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 26 章 ...

  •   朝州这一昏迷就昏迷了十日,仙界十日,凡间十年。
      
      好在,这奈壶戒里的日子同仙界的时间流逝是一样的。
      
      可这乔小娇也是在这小空间里被整整饿了十日,乔小娇不过一个妖力低微的小小喇叭妖,能有什么能耐呢。这十日来,也就只能变出几朵小花来充充饥了。
      
      可是吃花算是个什么事儿啊,乔小娇好歹也是在华夏待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什么美食她没吃过,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啊。
      
      被封闭在这小小空间里十日,什么也没得吃,她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饿得站都懒得站起来,整日整日的瘫在地上。
      
      前几日进来时,乔小娇还抱着朝州很快就能把她放出去的想法,再不济,地上不是还躺着三人吗,等他们醒来了还能陪她说说话。
      
      这一日才过去,第二日醒来,乔小娇就发现地上躺着的三人不见了?就这么莫名其妙消失了?
      
      那时候的乔小娇还是有些力气的,她还能站起来在那玻璃小房间里转来转去,想着三人的消失,迷惑的挠了挠头。
      
      过不了多久,她又躺下了,毕竟来到这个世界,离奇的事情也见了不少,小说世界嘛,啥事都有。还是省点力气躺下来歇息吧,就当给自己放了个假,啥事也别想了,毕竟动脑子很累,会费力气的。
      
      *
      
      偌大的宫殿中央,摆着一张白玉床。
      
      床边半跪着一位紫衣美人,美人双手放在床上,几乎半个身子都是靠在床边的。
      
      美人几近痴迷的看着床上闭眼躺着的男人,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比划着,似乎是在描绘着他的容颜。
      
      紫衣美人就是那日出现在朝州宴席上的那位北海龙宫的小公主,龙淼淼。而躺在白玉床上的男人,正是昏迷了多日的朝州。
      
      龙淼淼看着床上朝州精致的眉眼,越看,她的心越是忍不住怦怦怦的跳,跳的越来越快。
      
      北海龙宫小公主,北海龙王宠得心尖尖上的宝贝,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是没有得到的?
      
      自那日在朝州的生日宴席上见过他之后,龙淼淼便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回了龙宫之后还不断向父王旁敲侧击的打听朝州的事情。
      
      龙淼淼觉得,只有像朝州这样长相和身份的男人才能称得上她。朝州,她要定了。
      
      自打从父王那儿听说了朝州下凡之后,龙淼淼就拍了几名手下的虾兵蟹将,暗戳戳的跟着他。可虾兵蟹将离不开水呀,跟不了多久,就要找个池子进去泡泡,跟丢了是迟早的事儿。
      
      跟丢了目标的目标的虾兵蟹将们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这没办成小公主交代的事儿,还不得被骂个半死啊,早晓得就多带几壶水忍忍了。
      
      果不其然,回到龙宫后,龙淼淼一见到这几个虾兵蟹将就知道事情被他们办砸了,就跟个人而已,这么小的事情,连地里的土拨鼠精都能办好。龙淼淼看到他们就火冒三丈,直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末了,发他们清理了好几日的厕所,觉着不解气,又将他们派到北边的沙漠里去办事了。
      
      虾兵蟹将一听,北边沙漠啊,哎哟喂,这不是要了他们小虾老蟹们的命吗,那沙漠一进去,可不得把它们给烤熟了啊。
      
      龙淼淼看着几名虾兵蟹将愁眉苦脸的被送走,这才像是出了口气的样子。
      
      这些日子以来,龙淼淼每每一想到那日找修孑帝君搭话,被煞了面子,还险些被一些身份低微的仙子嘲笑,龙淼淼就心中郁结。结果喊手下人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了。
      
      龙淼淼整天整天的找手下人的麻烦,鸡蛋里面挑骨头,屁大点事儿都能给她找出茬来。
      
      那段日子,北海龙宫里的人是叫苦连迭,就连龙淼淼的父王母后还有她那几位哥哥姐姐,远远地见到了她都会绕个远路走开。
      
      再过了段日子,这种苦日子总算是到头了,龙宫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听说那仙界的修孑帝君近日是闲着无聊下凡去降妖去了,谁知那怀妖怪生性狡猾,知晓自己打不过修孑帝君,心一横一咬牙,直接闯进了那封印了上古凶兽的小魔山里边,还误打误撞打破了封印,致使那十只凶穷极恶的凶兽全部被放了出来,那一放就是十个呀,妖怪当即就被苏醒过来的饕鬄一口吞下去了。好在那去降妖的是修孑帝君啊,换成是别人,降不住凶兽不说,自己的命搭进去了,还会直接导致人间生灵涂炭。
      
      不过,哪怕是修孑帝君,一下子要独自对付十个上古凶兽,也还是很吃力的。但修孑帝君还是尽力的在凶兽逃出小魔山之前将他们降服了。降服了十大凶兽的修孑帝君,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现在被太白金星接回了仙界,正在那太白宫养身体呢。
      
