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奇怪的梦境,奇怪的黑狗。 ...

  •   结束禁闭劳作的琼安又踩在宵禁点上朝胖夫人报出口令,今天的胖夫人有些不对劲,心不在焉地站在画像里发呆,口令报到第三次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噢,孩子,很抱歉,我心里总是毛毛的,你有这种感觉吗?”她猫着腰,疑神疑鬼地看着四周,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比她平时的音量还要低上好几度。
      
      琼安回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旋转楼梯:“一切如常,或许您应该早些休息,晚安。”
      
      “好的,晚安。”胖夫人有些失望,不过终于侧身将她放了进去,但嘴里还是念念有词,焦虑的神情在那圆润的脸庞上丝毫不减。
      
      琼安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休息室,果然撞见一群魁地奇校队的成员聚在一起,开赛在即,他们愈发频繁地商量着战术,所有成员的神经不仅长时间紧绷着,就连紧张严肃的态度也都在告诉大家,他们势必拿下这场比赛。突如其来的改变,让他们不得不顶着巨大的压力,而且琼安敢保证,那些始作俑者现在绝对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奢华舒适的床上等待入睡。而其中一条吐着信子的小坏蛇不仅为学院多争取到了一周的训练时间,还让自己又可以多享受一阵子伤员的特殊待遇。
      
      当天晚上,琼安就梦见比赛当天,她和同学一起坐在人群中观看比赛,上场的学院却变成了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她看见德拉科的手臂上分明还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可他嚣张地骑着那把光轮2001飞得又高又快。暴雨骤降,打湿了他的球服和头发,但他浑然不觉,铁了心要和哈利一争高下,他们像二年级的那场比赛一样追着金色飞贼不放,游走球又失控了,对他们紧追不舍。在全场的惊呼声中,德拉科突然双腿一蹬,一个俯冲向下,伸出手臂抓住了那只快得肉眼几乎也无法捕捉到的飞贼,与此同时,游走球从他身后窜出来,风驰电掣地朝他砸过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德拉科被击中后整个人从扫帚上直直地摔落到草地,琼安在梦里想惊叫却发不出声音,她刚才就已经意识到这只是在梦境里,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飞快地跑向德拉科。在梦里,想移动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她甚至不需要召来飞行扫帚,只需双腿迈的步子大一些,当她赶到德拉科身旁试图把他扶起来时,他紧闭着眼睛微弱地张了张嘴。
      
      琼安已经提前预料他或许会忍着疼痛说“等着瞧吧,我爸爸妈妈不会放过你们的”之类的话,所以她毫无防备弯下腰,耳朵朝他凑近。但是脖子上先是传来一阵冷冰冰的触感,随后听见“嘶嘶”声,她大惊,抬头便看见德拉科的胸膛上趴着一条正吐着信子的毒蛇。
      
      毒蛇朝她游移过去,逐渐露出了尖利的牙齿,它已经进入了狩猎的状态,随时都会朝她扑过来。
      这时,德拉科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它的头部,然后灰蓝的双眼盯着她,虚弱地喊道:“...快走。”
      
      紧接着那条毒蛇反应过来,绕着他的手臂缠上去......
      
      琼安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画着壁画的吊顶,她恍恍惚惚地撑着床柱坐起来,用手摸了摸脖子,温热的皮肤下藏着跳动的脉搏,看来真的是梦。
      
      天刚蒙蒙亮,但她也睡不着了,留了张纸条便出了门。
      
      琼安漫无目的地走在清晨的花园里,雾气还未消散,地上也满是水坑,一颗露水准确无误地滴进后劲窝,突如其来的凉意惊得她又想起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境。
      
