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在男队员的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晏鸿在体育馆欢快地度过了几个小时,连扳腿都比平常扳得有劲,连刘教练都夸赞她今天状态比前几天好了不少。
      
      走在回家的路上,晏鸿就迫不及待找小冠军系统“兑换”大白兔奶糖。
      
      她尝试着在脑海里默念:“小冠军系统,我要兑换大白兔!”
      
      “叮~小冠军系统很高兴为您服务。
      您有一份普通奖励——国产新星大白兔奶糖尚未兑换,
      请问您现在要兑换吗?”
      
      晏鸿在心中疯狂点头。
      
      她本以为“一份”能有两粒就很不错了,结果,在默念之后,她手上凭空出现了整整一大包!
      
      晏鸿人都高兴傻了,震惊之余连忙把糖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一包糖三十二粒,自己每天吃两粒,能吃半个月呢!说不定到时候还能给二丫分两粒,周红杨就算了,他们家那么有钱,要吃自己买去!
      
      晏鸿满怀仪式感地吃下一颗糖后,激动地几乎要泪流满面——还是熟悉的包装!还是熟悉的味道!香香甜甜的奶味简直不受控制地向她的味蕾里面钻!
      
      这大概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吃到过的唯一有“味道”的东西。
      
      平常自己在家煮点东西吃,晏母连盐都让她少放,她嫌盐太贵。晏鸿的体操队原本有自己的小食堂,价格绝对便宜,晏母却硬是不肯出那两个饭钱。不仅如此,原主在家不但要做饭,还要喂鸡、挑水、绣鞋面来补贴家用,就算是这样,她至今连鸡蛋都没摸到过一个,晏母把鸡蛋全部打包给原主哥哥送去了。
      
      实际上,晏鸿刚来这里不久的时候,她也是要喂鸡、挑水、绣鞋面的,但是她才疏学浅,喂的鸡半夜没有赶回鸡笼,被黄鼠狼咬死了;挑水的时候不留神摔了一跤,把水桶给跌破了,至今家里还没有多余的闲钱买水桶;再说鞋面,她现在绣的东西实在是一言难尽,压根没有人会来买她绣的鞋面。
      
      所以这包糖对晏鸿而言显得尤为重要,她左思右想,最后决定把糖藏在废弃的鸡窝底下。
      
      不料她刚走进自己家的大院门口,就嗅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饭菜香味,嘶,红烧茄子,清炒豆角...貌似...还有肉香?
      
      怎么回事?难不成晏母今天良心发现了,要给自己做顿好的?不喝陈米粥、绿豆粥了?不吃高粱饼了?不吃菜叶糊糊了?
      
      晏鸿顿时又活了过来,加快脚步朝着家门口冲去,结果还没到门边,就看见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高大人影。
      
      晏鸿心中顿时一惊,心想着自己家便宜爹出门做生意去了,便宜娘这会儿估摸着在灶台做饭呢,这忽然冒出来的黑影哪里来的?
      
      待晏鸿在走近,借着家里微弱的灯光一瞧——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高挑男子穿着粗布衣服,正站在门口默不作声地读书呢。
      
      原来是原主的便宜哥哥回来了,怪不得今天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饭菜香味呢,这搁平时晏鸿可没这个待遇。
      
      晏鸿撇了撇嘴,走到门口小声地喊了一声“哥”。
      
      晏殊连头都没抬,侧着身子给妹妹让了一道缝,好让晏鸿勉强挤进门内。
      
      ...您老搁这儿当门神呢?
      
      晏鸿的哥哥晏殊,自从国家恢复了高考以后,脑子一热,非要读大学不可,现在正在离家十几里路的一所寄宿制学校上学,每个月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你们两个赖在门口做什么?”正巧晏母端着锅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晏鸿,过来摆碗筷,你哥哥今天读了一天的书,肯定是饿着了。”
      
      晏鸿一边应和一边暗自腹诽,你女儿我今天还翻了一天的跟头呢,难不成不比他饿?
      
      “晏殊,别看了,快过来吃饭!”晏母吆喝道,“看你这孩子瘦的,来,多吃块肉!”
      
      晏鸿看了看自己竹竿子一般细的胳膊,再看看体型健硕匀称的晏殊,决定自己还是默默埋头扒饭的好。
      
      “晏鸿,你别和个饿死鬼投胎似的!”晏妈妈一巴掌打掉了晏鸿的筷子,“你少吃点肉,劳共就这么几块,你全吃了你哥哥吃啥?你们体操队难道还饿着你了不成?”
      
      晏殊依旧在饭桌吃着自己的饭菜,仿佛这种场景对他而言早就习以为常。
      
      晏鸿给气笑了,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着过重男轻女,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这饭是吃不安生了,晏鸿干脆放下了碗筷,慢条斯理地找了块手绢擦了擦嘴,朝着母子二人说道:“妈,哥,我有个事想和你们两个商量一下。”
      
      晏母有些诧异地挑眉,要知道,往常她这小女儿可是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更别说和他们商量什么事了。
      
      “我想...退出体操队。”晏鸿定了定心,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虽然说那个什么系统要求自己“朝着奥运冠军进发”,但自己有几斤几两,晏鸿心里还是清楚的。
      
      再说了,明天那随堂测验,晏鸿可是填了四个“A”,这巴巴儿地赶过去还不得被美国教练骂死啊?
      
