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结婚第一天 ...

  •   “咚咚”的敲门声,正在练习室商量舞蹈动作的红贝贝停了下来,一封来自《我们结婚了》的任务书从黑色摄像机后面传了过来。
      
      Joy朴秀容不好意思地走上前去接过信封,却被摄像机摇头拒绝了。
      
      在姐姐们的揶揄声中,红贝贝的忙内,阮舒,Royce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接过信封。
      
      “我?不会吧。”接过信封的阮舒仍有点怀疑是不是隐藏摄像机,综艺里面类似的手段实在太多了。
      
      然而这次是真的。摄像机后面的经纪人点了点头,是你,就是你!
      
      为了使曾经红遍亚洲的节目《我们结婚了》重新火起来,根据以往受到好评的“初恋夫妇”的设定,节目组认真挑选,决定打造了节目史上最小的一对“初恋夫妇”。
      
      此外,之前最受欢迎的唯尼夫妇、亚当夫妇、红薯夫妇都是以真实感出名,所以节目组顶着压力决定除了最初的碰面和一些节目之外,对新任初恋夫妇不加任何干涉,任由他们自己发展。
      
      与此同时,防弹的练习室,“I NEED YOU”的歌曲不断循环,即使是已经练习过上百次的舞蹈,防弹少年团的成员仍然没有丝毫懈怠。
      
      节目组敲开练习室门,递上同样的任务卡。
      
      男生们起哄闹了起来,不仅因为是恋爱综艺,还因为邀请他们上的节目实在太少,最近才稍微多了一些。
      
      一个个化身福尔摩斯,抚着下巴,互相打量,皱眉凝思,猜测究竟谁背叛了组织,率先“结婚”。
      
      闵允其拿出任务卡,不疾不徐地公开幸运鹅——忙内,田征国。
      
      田征国兔眼瞳孔地震,只知道经纪人给他新接了一档综艺,万万没想到是这么有名的恋爱节目。
      
      第一次录节目之前,朴秀容受到其他三位担心的姐姐的嘱托,来给忙内讲解自己录节目的经验。
      
      其实以多年的室友经验,朴秀容是不太担心自家忙内的,作为有名的“花田”司马家的社员,在出道一年多来,朴秀容没有见过忙内对除了司机前辈以外的人犯过花痴,可以说是司马家有名的铁壁女。
      
      但前辈夫妇们的事迹,还是在艺人圈子里小范围的流传过。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参加恋爱节目,受到伤害更多更大的往往是女方。而阮舒没有任何感情经历,在感情方面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这也是红贝贝的姐姐们担心的地方。
      
      虽然参加节目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认真录的节目也就几期,朴秀容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完全守住自己的心。
      
      仅仅只是看见美好的事物,不一定会产生占有的想法。但经历过美好之后,再放弃却是很难。
      
      这次节目组想要搞事的心非常坚决,对于双方经纪人都要求强烈保密,不允许透露,不像当时星宿夫妇初见时,双方心里都大概有了一点底。
      
      “舒儿,你有想过是谁吗?”朴秀容抱着粉丝送的抱枕,坐上阮舒的床铺。
      
      “没有,应该长得不错吧。”作为一个颜控,阮舒表示虽然很喜欢郑哼敦前辈有趣的灵魂,但结婚的话,好看的皮囊也很重要啊。
      
      “哎哟,wuli舒儿真的是现实呢。”朴秀容好笑地看着放下书本,开始认真思考的阮舒。
      
      牛奶般白净的皮肤,圆溜溜的杏眼,奶茶色的长发扎成两个低马尾放在身后,安静乖巧。朴秀容不自觉感叹自家忙内真好看,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我觉得首先排除我们公司艺人,社内恋爱禁止。歪鸡家这种综艺一般不上的,所以也排除。难道是酱油瓶的GOT 7?”
      
      想到这个可能性,阮舒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和美国大佬段Mark、香港大佬王Jackson都太熟了。万一真的是他们团员,简直是凌迟。
      
      阮舒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亚当夫妇的赵全前辈和孙嘉仁前辈不就是认识的朋友关系吗?想到吵吵闹闹的搞基团,她头皮有点发麻。
      
      朴秀容提出另一个猜想:“也许是其他公司呢?可能不是我们同期的爱豆,也可能是新人演员啊。”
      
      阮舒随意点头,是谁都好,只要不是搞基团。
      
      搞基团:我们做错了什么...
      
      聊着聊着,朴秀容就开始说起了星宿夫妇的录制,综艺里的发糖的片段其实都是剪辑过后加了滤镜的,现实没有那么甜,甚至还很尴尬。
      
      陆星才前辈人真的很好很绅士,朴秀容很难不心动,但每每到了关键时刻,节目台本又会提醒她,他们在录制,而这只是个节目。
      
      年轻好看又没有经济压力的人在一起,不谈个小恋爱也有点可惜。朴秀容索性放任不管,借着节目谈一场假象公费恋爱也不错。所以心动的话也没有关系,时候到了,心会自己收回来的。
      
      朴秀容说得随意,阮舒还是听出她声音里的迷茫。但就像当时的茜姐一样,都是为了组合。路是自己选的,石头路和花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恋爱是什么?这么哲学的问题,年轻的追星女孩没有思考过。追星女孩只会在自己追的cp发糖时,大叫齁甜!!
      