      她越走越远,花园的深处一向寮无人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一只黑色的大狗突兀地出现在茂密的灌木丛后。琼安下意识去摸魔杖,却发现魔杖被忘在寝室没有带出来。她喉咙一紧,呆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个小动作就会激起这只大狗的进攻。大狗眯起那双凸起的眼睛,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就像是在审视她,片刻后,它冲她低吼一声,转身跑走了。前后没有超过五分钟,而琼安却感觉像是度过了半个世纪,她也不知道是触了什么霉头,接二连三跟这些危险的动物扯上关系。琼安自嘲地想着,或许下次上占卜课的时候应该多留意一下茶叶组成的图案,而不是单纯品尝茶水的味道。
      
      ==========
      
      魁地奇比赛如约而至,高耸的观众席上撑满了花花绿绿的雨伞,即使现场的气氛由于天气不佳略显沉闷,但当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各自学院的助威行列就位后,激情的呐喊声很快此起彼伏地充斥在偌大的球场。
      
      经历了上次的梦境和在花园里遇到的黑狗,导致如今琼安望着头顶乌云密布的天空都总是有不好的预感,好在今天上场的双方球队没像梦里那般变化。红色和蓝色的两队人马从后台走到了球场中央,看台上立马掀起一波沸腾的音浪,格兰芬多的学生自发组织高举着鲜明的狮头旗帜,旗面随风摇摆,气势恢宏;拉文克劳们则坐在位置上高唱智慧之歌,低调而又大气。
      
      到场观看比赛的也不乏另外两个学院的学生,琼安在进场的时候就看见了披着一身黑袍子的德拉科,但格兰芬多是不会和斯莱特林坐在一起的,又或者说德拉科是断不会混迹在一群格兰芬多中间,他们理所当然地分别走向两座不同的高塔。
      
      “哈利!哈利!骑上你的扫帚冲上云霄!!”罗恩突然兴奋地呐喊着,琼安这才注意到比赛的号角已经吹响。
      
      刚一开场,哈利就在空中急切地四处搜寻着,他穿着一身红色的球服,高高地跨坐在那把光轮2000上,看起来威风极了。
      
      在周遭气氛的感染下,连蒂凡尼也顾不得她正身处高空,激动地喊起来:“冲啊!!伍德学长你是最棒的!天哪!你身后有只老鹰追着你!快把那个人甩开!!”
      
      “我看见了!我看见那个人撞了一下伍德!!扣分!扣他们的分!!”
      
      琼安在一旁越听越不对劲,越听越想笑,已经有不少人回头看向她们这边,她只好无奈地拍拍蒂凡尼的肩膀,凑过去对着她的耳朵说话:“你再这样下去,对面的看台都能听见你的声音了。”
      
      “啊...那这样似乎影响不太好,”蒂凡尼很苦恼地思考了一下,然后随着伍德一个高难度的翻转,格兰芬多又进了一个球,她瞬间拍了一下大腿,重新站起来,“我不管了!!今天伍德学长就是最厉害的!!”
      
      琼安明白,下周她又会同一时间出现在这里,为赫奇帕奇的塞德里克加油助威,索性不再阻止她,拥有这份狂热也实属难得。
      
      平心而论,这场比赛双方的实力相当,比分也总是互相紧咬着不放,转眼已经进行到白热化阶段,很明显,在这样僵持不下的局面,只有其中哪一方抓住金色飞贼才会获得胜利。
      
      急于获胜的格兰芬多找球手哈利忽地向更高的空中飞去,拉文克劳的找球手是一名叫秋·张的华裔女孩,她几乎与哈利同时朝着一个方向冲刺,一场速度的较量在两人之间展开。
      
      他们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中,就在所有人都看不见两人的身影后,天空又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
      
      “他们的扫帚会被闪电击中吗?千万不要啊!”罗恩抬头望着天,担心地叫着。
      
      赫敏露出宽大袍子下的手,用力拍打他的红发脑袋,没好气地骂道:“闭上你的乌鸦嘴!”
      
