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听要杀人,妓子膝盖一弯跪下了,百姓跪下的也不少,纷纷埋着头,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生怕被牵连。
      
      他们心道这一早出门没看黄历,竟是撞上了这等要命的事。
      
      “不是杀你啊,别害怕,”齐景笑着对妓子道,“车夫没管束住马,是他的过失,该杀的是他。”
      
      车夫一愣,腿一软跪下了,惊恐万状开始求饶。
      
      齐景视若无睹,懒散问那妓子:“杀马,还是杀人?”
      
      他是这等身份,本来一件芝麻大点儿的小事,现如今却变成了强买强卖,非选一个不可。
      
      一边是皇家图腾,一边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这样艰难的选择摆在一个小小妓子面前,她像是失语,几欲昏厥。
      
      众人都清楚,选择杀马,到时候皇家追究起来,虽然世子爷也要跟着倒霉,但这妓子肯定是死路一条。
      
      可选杀人,谁又狠得下心?
      
      车夫的嚎呼求饶声听着都凄惨。
      
      百姓中有人终于后知后觉想起,今晨世子齐景纵马高调出城,还让下人拉了老长的横幅,说要去城外三十里迎楚王萧绥回京。
      
      所以马车里说要杀人给妓子赔罪的莫非是……
      
      ——毕竟世子齐景唯楚王萧绥马首是瞻。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点,一时“扑通”跪下声不绝于耳,眨眼间,谢珉看去,四周只剩乌压压一片人头。
      
      齐景似是等得不耐烦了:“选好了吗?”
      
      那妓子眼看就要晕厥,她身后跪着的百姓眼尖地扶住她,小声在她耳边道:“选杀马,车里那是楚王!若是旁人杀马,必死无疑,楚王杀马,皇家这时岂敢动他,就不怕他造反!选杀马我们还能救车夫一命!”
      
      妓子浑浑噩噩间仿佛有了主心骨,立马道:“我选杀马!”
      
      齐景眼中笑意一闪而过,环顾四周,扬声问:“那你们呢?”
      
      跪着的百姓交头接耳,慢慢反应过来,喜道:“杀马!”
      
      越来越多人想通其中关节,一时“杀马”声沸沸扬扬。
      
      车夫揩干额上大汗,脸上终于有人气儿了。
      
      谢珉在一片整齐划一的“杀马”声中,思路越来越清晰。
      
      明明是盛夏酷暑,他却觉后背发凉。
      
      ——青/天/白/日,京都官道,本该臣服归顺于皇帝的黎民百姓,竟然因齐景的三言两语,或者说楚王的无上威望,公然说要“杀马”,杀的是皇家图腾,是……皇家的脸面。
      
      楚王萧绥刚入京城,就闹了这一出,无疑在向皇家表态——若要收兵权,莫怪他让皇家难堪。
      
      此举为的是……震慑。
      
      谢珉的目光暗中扫过在场所有人。
      
      所以这横空挡路的妓子、挠痒妓子的丫头,定然是楚王的人,不然怎会如此凑巧,偏偏楚王的车驾在这家青楼门前被她们拦住?
      
      甚至扶住妓子劝她选“杀马”的百姓,说不定也是。
      
      所以掌柜要隐姓埋名潜入这家青楼,因为这里有楚王的眼线探子。
      
      清晨世子齐景高调出城,为的是造势,让百姓现如今一看到齐景,就自然联想到车上坐的是楚王萧绥,从而有底气做出“杀马”的选择。
      
      那匹踢到妓子的马毛色斑驳,血统不纯正,暗指皇帝靠不正当手段上位。
      
      ——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有目的的自导自演。
      
      而他因为穿越到这家青楼,竟无意间卷入了皇帝和楚王之间的斗争。
      
      今日一出,震慑表态甚至并非主要目的,谢珉想到掌柜劝妓从良离开青楼的异常举止,深吸一口气。
      
      楚王萧绥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这家叫“生门”的青楼。
      
      谢珉脖颈上的肌肉微微紧绷,他维系着面上的平静无波,纹丝不动地站着。
      
      齐景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刚要满意收回,落到青楼门前立着的男子身上,忽然一滞。
      
      满大街都跪伏,只有这人脊背直挺、不卑不亢地站着,低垂着眼,格外惹人注目。
      
      他发黑肤白,五官秾丽无双却又矛盾的冷淡寡寂,腰细腿长,体态风流,称得上绝色,气质还水静风停,让人联想到凛冬里的一株霁红梅花。
      
      齐景多看了他两眼,颇有深意道:“你为何不跪?”
      
      谢珉问:“你无官职在身,为何要跪?”
      
      边上有小厮拉他衣摆,拼命暗示他跪下,甚至都低声求他了,谢珉却无动于衷。
      
      认识他的百姓暗道他没个眼力介儿,作死,难怪一步步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
      
      齐景愣了愣,像是遇见了什么又蠢又可爱的小动物,一时来了逗的兴致,道:“刚也没听见你选,你选杀马还是杀人?”
      
      谢珉并不抬眼,道:“杀人。”
      
      他的声音不大,清冽如泉,穿透力却强,百姓一时哗然,心道他恶毒,竟选杀人,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齐景不再把玩玉佩,像是对他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观,眼中却蓄着一点料峭冷意,混合着淡而阴郁的杀意。
      
      这人瞧服饰,应当是小倌,也是这家青楼的,公然逆着他选杀人,莫非是皇帝眼线?
      
      选杀马,下的是皇帝脸面,他偏要选杀人,竟是要……下楚王的脸面?
      
