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可……”
      
      “嗯?”朝州见这北海三公主还杵在他面前不走,耽误了他吃葡萄的心情,有些许不耐烦了。“你还有什么事?要不就一次说完,要不就去找别人。”
      
      朝州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重了,周围一直在偷偷注意他的小仙女不免好奇的看过来。
      
      龙淼淼余光瞥见已经有小仙女在偷偷的捂嘴笑了,身为北海三公主,怎能被他人看笑话。
      
      龙淼淼难堪得抓紧了衣袖,面上还是不显,维持着端庄和煦的笑容。
      
      她知道,像朝州这样的男人得顺着点他的意思来,可就这么走开又太丢她的面子了。离开之前怎么也得把这难堪得局面扳回来。
      
      她心中略一思量。
      
      身边站着的莫名其妙的人还不走,朝州不开心了,他皱着眉抬头看向她。
      
      谁知面前这北海三公主见他看过来,对他微微一笑。而后竟然俯下身来,距离他的脸没多远了,眼看着就要碰到他了,她又朝他抛了个笑颜。手抬起在朝州的头发上不知摘了个什么东西,飞快的起身将手一拍。
      
      做完一切之后,龙淼淼这才直起身子,对朝州笑道:“方才见帝君头上掉落了一片花瓣,所以就替您摘掉了。若有麻烦还请见谅,淼淼这就离开。”
      
      她像朝州稍稍行了个礼后,便施施然的离开了。
      
      朝州心想,这人莫不是有什么毛病?
      
      然而朝州没有看到龙淼淼转身后的表情。
      
      做戏要做全套,要演给别人看的。
      
      龙淼淼转身后便是羞涩的笑,脸颊还带点粉色,全然一副小女儿家刚刚和如意郎君打情骂俏的模样。
      
      离开前,她还听到一旁小仙女的议论声。
      
      “诶诶,看见了么。那不是北海三公主么,刚刚她找帝君干嘛呢。”
      
      “看她那模样,八成是上赶着过去的,人帝君都不待见她,赶她走呢!”
      
      “不是吧,我怎么瞧见她还给咱们帝君理头发啊。凑得可近了,那脸差一点就亲上了呢!看样子满亲密的。莫不是北海龙王偷偷找帝君定了亲吧!”
      
      “什么什么?我这刚离开一会儿,我的帝君就和别人定亲了?怎么可以!”
      
      龙淼淼走过她们身边,不经意的扫了她们一眼,而后嘴角一弯,笑了。
      
      “哼,还想看老娘的笑话。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
      
      待那讨人厌的北海三公主离开后,朝州这才心情舒畅了些,他斜靠在小榻上,舒服得眯着眼睛,一口一粒葡萄。看着不远处其他神君端着酒杯,虚伪的互相嘘寒问暖着。
      
      不免感叹,这么多年过去,仙界中人真是越来越虚伪了。这各路神仙之间更是腐朽得不行了。
      
      嗯,太白金星这回选的葡萄不错,等会跟他说,让老头以后多弄点过来。
      
      朝州才独自享受清净没多久呢,旁边又投来一道阴影。
      
      “啧。”朝州极为不耐烦的看向来人。
      
      “你来做什么。若是祝贺我生辰的话,那大可不必。来这儿的人都是来恭贺我生辰,若是每个人都来说一句,那我今日就光听生辰贺词了。”
      
      来人正是那最讨人厌的天帝。
      
      是这仙界之中最为虚伪,最为阴险狡诈,朝州最最厌恶的神仙,天帝。
      
      朝州见到他,连葡萄都吃不进了,求求他别对他笑。朝州怕自己忍不住恶心的得想吐。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天帝看着他,还未说话,就先对朝州抛了个虚伪至极的笑容。
      
      天帝也是个老头,跟太白金星差不多年龄了,这些年来一直找瑶池的仙女要驻颜丹吃。因此太白金星头发眉毛胡子都发白了,他还只是两鬓有些发白,面上若是不笑的话,也瞧不出皱纹。再加上天帝在外营造的形象,出现在任何场合都是收拾妥帖了的,一言一行皆是彬彬有礼,腰杆挺得直直的,对其他仙君一点都没有天帝的架子。
      
      众仙都非常信服他。
      
      只有朝州和太白金星知道,他惯用的伪装,表面是个多么平和慈爱的天帝面孔,揭开面具后又是多么虚伪恶臭的面孔。偏偏他们又不能揭开他的面具,让众仙看清楚他那副嘴脸。
      
      天帝挥手,让一旁跟着的随从退了下去。在侧了侧身子,不经意的左右看了看,周围是没有仙君的,可难免会有一两个好奇的偷看的,在大家面前还是要维持住形象。
      
      天帝好脾气的笑了笑,不管朝州有多不待见他,自顾自的说话。
      
      “祝贺还是要祝贺的,毕竟你能长到五千岁也不容易。”天帝说着说着自然地走到朝州旁边的小榻坐下,还给他倒了一杯清酒递到他的小桌上。俨然一副慈祥长辈的做派。“当年若不是你的母亲死命护着你,呵呵,怕是凤凰一族的血脉早就断了。”
      