      所有人都不安地望着阴沉的天色,琼安开始有些坐立不安,直到一个小黑点冲破云层,以加速度向下坠落。
      
      在场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罗恩不确定地喃喃道:“不会吧,那不会是哈利吧!等等,追着他的那些东西又是什么?”
      
      坐在格兰芬多席位的米勒娃·麦格已经抽出了魔杖,人群开始骚动,尖叫声与惊呼声严严实实盖过了教师们组织秩序的声音。
      
      是摄魂怪。包裹着死神气息的摄魂怪紧追着哈利不停坠落的身体,哈利已经失去了意识,他无比爱惜的那把光轮2000也不知所踪,眼看着他即将与坚硬的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琼安一把用双手捂住了嘴。
      
      这时一道白光直直地朝那个方位射去,有了这股力量的缓冲,哈利稳稳地落在了草地上。邓布利多手握他的接骨木魔杖,身穿一件长长的深蓝色外袍出现在入口处。
      
      “谢天谢地。”麦格教授长舒一口气,用手把那顶歪掉的尖帽子扶正,然后起身向楼梯口疾步走去。
      
      邓布利多及腰的银白色长发随风而舞,他举着魔杖的手没有放下,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嘴里嗡嗡般念念有词。又一道咒语从他的杖尖射出,这次威力更甚,包围着哈利的三只摄魂怪被瞬间弹开,它们暴躁而又不甘地在原地打转,最后毫无办法地飘走了。
      
      “Attention.”面对骚动嘈杂的魁地奇球场,邓布利多只好用无比洪亮的声音要求所有人速速返回城堡,不要再在这里逗留。
      
      “我们快去看看哈利!”在撤离的时候,赫敏和罗恩挤到人群的最前方,琼安和蒂凡尼根本来不及阻止就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她们冲下看台,在塔底遇到了也刚从另一处看台下来的德拉科,她从他身边快步跑过,却被他一把拉住了手腕。
      
      “该死的!”德拉科低骂一声,拉住她的手却没有松开,他刚才被慌乱逃窜的拉文克劳撞得后退了一步。
      
      “松开!”琼安生气地对着德拉科吼道。
      
      “我是在提醒你跑错方向了,你应该回城堡,而不是反方向朝着球场内跑!梅林也不知道那些怪物会什么时候又回来!”德拉科被气得太阳穴突突狂跳,语速飞快,“你们为什么都爱做这种无谓的努力,还是说你们当中有谁能掌握邓布利多击退摄魂怪的那道魔咒?”他一针见血地讽刺着,边说边从兜里拿出自己的魔杖。
      
      琼安慢慢冷静下来,也平息了怒火,关于她的梦境也只是巧合,现在甚至连其中的主角也变了,而至少在梦里身处危险的德拉科没事。
      
      “好吧,是我冲动了,”如今顾不上两人还在冷战中,琼安紧绷的四肢放松下来,晃了晃被德拉科拉住的那只手臂,“或许可以放开我了。”
      
      德拉科狐疑地打量她一圈,没搭理她的要求,只是拿起魔杖对着城堡的方向念出一句:“扫帚飞来。”
      
      没过多久,那把被收拾得像新的一样的光轮2001就自己飞到了他们面前。德拉科这才松开她的手腕,长腿一展,跨坐上去,他悬浮着调整了一下位置,伸出手:“上来?”
      
      没等琼安回应,布雷斯也骑着一把光轮2001在他们面前稳稳降落,他拍了拍后座,颇为得意地说:“我想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再去纠结那些该死的规定就非常没必要了,不会有人责怪我们骑了扫帚,因为率先回到城堡的一定会成为赢家。”
      
      他已经直接默认德拉科和琼安会骑同一把,所以他露出绅士的笑容,向蒂凡尼发出了邀请。
      
      蒂凡尼苦着脸,不好意思地在身后推了推琼安:“呃...我看我还是跟着大部队回去吧,骑扫帚飞回去可真是太为难我了。”
      