      话音刚落,方才还碗筷叮当响地饭桌上,瞬间鸦雀无声,就连一向事不关己的晏殊,也停下来进食,直勾勾地盯着晏鸿,似乎想看她究竟在耍什么花样,盯得晏鸿心里有些发毛。
      
      晏母也停下了进食,用手指甲剔了剔牙,又看了看溅在自己制服上的油斑,脸上一副懒得搭理的表情,“你今天又想整什么幺蛾子?我告诉你晏鸿,你哥哥今天难得回来一趟,你别逼我抽你。”
      
      “退出体操队以后,我想去念书,考大学,找工作。”晏鸿没有受干扰,依然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这下就连晏殊都忍不住插嘴了:“你个小女孩家家的,书都没读过两本,还想着考大学?你会背之乎者也吗?你会算几何函数吗?体操队一月能给你发三十块钱呢!你出去工作能挣这么多吗?”
      
      晏鸿算是听出名堂来了,感情自己在体操队一月还能挣三十块呢!要知道,在一九七八年,三十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个典型的工人家庭一个季度的开销也就几十来块左右,说不定晏鸿的妈妈在工厂做事都没晏鸿一个小丫头赚得多。
      
      所以...晏鸿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那盘肉——搞不好那就是拿自己挣来的钱买的!而自己还根本就吃不到几块!
      
      “你要退体操队那也行,我看周红杨那小子待你还蛮好的,我干脆定个娃娃亲,把你嫁出去得了。人还是服装厂厂长的儿子呢,亏待不了你!也省得你天天在家混吃混喝!你看看,我前天刚刚称了一斤米,现在你哥回来居然连饭都没得吃了。”
      
      晏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碗底,和自己平时吃的那种满是虫眼,有点时候还夹杂的石子的陈米不同,她现在碗底的米,无疑是白花花的新鲜大米。
      
      她更本就没有动过新鲜的大米......而晏母无意间的这句话表明,晏鸿和她平时吃的,根本不是同一种米。
      
      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身为一个母亲,晏母竟然能恶毒至此——给自己的亲生女儿吃陈米、糟糠;她自己和儿子则吃着白花花的大米、新鲜蔬菜和肉食。
      
      一股怨气上了晏鸿的头,她原本就是家里的独生女,几时受得了这般的委屈?
      
      她这回是真的气得很了,一把抢过晏殊放在一旁的函数书,一边翻一边指着晏殊的鼻子骂道:“你TM都二十岁的人了,还在学函数!解方程!还在算鸡兔同笼!人家十岁小孩都会做的题,你还不会!你还想考大学?考啥大学?家里蹲大学?”
      
      “你还文言文!《岳阳楼记》背了吗?《出师表》背了吗?《逍遥游》背了吗?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知道吗?主谓宾定状补分清楚了吗?知道鱼的眼睛为什么折射出诡异的光吗?”
      
      晏殊差点下巴都惊掉了,眼看着晏鸿讲着讲着越来越气,最后实在是气不过,端过那一盘肉把所有的肉全部都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晏母吓得连嘴巴都变成了‘O’型。
      
      一不小心在门口目睹了全过程的刘教练:“......”我想我还是不要出声的好。
      
      最后还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晏母率先回过了神,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刘教练,朝着刘教练尴尬一笑:“刘教练,你来找我们家晏鸿啊...”
      
      晏鸿还没有消气,将手伸向晏母怕晏殊吃不饱而另开的小灶,轻车熟路地盛了一碗饭:“刘教练,你大老远的过来辛苦了,来,先来碗饭吧。”
      
      晏母:......
      
      刘教练讪笑着接过了瓜子:“不用不用,我吃过了。晏鸿啊,你...你出来一下,教练有点事和你商量一下。”
      
      “别啊,出去干嘛,外面怪冷的。”晏鸿随手指了指自己的炕,“妈,把家里收拾一下,再沏两杯茶过来,别唐突了刘教练。”
      
      晏母:我看你今天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看得出来晏母的确很想抽自己,但碍于刘教练一个外人在场,她连脸都憋红了,最后还是客客气气地去沏了两杯茶。
      
      不一会儿,晏母就端着两个大号的印着主席头像的搪瓷缸过来了。
      
      晏鸿只是轻轻地抿了一小口,绿茶好,喝绿茶正巧给自己降降火。
      
      在无比局促而又尴尬地氛围中,刘教练终于开了口:“晏鸿啊,你这次...准备拿几个E组出来啊?”
      
      “你这回可要好好准备一下,陈教练虽然只是说摸摸你们的底,但其实...就是在变相选拔明年世锦赛的人选。”
      
      “我们国家队为了明年的世锦赛,着实做出了诸多的努力,从队伍编制到人员选取,我们都不敢松懈一丝一毫......”
      
      “刘教练,很抱歉打断您。”晏鸿充满歉意地看着刘教练,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同时,也请你转告一下陈教练。”
      
      “我想要退出国家队。”
      
      “认真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