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预言 ...

  •   两人一路无言。
      直到礼堂,攒动的人头一个个向他们看过来时,亚玟才意识到这可能又给他们带去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加加加加西亚教授……”
      “说话打什么结……斯斯斯斯内普教授……”
      “他们怎么会走在一起!”
      “加西亚教授不会真的……梅林!我不能接受!”
      “可怜的马尔福……”
      “……”
      不过反观斯内普倒是一脸没事人的模样,目不斜视地带着亚玟走到教师专座。
      亚玟与各位校长和教授打完招呼,才发现好多学生仍不死心地打量着自己和斯内普。
      “亚玟,你今天真是美极了!”邓布利多穿着酱紫色的卡通图案长袍,看起来十分开心,“一会可要把第二支舞留给我这个老人家。”
      “第一支舞就留给您,”亚玟同他打趣。
      很快喧嚣声更盛,因为四位勇士携舞伴步入了礼堂,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
      亚玟也跟着欣慰地鼓掌。
      随着勇士们的开场舞,整个礼堂的气氛升上了一个小高/潮,音乐声逐渐欢快起来,邓布利多率先邀请了麦格教授,海格教授邀请了马克西姆夫人,弗利维教授邀请了斯普劳特教授,亚玟有些发愣地站在原地,直到她意识到身边的斯内普没有邀请任何人。
      斯内普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沉着脸,终是面色不佳地说,“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他向亚玟伸出手。
      亚玟无奈地将手放上去,由他领着自己迈向舞池。
      两人例行公事般跳起舞来。亚玟出身贵族,舞技自不必说,不过她没想到斯内普竟也跳得不错,抛开他阴郁的表情,其实他整个人还是能勉强跟风度翩翩沾上边的。
      “我明白了一件事,教授,”亚玟随着斯内普的动作转了个圈,又贴近了身体,“虽然我们之前相看两相厌,但经过这段时间,也许我们能和平共处。”
      斯内普的大手虚扶在她的腰侧,低声道,“这取决于你漂亮的脑袋是否能一直保持正常运作。”
      “谢谢您夸我漂亮,”亚玟毫不客气地回敬他,换来斯内普一个不屑的冷笑。
      “你曲解并美化他人语句的本领让我大开眼界。”
      亚玟好笑地说,”只要把您的话抽丝剥茧,留下自己想听的部分,那么它们并不糟糕。“
      一曲毕,男士们向女士们行了吻手礼,斯内普弯下腰,草草握住她的手做了个假动作,头也不回地钻入了人群中。
      
      舞蹈过后便到了表演环节。灯光也变幻成了醉人的紫罗兰色。
      只见礼堂的中间凭空升起一个圆形的大舞台,渐渐升高,漂浮在离地两米多高的半空中,一道台阶从舞台上延展到地面。一束白光打在舞台上。
      众人都不由往舞台瞧去,一阵巨大的欢呼声似要把礼堂的天花板掀翻。
      亚玟在四个学院的学生表演节目时,悄悄退到了候场区,她有些紧张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毕竟人生头一遭登台表演,让她当众发表演讲可比这个要轻松多了。
      耳膜里连绵不断传来各种热烈的声音,当拉文克劳的高年级小伙身穿清一色黑色制服上台时,可以清楚听到女生们尖叫到几乎昏厥的声音,震耳欲聋。
      终于,麦格教授来叫亚玟了,她深吸一口气,向中间走去。
      人群自动为她分开一条路,她能听到耳边的喧闹和期待声,不由拽紧了裙摆。
      发光的圆形舞台渐渐缩小了,上面显现出一架钢琴。整个舞台被施了扩音咒,亚玟走上去时,能清晰听到自己的高跟鞋发出的踩踏声。
      她坐下来,手指轻抚上键盘,用力地握了一下拳又松开,似乎能以此缓解手指的僵硬。
      动人的旋律在她手下缓缓流出。
      
