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也许不一定对呢 ...

  •   第二十五章
      
      鬼魅老师看向比比东,“知道错了就好。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你竟然在动手之初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如果敌人的攻击再凌厉一点,你也死了。记住,控制系魂师不只是要控制敌人,同时也要控制自己。”
      
      “你的第一个万年魂环所带来的魂技应该是瞬移吧。不过有距离限制。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应该是紫翼蛛皇的能力。你的第五魂环是一只万年级别的紫翼蛛皇。瞬移这种魂技,在所有魂技中。属于最为难得地几种之一,你给了我很大的惊喜。但是,为什么在你对胡月发动第三魂技,死亡蛛网束缚的时候就断定自己已经获胜?如果那时候你小心一点,在施展第三魂技死亡蛛网束缚地时候,直接瞬移离开胡月的攻击范围再发动你的第二魂技,那么你获胜获胜会更有把握,不至于手忙脚乱。”
      
      鬼魅老师又转头看向冲进赛场扶着胡月的邪刃,“因为你刚刚插手了比比东和胡月比赛。那么,就替他分担一个对手。你们将迎战地,分别是御风与甲山的组合以及炎与叶菲菲的组合。”
      
      邪刃只是用力点了下头,却并没有说什么。转头面向了炎和叶菲菲。
      
      叶菲菲站在炎身后,而站在前面的炎身上骤然冒出炽热的暗红色火焰,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在前两个魂环的作用下剧烈的膨胀起来。身的衣服瞬间破碎,焱的肌肉隆起的宛如花岗岩一般,只是刹那间,他的身体竟然已经膨胀到了三米开外。
      
      双拳对撞,发出一声铿锵爆鸣,和身上炽热火焰正好相反的是,他的眼神一直冷冷淡淡的。
      
      邪刃双臂张开,带着闪烁锋暗光的两柄月刃,冲向了炎。
      
      炎双拳抡起,整个人如同旋风一般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轰然巨响中,邪刃应声爆退,在正面的撞击下,他竟然被炎撞的倒飞出七、八米开外。
      
      在轰鸣之中还有叮的一声脆响,却是邪刃的月刃准确的斩在了炎的脖子上。
      
      但令比比东暗暗吃惊的是,中了邪刃的月刃攻击,炎竟然只是脖子上多了一条白痕而已。并没有丝毫破损,他身上的炽热反而更加剧烈了。
      
      好强的防御。
      
      极热、强攻、强防,这就是炎的武魂,火焰领主。
      
      从某方面来看,他的武魂应该属于兽武魂,因为在使用的时候,这个武魂也是以附体形态出现的。达到了五十级,炎凭借着前两个魂技就令自己的身体坚硬到此种程度,可见其威势之强。
      
      他的火焰领主可不只是火属性,而是火、土双属性。能够作为武魂殿学院战队的一员,又岂会平庸?
      
      双手猛的砸向地面,炎身上的第四魂环爆发了。
      
      空气似乎突然变得粘稠起来,扭曲的波动,燥热的气流,令每个人都宛如踏入泥潭般迟滞,一个个岩浆翻腾的气泡从地面下涌出,吞噬向邪刃。
      
      但是,在这一刻,邪刃就显示出了他作为武魂殿学院战队隐隐领头人的强悍了,他只用了一个简单的方法,就破解了炎的第四魂技。
      
      身体闪电般旋转一周,另一柄月刃冲天而起,高速旋转中朝着炎切割而去。月刃上释放着刺耳的尖啸。
      
      看到那柄袭向炎的月刃,比比东不禁大吃一惊,因为她发现,哪怕是自己使用外附魂骨,六翅紫光翼的速度相比较,那柄月刃的速度依旧极为恐怖,而在现实中。那月刃后面竟然带起一串残影。如果刚刚在自己和邪刃的比赛中,自己一开始没有控制住邪刃,直接和邪刃正面比拼,结果谁胜谁负就难说了。
      
      比比东眼看邪刃危机已经化解,虽然邪刃在和炎正面碰撞的时候被炎冲击后退,但以邪刃的实力,应该没有大碍。而那柄飞向炎的月刃的尖啸声以及上面越发妖异的红纹,都带给在场的众人莫大的压力,但在这个时候,炎的实战素养就展现出来。
      
      眼看着月刃破空而至,就像被自己地身体吸引了似的,炎本来张开的双臂猛的回收,同时身体在半空中飞快偏转。魂环接二连三地亮起的同时直接纵身迎了上去。
      
      轰然巨响中,炎与月刃几乎同时相撞。
      
      月刃占据的,是邪刃魂力强盛所带来的锋利的优势,而炎武魂火焰领主本身的坚硬与火属性对金属性的月刃也起到了克制作用,因此,这两大武魂碰撞的结果就是一起毁灭。
      
      邪刃脸色微微一变,右手一招,左手挥出,半空中和炎相撞的月刃悄然回到了他掌控之中,而另一柄月刃却又已经飞了出去,再次奔向炎的身体,同时,重新回到他右手的月刃也紧接着抛出。
      
      身体在空中下坠,炎此时也极为冷静,这一次不再是直飞,炎在空中微微地转动了身体,看似缓慢,但却正好迎上了了第一柄月刃,和之前的情况完全相同,炎将月刃撞飞,同时自己身上也被月刃划开了伤口,在炎受伤的同时,一直站在炎身后的叶菲菲动了。
      
      伴随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一道白色光芒从天而降,那白光看上去极为奇特,竟然是花瓣形态,徐徐飘落,直接落在了炎身上,轻飘飘的融入了他体内。
      
      炎在空中的身体微微颤抖,他裸露在外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飞速愈合着,整个人的脸色看上去也已经变得好了很多,竟然直接在空中翻过一个跟头,躲开了紧接而来的第二柄月刃。
      
