出来比完完事儿!
      
      【一叶之秋】你是不是怂了啊?是不是怂了!就你这胆量,上什么场,比什么赛啊!去妈妈怀里抱个小奶瓶不行?
      
      观众:虽然……,但是……
      说的好!
      
      虽然选手因为气愤,而言辞有点点激烈,但观众们还是差点儿,要为孙翔这些挑衅的话感动到泪流满面了:是啊,你要打就打,就这么下去,到底是要干嘛?
      
      然后选手交流区:……
      
      观众们满心期待着精彩的对决,就这么在神枪手的沉默和两个角色的不断移动中泡汤了,解说这下,是真·泪流满面地词穷了。
      
      潘林:“画船听雨绕后了!要进攻吗?”
      李艺博:“又是打了几枪就走了!”
      
      潘林:“一叶之秋追上去了!”
      李艺博:“画船听雨的身影,又消失了!”
      
      潘林:“枪声又响了!”
      
      潘林:“神枪手就在她的最远攻击范围,不远不近地吊着。”
      李艺博:……
      
      真不是,在最远攻击范围,冒着断jio的风险,伸出小脚丫,来回试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66章中[祈り][Tuesday,Marc][夜雨神烦fan ][物是人非][摸摸夜翼的翘臀][...][sngx也][零涪][俗野][鹿柒姑娘][梅札蓝][拒绝讨好]的评论,对于大家的想法和建议,期待多多留言交流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