      齐景不笑的时候,眉目间没了风流多情,距离感陡生,越发高高在上,让人谨记他的身份。
      
      跪在一边的掌柜忍不住扬头,神情焦急,暗中朝谢珉使眼色,让他别和世子作对赶紧跪下,谢珉却目不斜视,像是没注意到他。
      
      齐景的手恰似随意地搭上了腰间配剑,问:“为何选杀人?”
      
      “世子爷怕是不想我说出为何。”谢珉像是没注意到他的下意识动作,温顺地说。
      
      这话说得十分讲究,齐景沉默几秒,搭着剑的手从腰间放下,大笑道:“你倒是个妙人!”
      
      知道,但不愿道出其中曲折,便不是皇帝的人,只是也不愿将自己归于楚王,得罪天家,从而卷入楚王和皇帝间的争斗,沦为牺牲品。
      
      可置身事外,哪有那么容易?过于天真。
      
      不过他年纪尚小,便有这般心机,倒也不俗,配上这副绝顶相貌,早晚名动京城,眼下却是可惜了。
      
      百姓一时愕然,这人公然嘲世子无官、逆世子心意选杀人,世子非但没惩治他,反倒对他赞不绝口?
      
      这……是何意?
      
      齐景拔剑,将那匹踢到妓子的马杀了,温热的血飞溅,染红了灰白沧桑的官道,也溅到了部分百姓的脸上,跪在马前的妓子首当其冲,身上的薄纱浸透了血。
      
      齐景扫了眼跪在马前的妓子,道:“今儿心情好,就不同你计较了,回去吧。”
      
      “等等。”
      
      马车里的人忽然出声,那声分明低沉平淡得不像话,却让人忍不住联想到塞外平川和千军万马的肃杀,或许是楚王的极端地位和种种骇人传闻为他增添了无与伦比的距离感,车中人微掀帘的刹那,谁也不敢抬头去一窥楚王真容,都将头埋得深深的,恨不得把脑门贴上地面。
      
      萧绥伸出手,递了个鼓囊的黑色钱袋给车夫,道:“给她,当赔她的。”
      
      车夫应了一声,双手接过,去交给那个妓子,那妓子又恐又喜受着,磕头道:“多谢楚王殿下!”
      
      百姓见此,不由扬声道:“楚王仁慈!”
      
      萧绥遥遥瞥了一眼跪着的掌柜,悄然收回视线时,目光在人群中唯一站着的人身上停了一瞬。
      
      那人正在用手擦血。
      
      ——他离青楼门口近,先前马血也溅到了他脸上。
      
      那人生的净白,偷偷擦血时,因为动作/过于/迅速,非但没擦掉,反倒抹开了,像是细润光滑的白瓷上,染了一抹釉样的鲜红。
      
      乌黑斜飞的眉,也有了色彩。
      
      齐景上了马车,半倾身子,顺着萧绥的视线望去,见是之前那人,神情越发古怪:“怎么还有比你还爱洁的?真是不要命了,当着你面儿做小动作,不怕你杀了他?”
      
      萧绥放下帘幕,似是笑了一下,意味不明,拿起之前搁在身侧的书继续看。
      
      马车复又动了,朝王府驶去,两边的景飞速变化。
      
      齐景知晓轻重缓急,萧绥刚回来,先说正事要紧,他顺着之前没说完的继续说:“我们的人一直在生门里盯着,尧国奸细肯定没出去,目前可疑的锁定在十几个内,具体是谁还没定,暗中盘查了下,里头还有几个是宫里的眼线。”
      
      萧绥道:“卖身契在,走不掉。”
      
      齐景问:“你说今日一事,皇帝知晓后会如何?”
      
      萧绥道:“屠楼。”
      
      齐景瞪大眼睛:“你不会是奔着他派人屠楼,顺带绞杀敌国奸细加上他自己的眼线,才搞这一出的吧?我还以为他只会杀几个相关的,没想到竟会屠楼……”
      
      萧绥并未答话,齐景便知他对这个话题有些烦了,于是换了个和皇帝无关的,纳闷道:“刚那个怎么敢不跪的?还敢嘲我无官,胆儿那么大,行事如此张扬,是真不怕死还是背后有人?我们的人倒是没查出来他跟宫里的哪位有关系……”
      
      “没人,”萧绥翻过一页,并未抬头,“他在勾|引我。”
      
      “啊?”齐景毫无防备听到这么一句,乐得不行,难怪众人皆跪,他非要鹤立鸡群地站着,原来不是不怕死,竟是为这?
      
      毕竟跪了,就瞧不见脸了。
      
      实在有趣,更妙了。
      
      齐景有些不服气,戏谑道:“为什么就不能是我?他可连你长什么样儿都没瞧清,要是见了,我也就认了,可一直同他说话的分明是我。”
      
      齐景向来自诩相貌,不信自己入不了那人的眼。
      
      萧绥只道:“因为你保不住他。”
      
      齐景一怔,脸色瞬变:“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萧绥的目光在书页上停了停,半晌道:“他可比掌柜聪明多了。”
      
      齐景体会着这话的意思,惊道:“俞叔暴露了?!”
      
      萧绥又看了一页,方很轻地“嗯”了一声。
      
      齐景叹道:“俞叔医者仁心,最爱多管闲事,肯定又是恻隐之心害的,幸好你把他留在京城王府,没让他跟你去边关。”
      
      萧绥不说话,齐景自言自语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又绕回了先前那人身上,坏笑道:“那他偷偷擦血呢?”
      
      萧绥撂下书,道:“故意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