      托在叶菲菲双手之中,那是一朵粉红色的海棠花,由白色和粉色的花瓣组成,海棠花色艳丽,花姿优美。花叶和枝蔓从叶泠泠手掌两旁滑落,柔蔓迎风,垂英凫凫,如秀发遮面的淑女,脉脉深情,风姿怜人。
      
      此时的她,身上紫光刚刚收敛,显然之前那片白色的花瓣状光芒正是她的千年魂环技。
      
      邪刃的脸变得有些苍白,刚刚和炎的战斗耗费了他的魂力和体力,而自己的对手炎却在叶菲菲的辅助下恢复到了良好的状态。
      
      看来还是得先将叶菲菲清理出场,否则这场战斗很难获胜。
      
      可惜,邪刃的想法炎早有准备,眼看着邪刃目标转向自己身后,不等他近前,炎就已经将叶菲菲保护的滴水不漏。
      
      邪月看着无法接触到叶菲菲,也只能和炎互相比拼。眼看着炎和自己比拼,受到一点伤,叶菲菲就那样在炎身后飞快地释放魂技,让炎恢复原状。而炎则不断和自己进行身体碰撞。
      
      一边有叶菲菲武魂的支持,一边却是之前刚刚消耗了不少魂力,此消彼长之下。邪刃的魂力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当叶菲菲第三次为炎恢复状态的时候,邪刃的月刃已经有些挡不住炎的火焰领主了,魂力已经不足以支持消耗。
      
      鬼魅老师也适当地叫停,看向邪刃,“明知道叶菲菲的武魂九心海棠可以为炎恢复状态,你为什么要给叶菲菲在场的机会?如果一开始你就阻止她,或者尽量节省自己的魂力,这场赢的就应该是你。”看了看有些神色不服气的邪刃,“想要杀你的敌人只会在你魂力最强的时候来么?”
      
      邪刃愣了一下,低头应是。鬼魅老师简单的一句话却令他无言以对。
      
      而之后比比东和御风和甲山两人的比赛中,也是本来比比东占据上风,可之后在御风和甲山默契的配合中,失败了。
      
      鬼魅老师看向比比东,“你今天的任务失败了,而且失败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你自身的失误。任务失败就要受到惩罚。跑步前进,不得使用魂力。绕着学院跑圈,在吃饭前,跑完十二个来回。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吃饭。”
      
      听完鬼魅老师的话,比比东就直接开始绕着学院跑了起来,而比比东跑着跑着,突然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阵脚步身,回头看去,竟然是六人组,看见比比东回头疑惑的眼神,胡月娇俏地笑了笑,“你们是队友,想要成为可以将自己后背交托给对方的伙伴,我们能看你一个人罚跑我们自己休息么?”
      
      而其他几个人也或沉默或笑嘻嘻或不好意思地表示要一起共患难。看着他们六人各自表情不同却一样真挚的眼神,比比东久违地感受到了温暖。
      
      而不远处看着七个人一起跑步的月关老师看了看自己本边的鬼魅老师,“小魅魅,在不使用魂力的情况下负重长距离跑,这惩罚是不是重了点?那可是数百公里。别说中午,天黑恐怕他们也完不成吧。没想到你比我还狠。”
      
      鬼魅老师看了看站在自己旁边笑眼嘻嘻,没有半分在学生面前装模做样的月关老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经过同甘共苦的阶段,他们怎么能成为将后背相互交托的真正伙伴?”
      
      七个人跑完后,都累气喘吁吁,各自回到各自房间休息了。躺在房间的比比东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感觉收获很大,不同于在索托大斗魂场的一对一比赛,比比东的对手大多是年龄超出比比东很多的魂师,今天比比东的对手都是和比比东年龄相差不多的少年少女。
      
      一直以来,比比东都在努力修炼,天斗城武魂殿的人们都在惊讶于比比东的天赋之高,进步之快,而比比东内心深处也一直以一个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而今天的比赛中却让比比东有些迷茫。
      
      武魂殿学院的六人组很强大,比比东惊讶于他们的天赋,可是他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一对一中,六人组中最强的邪刃一开始就被比比东克制的死死的,而和胡月的战斗,虽然一开始由于大意比比东被控制住了,可之后比比东也快速地找到自己的节奏,顺利赢下比赛。
      
      令比比东感到迷茫的是那两场一对二的比赛,邪刃是一名强大的魂师,比比东也是,可是同样强大的魂师却被两对二人组合压制的死死的。
      
      在这两场比赛中,比比东好像懂得了鬼魅老师在一开始说的话,一个人的力量无法达到绝对的强度,但一个团体却在默契地配合下却可以达到完美,凭借彼此地能力互补。就足以面对任何属性地敌人。
      
      一个人再强,可是终究无法战胜有着极高默契,互相配合的团体,可是师傅一直教导自己,只能相信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难道是错的吗?
      
      比比东想起了刚刚开朗的胡月、别扭的邪刃、沉默的炎和嘻嘻哈哈的御风甲山,还有表情淡漠却一直努力陪伴自己一起跑步的叶菲菲六人,想起了自己和唐昊在索托大斗魂场的那一个月,有一个可以放心交托后背的队友一起战斗的感觉真的很棒,也许师傅是因为身为武魂殿的教皇,太久无法和人交朋友才会这样的吧。
      
      或许师傅说的只相信自己并不一定对呢,六人组和唐昊,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可以交托后背的人。而且大家一起的话,师傅和自己的理想会实现的更快吧,比比东从天使吊坠里取出唐昊送给自己的金斗罗徽章,捏在手心,控制不住身体的疲惫,沉沉地睡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7 00:06:59~2020-06-27 22:38: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舜华若雨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