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乔小娇半蹲在地上,不时地用手指去戳变成了麻雀的白郁的圆滚滚的小身体。
      
      大佬变成人形的时候冷酷无情、不敢接近,化作本体却可爱得不得了,戳起来的手感那是极好的,和白郁相处那么些天乔小娇也摸清了一点呢他的脾气,这样戳戳他是不会生气的。
      
      白郁确实也对化作本体时乔小娇的行为免疫了,反而这样戳几下他还觉得挺舒服。
      
      乔小娇手撑着下巴,说道:“白郁,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好久,可想你了。”
      
      白郁用他圆溜溜的眼睛瞟了一眼乔小娇,发出了一声哼笑。“我瞧着你是巴不得我离开的吧。”接着又说道:“昨日收到消息,族中出了动乱,回去处理了一下。”
      
      听到这话,乔小娇眼神一闪,不免起了好奇心。“诶,你在麻雀一族里是个什么角色啊?雀王?麻雀王子?噗,哈哈哈哈。”
      
      这花妖真是胆子愈发大了。于是白郁幽幽地说道:“在我们族中,知道得最多的人,往往死的最快。”
      
      乔小娇立即噤声。
      
      她抬头望天,装傻充愣道:“哎哟,怎么感觉这天要下雨了呢。”
      
      *
      
      等到朝州回到院子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乔小娇半蹲着,手指不停的戳着一只小麻雀的身体,连他来了都不知道。
      
      看乔小娇笑得那么开心,朝州忍不住出声说道:“你在干什么!”
      
      乔小娇扭头看向朝州,同时,白郁听到声音立马就飞走了。
      
      乔小娇起身,走到朝州身边,道:“我要小睡了,你来做什么。”
      
      朝州却没有回答她,只低声嘟囔道:“一只麻雀而已,有什么好戳的。有本事戳凤凰啊。”
      
      “啊?你说什么?”乔小娇没有听清,她侧着耳朵凑近他。
      
      朝州伸出一根手指抵开乔小娇凑过来的脑袋。
      
      “我来做什么?这也是我的房间,自然也是来小睡的。”
      
      说完他有些狐疑的看向小麻雀离开的地方,那小麻雀看上去是受了惊吓离开的,可朝州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罢了。他将手背在身后,大步流星的准备朝房间走去。
      
      就在这时,院子外传来小二焦急的声音:“不不,不好了!不好了!乔大厨!”
      
      小二急匆匆的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不,不好了。”
      
      乔小娇连忙给他扇风拍背,“你慢点说。”
      
      小二挥手止住乔小娇的动作,深吸一口气,说道:“乔大厨,你,你快去茶楼大堂看看吧,出事了!”
      
      乔小娇要被小二急死了,出什么事了你倒是一口气说出来啊,她便连忙朝茶楼大堂赶去。朝州见了也觉奇怪,跟着她一起过去了。
      
      *
      
      来到大堂,只见大堂内有过半的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一个个皆是很痛苦的模样,脸色煞白,额间都流出了冷汗。
      
      一时间大堂内伴随着哀嚎声慌乱不已。
      
      牛叔早在第一个人倒下的时候就请了大夫过来,此时他也很焦急,抬起袖子先擦了一把自己额间留下的汗。
      
      大夫把过病人的脉皆是束手无策。
      
      一位患者滚着滚着就滚到了乔小娇的脚边,乔小娇正准备将他扶起来,却在见到他的脸时受到了惊吓。
      
      只见那名患者慢慢的从脸色惨白到了发紫的地步,眼神飘忽不定,甚至有上翻白眼的迹象,虚弱得都说不出话了,最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朝州皱着眉头走上前,探了一下他的脉搏,说道:“还有气息。”然后拍拍乔小娇的背,示意她不要害怕。
      
      过了一会儿,一队官兵从茶楼门口进来,赶到乔小娇面前。
      
      为首的兵大哥体态魁梧,长得也是凶神恶煞的,是那种小孩一见到就会被吓哭的长相。
      
      他来到乔小娇面前站定,将手中的武器架在乔小娇的脖子上,开口就是粗声粗气的:“你涉嫌下毒残害镇中百姓,我等奉县令老爷的命令将你捉拿归案,择日开审。休想耍花招,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乔小娇哪见过这样的长边,那把看上去锋利不已的长大刀还架在她的脖子上呢。她直接被吓傻了,半响没出声,立在原地。
      
      兵大哥不耐烦了,上前扯过她的袖子,将她往前一拉,乔小娇这才有些反应过来,但是她现在脑子乱得很,只趔趔趄趄的跟着官兵走。
      
      快到门口时,牛叔出来堵住了门口。
      
      “站住!你们想不分青红皂白的想从我叽里呱啦茶楼抓人,还得问过我牛白同不同意!”
      
