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一初穿越
      《洛史异人汇编·李珪传》——李珪,字天官,出身寒微,家风清正。李氏一门品性纯良,处事敦厚,三代无犯法之男,无再嫁之女,……
      
      沈莹从昏迷中睁开眼,看到眼前凶神恶煞的老婆子,立即又把眼睛闭上了,“我知道给我治伤可能花了你们很多钱,但是我会还的!所以虽然我身上没钱但是你们可以那我的手机打电话千真万确我有钱……”
      
      沈莹一边滔滔不绝一边不无庆幸的想:看来自己是在泥石流中获救了吧,真是太好运了!但是自己现在到底在哪儿?要知道,那个自己来暗访的买卖人口的窝点应该就在自己遇到泥石流的地点的不远处。救命啊,上帝,佛祖,安拉,宙斯,告诉我我没有被卖啊!
      
      不管是中是西,满天神佛似乎都没听到沈莹的呼救。老婆子凶神恶煞地大吼“少在这胡咧咧!跑还敢跑?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人!钱?你这件外卦还是我李家的,哪有钱?告诉你,我们家花了五吊钱买下你做童养媳,做牛做马都是你的命!——”
      
      “童”养媳?五“吊”钱?听到这两个词,沈莹心里咯噔一下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老婆子身量不高,满脸刻薄相,梳着现在没人会梳的古怪发髻,上面还插了根木头簪子,身上穿着一身破旧的粗青布古装,明显不是那些仿古的货色。
      
      再看屋子里,没有一点现代的气息,哪怕是一个钟表,或是一个上了漆的柜子。屋子破旧的很,自己去的那个村子连仓库都没有这么破烂的:泥地墙,黄土地,身下的稻草堆,粗笨的木头家具,还有——破旧的纸糊窗。一阵阵寒风刮进来,冻得人骨头都僵了。
      
      老婆子似乎是说累了,恨恨的扭头离开嘴里还嘀咕着“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
      
      看来自己是穿越了,沈莹下了这个结论。这时,她才发觉,自己浑身又酸又痛,动都很难动一下。
      
      挣扎着举起一只手放到面前,只见又瘦又小,还带着淤青,看来这个身体小的很呢,只怕最多也就七八岁。刚才老婆子说什么来着,好像自己是个童养媳,还是个想要逃跑的,看来应该是被打了一顿。结果原主死了,换上了在泥石流中死去的自己。虽然死而复生,但是未来的日子想想就觉得可怕————在这样凶狠的一家人里,做一个毫无地位的童养媳,前途简直是一片灰暗。
      
      不幸中的万幸,这户人家看起来很穷,不会让一件值五吊钱的“财产”轻易死掉。沈莹握紧了拳头给自己打气,加油,泥石流都过来了,还换了一个年轻十几岁的身体,自己还是有点福气的,相信自己一定会在这里过上好日子的!
      
      天慢慢的黑下去,屋子里愈来愈冷,寒风像针一样扎的人骨头都疼,地上的潮气渗进身体里,渗得人血都凉了。沈莹死死蜷在四处透风的草堆里,内心狠狠咒骂,冻死了饿死了,死老太婆,在不给点吃的喝的,给点铺盖,你家的财产就要有损失了啊!
      
      此时,李老太正在屋里大发雷霆“我就说买个那个傻一点的大姑娘,又能做活,又能早点给老三留个后代。你偏偏不肯,说要找个好的,结果这个又不能干活还钻天觅缝的想跑,我呸,老三又分不出来美丑,别是你个死老头子有啥心思了吧?”
      
      “你胡说啥哩”李老头磕了磕烟袋锅,“那个傻姑娘吃饭都不知道饥饱,还做活?她要是四处乱跑,丢了找都找不回来,而且比老三还傻,以后老三谁照顾?找个小的机灵的才好咧,这两年打怕了,以后就不怕她不老实照顾老三。”
      
      李老头很是得意自己的算盘,李老太也觉得自家男人的说法不错,不再吵吵嚷嚷了。
      
      “哎,对了,你不是说那丫头醒了么,你没忘记给那丫头饭吃吧?”李老头问。李老太没好气地回答:“这就给她吃,一个啥都不能干的死丫头还要吃要喝的,黑妞,你去送。”旁边正在给三哥喂饭的黑丫头应了一声,成了一罐子剩饭就走。李老太在后头抱怨“亏本,吃那么多,喝那么多,糠菜窝窝头也不管饱……”
      
      沈莹正在辗转反侧,破旧的席子门被推开了。一个黑脸的粗苯村姑走了进来,身上的衣服比刚才的老婆子还要旧一点。她手里拿着一个瓦罐和一床黑乎乎的被子,说起话来磕磕绊绊:“莲花、你、饿了不,吃点东西吧。”
      