      她唱道,
      War is not freedom over my shoulder
      (当我肩负重任,战争从来身不由己)
      I see a clearer view all for my family
      (心中信念愈发清醒, 保护家人荣宗耀祖)
      Losing is easy
      (失败从来容易)
      Winning takes bravery
      (成功更需勇气)
      I am a tiger’s fool out in the open
      (身份若是败露, 我必备受恶人嘲弄)
      No one to save me
      (无人将我拯救)
      Should I ask myself in the water
      (倒影中的我能否向自己解答)
      What a warrior would do
      (真正的战士应当如何)
      Am I loyal, brave, and true
      (是否忠心无畏正直)
      
      当尾音消散在风中,整个礼堂陷入了一时的沉默。
      亚玟深吸一口气,实际上她选择这首麻瓜世界的歌,是因为受到了魁地奇世界杯那晚所见的启发。战争也许一直都蓄势待发,只是表面的和平掩盖了其下的波涛汹涌。
      掌声络绎不绝地响起,亚玟礼貌微笑着一一回应,她走下台阶,看见邓布利多走上前来给她搭了把手,老人的眼里似有点点泪光。
      “好孩子,”他颤抖着嗓音缓缓开口,向她致以肯定的笑容。
      亚玟颔首,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出去,身边不断有人伸出手朝她挥舞,她胡乱地握了几下,并致以歉意的微笑,提起裙摆出了礼堂。
      
      她一路小跑着来到塔楼下的小花园,这才喘了口气。
      看来自己表现得还不错?尽管她的歌声谈不上多么专业动听。
      礼堂的繁华景象被抛诸脑后,于这城堡一隅,景色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宁静祥和,圆月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低挂在天空,似乎离她很近又很远。
      她张开双臂,小心地控制着魔力输出,一团银白色的光芒从掌心升起,逐渐变成星星点点飞向空中。不一会,小花园便充满了这些微弱的星芒。
      亚玟看着自己的杰作,开心地转了一小圈,裙裾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圈。
      “希望世界和平!”亚玟放飞自我地大喊一声,随即自己笑出了声。
      忽然,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个转身,顺着高高的墙柱向上看去,只见一身黑袍的斯内普站在塔楼上,长袍包裹着他高大的身躯,他正静静站着注视她。
      亚玟不确定他站了多久,亦或是刚来,她发着愣向他回望,而斯内普只是后退了一小步,将自己隐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不论是勇士盛大的开场舞,还是亚玟的那首歌,都被好事的记者记录下来刊登上了预言家日报。
      第二天亚玟看见自己表演的照片出现在第二页的时候,有些无奈,不过照片中的自己并没有失仪的地方,勉强算是张不错的照片了,亚玟如斯评价。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教职工休息室受到了其他教授们的争相提问,向她打探这首歌的歌名等,甚至还有学生写信给她求琴谱的。不堪其扰的亚玟只好把琴谱和歌名都张贴在了公告栏上,并表示自己近期拒收霍格沃滋的公共猫头鹰投递信件。
      
      没多久就是圣诞节,霍格沃滋也即将开始假期。
      亚玟在花了一些时间准备圣诞礼物,并致信给家人告知他们自己会在圣诞节前两天通过家族门钥匙回去。
      她先是给爸爸妈妈报名了巫师精品旅行社推出的北欧十日游,再亲自前往伦敦,用混淆咒在票务处买到了两张麻瓜世界这两年火热的摇滚巨星演唱会的门票,她知道米欧一直有偷偷收藏这位巨星的海报。
      接着她给布斯巴顿的朋友和老师们一一准备了小礼物,还有霍格沃滋的教授们。
      轮到斯内普时,她左思右想,还是让自家的家养小精灵从家中的藏书区拿来一本波拉奇大师早年的研究手札并包装好,一边心疼仅此一本,一边庆幸她读书时就把这本书翻烂了。
      最后她想到了德拉科和格兰芬多三人组,脑子一热十分大方地取出自己花了大半年配置的福灵剂,将它倒进小巧的玻璃瓶中。虽然每人分到的量不多,但这无疑是一份极其出乎意料的礼物。
      又花了一整天,将手卡写好,包裹好像小山一样堆起来的礼物,亚玟提前预定好的邮递服务也到了,足足十几只猫头鹰堵在她办公室门口,每一只脚上都绑了缩小的空间袋子。
      完成这一学期的收尾工作,记录学生成绩,送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人离开,也差不多到了该离校的日子。
      亚玟突然想到魔药材料储藏室的禁制,都一个月多了,并没有其他人进去过。
      好几次碰见斯内普时,她都想问问他那里的情况,不过斯内普似乎有意要避开她,总是在她刚要走过去时就已经转身离开。
      