      天色微亮,阮舒就感觉到有人在外面厨房里忙来忙去,没有多想,转个身又睡了过去。
      
      没过多久,天光大亮,队长裴珠炫欧尼受到经纪人的嘱咐来叫醒忙内。
      
      经纪人去跟朴秀容的一个商业活动了,事先跟烤地瓜欧尼交代过造型要符合节目设定,有初恋的感觉。
      
      操心的裴珠炫一边把刚刚做好的三明治拿给阮舒,一边和烤地瓜欧尼商讨造型。还不忘见缝插针地跟阮舒交流一下,想要缓解阮舒的紧张。
      
      阮舒闭着眼睛点头,“嗯嗯。”她会好好做的,不会给姐姐们丢脸的。
      
      奶茶色的长直发,轻薄的空气刘海,一身白色及膝的无袖碎花裙,一条小海豚锁骨链,一个棕色小猪包,以及事先交换过的来自丈夫的礼物——红色运动手环。
      
      由于担心丈夫的身高,一米六七的阮舒也没有选择高跟鞋,而是一双红色高帮匡威。
      
      裴珠炫忍不住点头,自家闺女果然连头发丝儿都很优秀。
      
      阮舒抱着一大早就起来帮忙的裴珠炫,突然就不想一个人去了。她弯腰用头蹭着裴珠炫:“白菜欧尼,你跟我一起去吧。”
      
      裴珠炫安抚地拍了拍闺女的头:“崽崽,你已经长大了。”其实如果等下没有行程的话,她说什么都不会错过的,她也很想知道拱了自家白菜的是哪家的猪。
      
      阮舒踏着及其沉重的步伐,一步三回头,希望裴珠炫能够改变想法。
      
      然而并没有,裴珠炫皱着眉头,摸着下巴思考经纪人还交代了什么来着。
      
      昨晚经纪人耳提面命,再三叮嘱:“艾琳啊,一定要记得让舒儿吃饱才出门啊,让她在男嘉宾面前控制一下。”
      
      节目组定的时间是十一点,不可避免的会有共同进餐的片段。
      
      虽然红贝贝阮舒的食量在圈内圈外都不是一件秘密了,但毕竟是恋爱节目的初见,女孩子还是矜持一些比较好。
      
      裴珠炫摇摇头,愉快地将经纪人的嘱托抛之脑后:算了,忘了就忘了吧。忙内还在长身体,可不能少了营养。
      
      刚坐上保姆车的时候,阮舒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没睡醒的困。
      
      快到汝矣岛附近的公园了,阮舒开始紧张了。就像考试的时候,也是踏进考场之前最有实感。
      
      阮舒跟助理小哥说:“欧巴,能不能等下过去的时候,稍微慢一点,让我用我1.5的视力来看看是谁,再决定要不要下车。”
      
      阮戏精上线,助理小哥满头黑线,但还是配合着她的表演,一路龟速滑行。
      
      阮舒似乎已经忘记自己前几分钟还跟保姆车上的摄像机进行过交流,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摄像机的监控之中。
      
      阮舒打开一小半车窗,探头向外望去,忽然猛地一下子弹起,有点震惊还有点高兴:“嗯??欧巴,你快看,他是不是防弹少年团的忙内?田征国??”
      
      为了排除和搞基团成员搞CP的可能性,节目正式录制以前,阮舒可谓是下足了功夫,将她认为可能的男艺人全部搜索了一遍,就差整理一份档案出来。
      
      搞基团:万一就是我们呢,surprise~
      
      阮舒: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距离目的地还有几米的时候,节目组布置的场地已经完全能看清楚了。绿色草坪外乌泱泱地围了一圈人,有节目组,还有路过好奇的行人。
      
      而场地正中心穿着简单白T和浅灰西装裤的男生,红色短发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背影十分眼熟。
      
      不知为何,助理小哥闻言觉得经纪人可能会有点心安,也许是因为田六桶的称号也同样有名吧。
      
      草地中央的田征国,接受了来自防弹六位哥哥的突击培训,秉着等待女士的绅士原则,提前半个小时到达见面地点。他手里还拿着经纪人买的一束白玫瑰。
      
      跟节目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之后,田征国就安静地站在原地,时不时地打量四周,看看有没有眼熟的艺人身影。看累了,又摆弄一下手里的花束,有些无聊。
      
      不知是太阳太大,还是内心焦躁,田征国感觉自己出汗了,有点汗湿的刘海搭在眉前。
      
      众目睽睽之下,田征国也没办法去借纸擦个汗,只能忍着,希望女嘉宾快点来。
      
      突然,田征国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
      
      “嗨,或许是在等我吗?”娇俏的女声宛若天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