      甭管这消息是不是真的,那还是有仙眼睁睁的看着太白金星火急火燎的指挥几个药童将昏迷不醒的修孑帝君抬进了太白宫。总归那修孑帝君是回到了仙界。
      
      龙淼淼也算是知道了要到何处去找她的心上人了。
      
      一听到朝州的消息,龙淼淼就开始指示丫鬟们熬粥的熬粥、备菜的备菜,则叫了一堆礼仪丫鬟们为自己精心梳妆打扮,力争在其他妖艳贱货赶到之前做第一个去探望修孑帝君的神女,还是最美的那个。
      
      *
      
      太白金星将朝州接回仙界的第二日一大早,太阳神才刚接过月神的班。
      
      太白金星正打着哈切从自己寝殿慢吞吞走出来,准备去看看朝州怎么样了,只见河童进来通报说是北海三公主来访。
      
      他一听,嘿,朝州这死小子还真的艳福不浅,昨晚上刚把他接回来,就有东海大公主来探望他,今儿个又来了个北海三公主,这太白殿还真是沾了这死小子的光,感情这几日怕是仙界的美人都会来个遍。
      
      既然人都来了,太白金星作为一个长辈,怎么着也得替朝州把把关的。
      
      太白金星假模假式的摸摸自己的头发、眉毛、胡子,又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袍。
      
      而后他端正身子,转向药童,对着他扬了扬下巴,询问道:“如何?”
      
      药童咽了咽口水,又不能表现得太鄙夷,免得太白金星年纪一大把了还丢面子。只能勉勉强强又不太好意思的说道:“您老还是那么的一表人才,果然,帅的人不管多老都是帅的。只是……”药童说到后面有些有些犹豫了,抬头飞快的瞟了一眼太白金星,然后迅速低头一口气将未说出口的话说出来:“只是三公主好像是来探望帝君的,况且您老年纪这么大了三公主都可以当您孙女了这样不合适!”
      
      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太白金星的一记爆栗,药童吃痛的捂住了额头。
      
      “老头我当然知道人家是来探望阿州的,你懂个屁,炼你的药去!”
      
      说完便白了药童一眼,甩下他就往门口走了。
      
      等到他来到门口,龙淼淼早已等候多时。
      
      太白金星还未走近时就微微眯着的眼眸仔细瞧了瞧,豁,这架势比昨天东海大公主摆的还要足啊。
      
      只见那北海三公主一袭紫色华衣裹身,发髻梳理得一丝不苟,上边别着精致华贵的发饰,站得端庄笔直,身后跟着的侍女侍从们乍一看少说也有十来个了吧。
      
      侍女们低头静默着,每个侍女的手上都端着一个琉璃盏。
      
      太白金星见状,当下便有了些了然。昨日那东海大公主来时虽然也是盛装打扮过了的,但再看三公主这一生精美繁复的衣饰,大公主还是远不及她的,况且大公主身边的随从也就五六个的样子。但三公主这样一来,难免会遭人闲话,太过招摇、铺张浪费,这样影响不好,不好,不好。
      
      龙淼淼原本是神情冷然的站在原地,见到太白金星走了出来,立马换上了一副端庄得体的笑脸,嗯,是那种长辈都会喜欢的笑容。
      
      “晚辈北海龙宫三公主龙淼淼见过星君。”龙淼淼乖巧的向太白金星行了一个礼。
      
      “嗯。”太白金星略微敷衍的回复了一声,“不知三公主此番前来有何事?”
      
      “淼淼此前与修孑帝君乃是相交好友,听闻帝君受伤了在星君府中修养,淼淼便准备各种上等的灵丹妙药,特地前来给帝君的,助帝君早日康复。”
      
      太白金星心中冷哼一声,‘哼,先前怎么不知道阿州与北海三公主成为了相交好友了?’
      
      “这些药材我便替阿州收下了,多谢三公主好意,只是阿州在这府中静养,实在不便……”
      
      只见龙淼淼从一旁的侍女手中接过了一个做工精致的盒子,刚一打开,太白金星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太白金星激动不已的下了台阶,凑到盒子跟前,“这这这,这是龙珠啊,好宝贝,好宝贝……”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龙珠仔细看,生怕它下一秒就飞走了似的。这龙珠就同凤羽一般,只有那龙族才有,一龙一颗,龙在珠在,不知这三公主将这龙珠拿出来是什么意思。
      
      龙淼淼微笑着看着太白金星,早就打听过太白金星有多热衷收集宝贝,看来这次带龙珠过来是带对了。
      
      “晚辈此番前来也没准备什么,这个小礼物就当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还望星君不要见怪。”
      
      “你说这是小礼物?你这……”这龙族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不过送上门的宝贝哪有不收的道理。“这多不好意思啊,啊对,你是要去看阿州是吧,我叫药童带你过去。”太白金星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却拿着龙珠往自己兜里揣。
      
      太白金星此时的想法又之前完全不同了,看此女准备的这么充分,想必是很重视我们家阿州啊,倒是不错。
      
      而龙淼淼保持着嘴角带笑,跟着药童走进了太白宫,她心想:‘用一个龙族废物叛徒的龙珠,换来朝州身边最亲近的人的喜爱,值’。

  • 作者有话要说:  很抱歉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没有按自己说的时间更新,我会尽快处理好手上的事情保持稳定更新。
    另外,这本是本伽的第一个儿子,虽然知道它很丑,但我还是会把努力把它填完的。
    看到这里的天使,首先感谢你的陪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