      兵大哥甚至懒得跟他废话,想直接用武器将他推开,推一下,却见他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兵大哥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直接上手去推他。
      
      还是推不动。
      
      兵大哥怒了,于是叫上其他几个官兵一起将他整个人抬了起来,往旁边一扔。
      
      朝州趁着官兵不注意,快步凑到乔小娇身边,低声对她说:“别怕,有我在。我不会白吃你的饭的。此时不宜暴露使用仙力暴露身份,我会查明真相救你出来的。”
      
      乔小娇这才抬眼,泪光闪烁的看着朝州。对啊,还有这么一个大腿可以抱的,乔小娇别害怕!
      
      她看着朝州坚定的点点头,伸出手用力的抓了一下他的衣袖。
      
      而后朝州揉揉她的脑袋瓜,以示安抚。
      
      *
      
      乔小娇磨磨蹭蹭地跟着官兵来到了阴暗潮湿的地牢,一走进去就是铺面而来的霉味。
      
      官兵不停的推搡着乔小娇,催促她快点走。
      
      乔小娇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地牢里,两旁的牢房都关着犯人,有些犯人缩在牢房一角瑟瑟发抖,有些犯人则是浑身血污、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
      
      到了一处空牢房前,兵大哥将牢门打开,扯过乔小娇一把将她推了进去。
      
      乔小娇没稳住,摔倒在地,她索性坐在地上揉自己方才摔疼的膝盖。
      
      兵大哥将牢门锁上,而后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乔小娇,说道:“下毒都下到县令老爷身上了,你就等死吧你。”
      
      说完转身便走了,几个小兵也跟着走了。
      
      最后剩下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兵在牢房外,色眯眯的看着乔小娇,舔了一下嘴唇。
      
      “这么漂亮的脸蛋,着实可惜了。”说完,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留下乔小娇一人孤单单的在牢房里,乔小娇又想起了刚穿过来那会儿困在花体时,在那个寂静山谷的两个月;只是这回更加可怕,乔小娇看到那个小兵离开时的眼神,害怕得浑身颤栗。
      
      乔小娇靠着墙缩起来,双手环抱着腿。
      
      牢房里只铺了一层薄薄的发了霉的草席,那草席中间甚至还有一滩尿渍,恶心至极。
      
      牢房有面墙最上方,有扇很小的铁窗,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乔小娇抬头看着小窗,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月亮,她心中更加觉得苍凉了。
      
      *
      
      当天夜里,乔小娇不停的掐着自己的手,试图让自己清醒点不要睡着。
      
      牢房里偶尔传来狱卒打呼的声音,其他囚犯都不敢发出声音,若是把狱卒吵醒了,迎来的又是一顿毒打。
      
      几只老鼠从小洞里钻了出来,在牢房地面四处乱窜。
      
      乔小娇从小就害怕老鼠,她用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避免自己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她此刻真的好想家啊,她甚至宁愿回公司加通宵的班,也比……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乔小娇的思绪。
      
      是那个猥琐的小兵!
      
      乔小娇紧贴着墙,害怕的大声呼救:“你,你别过来!救命啊!来人啊!兵大哥!”
      
      那小兵□□着打开牢门,阴冷的声音说着:“别叫了,白费力气,我在他们的酒水里下了蒙汗药,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醒的。”
      
      他弓着背慢慢朝乔小娇逼近,搓了搓手掌,准备松自己的腰带。
      
      “我来让你度过快乐的最后一晚吧,小宝贝儿。”
      
      乔小娇急得眼泪直流,不断的踢向他。
      
      小兵似乎被乔小娇踢得脾气上来了,眼神愈来愈狠戾,他铆足一口气扑向乔小娇……
      
      “啊————”
      
      乔小娇闭上眼睛,心中无尽绝望。半响,没有动静,乔小娇无力的睁开眼睛。
      
      只见那人瞪着眼睛摊倒在了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那人倒下后,身后站着的正是朝州。一袭白衣,风度翩翩的站在门口。
      
      乔小娇此前从未觉得朝州这么帅过,她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眼睛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朝州,试图向他走去。
      
      朝州连忙快步走过来扶住她。
      
      乔小娇眼含泪光的凝视着朝州,然后扑到朝州怀里,张开手紧紧地抱住他。
      
      此前也从未有过女子这样抱着他,朝州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感受到怀里的女子似乎在小声抽泣,朝州犹豫了片刻这才回抱住她,有些心疼的拍着她的背。
      
      在朝州抱住乔小娇的那一刻,乔小娇终于忍不住了,委屈的放声哭了出来,泪水都将朝州的一边肩膀浸湿了。
      
      她终于懂了为什么喇叭花妖放着同样实力强大的妖王不要,使出浑身解数也要勾引到朝州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