      听到这无耻之人提起当年的事,朝州气得眼眶微红,握紧了拳头。“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的母亲。”
      
      天帝轻轻一笑。“你还是这样,这样的沉不住气,就是我有心放你一马,这凤凰一族迟早也会断在你的手上。”
      
      天帝抬手准备拍拍他的肩膀,手刚碰到朝州的肩,就被他毫不留情面的拍了了。
      
      “别给我来这套!你那副嘴脸我再清楚不过了。”
      
      “啧,这么多神君看着呢,你不给我留面子,你好歹也为自己考虑考虑。你代表的,可是整个凤凰一族呢。”天帝挑眉,玩味一笑。“被他人看到如此无礼的行为,影响多不好啊。”
      
      “哼。也只有你虚伪的人才会如此在意他人的看法。若是他人知道,他们心中一贯仁爱的天帝,当年为了保住自己天帝的位置,是如何残忍的将自己的亲妹妹杀害。便是你再怎么装,也不会有人再听信你的话了。”
      
      听完朝州的话,天帝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半响,他才笑了笑。给自己倒了一壶茶,漫不经心的小酌了几口。
      
      “太白金星没教过你吗,对待长辈要谦和有礼。这么多年了,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朝州低头笑,长辈?他只觉得讽刺。他没有再说话了,压根就不想再搭理他了。
      
      见朝州不说话,天帝从衣袖里拿出了一盒丹药,放到朝州面前的小桌上。
      
      “我今日来,本就是来给你祝贺生辰的,这些丹药就当是我送你的贺礼。拿着吧,关键时刻能抱住你的命呢。”说完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刚抬脚走开几步,又返了回来,盯着朝州阴狠的说道:“你可是这天地间剩下的唯一一只纯血凤凰,你的命可得保住了。呵。普通的凡人、仙君死了,还可以再投胎;神死了,可就是永远的陨灭了。”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朝州盯着天帝的背影,看着他一路和别的神君说说笑笑打招呼离开。
      
      朝州想揭翻自己面前的小桌子,他想扔果盘,他想发脾气。可正如天帝所说的,他太沉不住气了,这么多年,没一点长进。
      
      当年若不是他乱发脾气,母亲也不会,不会被他害死。
      
      *
      
      没过几日,朝州就收到了众仙君神君的联名信。妖界动荡,小魔山镇压的上古凶兽有破封而出得迹象,希望修孑帝君能够下凡再次将封印封牢。
      
      那日,太白金星赶过来,围在朝州身边叽叽喳喳的,叫他不要去。
      
      “这肯定是天帝那个死坏蛋下的套,你可千万不能去!这信给我,老夫将它撕了,你就当没看到。”说着,太白金星还想夺掉朝州手中的信。
      
      朝州手掌张开,变出一簇火苗,毫不费劲的就将那封信给烧毁了。
      
      他看着手中灰烬,用另一只手将灰烬一点一点搓掉。
      
      “总得有个人站出来的。凤凰一族的命脉还握在他的手上,我若是不去,死得可就不是妖族了。”
      
      朝州低头自嘲一笑,也怪自己,这么多年了,轻而易举就能被威胁住。总有一日,总有一日,他定要天帝的好看,定要让众神仙知道他的内里有多么恶臭!朝州暗下了决心。
      
      太白金星在一旁急得跳脚。“你这死孩子!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呢。都说了这是个圈套,你要去下去了,那不就上了他的套了。那坏蛋指不定会派多少人去暗杀你。再说了,有我在,你还怕他会伤害凤凰一族吗。”
      
      朝州摇了摇头,状似轻松的说道:“好啦,知道你厉害,死老头,我也很厉害的好不好!可别小看我,就那些妖魔鬼怪,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看的。你放心好了。再说了,我生辰那日你不还给了我一颗长寿丹吗,能让我起死回生的。难不成,那长寿丹根本没用,你是骗我的,所以才这么担心。”
      
      “都什么情况了,你还开老头我的玩笑!长寿丹怎么可能没用,你都不知道我费了多少口舌,故意输了多少盘棋才从那抠抠搜搜的龟丞相那讨一颗过来。我是怕你……”
      
      “哎呀行了,烦不烦。都说了没事。再说一句话,以后我这儿门你都别想进了啊。”
      
      朝州知道太白金星这死老头有多担心他,但是他不想再连累老头了,不想想当年的母亲那样,也害了老头。
      
      *
      
      第二日,朝州便准备好了下凡。
      
      连其他的仙君神君都赶不及过来替他送行,他独自一身,连天兵天将都不曾带,就下了凡间。
      
      原本这一路上也算顺利,偶尔有天帝派来刺杀的人,也都被他轻松的解决了。
      
      只是后来在加强封印的过程中,本是需要集中精神的。偏就在这时,有来杀他的人,又有几个不怀好意的妖族混了过来,扰乱了他的注意力。
      
      乘着他一时仙力虚弱,将他打成了重伤,而凤羽则一时大意被打出了体内,混乱之间又不知所踪。
      
      好在太白金星留了个心眼,在朝州身上悄悄放了个法术包,感应到朝州的危险,关键时刻法术生效,将朝州转移,却意外的将朝州转移到了清水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