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谢珉将尸体又藏回衣柜,便睡下了。
      
      他向来浅眠,又怕睡过误事,睡前并未拉帘子,是以东方熹微,一点光刚照到他脸上,他就醒了。
      
      他正穿衣,却见掌柜火急火燎冲进来:“不好了!”
      
      “怎么了?”
      
      “听守夜的小厮说,胡车儿小半个时辰前酒醒,从窗户跳下溜走了!”
      
      谢珉系腰带的动作一顿。
      
      “我那会儿正睡着呢,不晓得,”掌柜道,“莫不是他醉了答应借你银子,醒后嫌多,后悔了?可这不像他做得出来的事啊。”
      
      谢珉还未来得及说话,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掌柜听出是姑娘们的叫声,以为是出什么事了,忙又冲出去,却见胡车儿吊儿郎当地提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唱着小曲儿,脚步轻快地在爬楼。
      
      他那包袱随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叮铃哗啦声。
      
      青楼里都是成日泡在银钱里的人精,晓得那是珠玉环佩相碰之声,不免有些牙酸眼热,胡车儿竟带那么多宝贝上青楼了。
      
      胡车儿偷的那可都是达官显贵的宝贝,每一件典当出去都价值不菲,更别说这足足一包袱了,少说有两三千两。
      
      姑娘们从最初的昏昏欲睡中醒转,心想就算只得颗珍珠也能够她们过几天奢侈日子了,纷纷拥上去,准备说几句好话讨个便宜,却被胡车儿伸手拦住:“都别过来啊,这些都是给我好兄弟的!”
      
      掌柜愣了愣,震惊回头看谢珉:“你真的没陪|睡吗?!”
      
      谢珉:“……”
      
      胡车儿一抬头瞧见谢珉,登时眉开眼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跟前,不由分说拉过他的手,将包袱揣进他手里:“不是缺钱吗?怕你不够,就回去拿了,你随便花,不够了跟我说!”
      
      谢珉拎得腕儿都疼。
      
      “怎么不说话,还不够吗?那我那儿暂时没有了,”胡车儿有点苦恼,眼睛倏然一亮,“要不我再去偷点儿?”
      
      胡车儿性格风风火火的,说什么就做什么,转头就要走。
      
      “别!”谢珉终于反应过来,把胡车儿拽进房间,将无数双意味不明的眼睛关在门外。
      
      “怎么了?你好像不开心?放心,不要你还,兄弟我不在乎这些,都是身外之物,你不嫌我是贼,我自然也不嫌你是小倌,小倌配贼,妙哉,我以前那是迂腐——”
      
      昨日二人喝酒谈心,什么都说了,胡车儿对谢珉的艰难处境十分清楚,他临天亮醒了,在床上思来想去,怕谢珉不够,又知他铁定在睡,便未相告,自行回去拿了,想给谢珉个惊喜,他这会儿心喜自己说话周全,肯定将谢珉所有顾虑都解决了,所有要说的话都堵死了,他非收不可,却未承想谢珉仍道:“我不能收。”
      
      “为什么?!”他有些怒了,“你莫不是嫌这些是偷来的,瞧不上?”
      
      “胡兄莫要误会,”谢珉沉声道,“我现在身不由己,你给我的好东西,最后都会落到甄太监手上,所以我不能要。”
      
      胡车儿一拍脑袋:“我这糊涂脑瓜子!”
      
      谢珉由衷道:“你这份心我记下了,我只拿一件急用,余下的你且收回去。”
      
      胡车儿道:“那我去找甄太监替你赎身?”
      
      他年纪小,想一出是一出,本来被拒还有些沮丧,这会儿念及此又精神抖擞了,转头就要出去,这次却被进来的掌柜拉住了。
      
      掌柜道:“你若是不搞今日这一出,在甄太监面前装捉襟见肘,勉为其难地买,讨价还价磨嘴皮子,说不定能花这些宝贝就将他买回去,可如今底下那么多双眼睛瞧见了,里头有的是甄太监的眼线,甄太监定然很快就晓得你居然带那么多宝贝只为送谢珉,都不肖他还,肯定坐地起价,漫天要价,你现在想买他,唉,难了。”
      
      “啊?”胡车儿急了。
      
      掌柜道:“他会想着,谢珉只陪人胡大爷喝了一夜酒,就值这个价了,铁定能给他赚更多,从而给他物色更有钱的大爷,若是谢珉攀不上那些人,也没关系,毕竟退而求其次,还有你,你惜他怜他,无论如何都会买的,对他来说,你的钱已经是半在他口袋里了。”
      
      “你当人面儿捧他疼他,以为是给他面儿,实际在害他,辱他骂他作践他,才是对他好。”
      
      “你放屁!就算你有几分歪理,我怎么可能辱他骂他作践他!”胡车儿又急又怒,“反正我只晓得喜欢他就得惯着他,其他的小爷我做不来,虚伪!捧都捧了,瘦猴儿你别说风凉话了,你有挽救法子没?”
      
      被完全无视的当事人谢珉深感无奈,道:“不用补救,我不想赎身。”
      
      “那怎么办?”
      
      半天插不上话的谢珉深感无奈,道:“没事,我不想赎身。”
      
      “为什么?”胡车儿和掌柜一齐看向他。
      
      “赎身了我能去哪儿?”
      
      胡车儿不假思索:“可以跟我走南闯北逍遥自在!”
      
      谢珉摇头:“那上头说一句话,我们就算身在天涯海角,是不是还得乖乖回来坐牢?”
      
      “上头?哪个上头?”胡车儿愣了。
      
      谢珉道:“地方官府、京兆尹、大理寺、刑部、甚至诏狱,保不准是……皇帝。”
      
      掌柜佯装不知:“你这是何意?”
      
      谢珉没什么回答的欲望。
      
      这里不是讲平等讲法律讲人权的现代,没有政治权利和地位,当个普通老百姓,跟的还是个在灰色地带游走的神偷,如果东窗事发,谁能保他?
      
      胡车儿归根结底只是个贼,在皇宫在官府都没人。
      
      寄希望于他人,本就不现实。
      
      或许能安逸一时,可往身后看,那片令人心悸的黑暗,不知何时会笼罩。
      
      这个朝代任何一个有权有势之人,哪怕是地方上的芝麻小官,都能随随便便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他是个贱民,最多不过是个良民。
      
      这样的身份远远不够,不够保自己无虞,不够让他每日睡下,不用担心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他不想当随风摇荡不知何时被连根拔起的草,的确,在摇荡到高处时,他会有逍遥快活的错觉,可这归根结底,只是错觉。
      
      所以他从没想过走。
      
      走是饮鸩止渴,不走,机会更多更大,因为这里是青楼,是京都,是离权力中心最近的地方,二十里之外,就是金碧辉煌让平民老百姓顶礼膜拜的皇宫。
      
      掌柜恍然,难怪那日他同谢珉道“堂堂男子,雌伏人下,奇耻大辱,岂不是赔进去?”,谢珉说他错了。
      
      对安于现状的男子来说,雌伏人下是辱。
      
      对谢珉来说,当个朝不保夕的贱民,已是耻辱。
      
      同样是辱,一个跪在地上,一个至少能跪在床上。
      
      他有这想法,无可厚非。
      
      可来不及了,他已接到密信,主子明日抵京。
      
      谢珉明日之前走不掉,只有死路一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