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风潮 ...

  •   当天晚上,北海拿到荣耀英联邦联赛第七赛季冠军的事情便引爆了Y国的互联网,整个Y国的荣耀圈,北海的粉丝都陷入了狂欢。
      网络上是铺天盖地的夸赞,与之同热度的,是对骑士的痛批。
      
      《战术的作用,看得再重也不为过——论被轻视的北海副队长》
      《错失王朝,骑士战队何去何从?》
      《骑士垃圾战法,请速速滚出职业圈》
      
      她们队的战法是个比她大一岁的小孩儿安德里,操作稳,已经在骑士打了一个半赛季,是骑士内定的,在她离开之后,会接替她位置的下任队长。
      
      这一次是她离队前的最后一战,也是骑士拿下王朝的三连冠最后一战,就是这么关键的比赛,他们打输了。
      
      赛点,在于这孩子的战术判断失误。
      从骑士的主力被分割围攻陷入危机,到她爆发手速奠定战队优势,到北海副队长奇诡的心理战大放异彩。
      
      对于观战之人而言,整场比赛局势辗转回和,荡人心肺,大起大落。
      所有人的心,都在被牵动着。
      
      等到比赛真正结束,大概除却“精彩!”,已再无更多的词汇可以描述心中的震撼。
      但对参赛一方而言,输了,就是输了。
      
      北海战队后期的翻盘点,在于其副队长打的心理战打的精彩,若是作为观众,理应为这优秀的战术设计而鼓掌喝彩。
      可惜,身为骑士战队队员,他们,是被秀的那一方。
      
      成为了被别人踩着,夺取冠军的尸体。
      安德里,那时场上的指挥人,她离场后,战队的直接领导者。
      
      “拖后腿”、“怕不是演员”、“达芙妮是不是被演了?”;
      
      “达芙妮奠定的一片大好局面被一群蠢货队友葬送了。”、“白给”;
      
      “可怜我达芙妮小天使”、“骑士果然没有了达芙妮,再好的局面也会被送掉。如果不是达芙妮,老子老早粉转黑了。”
      
      无数的人在网络中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安德里该不该来担起这个责任暂缺不论,到了这种时候,只是单纯的,粉丝们的怒火,需要那个非具体意义上的人,来平息。
      
      无论对错,那个年轻的孩子,注定会成为概念上的“替罪羊”。
      
      明明是身为失败的那一方,她那半分钟的天秀操作,反而与胜者的翻盘点被剪辑在一起,成了精彩对局的一部分。
      
      若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说,不能说有问题,但在骑士的粉丝看来,确实是巨大的讽刺。
      那剪辑在明晃晃地说,打的这么好,但是,还是,输了。
      
      无论这天晚上外部的舆论如何纷飞四起,身处酒店之中,陈雨眠对这些,都一无所知。
      她甚至忘记了刚刚输掉的比赛,忘记了手臂的疼痛,只有剩下一个消息,不断在她的脑海中回荡。
      
      “下午四点,从伦敦飞往贝尔法斯特的班机坠毁,目前暂无幸存者,事故原因还在追查中……”
      
      窗户开了一个缝,冷风卷了进来,房间里仅有的暖意被全部驱散。
      
      房间里的灯明明亮着,她却好像身处无边的黑暗之中,看不到尽头。
      “怎么,就出事了?”
      
      答案就浮现在心里,她甚至不敢承认。
      呼吸,被人掐住了。
      
      今天,还是她的生日。也是她Y国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他们在公司请假,坐上了那一趟班机,还告诉自己准备了什么惊喜……
      惊喜……
      
      房间里的钟表,在滴滴答答作响,如同环绕在她耳畔的咒语,成了她全部放空大脑里唯一的声响。
      
      明明已经规划好,半年后,就去一个新的国度。明明,几天前,母亲还说着自己回国之后,工作会不会不太适应。
      
      此刻她的大脑,已经失去了一切感知,周身,只剩下漆黑又空荡荡的一片。
      呼吸,彻底凝滞。
      
      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经理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达芙妮,你在吗?”
      
      当外面的敲门声响起,她终于回过神来。
      身体又僵又酸,难受地厉害,阳光,已经照亮了房间,显得格外刺眼。
      
      第二天了?
      她这才意识到一夜,竟然就已经这样过去,而她,如同灵魂出窍一般完全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那么这时,她应该做什么?
      
      站起来的瞬间,眼前一黑,她伸手扶住墙壁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头皮一跳一跳地疼,过了一会儿似乎症状才完全消失。
      
      神志终于回归,恍惚间,她记得,还有不到两周,是她的期末考。
      
      不,先去事故现场。
      不,先开门。
      
      左手从手臂到手腕,都传来一股剧痛。
      她甚至,再没有心思,去回复手机中昨晚已经联系到的医生。
      
      ------
      
      中午12点,一班班机从Y国这届荣耀决赛比赛举办城市贝尔法斯特飞往首都伦敦。
      下午3点,骑士一众人员登船时,才发现,他们的小队长,并未退掉那趟机票。
      
      “安全吗?”
      “不是出了那一档子事?而且和我们这班机型都一样。小队长怎么没退?”
      
      “哎?今天早餐时候好像也没有见到小队长哎。”
      “就是说呀,早知道跟着队长走了。”
      “就是就是,安全上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问题吧?”
      ……
      
      骑士的所有人从来对队长有一种迷之信任。
      
      队员们小声议论着,随行的经理出面解释,“她临时有着急的事情,必须得先回去。我们不急,安全起见就还是坐船吧。”
      
      轮船上,骑士的成员里,一个金发男生眸色黯淡。
      “果然,还是,让她失望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第1章中[洛尘]的留言。
    【PS】达芙妮(黛芙妮),Daphne,名字来自希腊神话,意为月桂树或桂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