      布雷斯失望地看着蒂凡尼跑远,扭头就对德拉科抱怨:“什么时候才有新款?是时候换把更炫酷的扫帚了。”
      
      琼安很想说,人家恐高,你就算再炫酷也没用。
      
      “你们到底走不走,德拉科的手都举酸啦。”斯莱特林似乎是对任何比拼较量都有执念,布雷斯保持着时刻可以冲刺的姿态,适时地提醒道。
      
      琼安只好把手放在德拉科微凉的掌心上,借着他的力道跳上去,侧坐在后方,然后本能地抓住他腰侧的衣物来保持平衡。
      
      “再抓紧点,”德拉科低沉的嗓音从前方传来,“你那点微不足道的力气,风一吹就能把你掀倒。”
      
      琼安没动,她觉得抓得够紧了。
      
      “好吧,随便你。”德拉科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顺势蓄力,朝着斜前方四十五度的方向飞速前进。
      
      面对突如其来地起飞,琼安来不及叫出声,只得下意识环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脸颊紧紧抵在他的后背上,她不恐高,甚至偶尔也会特意骑扫帚兜兜风,但现在这样的速度哪里是兜兜风这么简单的!
      
      “德拉科!你能不能慢点!太快了!”琼安不顾形象地吼起来,冷空气刺激着眼眶,令她几乎睁不开眼睛,不然她一定抽出魔杖来对付他。
      
      “女孩,请注意你的言辞。”德拉科好笑地回复道,之后又一个俯冲,把刚才与他们并行的布雷斯远远甩在了身后。
      
      等德拉科逐渐把速度降到正常范围以内后,琼安才敢把小脸抬起来,她没好气地骂道:“你真是坏到没边了,看样子这下是真的痊愈了。”
      
      德拉科微微向后看了一眼,从琼安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线条分明的唇,然后他无所谓地张了张嘴说:“你不早就咬定我是装的么。”
      
      “确实,但如果不是我傻到家了想着再去看看你的伤势,恐怕今天都还被蒙在鼓里。”
      
      “噢,终于承认了,能让你担心一次可真是够不容易的。”德拉科自得地说。
      
      琼安也不反驳,只是冷冷地回答:“既然知道难得,那就别再有下一次,真是幼稚死了。”
      
      德拉科只是轻笑一声,淡淡说了声“好”,然后继续放慢速度,连布雷斯追上来在旁边挑衅他也不搭理。
      
      吉恩听闻摄魂怪出动的消息后,就已经在城堡大门等着了,看到德拉科带着琼安缓缓降落,他立马迎上来。
      
      “你瞧瞧,把我妹妹吓得脸都白了,”吉恩把琼安一把抱下来,护在怀里安抚性地拍了拍后背,“她都快冻僵了!”
      
      德拉科看了看琼安被风吹得惨白的一张脸,这确实是他的疏忽,所以他无从反驳,只得默默掏出魔杖对着她施了一记保温咒。
      
      一同到达的布雷斯嘟囔着“潘西果然有先见之名,下个阴天我也该像她一样躲在寝室里喝咖啡”,马不停蹄跑回了地窖。
      
      德拉科和吉恩把琼安送回塔楼八层,今天的旋转楼梯异常捣蛋,他们差点被绕晕在上头。一到画像前,琼安就飞快地报出了口令,钻进了黑漆漆的通道内。
      
      “又生气了?”吉恩扭头用口型问道。
      
      德拉科无辜地耸耸肩,没有回答,只是双手插在裤兜里,双目明亮而又深邃地看着前方。
      
      “行了,回去吧,我可不认为你会对这幅胖夫人画像感兴趣。”吉恩鄙视地说道,迈着长腿下了楼梯。
      
      只希望旋转楼梯这次能够消停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着手安排以德拉科视角为主的番外,为什么第二章就直接跳到了三年级呢,因为我懒,所以以前的故事就用番外来讲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