      终于到了离校的日子,学生们于前一周坐火车前往伦敦,今天的火车则空荡荡的,只有几名教职工搭乘。
      亚玟本想直接从霍格莫德幻影移形离开,但是转念一想,她还没坐过霍格沃滋专用列车,便兴致勃勃地来了。
      教职工的专属车厢在第一节,亚玟上去时,发现只有穆迪教授和平日里几乎从不露面的占卜课教授西比尔·特里劳妮教授在两个相隔甚远的角落坐着,亚玟看到她那苦大仇深的脸时,费了好一会劲才回忆起她的名字。
      “噢,加西亚教授!”特里劳妮教授用略有些沙哑疲惫的嗓音高呼她的名字,“来,坐这儿来。”她把面前小隔板上的一堆卡片收了起来,指指对面的位置。
      出于礼貌,亚玟向穆迪教授点头打了个招呼,但他只扫了亚玟一眼便不知道嘟囔着什么看向了窗外,对于这位远近闻名的傲罗,她实在没有太多好感。
      她把提着的小皮箱放到一旁,略显尴尬地坐了下来。“您好,特里劳妮教授,很少见到您。”
      “不用这些虚礼,姑娘。”特里劳妮向她探近了身体,厚重的镜片后两只眼睛睁得大大地朝她上下打量,这让亚玟联想到蜻蜓。
      特里劳妮打量了她好一会,亚玟只能尴尬地保持微笑,只看到她一会皱眉,一会叹气,一会喃喃自语,像是为了确认什么,她又把手中的牌倒扣着摊开,催促道,“来,抽一张,姑娘。”
      亚玟试探地伸出手,在一排纸牌上反复移动,她看到特里劳妮的视线也随着她的手在转动。
      “这张吧,”她将牌递给特里劳妮。
      特里劳妮翻开它的第一眼,立马惊声尖叫了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纸牌像是有些烫手般,她哆嗦着将她甩到小隔板上,粗/重地喘着气。
      诚然亚玟早就对这位教授热衷于占卜不详和死亡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亲眼见到的冲击力是如此之大。
      “嗯哼?”她表示怀疑。
      “预知是馈赠,但历史仍会上演。你和黑发男子深陷黑暗的力量……死亡向你们逼近……你们别无选择……唯有……“特里劳妮掐着嗓音说,她的目光里满是恐惧。
      ”唯有什么?“亚玟皱着眉头问。
      ”唯有……咳咳……“她忽然用力地咳嗽起来,脸庞涨得通红。
      亚玟将茶水递给她,她咕咚咕咚喝完整杯,才失忆了一般说,”你刚才问我什么?我刚才说了什么?”
      亚玟只能勉强笑笑,显然谁也不能把一个疯癫女人的话当真。

  • 作者有话要说:  歌选自电影《花木兰》的主题曲 Loyal Brave True, 翻译也是音乐播放器里带的。
    听到的时候颇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壮阔感。
    教授站在塔楼上的画面是借鉴了电影版的镜头,太喜欢那个场景了。
    此文的走向不会是很虐的,就算有虐,也是虐虐女主,哈哈哈,所以放心大胆滴看吧~
    没有意外,肯定是HE~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