      小村姑虽然大手大脚,又黑又丑,但看着还算和气。她把瓦罐放在沈莹的脸边,塞给她一个勺子,又把被子盖到她身上,然后蹲下来对沈莹低声说:“虽然我哥、傻了一点,但是、你也、别跑,他、对人可好了。真的。别跑。”然后吧嗒吧嗒的走了。
      
      罐子里是菜汤,似乎还泡了点饼子,难吃得很,好在还算新鲜。沈莹努力的吞咽着,她需要足够的能量。吃完了一整罐的东西,沈莹缩在被子里,想着刚才的村姑透露的消息:自己叫莲花,定给了一个傻子。呵呵,自己也看过不少小说,在各种女主女配里,自己的处境算是很糟糕的了。算了,不想了,有点头疼的身影对自己说,活下去才是最迫切的,其他的以后再说。乱世佳人里不是说。tomorrow is another day么。沈莹紧了紧被子,沉沉睡去。
      
      半夜,睡得昏昏沉沉的的沈莹突然被一阵渐近的粗野走调的歌声惊醒,她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向门口看去,半张丑恶的脸正从门缝里色眯眯的看着自己。低低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传来,“还挺俏丽的么,傻子的艳福向来不浅。可惜啊,就是小了点,六岁的丫头……不过也快,到时候……嘿嘿……”对方咂了咂舌头,眼睛狠狠的在沈莹脸上剜了几下,脸才依依不舍的移开。
      
      无声无息的冰冷夜里,沈莹打了个哆嗦,睡意早就不翼而飞了。不仅仅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虎狼在侧啊!她忍不住把头埋在被子里,无比悲伤地啜泣起来,为如同深渊一样的未来。
      
      沈莹好的很慢。一是因为她的身体本就虚弱,还受了不少伤,二是因为这个穷困的农家里也不会有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就算有,也不会给一个要想逃跑的童养媳吃,所以,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沈莹才算是基本可以活动了,整个人瘦得脱了形。
      
      这段时间里,她除了知道自己已经穿越了以外,其他的几乎都是一抹黑。好在那个来给自己送饭的丫头虽然说话有点磕磕绊绊,但是却很健谈,每天总会来和自己聊上一会儿,刨除那些劝自己认命和说自家如何如何好的话,沈莹总算是对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了了解。
      
      这里叫做小连村,是个很穷困的地方。四周有很多小山,应该是丘陵地貌,土地比较少,是一个离县城很远的偏僻村子。她所在的老李家在这里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一户人家了。
      
      老李家共有五间土房,外加一个小偏厦,一间灶房,和一间仓房。院子里还养了鸡鸭和一头大肥猪。家里有十五亩中等地,还开了点菜地,一年所得除了穿衣吃饭以外,还能攒下点钱。
      
      李老头两口生了三女四子,这个黑丫头叫黑妞,下面有一个弟弟李财,一次送饭时偶然见过,和黑妞一样黑粗,人倒似乎不错,有一次还多给了沈莹一个菜团子。
      
      上面两个大女儿据说嫁到了外村,轻易不回来一次。还有两个大儿子也娶了媳妇,据说早早分家了,原因黑妞没说清楚。沈莹看来,不过不想养着傻子弟弟罢了。
      
      剩下的三儿子,也就是所谓的傻子——就是倒霉沈莹的未婚夫。已经有二十岁了,名字叫做李贵还是李桂的,原本聪明伶俐得很,在私塾读过书,结果十五六岁的时候被狐狸迷了心窍,变得痴痴呆呆的,本以为过些日子就会好的,结果一下子就傻了四五年。
      
      老两口一向溺爱这个儿子,一门心思想着总有一天他会好起来的,对儿子越发精心照顾。李老三的未婚妻家却很是担心————自己家的女儿可不能和个傻子过一辈子,所以上门退了亲。李老太偶尔来给沈莹送饭时经常会骂两声,什么没心肝,黑心烂肺的,听她的口气,后来他们家在没找到一个冤大头嫁进来,只好迫不得已买了个童养媳。沈莹估计,李家人大概是觉得,买个年纪大的见过的世面比较多,容易跑掉,而且跑掉了也不容易找回来,没想到年纪小小据说只有六岁的的原莲花丫头居然也敢跑了,所以找回来就是一顿好打。
      
      沈莹喝着菜汤,在心里合计着,自己身单力薄,又两眼一抹黑的,想走也走不了,所以现在很有必要先在这个地方呆上一段日子,再谋其他。而且看自己的小身子骨最少还得五六年才会圆房,一时还不用担心,想办法过下去才是正经。
      
      沈莹摸了摸自己的脚,上面包着破布条,本以为是脚被打伤了,没想到下面缠了两只黑乎乎镯子,一只铜镯带着独特的花纹,还有几个她弄不懂的字在上面;另一只看着黑乎乎还有点反光,摸着却有些软,而且虽然细却重一些,很有可能是金银。盘缠有了,身世证明应该也有了,相信一个新时代好青年绝对会有一个美好明天的!沈莹握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